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神奇的分身术

   我们下一趟出行是去附近的一个地方,然后再返回这里。所以我们把大部分行李留在了当地,于第二天早晨出发前往大约三十五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庄。这回只有贾斯特陪同我们。那条小道不太好走,有时曲曲折折地穿过当地特有的茂密森林,走起来很困难。这地方的地势起伏不平。那条小道看起来很少有人走。

   我们有时得在野葡萄丛中开辟出道路来。每次前进得比较慢时,贾斯特就会显得不耐烦。我们都为此感到吃惊,因为他从前是心态那么平稳的一个人。在这三年半的时间里,他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失去镇静。后来我们明白了他为什么会那样。

   我们在当天傍晚到达了目的地。这时我们又累又饿,因为一整天都在忙着赶路,只在中午吃饭时短暂休息了一会儿。

   在日落前半个小时,我们进入了那个有两百名居民的小村庄。当贾斯特陪我们前来的消息传开后,村子里老老少少所有的人都来看我们,连他们的牲畜也都跟来了。虽然我们也引起了他们的一点好奇,但我们立刻看出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贾斯特身上。每个人都怀着深深的敬意向他行礼。他讲了几句话之后,大多数村民都回去忙自己的事儿去了。贾斯特问我们,在人们为我们准备过夜的地方时,我们愿不愿意陪他出去一趟。我们中有五个人说宁愿休息一下,因为白天太累了。其余的人以及几个村民则跟着贾斯特走向村子周围那片林间空地的另一端。

   穿过那片空地后,我们进入了丛林之中。很快我们就在那里碰到了一个躺在地上的人形物体。起初我们以为那是一具尸体,但再一看就发现那个姿势更像是平静地睡着了,而不是死了。那张面孔正是贾斯特的面孔。这让我们惊呆了。当贾斯特走到跟前时,那个身体突然活了并站了起来。这个身体和贾斯特面对面地站了一会儿。不可能有错 —— 这两个都是贾斯特。随后突然之间,那个陪我们前来的贾斯特消失了,只剩下一位存有站在我们面前。这一切的发生都是说时迟、那时快。面对这么惊人的事件,没有一个人问得出问题来。

   那五个情愿留下休息的人这时跑到了这儿,而我们并没有叫他们过来。后来我们问他们为什么上这儿来,他们的回答是: 我们不知道。 ”“ 我们能想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发现我们全都站起来在往你们这儿跑。 ”“ 没人想得起曾接到过什么信号。 ”“ 我们发现自己在朝你们这儿跑。当我们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已经跑出了很远。

   我们中有一个人大声说道: 我真是大开眼界啊,都看到了死亡之谷另一边的景象。这么多奇迹显现在我面前,我简直都无法思考了。

   另一个人说: 我看到全世界战胜了死亡。 这时一句引语异常清晰地出现在我脑海中: 最后一个敌人 —— 死亡 —— 将被打败。 刚才发生的事不就印证了那句话吗?在这如此伟大而又单纯的智慧面前,我们的心智显得多么渺小啊!而我们以前还妄自尊大地认为自己才智过人呢。其实我们只是些小孩子。我开始懂得了那句话: 你们得重新出生才行。 这话真是太对了!

   读者能想像得出我们的惊愕与困惑。就是这个整天陪着我们、为我们服务的人,竟能一边把工作做得无可挑剔,一边又让自己的身体躺在地上以保护一个村庄。这让我们不由得回想起那句话: 你们中最高贵的,将是为其他人服务的那个人。 从那一刻起,对死亡的恐惧就从我们所有人心中消失了。

   当地人习惯于在一个村庄受到偷农作物的人或动物侵扰时,在那村庄前面的丛林里放置一个身体。这样一来那村子就可以免受那些两足或四足偷盗者的掠夺,就仿佛位于文明世界的中心一般。显然贾斯特的身体已经在那儿放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头发长得像野草一样,里面还有当地特有的一种小鸟做的几个窝。它们在那儿筑了巢,养育了它们的小宝宝,而那些小鸟也已长大飞走了。这足以证明那个身体已经一动不动地在那儿躺了多长时间。那种鸟可是非常胆小的,稍受惊扰就会弃巢而去。可见它们曾经多么依恋和信任那个身体。

    在印度,那些吃人的老虎使村民们非常害怕,以致他们有时会停止一切抵抗并认为自己命中注定就该被吃掉。而那些老虎就直接进入村子里去挑选它们的牺牲品。正是在那样一个村子前面,在一片茂密的丛林中央,我们后来看到过另一个人的身体出于保护的目的而躺在那里。那个村子曾受到一些吃人老虎的袭击,有近两百名居民被吞食。我们看到一只这样的老虎似乎极其小心地从那个躺在地上的人体的双脚上迈过。我们中有两个人对那个人体观察了近三个月。当他们离开那村子时,那个人体仍完好无损地待在原地,而村民们也未受到任何袭扰。那个人自己后来在我们对西藏进行远程考察时来与我们会合了。

    这天夜里,我们的营地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激动情绪,以至于除了贾斯特睡得像个孩子般香甜外,再没有一个人能合得上眼。我们中时不时地有人起身去看他睡觉,然后再回来躺下,一边对旁边的人说:掐我一下,好让我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醒着。此外我们还不时说些更令人兴奋的话。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