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6

 

 

第二十四章外质(电浆?)ECTOPLASM

 

外质(从意思是外面的希腊语ektos,和意思是模具的希腊语plasma而来,即以人体的外型塑模出来的)是一个给予这种主要是以太,但又不完全是的物质的名称,它从通灵媒介中散发出来,并用于降神会的现象。

 

已故的W·J·克劳福德理学博士在他的书中(念力现象的实相(1916)、灵魂科学的实验(1918)、灵魂结构(1921)),描述了他不辞劳苦且高妙的研究,他从事研究于诸如桌子升降、或「悬浮」、和敲击的现象。学生要完整的详细资料可以参考这些书籍,这里可能简要总结一下与我们目前的研究直接相关的结果。在所有实验期间,通灵媒介都是有完整意识的。

 

W·J·克劳福德以纯粹机械问题来解决桌子升降等等的问题;通过机械和电的力量注入装置的方法,他成功地从他的观察中推论,并发现了「念力结构」的作案手法。在较后期,他能够通过直接目测和照相去完全确认他的推论,这将在适当时候解释。

 

简略来说,他发现了外质从通灵媒介散发出来,再被操控现象的产生的「操作者」准备并塑形成他叫作「杆子」的东西。这些杆子或棍的一端连接到通灵媒介,另一端就通过吸力连接到桌子腿或其他物体上,接着,念力会施加在杆子和桌子等等上,没被在场任何人的纯粹物理触碰下,以各种方式移动。敲击声和很多其他噪音都是杆子击向地面、桌子、手铃等等所产生的。

 

通常很大部分的外质都是从通灵媒介获得,不过要补充的是有小部分是来自所有或大部分在场的其他在座者。

 

虽然外质用肉眼很难看到,但有时可以感觉到。它被形容为湿冷的、冰冷的、爬行类质感的、几乎是油腻腻的,好像空气中夹杂着死亡的粒子和不愉快的物质。

 

从通灵媒介发出的念力杆的末端直径可以从½英寸到78英寸不等,并且每根杆子的自由端似乎能够呈现各种形状和硬度。末端可以是平面或凸面,也可以是圆形或椭圆形的;它可以像婴儿的皮肉般柔软,也可以像铁般硬。杆身从自由端起的最初几英寸在感觉上会是实在的,但之后的就变得无形,不过它会抵抗、拉、推、剪切和扭矩。

 

然而,在这个无形的部分中,能够感觉到从通灵媒介向外流的冰冷而胞子般的粒子流。似乎有理由相信在一些不是悬浮的情况下,会有一个以太物质从通灵媒介出来,再回到她身体的另一部分的循环。杆的末端在尺寸和硬度方面的状态可以根据需要变化。较大的杆的末端通常相当柔软,较小的杆仅变得稠密和坚硬。

 

W·J·克劳福德认为杆子可能包含一束紧密连结并互相紧贴的幼线。念力沿着线传递,将整个结构加固成坚固的横梁,然后可以根据需要通过施加在通灵媒介体内的力量来移动。

 

某些实验看来表示出一根杆的末端包含一块厚而或多或少有弹性的膜或皮,伸展在一个薄而有点锯齿状的弹性框架上。膜的弹性是有限度的,如果压力太大,薄膜可能会破裂,使锯齿状框架暴露在外。

 

验电器(electroscope)会被杆子触碰而放电的事实表示出,杆子充当了高压电的导体,通过其连接着的通灵媒介身体放电到地球。另一方面,杆子跨过钟电路的端子不会令钟响起来,就表明了它对低压电流有高电阻。

 

白光通常会毁掉杆子的组成:甚至从施加念力的一个平面反射而来的光线也会干扰这种现象。但是,不是太强的红光似乎不会伤害念力的结构,曝露于阳光多个小时的光亮油漆所发出的光也不会。

 

结构通常是很难看见的,不过偶尔可以瞥见它们。用闪光灯会成功拍到结构的照片,但要很小心别伤害到通灵媒介。闪光灯冲击外质对通灵媒介造成的震动在结构受压时比没受压时要大得多。

 

从现象本身推断出的结论于每个细节都被拍摄到的大量照片证实。

 

杆子的坚固度随所受到的光线量而变化,当暴露在光线下时,坚硬的末端会被部分熔化。

 

在物体被念力移动的情况下,有两个主要方法会被运用到。第一个是,一根或多根杆子经常从通灵媒介的脚掌或足踝发射出,有时会从下半身发出,再直接连接到要被移动的物体,从而形成了悬臂。当桌子被水平移动,杆子通常会连接到桌子腿;当它们被升上空中,焊子通常会像蘑菇般在末端散开,并连接到桌子下面的平面。

 

第二个方法是,从通灵媒介发出的杆子连接到地上,从连接点继续去到要被移动的物体,因而不再是形成一条悬臂,而是一些类似「第一类」杠杆,就是支点位于负重点和施力点之间。

 

杆子可以是直或弯曲的。它们也可以用一个稳固的状况停留在空中,因而表明了它们并不须要按着物体来保持稳固。

 

在悬臂方法的情况下,整个机械压力都传送到通灵媒介;或更准确来说,大部分去了通灵媒介,而少部分去了在座者。这可以通过普通的机械设备来确定,例如称重机和弹簧秤。例如,如果一张桌子通过悬臂的手段被悬空,通灵媒介的重量就会增加了桌子重量的大约95%,其他在座者会按比例增加重量。

 

另一方面,当杆子连接到地上,悬浮的桌子重量会直接传递到地上,而通灵媒介的重量不会增加,反而减少了,减少是由于形成杆子的外质重量,有一端搁置在地上。

 

当力量沿着杆子传递来牢牢地从地上举起如桌子的物体,观察到通灵媒介的重量减少了35 ½磅。在另一个情形下,当外质结构没有受压时,通灵媒介的重量减少了54 ½磅,接近通灵媒介一半的正常重量。

 

悬臂通常被用于移动或举起轻的物体,但重的物体或要传送很大的力量,杆子就要连接到地上。经常会施加大约百倍于重量的力量。

 

物体悬浮期间对通灵媒介的压力经常令肌肉明显僵硬,甚至像铁一般的硬邦邦,主要是在手臂,但也包括整个肌肉系统。但是,在W·J·克劳福德后期的调查发现肌肉僵硬明显地完全消失了。

 

这些现象的产生似乎是由于通灵媒介和在座者的重量都永久减少了,但只会去到数安士的程度。在座者失去的重量可以比通灵媒介失去的更多。

 

作为规则,将任何物质的物体放置在杆子所占据的空间会立即中断作为杆子的沟通渠道,毁坏杆子。但是,一个幼细物体如铅笔可以通过杆的垂直部分而相安无事,但不可穿过通灵媒介和桌子之间的部分。干扰到这部分可以导致通灵媒介受到物理伤害。

 

为了令杆子触碰或黏上例如地面或桌子变得可能,杆子的末端必须经特别准备成比杆子其余部分更稠密。这过程似乎很麻烦,或最少要花费时间和力量;所以结构的抓紧部分总是保持最少。

 

用吸力抓紧的方法是像如下所述般,软粘土可以很容易地展示出来。

 

人们有时能够听到「吸盘」会在木表面滑动,或抓着新的位置。

 

W·J·克劳福德提供了杆子冲击产生出像油灰或软黏土的样子的很多例子以及照片。这些压痕通常满布类似于通灵媒介丝袜纤维的印痕。然而,这种比喻是很肤浅的,实际上,将一只穿上丝袜的脚掌压在粘土上是不可能产生这个效果的。杆子制造的压痕比以正常手段获得的更清晰,如果用幼细粘性材料复盖丝袜织品并硬化它,然后压在粘土上,就可以获得。

 

此外,丝袜印痕可以被大幅改动;精美的式样和线的花式图案可以被扭曲、增厚、部分盖过、或破掉,不过依然辨认到是丝袜织品的。由此推论到外质最初是在像半液体的状态;它渗透并穿过织品上的孔,有部分就凝固在丝袜外面。它具有黏性和纤维性,几乎与织物的形状完全相同。然后将其从丝袜中拉出并围绕杆的末端构建出来。效果要大的话,表皮就要更多额外的物质化物质去加厚和加强,原本的印纹可能会因而被蜷曲、扭曲、或部分湮没掉。类似地,手指印模可以通过杆子制成,尽管其尺寸可以与正常尺寸不同,并且可以比普通手指印模切被切割得更清晰和更规则。

 

从最轻微的敲打到大锤有力的打击发出的敲击声,以及其他很多声音都由半有弹性,且末端被适当准备好的杆子击打向物质物体而产生。敲击声的产生伴随通灵媒介体重的减少,可以减少20磅或以上,明显地与敲击声的强度成正比例。原因是明显的:要以这些物质击向地板等等,而要通灵媒介身体的物质所形成的杆子,必须传送通灵媒介总重量的一部分通过杆子去到地上。失去重量只是暂时性的,当杆子的物质回到通灵媒介时,就会回复过来。

 

敲击声的产生对通灵媒介引起一个机械式反应,就像她被推向后或撞击。这个反应可能引致她用脚掌作出少许移动。但是,然而,通灵媒介承受的压力与物体悬浮引起的压力完全不同。

 

大杆子产生的重击通常不会很快传送到。但是,通常是两根或以上的幼杆子产生的轻轻敲击声可能会以惊人的速度产生,「操作者」似乎对杆子有很大的指挥力。一般来说,这些现象的产生对所有在座者都会施加压力,有时会相当严重,如在悬浮之前就整个圈子都出现,并且有时相当严重的明显痉挛性抽搐。似乎从在座者的身体上松开和去除以太物质的过程是在抽搐中发生的,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完全影响他们。

 

W·J·克劳福德报告说,有个实体声称自己活着时,是一个医生,并且可以这么说,是通过了通灵媒介(在这个场合为此目的而进入)说出有两种物质用于产生现象。有一种是相对大量地从通灵媒介和在座者而来,然后全部或近乎全部会在降神会结尾回到他们身上。另一种只可以从通灵媒介处获得,并且由于它包含了她神经细胞内部最重要的物质,只能够被拿取少量才不会伤害到通灵媒介。它的结构被现象破坏了,所以它不能够回到通灵媒介身上。这段声明并没有以任何方式被确认或确定,纯粹因为它值得而给出。

 

W·J·克劳福德设计出并成功使用了追踪外质运动的「染色方法」。外质具有强力地黏上如胭脂红粉这些物质的特性,后者会在外质的路线上,然后一条有色的路径会被发现。通过这种方式,发现外质从通灵媒介的下躯干发出,再重新返回下躯干。这具有相当的一致性,因为它对丝袜和其他衣物具有强烈的撕裂作用,并且有时会从丝袜中拉出整条几英寸长的线,将其带到并放置在离开通灵媒介的双脚有一定距离的粘土容器中。

 

外质沿着路径走下双腿并进入鞋子,再丝袜与鞋子之间的任何空位经过。如果它在其路上沾染上颜料,它会在任何与足部、丝袜和鞋子有紧密接触的地方,即没有足够空间让它经过的地方留下颜色。

 

杆子硬末端的固体化以及去物质化会在从通灵媒介身体发出一刻立即发生。因为这个原因,除非杆子的自由一端是其中最幼的,否则不能穿透紧密编织的布,或甚至如果放在通灵媒介前面多过一或两英寸的一英寸网眼的金属网。但是,如果这些遮蔽物是非常贴近通灵媒介身体上的话,杆子末端就会发生不完全的物质化,并且可能会发生被局限的念力现象。

 

来自通灵媒介身体的外质的演变伴随着全身的强烈肌肉运动,以及身体血肉部分,特别是腰部以下变得越来越小,好像肉体陷入了洞中般。

 

降神会现象的产生说服了W·J·克劳福德当中最少使用了两种物质:(1)看不见摸不到,形成念力结构基本部分的构件,并且通常在物理范围之外,(2)一种与(1)混合在一起,使(1)能够作用于物理物质上的白色透明模糊物质;他认为(2)很可能与物质化现像中使用的材料相同。

 

由亚伯特·冯·斯德雷克·诺兹(1913)着作,并再由E·E·富尼耶·达尔贝理学博士(1920)翻译的一部名为物质化现象的巨着中,以德国调查员的细腻风格去详细描述了许多物质化现象。

 

此外,为了详细描述大量的降神会和现象,我们给出了大约200张物质化形体的照片,或许多种类的幽灵,范围从外质的线或群体到完全形成的多个面。主要结论可以概括如下。为方便起见,这些内容主要来自巴黎心理学家和医生古斯塔夫·吉利博士的一次关于「超常生理学和心智塑型(Ideoplastics)现象」的讲座,这些都印刷在诺兹男爵书中的结尾。

 

从通灵媒介身体中发出的物质起初是无固定形状或形状多变的。它可以看起来像有韧性的面团、真正的原生质量、一种晃动的果冻、简单的块状物、细线、绳索、窄身笔直的光线、宽带、膜、织物、编织材料或带有条纹和皱纹的网。

 

经常会观察到这种像线或纤维般的物质。

 

它可以是白色、黑色或灰色,有时三种颜色都有:或许白色是最经常出现的。它看起来很明亮。

 

它通常是没有气味的,不过有时会有一种不可能形容得到的奇特气味。似乎无疑会受到地心吸力的影响。

 

在触感上,它可能是湿冷的、黏黏的,较罕见的是干硬的。当扩张开来时,它是柔软和有少许弹性的,当形成绳索般时,它是硬、多节和纤维状的。它的感觉就像蜘蛛的网经过手掌:丝线都是坚固而有弹性的。它是以蠕动的爬行动作移动的,但有时会突然快速地移动。一个通风口可以启动它。触碰它会令通灵媒介产生一种痛楚的反应。它是极度敏感的,出现和消失都是以闪电般的迅速。它通常会对光敏感,不过有时现象会承受到完整的日光。它能够用闪光灯拍到照片,不过闪光对通灵媒介就像一下突然的打击般。

 

在产生现象期间,通灵媒介身处的柜子通常是一片漆黑的,但是在柜子外面的窗帘经常被拉到一边,会用上红色灯光,而有时甚至会用不超过100烛光单位的白色灯。

 

物质对组织起来有一个不可抗力的倾向。它采用多种形体,有时是不确定和无组织的,但最常见的是有机的。手指,包括钉子都完美地建了模,完整的手、面和其他形状。

 

这些物质从通灵媒介全身发出,尤其是从天生的窍穴和四肢,从头顶、胸口和指尖发出。最通常的来源和最容易观察到的是口部、面颊的内面、牙龈和口腔顶部。

 

物质化的形体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例如,能够移动其手指并抓住观察者的手,尽管有时人类的皮肤似乎会排斥鬼影。结构有时比天然的小,实际上是微缩模型。已经观察到物质化的背面没有有机形体,仅仅是一团无定形物质,这些形体含有使它们看起来真实所必需的最少量物质。这些形体可能会非常逐渐地或几乎瞬间消失、退散。在整段时间中,很明显形体与通灵媒介处于生理和心灵上的联系,结构的反射感官与通灵媒介的反射感官相结合。所以,一根钉刺进结构会为通灵媒介带来痛楚。

 

似乎这些物质可以被总体方向和受体 - 在座者的意念所影响。此外,通常处于催眠状态的通灵媒介是极度容易受到暗示的影响的。

 

物质化形体的碎片在瓷盘中被抓获并保留过。有一次,在检查之后,发现了两片在显微镜下被识别为人的皮肤。在另一次,发现到三或四毫升没有气泡的透明液体。分析显示出是一种无色、略微混浊、不粘稠、无气味、带微硷性、并带有白色沉淀物的液体。显微镜揭示出有细胞碎屑和津液,这都证明了这些物质都来自口腔。还有一次,发现了一束头发,并不类似于通灵媒介的深色头发,观察者的手被粘液和水分复盖。此外,有时会发现其他物质的碎片,例如香粉或通灵媒介衣服的碎片。

 

待续。。。

 

原创: 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資料來源: 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oYSGWrSwq_ZHMziUZmLN1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