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身体的消失与重现

   我们离开波塔尔前往阿斯玛赫。那是大约一百五十公里外的一个更小的村庄。埃弥尔指定了两个年轻人来陪同我们。这两个人都是非常典型的身强力壮的印度人。他们负责处理这次考察中的种种事宜,而他们表现出的那种极度的轻松自如和心态平稳,是我们以前从没有见过的。为了叙述方便,我将把他们称作贾斯特和尼普鲁。埃弥尔的年纪比他们大很多。贾斯特是这次考察活动的指挥,而尼普鲁则是他的助手,负责执行他的指令。

   埃弥尔送我们上路时又嘱咐了一番。他说: 你们和贾斯特、尼普鲁一起出发去考察,由他俩陪同你们。而我要在这儿待几天,因为照你们那种移动方式,你们得花大约五天时间才能到达距此地一百五十公里的下一个重要考察点。我不需要那么长时间来穿过这段距离,而我会在那边迎接你们。你们愿不愿意留一个人在这儿,以观察和证实可能发生的事情?你们会先到一些时候,那个留在后面的人可以在十天后赶上你们的考察 —— 最多十天。我们只是让他进行观察并报告他所看到的而已。

   我们就这样出发了。贾斯特和尼普鲁负责处理各种事项。他们以一种奇妙的方式把事情打理得非常好。每个细节都安排得恰到好处,如同一首乐曲般既节奏鲜明又准确无误。而且,在这历时三年半的远程考察期间始终都是这样。

   贾斯特具有印度人的那种良好性格 —— 非常高尚,又和蔼可亲,做事效率很高,从不夸夸其谈或自吹自擂。他做出指示时总是用一种平静得近乎单调的声音,而这些指令又总是会准确而又及时地得到执行。这令我们赞叹不已。我们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他那良好的品性,并且常常议论这一点。

   尼普鲁也是个品性极佳的人。他似乎会分身术,总是无处不在。始终沉着冷静的他,做事效率之高令人惊叹,一举一动都那么镇定和精准,既擅长思考又擅长行动。我们也都注意到了他的这种才干,也一直在谈论这个。我们的大师曾说过: 这两个人很出色。 当我们发现他们既能思考又能行动时,真是大大松了口气!

   第五天将近下午四点钟时,我们到达了阿斯玛赫。埃弥尔果然如约在那里迎接我们。读者可以想像得到我们有多么惊讶,因为我们确信自己来时走的是唯一一条可以通行的路,而且采用的是最快速的出行方式。只有当地的邮车一辆接一辆地日夜兼程,才有可能比我们走得更快。而这个人呢?我们以为他上了年纪,绝不可能比我们更快走完这段一百五十公里的路程,然而他却已经在这儿了。我们自然迫不及待地同时向他抛出一连串问题。

   以下是他的回答: 你们出发时,我对你们说过我会在这儿迎接你们,而我现在就在这儿。我想让你们特别注意的一个事实是:当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行动中,他是不受限制的。他不受时间和空间的约束。当他了解自己时,就不必花五天时间慢吞吞地走完一百五十公里的路程。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可以瞬间跨越所有距离 —— 无论是多么遥远的距离。片刻之前,我就在你们五天前离开的那个村子里。我的身体现在还放在那儿。你们留在那个村子里的同伴会告诉你们:我直到差几分钟四点时还跟他交谈过。我对他说我要出发来迎接你们,因为你们应该就要到了。你们的同伴现在还能在那边看见我的身体,而那个身体在他看来显得死气沉沉的。我这样做只是为了向你们表明,我们可以随时随地离开自己的身体前来找你们。贾斯特和尼普鲁也可以像我这样旅行,但他们没有那样做。这是为了让你们更好地认识到我们也是普通人,与你们出自同源。这并不神秘。我们只不过更多地发展了伟大全能的天父给予我们的那些能力罢了。我的身体会留在那边直到夜幕降临。然后我会把它带到这儿来,而你们的同伴也将启程,走上跟你们一样的那条路。他会按时到达这里。我们将休息一天,随后去一个离此地有一天路程的小村庄。然后我们再回到这里来与你们的同伴会面,听听他是如何向你们报告的。我们今晚在住处集合。现在我对你们说再见。

   这天晚上,当我们聚在一起时,埃弥尔未曾开门就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他说: 你们刚刚看到我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个房间里。你们会把这叫作魔术。但这里面根本没有魔术的成份。我要给你们做一个小小的实验。你们会相信这个实验,因为你们将亲眼看到那个过程。请你们靠近些。这是一小杯水。这水是你们中的某个人刚打来的泉水。在这水的中央形成了一粒极小的冰晶。请看:随着其它冰晶附着在上面,它变得越来越大。现在,整杯水都冻住了。

   “ 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固定住了万有之中水的中央分子,直到这些分子成为固体。换句话说,我降低了它们的振动直到使之成为冰。而它们周围的所有粒子也都固化了,直至形成一整块冰。这同一个原理既适用于一杯水,也适用于一浴缸的水、一池塘的水、一个湖的水、一片海的水、我们这颗行星上所有的水。那会怎么样呢?全都会冻住,不是吗?但为了什么呢?什么都不为。有什么权力去这样做呢?只是为了应用一项完美的法则。但目的是什么呢?没有任何目的,因为从中得不到任何好处。

   “ 假如我非要把这件事干到底,那会怎么样?会有反作用。作用于谁的身上呢?作用于我身上。我知道那个法则。我所显化的会回到我身上。这是必然的,就像我必然能显化那个事物一样。因此我只显化好的事物,而好的事物也就会回到我这里。所以你们看,如果我一直试图冰冻下去的话,那冰冻早在我干完之前就会对我起反作用,而我就会被冻住。这样我就自食其果了 —— 那是我的欲望结出的果实。而我如果显化好的事物,就永远会有好的收获。

   “ 我今晚在这个房子里的出现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解释。在你们把我留在那儿的那个小房间里,我提高了自己身体的振动,直到它回返到万有之中。我将它固定在那里。我们把这说成是将自己的身体交还给万有。一切本质材料都存在于那里。然后,我通过 我的基督 这一中介,将自己的身体置于我的思想之中,直到降低它的振动并使它正好显现在你们能看到它的这个房间里。这有什么神秘之处呢?我不就是运用了天父通过祂那亲爱的儿子提供给我的能力、法则吗?而你们、我、所有人不都是天父的儿子吗?这其中有什么神秘之处呢?根本没有。

   “ 你们回想一下那粒芥菜籽以及它所象征的信仰吧。这个信仰来自于万有,是通过已在我们每个人之中诞生的内在基督而来到我们这儿的。它就像一个极小的颗粒,通过基督进入我们之中。那基督是我们的超意识思维,也是我们的接收装置。这时要把那个颗粒运送到山上 —— 我们的最高点,也就是头顶 —— 并把它固定在那儿。然后就应该让圣灵降下来。这样指挥部就被安置在这里了。你要以你的全部心灵、全部灵魂、全部力量、全部思想去爱你的天主。好好想一想,你们做到了吗?心灵,灵魂,力量,思想。做到这一点之后,就把一切都交给上帝、交给圣灵吧,交给这个生机勃勃、将我充满了的圣灵。此外还有什么可做的呢?

   “ 这个圣灵会以多种方式显现出来,经常会显现为前来敲门、试图进入的小小实体。应该接纳它们,应该让这圣灵与那粒微小的信仰的种子结合在一起。祂会围绕那种子转动并聚集在上面,就像你们看到的那些冰粒附着在中央冰晶上一样。这个整体会增长起来,一块又一块、一层又一层,就像那块冰一样。接下来必定会发生什么呢?那个信仰将显露出来,显现出来。我们这样继续下去,让那信仰不断增长并把这信仰的幼芽显现出来,直到我们可以对困难之山说: 从那儿移开,投入海里去。 而那将会实现。你们愿意把这叫作第四维度或别的什么都行。至于我们,我们把这称为 通过我们自身之中的基督所显现的上帝

   “ 基督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诞生的。玛利亚 —— 那位模范母亲 —— 感知到了祂的完美典范,将其固定在自己的思想中,然后在自己灵魂的土壤里将其孕育了出来。祂在那里存留了一段时间,随后便作为完美的基督孩子、头生子、上帝的卓越之子而显现了出来。他母亲喂养他,保护他,把自己最好的给他,照看他,疼爱他,直到他从孩童成长为青年。基督就是这样来到我们这里的,先是作为生长在我们灵魂土壤中的一个理想典范,而那片土壤也是上帝所在的中心区域。然后祂作为完美典范被固定在思想中,再作为完美孩子而出生、显现。这就是那个叫作耶稣的新生儿。

   “ 你们已经看到了这里所发生的事,可你们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不会因此而责备你们。我看出在你们某些人的思想中有认为这是催眠术的念头。我的兄弟们,这就是说你们中有人今晚虽然看到上帝固有的能力显露了出来,却并不相信能运用所有这些能力。你们曾经以为是我控制了你们的思想和视觉吗?你们以为我如果想蒙骗你们的话,可以把你们全都催眠吗?你们可是全都看到了事情的经过的!你们的《圣经》里不是记载着耶稣进入了一个关着门的房间吗?我做了和他同样的事。你们可曾以为耶稣大师也需要借助催眠术吗?他那是运用了上帝赋予他的能力,就像我今晚所做的这样。我所做的,你们每个人也都能做到。没有一件是你们做不到的。也并非只有你们能做到,过去和现在出生于这个世界上的孩子全都拥有同样的能力。我一心想让你们头脑中的一切都变得清楚明晰。你们是独立的个体,不是大人物也不是机器人。你们有自己的自由意志。耶稣不需要催眠术,我们也不需要。你们如果愿意怀疑我们,那就去怀疑好了,直到你们能充分认定我们是诚实的或者是虚伪的。眼下先把催眠的念头抛开吧,至少先别去考虑它,直到你们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之后再说。我们只要求你们保持思想的开放。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