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約書亞:(發音艱難)我是約書亞,今天要講的是「宇宙的奧秘」。

 

凡夫:今天要講的是宇宙的奧秘,那你盡量講,我今天不插嘴,好嗎?

 

約書亞:(發音仍舊艱難)好,宇宙是無窮盡的時間、無窮盡的空間(發音漸漸順暢),這是從物質界的身體來看,我們會發現,你把時間往回找、往後找,你都不會發現盡頭,找不到盡頭,當然你們現在的科學會說:「這個宇宙可能會有一個起點,那個起點之後爆炸,然後再形成現在你們所知道的這個宇宙」,但是…但是這個爆炸其實是(強調的語氣)不存在的,這是一個假想,所以在假想點之前的,它還是存在的,對你們來說,時間會往前一直延續到無窮遠的過去,空間呢,空間是不停地向外擴張,所以在你們的知識裡面,就會存在一個問題,就是它到底向哪裡擴張呢?它是向虛空、向虛空擴張,那還會碰到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除了這個已知的物質宇宙之外,還有其他的物質宇宙嗎?還有,除了這個物質的宇宙之外,還有沒有其他非物質的宇宙?嗯~~~,(揭曉答案式的大聲說話)有!有!答案都是有。可是呢,在你們現在的技術,從你們手上掌握、現有的技術來說,基本上你們不知道,比如說,到底我―約書亞在哪裡呢?以你們的技術是偵測不到的,至少目前是偵測不到的。

 

可是只要你透過某一些練習,即使你具備的是這樣子凝重、稠密的身體,還是可以很順利地達成聯繫,不需要靠其他的,你們所謂的高科技設備,僅僅透過某些訓練就可以達成聯繫,這也是許多…你們地球上許多科學家所不能理解的,為什麼僅僅是透過練習…也許你們俗稱叫做「通靈」啦,或者之類的,而物理學、化學發展了這麼久,卻無法達成到同等的效能,可以說挺怪的,可是也不要覺得奇怪,以前可能需要經過許多艱苦、困難的訓練,才能具備(發音艱難)「第三眼」―天眼的功能,但是現在呢,已經可以直接透過鏡頭、透過攝影設備,來看到這些所謂的氣場,這就是一種進步,以前做不到的,現在做到了,以前以為是神話的、是胡說的、是妄想的,現在都可以被證實是確實存有的,但是即使是你能夠看到氣場,看到所謂的「氣」,那也只是邁向非物質世界的第一步旅程而已,後面還有……需要更進一步的發展,這一切都是可以瞭解的,但是依你們的目前的發展,相對來說是不夠的。

 

(咂嘴聲,發音艱難)有人說地球經歷了轉變,地球要經歷一個轉變,這是真的!(呵欠聲)地球要經歷什麼樣的轉變呢?在你們的眼裡看來,地球是一個物質世界構成的,它有…它的內部有一些鐵啦、鍔呀等等,在表層有一層殼,叫做地殼,在地殼之上呢,萬物就生存在裡面,可是地球本身祂也是具備意識的,就像太陽具備意識一樣。地球的意識在很早以前就有人為祂命名了,你們人類曾經為祂命名叫做「蓋亞」,叫做大地之母—地球的母親,地球有沒有意識?有,地球的意識就是地球上所有的生物、礦物、海洋、河流,所有的一切構成的一個集體意識,就叫做地球意識,這個意識祂本身也需要經過進修、進化,祂也有自己的進度,這個轉變會在適當的時機到來,就是祂也要從一年級變到二年級、二年級變到三年級…在一個星球演化過程,這是必然的,對你們來說地球是一個表演的舞台,對地球來說這個太陽系是祂上演的舞台,對太陽來說你們所在的銀河系是祂表演的舞台,一層、一層的,會有更大、更大的存有意識,在不停地進化、不停地進化。為什麼要進化呢?這是一種原始的覺察,有一種很原始的存有—你把祂叫做「太初」吧,或者把祂叫做「渾沌」,這原始的存有祂在靜止的狀態、毫無進展的狀態,沒有變化,很久、很久、很久、很久…,祂因為某種原因,這原因從你們的角度來看,叫做一個「漲落」,這存有本身會形成一個小小的集中,用你們的語言來說…這叫做「測不準原理」,(笑聲)對、對、對!我想到了,這是測不準原理,測不準原理會使這個太初,在某個地方會形成一個小小的集中,這小小的集中達到某個程度,會形成一個單獨的意識,小小的,這所謂小小的,是相對於太初這個原始的存有而言,然後就像碎形一樣,這個原始的靈魂剝離了,從祂的母體剝離開來了,大概是這樣一個過程。

 

那你又會問,這太初是從哪裡來的呢?太初從哪裡來的,我不曉得,無從追究,祂從無始以來就一直存在(重複三次),存在到有一天因為真空的漲落,所以使得祂某些東西剝離了,也就是說,你可以把祂當成這是一個小孩誕生了,一個新生命誕生了,或者一個新的靈體誕生了,這個靈體誕生了祂會去…祂就離開了母體,就好像我們小孩離開家了,他一方面想離開家、一方面又離不開家,因為這個家是他覺得很溫馨、很溫暖的地方,但是小孩要長大啦,他又希望向外探索,就是這種探索的嚮往,使他離開家了,對,就是這樣。這是一開始的時候,然後呢,當我投生在…附著在岩石裡面、水裡面…這些到底會怎麼變呢?祂要去體驗、體會,體驗這個新世界酸甜苦辣,這就是祂最、最原始的渴望,祂體驗的時間過了很久、很久,有些人…比如說我—約書亞,就是比較早,當然也有比我更早的,不過相對於你們來說,我算是比較早很多的,我體驗了各式各樣的狀況之後,我又重新找到我之所來、我之所源,用你們的語言來說,就是我找到我的天父了,或者用我們今天講的話—回到原來,這個回到原來已經跟你最初的不一樣,就好像說小孩離開家了,到外面去工作、去冒險、去探索,等到四、五十歲了,某個年紀了,他探索到差不多了、足夠了,他返回他原初的、他離開的來源,這小孩他就回家了,年紀很大了,可是他帶回來很多、很多,跟他出去之前不一樣了,所以這就是一種經驗。靈魂就是要來體會各式各樣的經驗,然後把這經驗再濃縮提煉,再把它回饋到你一個真正的本體,探究到最後其實你會發現,所有的不同個體、靈魂其實都來自同一個原初,最初的那個太初,太初現在也不一樣了,因為隨著這些各式各樣的經驗,會影響到太初本身,事實上這也是祂允許一個、一個的靈,從祂身上剝離的原因之一,祂本身就是要去經歷,但是這個太初的能量太大了,不管祂灌注在任何地方,沒有任何(存在)能承受這麼大的能量,所以祂只能是一點、一點,一小點、一小點,即使是我—約書亞所承受的基督能量,以一個存在地球上的人來說,這股能量還是太大了,即使祂甚至沒有全部灌注在我身上。

 

所以,你們可以觀察到絕大部分修煉有成的人,他承受靈體的力量如果說愈大的話,他的生命其實是愈短的,所以要能夠活的很久,比如說,像釋迦牟尼佛—悉達多,在地球上他存在了80幾年,對於他這種能量等級的來說,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所以他不得不拋棄、不得不捨棄他的肉體,因為這種物質的身體,無法承受他那麼巨大的能量;或者反過來說,你的肉體必須極強壯,才有可能承受那麼強大的能量,到一段時間,因為你們總是生活在這樣的線性時間裡面、線性空間裡面,所以距離對你們來說,永遠都是一個問題,你要進行星際旅行,要靠著你們自己的太空飛船,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為你脫離不了物質世界的限制,當然在理論上你可以做的到,但要靠毀滅一個星系,而達到你們希望的這種穿梭時空的能力的話,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呢,簡單的方式不是一種向外看的方式,而是一種向內看的方式,簡單、直接又有效。

 


 

(二)

 凡夫:你能不能解釋一下,什麼叫做靈魂?

 

約書亞:靈魂是什麼?靈魂就像…(思考很久)靈魂就像一棟老房子,這個房子裡面住的人一代、一代的換,但是房子本身總是在那裡的,這靈魂祂本身是有連續性的,祂是…當你們每一次轉世的時候,就表示你們又住進靈魂這個房子了,但是你們會覺得說…因為你們在住的時候,以前的(房客)不會跟你們住在一塊兒,所以你們會覺得說,以前住在這裡的房客,我們在這裡把以前住在這裡的房客比喻成你的「前世」,你不會認為以前的房客跟你擠在一塊兒,因為在你們的時間觀念裡面,他已經不見了、消失了,所以你們就在房子裡面過地很快樂,但是有一天你又離開了,因為某種緣故離開了這個房子,所以你肉體的生命結束了,但是靈魂呢,靈魂就這棟房子囉,房子還在!那房子是不是真正的你呢?又還不是,那個真正的你是這房子的所有者,那是永恆不變的!靈魂就是這棟房子,祂可以讓你渡過你的生生世世,但是祂本身是維持同一棟房子的,所以你才能辨別說,這個是約書亞,那個是孔子—孔夫子,那個是誰、誰、誰,這棟房子與那棟房子畢竟是不一樣的,但是每一棟房子後面還有他的所有者,那個所有者是誰呢?那個所有者就是來自太初的那個「漲落」、那個「集中」,這樣瞭解嗎(很慈和的聲音)?我們還有很多其他的比喻啦,也可以直接就說,靈魂就是你生命經驗的總集,一個承載你生命經驗的東西,這種東西以你們現在的技術,還沒有辦法明確地把祂測量出來,是一個生命經驗的集合體,祂本身會隨著你的每一次轉世而…存在。

 

當然,好,你現在這個個體有許多靈魂的兄弟,他們在另外的時空轉世輪迴,但是他們都認為自己是獨立的,就像你認為你自己是獨立的一樣,你絲毫感覺不到你有許多靈魂兄弟、靈魂姐妹的存在,因為他們也在搜集自己的經驗、體會,但是在某一種很特殊的情況之下,你也許會有靈光一閃,感覺好像某人曾經…或者似曾相識,感覺你們很密切、卻又很陌生,密切是因為你們來自同一個靈魂,陌生是因為你居住在一個物質的身體,這種彼此之間的聯結你很難去體會,可是你可以靠—比如說靜坐,這一類的(活動)去進行聯結,就像你昨天晚上那樣,久而久之你就可以接上線了,當你明白你不只是一個孤獨的,而是一個無限大的…背後有個無限大的東西,你是和祂直接聯繫的時候,事實上,當你聯結到你內在真正的本我的時候,那種…那種難以形容的狀態,所以你可以多多練習,記住(放慢說話速度)多…練…習!

 


 

(三)

凡夫:嗯,好,謝謝!那我能不能再請問你,就是為什麼我這樣過尾閭、夾脊、玉枕,這樣的過三關,已經過了7次了呢?到底它的用意何在?還會再過嗎?你不是說過5次就好了嗎?

 

約書亞:(嘆息聲)幾次不是重要的,幾次不重要,而是你能夠達到什麼程度比較重要,什麼叫做5次?那就是給你糖吃,知道嗎?因為我如果說還有10次,你一定興趣缺缺了,這是一個胡蘿蔔,你就是那個donkey沒有擺一個胡蘿蔔在你眼前,叮叮噹,你就走不動了,這是一個胡蘿蔔,是一根棒棒糖,所以經由這個事件你要瞭解,就是第一,這些過程對你都是有益的,你應該可以感覺的到,你身上的這些「氣」呀,就是你們所謂的氣呀,愈來愈強大,因為你要做的工作,你要擔負的,你要上的功課,需要具備這些,只要你肯相信,你的助緣,也就是你所需要的東西—完成你功課所需要的東西,它會自動到來,你只需要順水推舟就好,不需要去抗拒它、順著它,你自然就能完成你今生的使命、今生的功課,所以不要去在意它是7次、還是70次,不要去管這些事情,只要順其自然,你總是問我說「阿,我還有幾天、還有幾次可以開第三眼?」,每個人都不一樣,有些人他天生的,他根本就完全不需要做任何的練習,他就具備這個功能;有些人—應該說是絕大部分的人,都必須經過刻苦的練習,因為這是物質身體幾乎必然具備的障礙,那些天生就具備有第三眼的人呢,就是已經打開的人,那是因為,他為自己設定的功課就是這樣。

 

你呢?為自己設定的功課跟別人不一樣,所以…當然多看書是一件好事,但是看了太多的書,那都是別人的,對你目前的、現在的未必有一定幫助,你應該把精神集中在你該做的事情上面,當然現在你每天在物質世界,總要忙著賺錢、吃飯,這也就是在地球的生活裡面,地球的經驗裡面很寶貴的…就是你總是必須不斷、不斷地克服各式各樣的困難,總是有各式各樣的干擾,而你還能在這樣一種相對來說不夠好的環境之下,能夠有所進步,這就是在地球生命裡一個最難得的體驗,當你從善惡對立跳出來的時候,當你從對錯跳出來的時候,當你從好壞美醜跳出來的時候,你才能看到背後的那個東西,但是這個是需要磨練的。

 

我們心裡面總是有那麼多的不平,有那麼多的抱怨,制度不公平、社會不公平,有些人就是挨餓,有些人就是飛黃騰達,有些人就是那麼壞,有些人就是那麼好,當你把這些對立的觀念—富有貧窮、善惡、對錯、好壞、美醜等等,像這部分去看看,在老子、莊子的書裡面,在老子、莊子的思想裡面表達的非常清楚,所以也可以看一看,就是消除二元對立性,能夠接受這些對立的,從接受,進一步再超越,你就達到了所謂的基督能量,達到了所謂的佛,你不需要成為一個僧侶、神父、牧師,不需要,因為這是一個心靈的旅程,成為神父、牧師、和尚等等,有助於…但是當你固執地認為自己要從、要依據某一種形式的時候,你又陷入了二元的迷思,比如說,當你認為你非得是神父,才能達到某一種…這個時候,當你不能身為神父的時候,你就陷入痛苦當中了。

 

只能說神父也好,非神父也好,和尚也好,非和尚也好,這些都只是屬於外表形式的,它也許對你有幫助,也許對你無幫助,我並不會認為你非得如何、如何,才能夠達到那種程度,不一定、不一定,但是接觸相關的東西,比如說,你接觸和宗教相類、相關的這些知識,只要你不陷身在它那些糟粕當中,這些宗教也一樣對你是有利的,但是就要小心,裡面有精華、也有糟粕,有金子、也有沙子,這個需要自己仔細去分辨,這樣好嗎?可以接受嗎?

 

凡夫:嗯,我想請問一下,比如說,假設我有經過很多、很多的轉世,我能不能把這些我過去世所學到的,把這些非現在世所學到的東西拿來這裡用,可以這樣嗎?有這種需要嗎?有這種可能性嗎?

 

約書亞:當你能夠和內在的、那個真正的你完成聯繫的時候,你就可以,這個叫做「宿命通」,你就瞭解你過去、現在、未來,那個時候時間就不是限制了,在那樣的狀態之下,你能夠瞭解一切,這時候那些你過去所學的、所做的,你可以把它拿來現在用,是O.K.的,但是即使你不能達到這個程度,也不會妨礙你今生的功課,所以呢,只要認真努力去做就好,不需要想太多,像你一天到晚老想,有什麼神兵利器都降到你的手上,讓你一下就完成你的功課,不要去想這些事情,該出現的時候它自然就出現,該接通的時候它自然就接通了,不要有太多、太多的預期想望,不要!只要盡你的本份去做就好,喔,這樣好嗎?不要沮喪,因為我們…請注意喔,是「我們」,我們就包括很多了,除了我約書亞之外,還有很多、很多的,對你的功課有幫助的,我們都會協助你,不一定會跟你聯絡,但是我們會在你的背後協助你,讓你完成,所以請不要害怕,請努力去做,這樣當你這一世的生命到達終點之後,你可以很驕傲的說「我又完成了這個年級的功課,我可以向下前進了,我可以繼續提昇了!」這樣好嗎?

 

凡夫:好。

約書亞:那我們這堂課就到這裡囉,下次再見囉!     

資料來源:凡夫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1034214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