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1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 一个团体成员说:我感觉恐惧少了很多,我觉得自己更信任了。 ]

OSHO 奥修 :

好,非常好。信任就是生命,信任就是上帝 / 神。我不会跟人们说要信任上帝。我只说 信任 ,因为信任就是上帝。

没什么好恐惧的,因为我们没什么可失去的。没人能抢劫我们,任何能被抢走的都不值得拥有,所以为什么要恐惧 / 害怕,为什么要猜疑,为什么要怀疑?那些是真正的抢劫犯 —— 怀疑、猜疑、恐惧。它们摧毁了你欢庆的可能性。

所以趁着活在地球上,欢庆这颗星球。趁着这一刻还在,尽情享受它。尽情享受它能给你、准备要给你的一切。

因为恐惧,你错过了很多东西。因为恐惧,我们爱不了,即便是爱,我们也总是半心半意,爱总是一般般。它总是会到一个程度,但不会超过。

我们总是会来到一个点,超过这个点我们就害怕了,所以我们卡在了那里。因为恐惧,我们无法深入友谊。因为恐惧,我们无法祈祷 / 祷告。

有些人总是说,人们是因为恐惧才祷告。那是真的,很多人是因为恐惧才祷告。但还有个更大的真相:因为恐惧,很多人并不全心全意的祷告。他们或许因为恐惧才开始祷告,但他们走不远。他们只是停留在形式和陈词滥调上。

他们对上帝做一些形式上的祷告,但他们并不因此而感动、激动。那不是狂喜。他们不会为之疯狂。他们不会前进。他们走的小心翼翼 —— 所有的谨慎都是基于恐惧。

要有意识,但永远不要小心翼翼。那个区别非常微妙。意识的根源不是恐惧。谨慎的根源是恐惧。一个人小心翼翼,好让自己从不出错,但这样他就走不远。

恐惧不允许你尝试新的生活方式,新的能量渠道,新的方向,新的领域,它不允许你。你总是不停的行走在同一条路上,往前穿梭往后穿梭,往前穿梭往后穿梭。一个人就像一辆货运列车。

意识说, 无论你做什么,无论你去哪里,要有意识。保持警觉,好让你能尽情享受其中。 所以什么也没错过,你是警觉的。

恐惧是一个人要面对的最基本的问题之一,如果你感觉恐惧变少了,就让它更少。

它就像花园里的杂草。一个人必须持续的拔草,把它们扔掉,否则它们会吞噬整个花园。如果你容许杂草存在,玫瑰花迟早会消失,花朵迟早会消失,花园里会长满杂草。

一个人必须持续的清理杂草。只有这样花园才能维持美丽。当所有的根都拔掉了,就不会有问题了。你可以放松了。这就是整个努力, “sadhana” ,内在的戒律,工作。所以,恐惧似乎是你的主要特征。

葛吉夫常跟弟子们说, 找到你的主要特征 ,因为一切都围绕着它。比如说,一个人有内疚感,那是他的主要特征,一切都围绕着内疚。如果她的内疚没了,那么一切都会自行消失。如果你放下你的恐惧,除此之外没什么要放下的。一切都会自动放下,因为一切都是恐惧的一部分。

所以很好。但洞见会带给你瞥见,然后一个人必须努力让它们越来越成为稳固的实相。所以现在开始每一刻都要更警觉,不要允许任何恐惧。每当你看到有恐惧了,就把它放下。即便有时候需要恐惧,那就进入恐惧。

(奥修说,如果一个人害怕黑暗,他应该进入黑暗,探索它,允许它,慢慢的一个人就能体会到黑暗之美,欢迎它,爱它。)

如我所见,生命中没有什么是坏的,没什么好怕的 —— 没什么。只是在我们某些脆弱的时候,我们脑袋里植入了一些想法,它们不停的往外投射。

小孩被舍在婴儿床上。他饿了,他开始哭,他环顾四周却什么也看不到,房间很黑,没人过来。现在单独、饥饿、没人回应他的呼唤、哭泣和恐惧,全联系在一起了。

它们联系的如此之紧,以至于每当他身处黑暗之中,即便人过 50 ,他也会感到恐惧。那 50 年的联系仍然在。

现在他已经不是孩子了,已经不睡婴儿床了,已经不再依赖母亲了,但那个恐惧仍然在运作和投射。所以观照,越来越多的放下恐惧。

如果你能清理你的恐惧,你就走对路了。接着真正的欢庆之旅开始了。

译自: OSHO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 笑话 ~

 有个男人问他老婆, 为什么上帝把你们女人创造的这么美?
他老婆说, 这样你们男人才会爱上我们。

那个男人接着问, 但又为什么上帝把女人创造的这么愚蠢?

他老婆说, 这样我们才会爱上你们。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