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把今天想作你正在阅读的书中的一页,明天你将会翻开另一页。你如此想象。

所谓的未来不过是空白的书页,这些书页一次次地变成今日的书页。好像今天总是周而复始,来了又来。

就人类这一方面而言,你的生活是由今天构成的。若不然,还有什么能构成你的生活?当然不可能是任意的过去和未来。

你整个的生活就如你每天翻动的书页。更准确地说,你的每一秒都是在翻动着书页。你的生活是由你当下翻动的书页构成的。当下即今日。

我们也可以说,你在自动扶梯上,你穿过这一刻的界限,尽管,说实话,没有界线。在真理的实相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翻动,也没有翻转者。或者,我们可以换一种说法,你就是书页,你就是书页的翻转者,你就是整个书页的翻转,你是一切。

在真理的实相里,没有书页可翻转!也没有速度可以让生活保有一个步调。

所有这一切,你称作的生活以及召唤你生活的一切,根本就是全然的虚无。所有的飞逝都是错觉。你是错觉,当然,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彻底真实的,因你的本真是永恒,永恒无法分割,分离并不存在。分离的个体并不真实存在,虽然它被经验着。我是一,你是与我合一的一,因此,没有你或他人,没有复数,只有每一天中唯一的我。在真理的实相里,没有分离的概念,甚至也没有他人可被分离。时间无法进行,因为没有时间。

所有真实的存在都是隽永的。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可以挑拣,除了同时存在的全一,是故也没有谁在挑拣。好大一个梦,存在于我心里的孩子们在做着梦。

在世俗世界,梦想成真,或者梦想破灭。我总是告诉你,梦想成真。我在你的梦中对你说,亲爱的,你在听我说。我说你该醒了!

有一个合一之梦。全一之中没有梦,但可以过合一的生活,全一就是梦想成真。有全一在梦想,而全一无比清醒且圆满。

你的全一之梦已然成真,现在你可以睁开你的眼睛了。

只有在梦中,你睁大和闭上你的眼睛。我们可以这样说,那个不用眼睛的你在看并且知晓一切。没有眼睛可眨,也没有什么可让你眨巴着眼睛来看。

你可能感觉到在我的描述中,存在着某种孤寂的、虚无的状态。亲爱的,你有无进入到这个虚无即圆满的戏剧中?

超越戏剧立足来看,我们在物质里表演着。以你目前的状态,你可能更愿意立足物质状态来思考。你觉得物质丰满实在,而虚无骨干瘦弱。哦,我亲爱的,你怎样想并不打紧。你在梦想的时光中旅行,或说梦幻的时光在穿越你。可以肯定,梦幻的时光,它是闪过的刹那。

你曾经总是生活在真实里。梦并不真实,虽然你认为它是。所有的戏剧都是你的梦想。当然,我存在着,我是真实的,你对我来说 --- 我即你之我,是真实的,合一是真实的,爱是真实的。虽然我们没作描述。

如何描述全一?当全一即是,如何描述其非?全一就是所有之是,因我是,在实相中的你 --- 所谓的你 --- 你是,只是除了在现实中有个所谓的存在着,如此,在现实中,我是。在现阶段的游戏中,你最喜欢的说法即我们是,我们即一切。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what-a-dream-we-are-dreaming.html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