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RMH  紫译 ajoyfullife

 《小老鼠跃跃的故事》(一)

《小老鼠跃跃的故事》(二) 

 

 

(源自于古老的北美印第安传说。一只小老鼠在神秘声音的召唤下,不顾来自周遭环境的不支持与不理解,独自踏上了探索之旅……在它身上,你是否看到了自己?)

 

 

 

和老老鼠道别、离开这鼠间仙境并非易事,不过跃跃还是鼓起勇气,踏上前行之路。道路坎坷,它蜷起尾巴,用尽全力向前跑。一路疾行的它,感觉天上的黑点在它背上撒下一片片阴影,布满天空的黑点!

 

跑啊跑,跃跃终于来到一片樱桃林中。它惊喜万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绿荫如盖,清凉舒适。水、樱桃和种子可供饮食,丰富的草资源藉以筑窝,大大小小的洞穴供它探索,丰富多彩的生活不言而喻。锦上添花的是,这片林子中,可供它采集收藏的东西,简直数不胜数。

 

正忙着了解新环境,跃跃忽然听到一阵重重的喘息声。它将目光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了声源。声音来自一大堆毛发,毛发中伸出黑色的角。原来是一头体型巨大的野牛。

 

跃跃来到野牛面前,却几乎难以看清它的身形。它实在是太大了,跃跃甚至能钻进它的角中。

 

“真是神奇的存在!”跃跃心想。它离野牛越来越近。

 

“你好,这位朋友,”野牛打招呼,“谢谢你的光临。”

 

“你好,庞然大物。”跃跃赶忙回应。“你为什么躺在这里?”

 

“我病入膏育,已时日无多,听说只有老鼠的眼睛才能治好我。可是,小弟,世上哪有‘老鼠’这种东西啊。”

 

跃跃闻言大吃一惊。它心中暗想:“我的眼睛?我那珍贵可爱的小眼睛?!”它一个急转身,飞快地跑回樱桃树下,沉重地喘着粗气。

 

“可是,如果我不把自己的眼睛给它,它会死的。”跃跃心想。“它如此神奇,我不能就这么看着它死去。”

 

 

                          

跃跃回到野牛面前,声音颤抖地说:“我就是老鼠。而你,是如此地庄严伟大,我不能任你死去。我有两只眼睛,可以送给你一只。”

 

话音未落,它的一只眼睛便从眼眶中飞出,野牛也于一瞬间恢复了健康。野牛站起身来,激动地摇晃着跃跃的身子。跃跃的整个世界都陷入剧烈的振荡中。

 

“谢谢你,小弟,”野牛说,“我知道你在寻找圣山,也知道你曾经到过河边。你赋予我新生,以让我继续为这个世界服务。我们永远都是兄弟。这样吧,你躲在我肚子下面,我护送你去圣山,那样你就不用害怕天上那些黑点了。只要你走在我肚子下面,苍鹰就看不到你,它们看到的只是野牛背。不过我只能把你送到山脚下,因为我自小到大在草原上生活,如果爬山的话,可能会摔倒,砸在你身上。”

 

跃跃安全地奔跑在野牛身下,天上的黑点看不到它。不过,因为只有一只眼睛,它还是有些心慌。野牛蹄每一次落地,对跃跃来说都是地震。终于,它们来到一片空地上。这时,野牛停下了脚步。

 

“小老弟,我们得在这里说再见了。”野牛说。

 

“谢谢你,”跃跃仰头说,“你知道吗,只有一只眼睛的我,跑在你身子下面,心里可害怕呢。你的脚一落地,就会地震。我这一路上心惊胆战的。”

 

“真的没必要害怕,”野牛笑了,“我跑步就像是跳太阳舞,脚在何处落地,我是心中有数的。小弟,我得回草原了。什么时候想见我,就来草原找我吧。”

 

 

跃跃开始四处探寻,了解自己的新环境。这里真是太富饶了,种子,果实,凡是老鼠喜欢的东西,应有尽有。

 

跃跃走着走着,忽然看到一只灰狼,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你好,狼大哥,”跃跃轻声打招呼。狼竖起耳朵,目光一闪。狼,狼,对了,狼就是我,我是一只狼!

 

接下来,它的意识又开始变得模糊,继续静静地坐在那里,忘了自己是谁。

 

每次在跃跃提醒下得知自己是谁时,它都小小地激动一下,不过,很快便又忘了这一切。

 

“如此神奇的动物,却没有记性。”跃跃心想。

 

跃跃来到这一新环境的中心地带,静静地坐在那里,聆听自己的心跳,很久很久……

 

忽然间,它下定决心,急匆匆地回到狼的身边,对它说:“狼大哥,请听我说。我知道如何治愈你。我的眼睛就可以,我可以把它送给你。你比我高大,我只不过是一只小老鼠而已。请接受我的眼睛。”

 

话刚出口,跃跃的另一只眼睛便从眼眶中飞出,狼获得治愈。

 

狼泪流满面,不过,双目失明的跃跃已看不到狼的眼泪。

 

“小弟,你太伟大了,”狼低头说,“我现在恢复了记忆。可是,你却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是前往圣山的向导。我为你带路吧。那里有一片很大的圣药湖,世上最美丽的湖。整个世界都倒影在湖面上,人,他们的居所,天上还有草原上的生物,一切的一切。”

 

“请带我去那里!”跃跃略显急切地说。狼带着它,穿过松林,来到圣药湖。跃跃喝下圣药湖的水,狼在一旁充满激情地描述着它的美丽。

  

“我不能留在这里,”狼说,“我得回去,继续给新来的探索者当向导。不过,如果你想要我陪你的话,我会留下来陪你。”

 

“谢谢你,狼大哥,”跃跃轻声道谢。“虽然我害怕独自留在这里,但我知道你得回去,为渴望见到圣山的探索者指路。”

 

 

跃跃独自坐在那里,因着恐惧而浑身发抖。双目失明的它已经无法快跑,而它知道,自己迟早会被苍鹰看到。

 

它仿佛感受到苍鹰在它身上投下片片阴影,也听到苍鹰发出的声音。于是它集中精神,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击。一只鹰俯冲而下!

 

跃跃失去了意识……

 

(待续)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