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子治疗

 

亲爱的各位,我是磁力服务的克里昂,向您问候。有人会说这并不适宜——你不能让某个人类坐在观众前假装通灵!这只是不适宜。然后有人会说这完全就是通灵该有的形式。这两者的区别是:你们一些人已经建立起内次元识别器,而另一些人则还没,这种识别器在此年代会被更多地建立起来。你的识别器知道这些事情是否真实。

 

因此我对那些能够看见的人说,马上看一下那些颜色。看一下舞台上的颜色!因为我是克里昂。我越过帷幕窥视,我因你而来到三维,而我正在你面前使用人类的自由选择传达这些话语。我正在此地使用人类的自由选择去有辨别地聆听。我正在使用那些迟些时候会调频进来的人们(读者)的自由选择。那全部都是自由选择。那全部都是某人决定是否接受。从坐在舞台的人到听着的人,全部都是自由选择。这就是神灵运作的方式,而它尊重人类。

 

我是克里昂,我知道你所谓的“规则”是什么。那规则指出我们永不显示不适合人类能量的任何事。那规则是我们永不以恐惧或其它出现在你面前。那规则是我们会告诉你完整的真实。那规则是我们永不说控制任何人的任何话,相反我们只是爱着他们。因此,如果人们生活中可能有什么事改变了的话,那只会是他们的心灵,伴随着自由选择。我们被允许洗涤你的双脚。我们被允许握住你的手。我们被允许触摸你的双肩和脑袋,内次元地。而那意味着如果这里有人不希望感觉到任何事,他们就不会感觉到。你明白了吗?这尊重人类的自由选择。而那就是自由选择运作的方式,从来如此。

 

现在,对那些来找讯息,对那些已经感觉到我们带来的随从的人,我会告诉你,它已在此!这是为你而来的。从来没有以这种方式提供的讯息就在你面前。我的伙伴[对李说] ,我曾经暗示过今天的主题,还暗示过当试着解释这不可说的事物时,那个场景的形式。因此以下是我对伙伴说的:保持清醒。别在帷幕这边走得太远了,你需要留在三维里去恰当地介绍这信息。因为,当我们开始教导人类治疗的过程时,你就成为一个传授不可教的老师。当你去海外时,预料也要提供这些信息。

 

你所在之处是一股新能量。你真实的实相正在转变。我们所谓的“你的灵性罐子”正在改变。这是个隐喻,因为你过往生命的灵性学习经历的集合正在今天涌进来。这就是我们如此经常提及的“识别能力引擎”。你们有些人会在今天离开前感受到它,并说,“这是不一样的。噢,这个通灵是不一样的。你感觉到了吗?”有些人则说,“这是真实的,你感觉到了吗?”他们会这样说是因为,事实上,这真的是不一样。我今天是克里昂。我昨天是克里昂。明天我还会是克里昂。而其中的区别就是:你当下所处的能量允许你感受更多。有所改变的是你。

 

我想花一些时间并对这里此刻的甜蜜致敬,因为它们就在你旁边。这个特殊的讯息将不会再以这种准确的形式给出。与其他人一起就坐的将不会再处在像这个聚会一样特殊的聚会里,因为这是唯一的。历史不会像这样再次重复自己。这是为什么这聚这么独特之处。你可能会说所有此星球上的事物都是唯一的。它们都有独特的印记,如果你那样说,是对的。然而,在此谜团中有些你还未明白的东西:表面上看来唯一的东西,有一个正在此处进行的灵性整体体验,那是为了你能随意体验的属于你的整体体验。这很难去解释。你认为唯一的事物在三维里,你可以把这唯一性带到门外进入内次元,而你就能随时把它创造出来,只要你想。此地此刻的能量,你看见的颜色,你所领悟到的感觉,事实上,是来自另一端的讯息……而你能再次拥有的像这样的所有东西只有现在。这是你们某些人今天的顿悟……这经验是可重复的。你要做的就是坐下来并再次创造它。那是神灵的力量,而这神的力量在你里面。多么甜蜜啊!时间的任何时刻都可以如你所愿体检许多次。因为当你接触到自己源头的内次元时,就避开了创造“唯一”事物的时间线。

 

关于治疗的新讯息

 

现在,让我讲一下人类和人体。我想告诉你一些我们曾显示的信息的片段部分,但那些从来没有直接通过通灵表达。我打算给一些关于你能做什么的指示。

 

人体很有趣。它是一件生物体而那是你,但它似乎经常呆在另一个房间。我这样说是指你和你的系统之间并没有真正的沟通。它不是设计成要与你沟通的,除非痛楚。就是那样。它是早期给你的一个一维面向,使你能存活下来——因此如果你踩到一块滚烫的木炭上,你立刻就能知道。或者,如果某样东西正在伤害你或戳痛你,你能有所反应并离开它。痛楚似乎是负面的而且通常是个挑战。然而,它是你的众多伟大天赋的其中之一,因为它使你摆脱困境。如果某事不对头时它会警告你……而那就是你与身体交流的全部,并且是单一方向的。你不能跟它顶嘴,也不能问问题。

 

你们许多人会说,“那只是它的方式。我能做什么?身体不能讲话。它不能说任何事。”如果你只看表面而这样说,你的正确的。实际上,这个事实真的能跟你对着干……而不论你是多么开悟。例如,像你一样开悟的身体,它本身也错综复杂,在面对一个在自己上面乱跑的致命疾病时会保持沉默吗,这讲得通吗?然而,这却每天都发生。我如今谈的是北美死亡率最高的疾病,比其它任何地方都高——癌症。它不是你“得”的疾病。它是你的身体因为生气和不平衡而产生的东西。它是对成长、不受控的逃避,它刨开你自身的系统去开发自己的道路。你可能正在坐在椅子上并让它在你身体里激烈进行而毫不知情,直到身体决定给你点痛楚。然后,通常,会太迟。

 

你可能看着这整个人体情景并说,“这是个什么样的系统?它甚至不会警告我这些我体内发生的重要事情,它真的这么蠢吗?”答案是“是的”,如果你用所被教导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话……一个非常局限的视野。

 

我在这里告诉你:这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它也从来不是那样的。你总是能够去到某个程度去瞧瞧里面发生了什么,然而几乎没人去做。这就是区别——接受一个三维历史观点或扩充你的想法去包含许多人都不相信的事物。多年来,肌肉运动学已经建立了沟通之间的间隙的桥梁,然而有多少人利用它了?它是对逻辑法则的控告,不是吗?这就是某些已经被证明了的允许身体直接对你交谈的事物,但它却没有被人类广泛接受。为什么?因为它超出了你们所学的可能性的范围。这个,因而,是今天的话题。

Kryon通过卡罗李传导

翻译:凭什么阻止我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