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5 阿什塔指挥部汉语网

 

 

【注】此文在 Graham Hancock Viewzone Cakravartin 的网页上发表 已经被翻译成德文 在《外道军团》出版 2013.12-1 月刊 . 44 。被删除的一部分章节在 2012 8 月期的《科学至圣》杂志被披露出来。

 

【第一部分:解秘纪循环周期时间线】

 

一些古代文明相信世界年纪周期,期间我们逐步从灵性完善、物资丰盛状态下降到愚昧匮乏的年代。古印度,这被称作迦利纪。纪周期学说告诉我们,现在我们就生活在这个年代,黑暗的年代。人类的伦理道德和精神力达到循环周期的最低点。印度史诗《摩呵婆罗多》把它描述为“世界灵性”的色彩是黑色,美德只保留了四分之一,在迦利纪结束逐步消失怠尽。男人变得堕落、生病、倦怠、易怒,自然灾害、极度的痛苦和被匮乏掌控的恐惧。忏悔、牺牲和宗教仪式被废弃。所有的动物退化。改变遍及万物,没有例外。

 

 

迦利纪(铁世代)前面是其它三个纪:萨蒂亚纪或克里达纪(黄金时代)、特瑞塔纪(白银时代)和帕拉纪(铜器时代)。在摩呵婆罗多中,猴神如下向般度王子毗摩叙述:

 

克里达纪之所以这样命名是因为当时只有一个宗教,所有人类都是圣洁的:因此人们无需宗教的庆典仪式…人们无需买卖,没有贫富之分,没有必要出卖劳动,因为人类的需要由自己的自由意志随时兑现…克里达纪时没有疾病,人的寿命不随着时间减少,没有仇恨和虚荣,甚至邪恶的想法都不会产生。没有悲伤和恐惧。所有人类都可以实现自己至高无上的幸福。宇宙的灵魂都是圣洁的白色。。。自我认知就是这个完美时代宇宙灵魂们全部的信仰。在特瑞塔纪,出现了奉献和牺牲,世界灵魂变成红色,美德减少四分之一。人类开始寻找真理,并表演宗教仪式。通过给予和做事他们获得自己的所需。在帕拉纪世界灵魂的色彩是黄的,宗教缩减了一半,《吠陀经》一分为四,虽然有些人拥有全四部吠陀经的知识,但其他人只知晓三部或一部。大脑功能减少,真理退却,欲望、疾病和灾害相继而生,因此人类不得不辛苦劳作,这是个颓废的时代,罪恶盛行。{ 1

 

我们现在正生活在迦利纪,善良和美德在世界丧失怠尽。但迦利纪何时开始?何时结束呢?

  


 

 

【迦利纪开始时刻】 The Kali Yuga Start Date

 

尽管神学已经详尽描述了这个世代的世界个性框架,但迦利纪的开启日期却仍是个谜。广泛被认可的日期是公元前 3102 年,那是世界其名的摩呵婆罗多之战定出胜败后的 35 年。这非常明显地接近被提议的玛雅长计历大循环的起始日期公元前 3114 年。

 

现在社会普遍认为迦利纪真正的起始日期是公元前 3102 2 17-18 日—它计算的依据是梵文版的天文论述信息 - 苏利亚历,按照它的说法,五个可以从地球观测的行星(裸眼可视的行星)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和土星 - 在迦利纪开始时都与白羊宫 0 度相连(邻近泽塔双鱼座)。

 

无论如何,由理查德汤普森用现代模拟法计划出的日期是公元前 3102 2 17/18 日,五个地球观察的行星在天空中的弧度大致是 42 度,散布在黄道十二宫内 - 白羊座、双鱼座和水瓶座。这从任何意义上不应被视作在一条线上。远远壮观得多的行星直线排列发生在这个过程和随后的诸世纪中。

 

最重要的是,苏利亚历从没指定过这样的行星阵列发生在迦利纪开端。相反,它特别明确指出这个行星在白羊座 0 度的结合发生在黄金时代末期(萨蒂亚 / 克里达纪)。它叙述道:“在黄金时代(克里达纪)末,所有的行星运动 - 除了节点和拱点 - 在白羊座初期都非常的协调” [2] 。不幸的是,这种公元前 3102 年的日期被早期的评论者误判,他们急于发现这个宇宙基本原理,并最终被作为真理公布于世。

 

在古印度天文中,通常的理解是在当前万物的秩序开始时,所有行星都以白羊座 0 度启动它们的运动,所有的行星在天空中都会回归同一个位置,处于同一个确定的音程,其结果是宇宙连接的发生。在每个苏利亚纪中,这个连接通常发生在黄金时代末。类似的有关行星连接的文献同样存在于古希腊。在《蒂迈欧》中,柏拉图所为谓的“完美年”会消逝在日月和行星都返回到同一个位置之时,尽管发生了逆转。 [3] 这个想法同样在三世纪罗马作家塞索里努斯的书中,他描写道太阳月亮和五个运动的行星的轨迹完成一个“赫拉克利特大年”(天文)时,它们会在同一时刻展示类似以往一样的迹象 [4] 。“大年”有不同的称呼—完年、柏拉图年、亚里士多德超级年,等等—不同的描述,时间周期是 12954 年(西塞罗)或 10800 年(赫拉克利特)。

 

毫无疑问公元前 3102 年作为迦利纪元年,在叙利亚悉檀多或其它天文文献中没有任何记录信息。这个日期其实毫无出处。有时候有人声称它源于一个陈述,著名的天文学家阿耶波多在他的梵文经典《阿雅巴提雅》中说道:

 

这意味着阿耶波多已经在 23 岁时就著作了这部文献,这时瑜珈纪已经过去了 3600 年。问题是我们不知道他的生日,他何时完成的《阿雅巴提雅》。他甚至没有在文中提到过迦利纪的名字,只是说到 3600 年瑜珈年过去了。学者们通常确信迦利纪始于公元前 3102 年,之后用它证明《阿雅巴提雅》完成于公元 499 年。无论如何,我们不能用相反的逻辑说迦利纪一定始于公元前 3102 年,因为《阿雅巴提雅》形成于公元 499 年,我们不知道阿耶波多生年以及何时完成他的著述。

 

另一个来源是巴达米辛二世的艾霍莱铭文,它雕刻于 3735 年期满,那么它是婆罗多战争之后萨卡王 556 年。如果我们把萨卡纪元定于公元 78 年,那么婆罗多战争发生在公元前 3102 年,始于其后 35 年的迦利纪就应当从公元前 3067 年开始。我们一定要知道还有一个旧的萨卡时代,它的起始年代是有争议的,学者们提出了不同的日期,介于公元前 83 年到 383 [6] 。如果艾霍莱铭文指的是旧萨卡纪元,那么迦利纪就始于公元前 3102 年前的几百年后。

 

事实是,没有任何一部文献或铭文给我们指出清楚的迦利纪起始日期,也没有天文基础来说明它,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说明阿耶波多或任何其他的天文学家计算出这个日期。在公元 6 世纪前,这个日期在任何梵文经典或铭文中提及,因此它无法被以后的天文学家创造出来,也不可能从任何其它的日历中被大众接受。围绕着这个非常重要的时序标识的迷雾让人们对其正确性有了高度的猜想。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