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要觉得你是好的!

 

有一些人患过很多疾病却没有死,被视为“泽人”。因为这种人常常观察动物,观察自然本身的治疗法。

 

一只动物病了,它会自动的开始对它自己的治疗,所以疾病跟治疗是同时存在的。一群动物病了,它们会开始迁徙、寻找草药和更干净的水源,它们会马上开始对自己的治疗。

 

可是人需要处理另外的层面,如果人生病了,他必须检查他对自己的信念。因为那些信念,正在肉体当中具体化。

 

当你生病的时候,你唯一要来检查的是:你的情绪是否失衡?是不是你的思想已经过于悲观跟绝望了?是不是你的思想都是负面的?所以人跟动物不一样。

 

当你生病了,你要知道,你正在创造你生病的实相,你要开始来进入这个过程。我常常跟生病的同学讲,你要“因病得道”。甚至你要问你自己,你配得起过怎么样的生活。

 

现在很多人因为忧郁症而自杀,不是因为忧郁症让人自杀,而是这个人觉得自己是别人的负担,这个人觉得自己拖累其他人,他才会有自杀的念头,可是其实这个观念就是负面的。

 

我的老师赛斯说:很多生病的人,其实都要来找自己的信念。动物天生就活在恩宠感当中。但是人有自由意志,包括你可以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你可以觉得自己没有存在的权力。这就要你为你的生命负很大的责任。

 

人通常会觉得自己不够好!你觉得你不够好,所以你的细胞觉得自己不够好;你的细胞觉得自己不够好,所以你的器官会功能失常。

 

你永远要觉得你是好的!你是棒的!你是对的!

 

虽然你不断的在成长,你可能说错话、做错事,可能人生一塌糊涂。可是你永远要告诉自己:我是有福的、我是受到祝福的、我是受恩宠的、我是有价值的,而且我有天生存在的权力。

 

要不断的反复提这些概念,因为这些概念比你打预防疫苗更有用。

 

人要开始信任自己的身体,允许身体自然的自我疗愈。

 

为了你自己,你要开始回溯你的信念,还有你自己的情感,直到你的理性和你的情感能够整合,直到你了悟到自己的完整性,以及你在时空中“完全创始性的存在”。

 

这样的觉悟就会给你带来“有意识”的知识,那是和动物“无意识”的理解相对等的东西,所以人还要花很大的努力,才能达到跟动物一样的层面,因为动物是无意识就知道它是受恩宠的。

 

动物是无意识的,它一旦生病就开始自我治疗。人必须在信念和情感上,重新建立起自己存在的神圣性。

 

每个动物、植物都知道自己的存在是神圣的,万物只有人类会自我否定。

 

一只鸟飞到一半,如果它开始自我否定,那结果会怎样?就会从半空中掉下来。

 

人是万物里面被给予有自我否定的选择权的生物,那本来是要让你不断的好,还要更好,不是让你用来否定你自己的,不是要让你谴责你自己的。

 

任何涉及否定你存在的价值的哲学,通通是让人类生病的哲学,所以“业障”“原罪”的危害远远大于病毒,它比病毒对人体健康的危害大千万倍。

 

因为这些理论让你觉得“你不好”,“你不好”身体当然就不好,因为身体是你有形的灵魂,身体是你具体化的你自己,所以疾病是具有教育意义的。

 

我的老师赛斯说:我们所认为的良心,常常是由外而来的是非感。是在年轻的时候被灌输给我们的。一般而言,这些概念有时候代表我们的父母,用他们自己的信念,把“自然罪恶感”加以扭曲然后给我们的。所以很多的良心,事实上并不是真正的“自然罪恶感”。

 

——“人工罪恶感”是不值得信任的。

 

什么叫良心?例如,我在这边住豪宅吃鲍鱼,可世界还有那么多人在受苦,我怎么可以这么糟糕、这么冷血呢?那你这样想有什么用?叫你捐钱你又不肯,你这么想一点用都没有。你真是要做,那就起来行动嘛!你不要每天在那里觉得良心痛苦,在那里觉得别人很可怜,这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因为我们有自由意志,所以我们就有了处理信念跟按我们的欲望,选择“个人实相”的责任与理由、愉悦与必要。因为我们开始了实相的创造,而实相的创造是一种责任、一份礼物、一种愉悦与必要。

 

我的老师赛斯说:你不可能失去恩宠的状态,每个人都必须在理性上和情感上,不断的了悟这件事情。接受这个事实:你就是被恩宠的,你的存在就是被祝福的!

 

你可不可以信任你的心?可以!你可不可以信任你的欲望?可以。它是你伟大的宝石。

 

但是在过去,我们常常误解了我们自己,我们常常让自己落入了一种不必要的良心的折磨。

 

假设有些同学,你生病请了病假,内心会觉得我对不起我的老板,对不起我的公司。我问你:你这样想有什么用?你已经生病上不了班了。对不起老板就表示你不是一个好的员工,你不是一个很好、很尽责任的人,一边生病一边在自责。

 

有些妈妈一边在医院化疗,一边在自责没能帮孩子洗衣服、做三餐。有没有在自责?——这就是我刚才讲的良心。

 

这“良心”好不好?对不起,一点都不好啦!

 

你回到家发现你孩子活得比你在的时候更快活,你就更生气了。很多的人工罪恶感都是不必要的。有一个教徒,离开教会后心很不安,路上躲躲藏藏,害怕被牧师看到,像小偷一样。

 

其实人很矛盾,一方面又很脸皮厚,很多事情会找手段;可是另一方面,人又很容易给自己很多无谓的自责。

 

我的老师赛斯讲:全世界只有一件事情应该让你良心不安,你触犯了“自然的罪恶感”。就是说,在身体上和心灵上你直接侵犯他人,或侵犯这个世界。我们在应该有罪恶感的地方,我们没有。比如说山坡地开发盖房子住人,这些地方要留给动物植物,人类不应该住。

 

人永远不应该失去自然的恩宠感,你不要随便轻意的自责,你不要随便轻意的觉得自己是一个不负责的人,不要这样想。这些东西都是所有疾病的根源。

 

你没有把这个根挖出来,你怎么会健康,不会啦!

 

我的老师赛斯强调:你不可能失去恩宠的状态,唯一的可能性是你触犯了“自然罪恶感”,这时恩宠感会暂时失去。可是当你说,我不要再这样了,那么马上又回到恩宠的状态。

 

恩宠的状态就是所有健康最基本的条件。

 

所有生病的人,某程度都是失去了恩宠感,都是不相信你是受恩宠的。所以,你会开始痛苦,因为你不相信你是被爱的。

 

这也许像是一个极度乐观的说法,但基本上没有恶的存在,可是这不表示我们不会碰到看起来是“恶的现象”。

 

“恶”不是一种本质,他有时候是一种现象。可是当我们每个人检视过我们自己的意识各个层面的时候,我们会了解所有看起来相反的东西,其实是朝着创造力极大驱策力不同的面貌,它只是在不同的角度去朝向一个创造力。

 

例如:世界的某个角落在体验肥胖;另外的角落在体验没东西吃。

 

野雁的迁徙,提醒了鲁伯和约瑟(鲁伯和约瑟是赛斯哲学的接收者)他们内在的自由,因为人类正处于有意识的把内在自由客观化的过程。

 

你绝对不要说,你的工作让你不自由,因为是你决定要留在这家公司工作的;也不是你的爸爸妈妈让你不自由;更不是你的孩子让你不自由,一定是你的观念让你不自由。

 

如果你的思想和观念不自由,你就不是一个自由人。唯一的自由是思想的自由、观念的自由!

 

信任你的心,你的心会指引你,创造你要的实相,这个过程是一种责任、一份礼物、一种愉悦与必要。

 

我们是被恩宠和祝福的!

 

摘自|许添盛有声书《个人实相的本质》

文字整理|翠钱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