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31

 

 

1

他是他原本的样子,

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你认为他应该是另一副样子,

所以问题来了。

 

2

问题来自哪里?

来自你的心,

来自那颗“他应该这样”、

“他应该那样”唠叨不停的心,

来自那颗执着自己的标准,

被限制了的心。

 

3

你知道吗?

和某人相处为什么你那么痛苦吗?

你把自己的心装进一个匣子!

你自己打造了那个匣子,

你把自己无限的心塞进那个小匣子,

就像把一双大脚塞进一双小鞋,

你受挤压,你被限制,

所以和他在一起你感到痛苦。

 

4

你感到痛苦,

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只是做他自己,

他只是他本来的样子。

他只是清净本然,

但你的心制造并放飞了纷纷的大黄蜂飞向他,去蛰他——

你蛰疼了你自己,

却还以为是他制造了大黄蜂,

飞向你,蛰疼了你。

 

5

你是个实实在在的睁眼瞎,

你看不见清净本然、没有一丝问题、

如是如实的他,

你的心眼被自己内心漂浮的虚假的概念、标准所蔽障,

你看见了一个你投射出来的虚假的他,

你被那个并不存在的、

你创造出来的他——

你自己心的幻影所影响,

但你不知道,你还无辜的怪罪他。

 

6

外在没有有问题的人,

没有有问题的事,

你所看见的有问题的人、有问题的事,

都是虚假的,都是不真实的,

它来自你能生的心,

要理解这点,

需多么清楚、清晰的头脑!

 

7

你能看见清净本然的事物吗?

你能看见影响你的是你内心起舞的虚假的概念吗?

若你如是见,便是明心见性。

看见内心起舞的虚假的概念是明心,

看见清净本然的原本的事物是见性,

明心见性可以发生在任何一个人,

任何一件事上。

 

8

生活中,明心见性的人少之又少,

我们都活在自己的幻梦里,

被自己梦中制造的不存在的大黄蜂蛰的痛不欲生——

不过好消息是,那些大黄蜂不是真的,

那个痛也不是真的,

迟早你会醒来,从一场梦中。

 

9

你进入梦有多深,你的痛苦就有多深,

你的痛苦有多深,你的梦就有多深,

痛苦和梦幻是一致的。

终究你会认识到这一点。

 

10

假如你痛苦,

你的痛苦和别人没有关系,

只和你的梦和你梦中的人物

——并非现实里的人物——有关,

愿你能体会到这个认识,

扎根在这个认识里。

 

11

从一场被大黄蜂蛰的梦中醒来!

大黄蜂不是真的,蛰不是真的,

被蛰的人也不是真的,

只是一场短暂的噩梦。

假如你因为某人而痛苦,

就像你对着一朵花而走神,

你进入一个不好的白日梦中,

你进入一个被大黄蜂蛰的梦中,

不用担心,你会醒来,

梦中虚假的疼会把你弄醒。

 

12

在这里,大黄蜂是指你内心的概念,

蛰是指你认为它们是真的,

你执着它们是真的,

而疼就是唤醒,就是唤醒的声音——

菩萨的声音,佛的声音,

仿佛乌云背后哄哄的雷声,

它咆哮着,大声地,善意地,

提醒沉入自己幻梦的世人:

赶快躲雨!

 

13

亲爱的,赶快躲雨吧?!

你听到哄哄的雷声了吗?

如果你的眼睛不好,

有云翳,是睁眼瞎,

你的耳朵好也行。

 

14

如果你不能在雷雨之前,

进入一个安全舒适的华屋之中,

就把自己置于雷雨之中,

被闪电击中:

死去——活来,

开悟——清醒,

最终活在雨过天晴的彩虹桥下!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