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万事万物的无常短暂本质,但是还不能自由于外境,都是习惯性心理结构尚未消除使然。比如对喜欢和让人愉悦的东西心生迷恋,对讨厌和令人不快的东西心生烦恼。这是心对二元性现象的爱憎取舍,这些心理结构并不象普通记忆过了一定时间就会消除,它会随着外在条件的成熟不断重演下去。以至于造成一种错觉,认为这些二元性现象背后有什么可以让人爱憎取舍的固有本性。

 

单纯地追求正面感受也不会带来二元性的调和,反而会增加其对立面的困惑。和一般的好心态不同,好心态基于内在的某个普遍认同的标准,逾越这个标准就不可能有好心态。认同固定标准的人,内心都有其脆弱的一面,一旦内在的标准被打破正面的感受就不复存在。

 

意志无法对抗心,心不加限制会制造混乱,过于限制又会倾向麻痹。即使暂时取得理性上的平衡,也难免将来不会以更猛烈的惯性力量袭来。二元性力量无法单方面取胜,就象一块硬币,你无法否定和取舍任何一面,那样的话你都会感觉到不完整。最终你会深刻地意识到,它们的存在是相互依托的,有喜欢的就必然有不喜欢的,有爱的就必然有恨的。两者会在心灵的天平上不断摇摆倾轧。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由不同层次的复杂心理结构所创造的。

 

生活离不开二元性游戏,二元性感受组成了心灵对生活的大部分体验。感受得越细致对生活了解也越深入,同时所积累的影响和缠绕也就越多。通过二元性我们享受着作为个体存在的自由意志,同时不可避免承担着恶印象带来的诸多恐惧和阴影。当它们成为一种心灵的负担,二元性就成了个体意识继续进步的一个巨大罗网而非礼物。

 

刚开始的时候,二元性对意识进步起到一种启示的作用。假如你失去了一些东西,身体健康、工作、感情或者金钱,你会在心理上感受到失落、痛苦甚至懊悔。但是过些时候外在境遇好转,你也会发现失去并不是真的失去,而是换来了新的机遇和可能性。在表面上失去的,通常也在其它方面让你变得成熟。这就是一种二元性制造的短暂效应。

 

经历得多以后,你学会了不过多担忧,越担忧你就越受限制,这时候你意识到二元性的缺陷、物极必反的道理。再进一步,不管你怎么努力二元性体验永远都不可能离你而去,你厌倦了这些二元性的策略,你突然觉得在一元里面你才感到安全,你需要那种心灵圆满无缺的状态。

 

但是在二元性的世界里怎可能获得一元?靠心灵的退缩和自我设限当然是不可能实现的,靠不甚了解的自我安慰也无济于事。要实现一元就要认识到二元性存在只是一种现象,而非本质。心理上首先有一个接纳一切二元的过程,简单说就是接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命运。然后透过现象看本质,找到本质就有可能改变现象的属性和体验。

 

真正的一元既包含了二元,但又超然于二元。形体隐含了空间,但空间却延伸于形体之外;水蒸气不同于水,但在本质上水蒸气只是水的气态。所以二元的本质其实就是一元,最本质的部分就是解脱的。并不存在这样一个二元之外的解脱,本质是不可能受到任何现象污染和损害的。不解脱的只是心,因为是心创造了一切二元。

 

心不等于本性,你需要的只是去认识你的固有本性,那既不是迷恋也不是憎恨,它很天然而原始,没有受过任何心理阴影的扭曲,所以它没有复杂的心理结构。如果固有的本性是喜悦,二元现象就是喜悦,不管表面看起来如何。如果固有的本性是和平,二元现象就是和平,不管表面看起来如何。这是当你认出本性并和本性融合得很深的时候,二元性就会自动产生的调和作用。本质会决定现象,现象在本质面前会失去力量。

 

一个人内在的心念如此强而有力,都是受到二元性游戏的长期影响结果。在天气寒冷的时候,你的身体感受会不由自主地让你意识到“冷”这个概念,这个概念立刻给你的身体传达关于冷的一切表现特征。如果这时候你有意识从本质上否定了“冷”这个相对概念,你会发现身体对冷的反应就不再是机械式的,甚至不再那么害怕冷。

 

这意味着二元性的经验往往起于一念之间。要改变二元性的经验影响,就要观察到念头和其概念的影响作用,通过头脑而来的念头和其概念并不等同于真实体验,它们会影响其它感官经验。而你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头脑性质就会改变,你会发现没有绝对的二元性存在。二元性的力量取决于你的觉察能力,在你的注意力不够敏锐的情况下,错过了一些瞬间,那它的影响力就会持久。

 

调和二元性不是要否认它们的对立存在,相反还要经过洞察看得更真切,任何细小的恶都不要去为之,任何细小的善都要坚持,这样才不会留下更多心理阴影。调和二元性是要让你不受制于它们的影响作用,这样心才可以对外打开同时又坚强忍耐,这样的心限制性就小,你的本性只有在限制最小的情况下才能得以呈现。

 

“看透”二元性,二元性将显得虚无缥缈。这就象在身体层面上,你刚开始努力练习坐禅的时候,坐久了大腿酸麻胀疼,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慢慢地当你习惯以后,你就会适应并能观察其实这个身体感受并不是那么地牢靠,很大程度是心理上的认同。这个阶段就类似你对苦乐二元性的重新定义。到最后,当你的气脉流通,你再也感觉不到疼痛,反而轻微的麻胀感体验起来更享受。因为身体的刺激会带来能量,而这个能量经由调和就变成一种生理上的愉悦。这个阶段就类似于你打破了二元性的某些限制。

 

不仅身体上、心理上也是如此。不喜欢的心理感受,你不仅不应该排斥还要接纳它们,在接纳当中去看到二元性假象对你的心理影响,从而为转化这些能量获得经验。如果你采取的方式是对外释放,比如发牢骚、做事、娱乐、运动等等,也会有一定效果,在此过程你也消耗了这些能量,但是内在的心理结构却一动未动。但是通过接纳和转化,这些能量可以用来抵消你的固有心理结构,没有了这些心里结构的障碍,你的本性就可以展现它的支配力量。

 

到了解脱外境的阶段,就会发生一个奇特的现象,所有的二元性感受都被调和起来。过去认为的快乐不一定是快乐,过去认为的受苦不一定是受苦。二元性变得很模糊,不是说没有了分辨它们的能力,而是你会发现它们几乎都同时变得没有实质,连同附加的概念一层层脱落,一种更强大的存在性体验替换了对它们的感受。

 

yachak/

 

【全線閱讀】《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