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有些讯息说我们不应该捐献自己的器官。这是因为我们灵魂的一部分仍然与我们捐献的器官有联结吗?假如我们不捐献器官的话,会让人觉得我们没有爱心。

光之兄弟:

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目前在你们的人性意识中,你们得不择手段地挽救生命。

你们说生命是神圣的。这一点我们完全赞同,因为生命使得你们的意识整体能够在这个世界上体验物质。

你们是完整的存有。你们的所有器官都和谐振动,因为它们是相互连接的。当你们使用某人的器官时,那个器官不仅包含着他的一部分意识,还包含着他的一大部分振动。

为什么你们说有时会有排异反应呢?那意味着身体不接受与它振动方式不同的异物。它之所以不接受这个异物,是因为它无法解读位于这移植器官中的那一小部分意识。于是你们的医生找到了对付的办法,给你们吃大量的抗排异药物。

当然,能够挽救生命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你们如果专注研究这个问题的话(请相信你们的光之兄弟一定会帮助你们),就会有能力制造出一些人造器官——它们完全不会妨碍接受移植者的进化。

这些人造器官可以用一种活的物质制造出来。

 (Monique:我看到一些具有高级意识的存有在一个实验室里。我看到的景象很有趣。他们好像是在让一个器官生长出来。我完全不懂科学,不知道怎么说明我所看到的。)

 你们可以修复自己的身体,但不是靠从另一个身体上随便拿来什么。

输血也是不应该的。不过我们非常理解你们为了挽救自己亲人的生命,愿意献出自己的一部分。

如果你们确实与你们想要帮助的那个人有非常、非常近的血缘关系的话,那会出现协调的状况。供血者与受血者之间将会在振动上和谐一致。

接受某个不认识的人的器官不仅会是危险的,而且会扰乱那个接受器官的人,使其在一段时间里改变人格特性。

你们要明智、清醒地去做事情。我们明白亲人的生命对你们来说是神圣的。你们为了挽救自己所爱之人的生命能够献出一切。

但你们得把自己的意识再提高一些。这会使你们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去看待自己的生命以及自己周围人的生命。

你们的生命极其短暂,只有一刹那的工夫,如闪电般转瞬即逝。与永恒相比,八十年、九十年、一百年算得了什么呢?你们太看重这条命了!当然,你们应该爱自己的生命,应该尊重它。这是你们的神圣权利。但当你们的地球载具遭到损毁时,如果人们无法造出器官或造出合成血液,那就让这生命离去吧。

我们对你们说的这些话很难听!我们之所以对你们说这些,是希望你们能在我们的意识层次上理解它们。以你们的意识层次去理解,这些话也许是无法接受的。而在我们的意识层次中,这都是智慧之言。

地球的孩子们,我们有时很难表达我们的思想,因为你们已经被格式化了。有一些禁忌、有一些理念是你们无法接受的。我们有时得推翻你们的那些观念,得试着把你们人性意识的大门强行打开一点点。

我们在试着通过我们的话语,让你们以另一种方式去应对事物,让你们更好地领悟生命究竟是什么。我们特别不希望的就是:我们对你们所说的话使你们把自己封闭起来。这就像一个习惯于给成年人讲课的教师去给小孩子上课。他对孩子们使用的语言也许并不合适。

我们一直尽量使用合适的语言。不过我们也试着每天讲得更深一点,以便带动你们、帮助你们、启发你们。这是我们的目标!然而我们无权强迫你们接受或相信我们对你们所说的,否则会影响你们的自由意志。

【全線閱讀】 《光之兄弟群体》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