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31

 

 

除非觉知成了你神情(本质)的一部分,除非觉知深入到即使睡觉时你也在觉知,否则它没多大用处。

 

通常人们看起来警觉,但其实在沉睡。他们走在街上,去上班,做他们的工作,回家,有孩子,有妻子,经营一个家庭,死去。他们一直在一种疏忽的状态,他们一直在沉睡。

 

当一个人睡着,同时内心深处仍然能保持清醒的警觉时,他才称得上有觉知。

 

只有那样,苏菲们才会说这个人达成了“ JIKR”—— 记住 / 正知。在他的正知里,他开始感受到神,经验到神——窗户开了,门不再关着了。

 

但那些顺从、履行自身责任、经常去清真寺跟寺庙还有教堂的人,开始认为他们是虔诚之人。那恰恰就是困难所在。

 

我听说……

 

一个农民的骡子病得很严重,他便叫来兽医。兽医带着他的小黑包,到了后就给骡子量血压跟体温,他做了所有的检查。

 

兽医说,“这头骡子病情很重,我想要你立刻给它喂那些小白药丸。那些白药丸药效很强,不管骡子有什么病都能治好。但为了确保万一, 4 个小时后 ,再给它吃一颗红药丸。它们药效很强,啥病都能治。”

 

大概两周后农民和兽医见面了,兽医问农民骡子怎么样了。

 

“医生,就像你跟我说的,我给了它一颗白药丸。我这辈子从没见过一头骡子反应这么剧烈。他踢烂了牲口棚的门、后挡板,脱了缰绳在村里乱跑。我当时以为我丢了我的骡子。”

 

“你丢了?”兽医问。

 

“你知道,医生,如果我不镇定的亲口吃下那个红药丸的话,骡子早就丢了。”

 

但这个人开始认为他镇定,这个人开始认为他有觉知。

 

当危机出现时,每个人都会表现的好像自己很警觉,接着他又沉睡过去了。那就是所发生的。

 

如果有人举着剑突然扑向你,你会暂时变得警觉——惊吓会把你从你那朦胧的黑夜里带出来。

 

你会暂时睁开双眼,你会暂时忘掉你的健忘;你会暂时忘掉你是个睡熟的人;你暂时被剑、被死亡,被可能的危险拽了出来,进入了觉知——但只是暂时而已。接着它又没了。

 

它有时候发生在那些爬山的登山者身上。当他们面对真实的危险时,当生死同时面对他们时——只要迈错一步,他们就完蛋了——此时他们感觉到一种新的觉知从他们内在升起。

 

那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被登山所吸引。登山有时候会带来喜悦。那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被赌博吸引。当你冒着失去一切的风险,你暂时变得觉知了。

 

那就是为什么人们被危险游戏——赛车——所吸引。当你真的处在危险之中,因为危险,你不得不保持警觉。

 

但人们之所以被那些危险游戏吸引——登山、赛车、赌博等等,是因为喜悦出自于那些短暂的有觉知的时刻。

 

一个一直在修行以变得觉知的人,不需要去爬山,参加赛车比赛或是赌博。

 

他不需要任何外在情景强迫他警觉,他能让自己警觉。他不需要任何外因,他能让自己警觉。

 

他的喜悦是无限的。那就是印度人所谓的“ SATCHIDANANDA 真善美”——他尽享完全的极乐。

 

但觉知应该变成你存在的本质。

 

译自: OSHO Sufis - The People of the Path, Vol 1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