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ifer Hoffman 著文

译者  U2 心无为

 

 

就在最近,我在社交网站的好友删除了与我的好友关系,当时我有点小小的震惊,因为我觉得他们的这种行为显得并不成熟。

 

以我们所处的年龄阶段,相比此刻正享受着科技快捷和便利的年轻人来说,在我们的那个年代还并没有手机,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在那时,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互动通常是直接的会面,以及对应双方的合适交流方式。

 

但是,从我们今天的生活状态看,似乎很轻易就可以和某人解除好友关系,或是让他们消失。的确,这种虚拟网络的连接使得我们与另一人的交流也变得虚而不实,因为,我们与他们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见面,更不可能实地接触。

 

所以,当我们令这些人感到在打扰他们,或是我们的评价和意见威胁到他们的观点和信仰时,他们便会按下删除按钮并让我们消失。

 

于是,就产生一个问题,这算是一种祝福,还是一种无礼的行为?

 

以我的角度,我把它看作是一次祝福,因为坦白说,我也厌倦了成为另一个人生活的“附属品”。当我被他们需要的时候才受到欢迎,一旦不再被需要的时候就会被忽略。

 

的确,这些人曾经与我成为好友是因为我曾经贡献出自己的时间,精力,能量和努力,帮助他们解决了生活中的难题。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所给予的帮助和所做出的贡献便被他们遗忘,或是不再需要,于是,他们生活的大门便也向我关闭。

 

我为何要允许自己以这样的方式被利用?

 

这是一次朋友关系的结束,而我曾经把他们当作真的朋友,并因此敞开自己,放低我的身份,降低我为自己设置的能量边界以帮助他们疗愈,成长和转变。

 

回顾之前和过去,对于这种友好关系的维系,我感到自己不过是在做着单方面的努力。我看到了他们内心的很多潜能,但是他们却没能看到自己真实的内在力量。

 

我作为他们的好友处于他们身边是因为我看到了更长远的可能,但他们却只是看到在他们需要我的那一刻所能给他们带来的利益,缺乏远见卓识。

 

在过去科技相对缺乏的时代,我们经常是通过电话交流,或者实际接触来进行互动。我们会谈到问题,接着一起找到适当的解决方案。在针对问题一同探讨的时候,虽然有时出现话太多,或者长时间的冷场而显得有点气氛尴尬,但这种相互分享的氛围会给我们一种亲密的感觉,并在问题解决和完成的时候,让我们都感受到鼓励和喜悦。

 

然而,在现下的这个虚拟网络世界相互交流,不舒服和不适的感觉同样还会出现,只是由于虚拟网络本身的特征,决定了这种体验变得更私密,更个人化。

 

我并没有因为从这样的互动中被强制退出感到愤怒,“删除好友”反而向我指出一个事实:

 

如果我为此感到不快,甚至愤怒,就意味着因为这种不愉快的关系解除导致我和他们之间继续这个“业力之轮”的循环;或者,我欣然放手,并在同一时刻让我自己解脱并自由。

 

在我们自身意识和觉知提升的旅程当中,经常会遇到与之相似的情形 - 一些关系互动的结束,表示与我们互动的人在能量或意识频率层面已无法和我们再建立共振关联,他们不再能和我们一起行走得更远。

 

哪怕我们推动着他们再多走一点点,其结果就是与我们解除好友关系。由于频率和意识的不再相互共振,使得他们对于我们给出的建议开始怀疑,认为我们已变得不切实际,甚至是头脑疯狂。

 

从他们的角度,这就是事实,即便我们做出再多解释都无异于石沉大海。

 

问题在于:如果我们试图说服他们,努力尝试让他们信服,这种行为并不会帮上任何的忙,也没有实际的意义。他们目前所看到和认为的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事实和真相,尝试说服他们只能是浪费你个人的能量和精力。

 

此时此刻,能量的转变在快速发生,种种范例的改变也在迅速进行,我们所能做的最好且最佳的事情便是 - 闪耀我们的光芒!行走于我们自己的道路!

 

然后,让其他人也自由选择,跟随自己的生活。无法在频率上共振的人最终都会分开,并不仅限于素未谋面的虚拟网络好友,同样会波及到我们身边的朋友,甚至是非常熟知的人。

 

如果,与我类似的情形也在你身上发生,祝福那些与你解除好友关系的人,然后,继续坚定的行走于你心灵的道路! ~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