感到骄傲肯定是错的。无论你是为作为一个印度人,波兰人还是英国人而感到骄傲,都无所谓。这些都是借口。真正的东西在于,自我想要一些支持。自我没办法自己独立,它需要一些拐杖。它宣称, 我的国家是全球最棒的国家,我的宗教是最高等的,我的文化是最发达的, 诸如此类。

任何事情都可以成为自我的支撑,那当然是错的,尤其是对门徒 / 修行者而言,因为门徒 / 修行者所有的努力都在于放下自我,放下各种形式的自我,微妙的,粗鲁的,显化的,未显化的,直接的或是间接的。

一个人需要持续的觉察自我的把戏;它的方式很微妙。如果你把它从一扇门里扔出去,它会从另一扇门进来——用一种新的伪装。除非你真的警觉,不然它会从背后逮住你。

小心你的自我!骄傲对修行者是不好的。这是修行者和非修行者之间唯一的不同。旧有的修行者的观念是抛弃世界;我对修行者的观点是,抛弃自我,因为即便你抛弃世界,自我也会继续,无论你去哪里它都隐藏在你里面。事实上,当它开始带有灵性色彩时,要摆脱掉它就困难多了。

就好像,如果你的锁链不是用普通的铁做的,而是用纯净打造的,镶满了宝石——那么你就不想丢下它们。对于来说,它们看起来像装饰,如果有人说,“这些只是锁链而已,”你就会觉得被冒犯,你会生气……

但觉得骄傲,只意味着你认为自己跟存在是分开的。其次:你觉得自己特别。

作为一个修行者,意味着保持自然。你并不比任何人高等,你也不比任何人低下。你只是同一存在的一部分。一个人怎么会更高或更低呢?我们跟树木,跟岩石,跟星辰也是平等的。

在你里面没有人觉得是分开的。这是真正的平等,真正的平等始终根植于宁静,平衡。

在某方面觉得自己高等 / 优越,只会证明内心深处你感到自卑;这只是一种补偿。政治家自以为高人一等,因为他有权力。有钱人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因为他有权力 / 力量,经济力量。那些所谓的灵修人士觉得高人一等,因为他也有同样的东西——力量,灵性力量,纯洁,有道德,很高尚。但这些只是财产而已。

在我的洞见里,一个修行者是完全平凡的,在这平凡之中,非凡爆发了。

FROM: OSHO I AM THAT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