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到“清醒梦”这个部分,它的关键是,你有没有经常自我提醒。大家要养成一个自我观照的习惯,常常问自己:我现在是在物质实相,还是在梦境当中?

 

请大家开始养成这个自我询问的习惯。认出自己在清醒梦的状态是:当你在某个梦境当中,你突然发现其实自己是在梦境里面。

 

举个例子,假设许医师做了个梦,发现自己在卖牛肉面。然后就有两位顾客坐下来点一碗牛肉面,一个跟我说:“老板,加面不加汤”,另一个就说“加汤不加面”。

 

那个时候我突然回想,他们叫我老板啊!可是,我是卖面的吗?就开始有奇怪的感觉了。我是一个卖牛肉面的老板吗?还是我是一个基金会的老板?

 

当你进行了反思,你就会突然觉察到,原来我现在在梦里面。这是一个事实,原来我现在在梦里面。

 


 

有趣的是,当你从梦里面醒过来而发现,其实你现在知道,你刚才在梦里面,知道这个是梦,在梦里就有很多可能性出现了。

 

当你突然觉察,而发现原来你在梦里面。这就像昨天晚上,许医师在某个瞬间突然发现,原来我是在做梦。

 

那下一秒钟,你可能觉得:如果在做梦,我应该可以飘起来吧?果然人就飘起来了。那就更证明你在梦里面。

 

当你发现你在做梦,你马上就会有一个想法:如果我在梦里面,我应该可以飞。于是你在那个梦里面就开始飞了,从这里飞到那里。这是一种在空间里的移动。

 

在梦境中不是只有空间中的移动,还有时间的移动。如果你在梦境中突然觉察,你就可以做时间的移动。

 

移动的意思是,比如,你能不能回到八岁的自己?是可以的。还有,你能不能去体验八十岁的自己的生活?

 

在同样的空间当中,你可以去感受过去的一百年或未来的一百年。你可以做时间的操纵,包括自己本身的年龄的移动。

 


 

或是当你突然觉察你在梦里面,你能不能做实相的创造?

 

比如说你想起来在物质实相,也许你是一个生病的人,这时候你就要告诉自己:假设这时候我相信我是健康的,我能不能完全恢复健康?

 

或是你可以要求和你的内我直接对话,进而提出特定的问题,在梦境里要求内我用尽可能象征较少的方式直接告诉你答案。因为有时候你无法解开内我的讯息,是因为它用了象征、比喻的手法。

 

这时候你可以和内我说:可不可以少用点比喻?直接告诉我,可以怎么去看待这件事,或解决问题的答案是什么。这是大家在清醒梦里可以运用的方法。

 

就像许医师,昨晚做了很多飞行的梦。这还是一个比较粗浅的部分。后来,我开始去进行一个实验。因为在梦境中大脑运算的速度是不一样的,脑波的速度也不一样。

 


 

在赛斯哲学思想中讲到,一个原子可以比喻成百万分之一秒,原子与分子也可以是时间单位。

 

许医师想告诉大家,在梦里面:第一,大脑的运作速度是不一样的;第二,在不同的时空当中,我们所接触的是每个事件跟每个人不同的面向。

 

这里很难解释,就好像假设在这个实相里,我们两个是朋友,却情同姐妹,可是在另外一个实相里,可能我们两个是用姐妹的身份演绎我们人生的故事。

 

就是现在你认识的周遭的每一个人,都只是你们彼此之间更大生命故事的一个面向而已。而唯有你把所有的面向都充分了解了,你才能看到所有事情的全貌。

 

你跟你周遭任何一个人在某个时空所发生的生命故事,其实都只是你们之间生命故事的一个片段,它不是你们真正的关系。

 


 

比如说,你现在有爸爸和妈妈,你以为你跟爸爸妈妈的关系,只有父母与子女的关系,这是错的。你跟爸爸在这个时空是父子关系,其实它只代表了所有其他不同时空关系的一个面向和角度。

 

也许在其他面向里面,你们是生意的合作伙伴。在另外一个面向当中,你们可能是彼此敌对的敌人。

 

所以说,我们在时空当中体验到的,你跟任何一个人的关系,都只是你们真正关系的一个片段而已。

 

在许医师的梦里面,我有了这个体会。常常,当我从梦里面回到现实实相的时候,会有一种要把一大堆资料塞进这么狭窄的头脑里面的感觉。

 

就好像本来你是用光速在前进,但后面你要把速度降下来。记得许医师有一次在一个清醒梦里面有点小小的沮丧,好像你在梦境里面,油门可以踩到底,可是当你要醒过来,速度就要慢下来。

 


 

思考的速度也变慢,说话的速度也变慢,一次只能想一件事,就突然整个人都慢下来了,变成很受限的一种状态。这是一种速度上的切换,有点像开车时候档位的切换。

 

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生命当中去做实验。就像我刚刚讲的,你们也都可以在梦境当中,为自己做实验。

 

最简单的做法,就像我刚刚说的,常常问自己:这会不会是在梦里?朋友们,你们现在就可以问一下自己:现在是不是在梦里?

 

当然物质实相也是一场梦,这没有错。可是相对于你做梦,你现在是在物质实相。

 

当你养成自问自答的习惯:“我现在是在梦里面吗?”在清醒梦当中,你就有机会让自己醒过来。万一你下次在梦里,你突然觉察到自己是在梦里,你就处在“醒过来”的状态里了。

 

按照赛斯哲学思想说的内容,大家可以尝试很多东西,不管是漂浮,还是移动空间、移动时间。

 

这样,我们就可以运用清醒梦创造实相,从而更好地为我们的生活服务。

作者|许添盛 

摘自|许医师读书会

文字整理|平常乐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