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5

 



 

在我的探索过程中,我探索了更高维度的身体,并决定将 9 维作为我首选的身体能量状态。在这里,我保留了大角星人的身体形式和珍贵的身份,同时又可以更直接地访问更高的光领域。

9 维现实中的停顿或存在给了我一个光的状态,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把我称为 扬升大师 的原因。这里有我们最有趣的感知悖论。

我不穿白袍。

我是区域指挥官,我通常穿自己的制服。但我的能量场闪烁着白光,这只是物理学的一个功能。处于较低能量状态的人,即使是 5 维大角星人也会感受到我周围的明亮光芒。一个 3 维的存有会被我的存在所淹没。因为我可以通过我自己的维度,从 5 维移动到 9 维,一些与我相遇的存有误读了他们的经历。

我确实是一个有超凡魅力的人。的确,我的光体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展示,特别是对那些低维度现实的人,而且我可以很容易地转换维度。但这种能力是通过大角星技术和个人探索的结合获得的。没有再生技术,我就没有空闲来发展这些能力。

此外,任何遇到我的人都将体验到我的超凡能力,这关系到 TA 自身的发展与否。对于一个不懂量子力学和光形态技术的人来说,我似乎就是神。

我似乎可以出现在一个存有居住的维度,然后消失。但这是由于我频率的改变。我频率的改变是通过一个大角星设备和我自己的意图之间的接口发生的。没有这个设备,我将无法在各个维度间移动。这个设备一直伴随着我。它是星舰里更大设备的小版本。这个设备允许星舰可以根据需要和指令,将自己的分子结构转换成更高的频率或更低的频率。个人设备也是类似的技术。

总体来说,对于扬升大师,尤其是我,恐怕存在着误解。因为较低振动频率的存有,比如一个人类存有,让我们准确地举例,通过其有限的感知和智力理解的通道遇见我, TA 将对我的能力产生幻觉,除非 TA 在类似事件上智力超群,以及 / 或者经验丰富。

因为我超凡的魅力,因为组成我更高维度身体的光是如此强烈,因为我的能力看上去超乎自然,一个人类存有可能会陷入人类意识最大和最阴险的陷阱之一 -- 崇拜另一个存有。

我的确是仁慈的,但那是我作为大角星人的天性。我的确是一个保护者,因为那既是我的天性,也是我的使命。我的确是生命、智力和自由提升的守护者 --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无所不知或无所不能。我有我的限制,我有我的短板。

我的限制 -- 和任何大角星人的限制,以及任何星际存有的限制 -- TA 的技术进步和 TA 对存在潜力理解的限制。在其中,存有的品质和技术相互作用,创造出仁慈的结果或者邪恶的意图。

一些存有,你们可能称之为外星智能体,他们拥有非常先进的技术,但他们的品质却非常可疑。他们中的一些人相当傲慢,同时拥有强大的技术 --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组合。

你们一些宗教中复仇的 就属于这一类。你们另一些宗教提到的仁慈的 ,那些更像我们所喜欢的。

但我要告诉你们,他们不会比我更 。很简单,他们是通过原始人类的理解限制而被感知的。即使不是不可能,那也是很难的:居住在低维中,同时理解高维的真实本质。关于高维存有,你们在低维中经历的一切,是能量相遇的后遗症,以及对不同维度的感知限制。

在这里,我要提到一个仁慈的人。你们知道他是拿撒勒人耶稣。我知道他是大角星人。

在我所认识的大角星人当中,他确实是我见过的最富有同情心和最仁慈的人,他将大角星技术带入到其他大角星人没有完成的领域。但我将把这留给他,由他选择是否谈论它。

此地此刻,我感觉读到上述言语的一些人有可能发生信仰危机。如果你们正在经历关于这个启示的内心冲突,我会告诉你们,这个大角星人的名望并没有因为他使用大角星技术而降低,而是通过他的品质和意图而提升。我要对你们说,我的尘世的兄弟姐妹们,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你们。你们的品质、意图与你们的原始技术相结合,可以创造结果。

让我用你们的历史做个解释。在轮子发明之前,那时候你们的世界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地方,移动东西非常困难,但在那些早期人类中,他们的品质和意图有所不同,就像现在一样,并将永远如此。

一些人倾向于仁慈,他们不仅关心自己,也关心部落里的其他人。一些人只是自恋,只关心自己。轮子技术使两者都能影响世界。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你们进行你们称为的工业革命时,事情开始加速。当你们进入现在你们称为的信息时代,事情进行得更快,但是这个原则仍然适用。

有些人会出于仁慈的目的使用技术。他们关心自己,也关心他人。与此同时,也有其他只关心自己的人,使用不断发展的技术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考虑对其他人类、对其他生命形式、甚至对地球本身的影响。

现在让我来解决一个悖论。之前我说过 你们的原始技术 ,现在我说 不断发展的技术 。对你们来说,你们的技术是一个正在加速发展的庞然大物,有着巨大的魅力。对我们来说,按照我们的标准,你们最先进的技术依然是原始的。尽管如此,你们正在迅速前进到一个集体阶段,准备进行行星探索和最终的银河系探索。

但是,在你们人类文明的螺旋中,基本原则适用。在宇宙中你们会是一种仁慈的力量还是一种邪恶的力量?

让我们谈谈交流。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我们大角星人更喜欢通过你们所说的 思想的冥想状态 与人类进行交流。我还说过,正是通过我称之为的 宇宙冥想 ,我旅行通过天狼星去探索相邻的宇宙。某些冥想状态可以用作与其他大角星人交流的方式。

在你的头部中心是一个被称为松果体的感知器官。我所说的 感知 ,并不是指通过五种感官得到的认识。我的意思是从意识的其它维度感知信息。当你进入一个思想静止的安宁状态,并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松果体范围,你可以激活它蛰伏的潜能,成为宇宙信息的接收者。

它非常像收音机或电视的调谐器。它锁住特定的频率范围。通过这样做,它可以访问这个特定频率范围内的所有广播信息。你们的宇宙是广播信息的聚宝盆。你们存在于一个振动激发 (vibratory excitation) 的海洋中,知识和信息从宇宙的一个区域传递到另一个区域。这种通过松果体接收信息的传输不受光速的限制。这种特殊形式的信息是即时的。这是你们作为一个人类存有的潜在能力之一,获得访问、聆听宇宙对话的能力。

开放这个知识领域带来一定程度的责任,因此在我告诉你们如何做之前,我必须先解释其中的危险,尽管你们中的一些人已经知道如何做。

当你处于思想或情绪的激动状态时,这不是调谐的好时机,可以说,不是进入外空间进行宇宙对话的好时机。这是因为你的情绪振动频率会影响信息的质量及其准确性。仅仅因为你收到了通讯、信息或知识流,并不一定意味着它是准确的。

就像我之前说的,有些外星智能体是仁慈的,有些是邪恶的。我还要进一步补充一点,有些外星智能体智力非凡,有些则相当愚蠢,恕我直言。

如果你们想尝试你们和我们大角星人之间的思想桥梁,有几件事你们需要掌握。说了这么多,你们中的一些人,可以以这样一种方式进行接触,你们不需要进入一种静止的安宁状态。你们可以凭直觉接收,或直接知道。但是大多数人需要进入静止状态才能使用思想桥梁。有很多很多方法可以进入这种静止的思想和情绪状态。你们古老的瑜伽冥想传统提供了许多不同的方法。

我将提供一个方法来开始星际和物种之间交流的伟大实验。在这里我还要提到,可以使用同样的方法与动物进行交流。

对大多数人来说,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呼吸。只需专注于你的吸气和呼气。重要的是不要改变你的呼吸节奏。让它跟随它自己的脉动。当你以这种方式呼吸时,请注意吸气与呼气之间的间隙。

随着你继续这样做,最终你会发现你的呼吸变浅,这是一种身体 / 思想复合体的平静。你必须让它自己发生。你不能让它发生。你必须有耐心。

当你继续关注吸气和呼气之间的间隙时,你会发现间隙越来越长。你的呼吸可能会暂停。你甚至可能停止呼吸。不要担心。当你需要的时候,你会再次呼吸。

当呼吸变得很浅和 / 或完全停止时,你进入了一个静止的时刻。然后,将你的注意力转移到头部中心的松果体上,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两个重点关注的区域,即吸气、呼气的间隙与松果体。当你这样做时,你将进入一个更深的静止状态。

所以,第一个小实验涉及多次进入身体和思想的静止状态。当你觉得自己熟悉了这个方法时,你添加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部分,那就是 -- 当你专注于松果体时,你持有的意图是,在你和大角星人或任何你想要交流的物种之间打开思想桥梁。你将开始收到印象流。不要想这些印象,只是允许自己接收它们即可。

随着你继续掌握这个方法,你将能够 锁定 调谐,也就是说,锁定你希望与之交流的频域。

随着你在这方面经验的积累,你将认识到振动的性质或者感知到你处在正确的区域。

让我明确你作为接收者的责任。首先,要认识到,直到你通过你的意图掌握了特定频率的锁定之后,你才能收到各种印象。其中有些是纯粹的;有些是混合的。有些是准确的;有些则不是。

如果你遇到告诉你必须做什么的存有,那么和这个实体不要再有任何联系。你的主权是你最伟大的力量之一,而放弃主权将对你自己和你的物种造成伤害。

这也适用于你们可能认为的灵性存有,我在前面已经指出,由于维度差异,你们经常以这种方式简单地感知到他们。

如果你选择进入星际和物种间交流的大实验,那么结果的责任将在于你。我不想重复,因为我不喜欢啰嗦,尽管如此,还是要重复 -- 责任的担子落在你肩上

我分享这些信息的意图是仁慈的,因为我的信念是生命、智力和自由的提升。但是,你如何接收我的信息是你的创造和你的责任,所以我建议你不要进入大实验,除非你清楚这个事实。

人类历史

我之前提到过我和 Esura 的互动,她是一位有着非凡才能和智力的女性 这些特质最让我们大角星人着迷,因为我们更喜欢和高素质的存有交往。

正如我所说,我们相爱。我注意到那个时期,大约是地球历史上的一千万年前。在智人出现之前。

事实上,她是 5 维存有。她在尝试转换进入 3 维。你会称她为 短暂 ” (ephemeral) ,我的意思是作为名词,而不是形容词。在这个时期以及之前的几千万年中,地球上存在着 5 维以及更高维度的存有。他们短暂地存在于自然界中,不受地质动荡的不利影响。他们在实验物质的属性,其中一些更喜欢冒险、更好奇、更勇敢的存有,会暂时进入 3 维形态。

他们会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保持他们的 3 维形态,然后返回到他们的 5 维或更高的形态。 短暂 们之间有很多讨论,关于长时间保持 3 维形态的益处,以及 3 维形态的危险和限制。

就像我说的那样, Esura 和我是在 5 维里进入我们的关系,我们在 5 维里是有形态的。的确,在 5 维现实中,我们,如同你们人类一样,体验着物理身体,但物理身体的振动远远快于 3 维身体。

我那时候作为星际存有与 Esura 亲热,她在收到我的种子后,把她的振动频率降低进入 3 维,以观察会发生什么。她在那里生了女儿,然后她带着女儿回到 5 维。女儿是大角星人和 短暂 的结合体,同时女儿也是一个地球存有。 Esura 和许多 短暂 一样,在外形上与人类相似。

现在,我们来到一个迷人的异常,以及看不见的你们生物体的根。

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数百万年前,在智人出现之前,在尼安德特人出现之前。那些进入 3 维空间的 短暂 ,就像我之前提到的,实际上是在做实验。一段时间内,一个 短暂 可以作为一个生物实体停留在 3 维空间,并仍然可以返回他更高的维度。然而,如果他在 3 维停留的时间超过了规定,那么他将被困在那个 3 维的生物实体中。

早期的 短暂 们,当他们实验从 5 维降到 3 维的时候,他们知道并理解这个狭窄的时间窗口。随着他们继续进行这个实验,从 5 维降到 3 维,再从 3 维升回到 5 维,在几千年的时间里,一些 短暂 变得无所顾忌,不那么谨慎了。

在尼安德特人之前的那个时期, 短暂 们发现他们可以进入动物的身体,并通过他们所进入动物的生物神经系统进行感知世界的实验。时间窗口仍然适用,我指的是他们可以安全停留在 3 维现实的时间之窗。

一些 短暂 在探索哺乳动物身体的过程中体验了生物学方面的非凡经历。你们称之为高潮。 短暂 们发现这是一种最迷人的状态。一些 短暂 变得如此着迷和好奇,以至于他们与时间窗口的现实失去了联系,宁愿保持生物形态。他们被困住了,无法回到 5 维。

在这整个时期,从一千万年前到你们之前的大约一百万年间 -- 许多星际文明探索了你们的星球。

到这里,故事开始变得非常复杂。你们可能会说有一类哺乳动物,它们具有独特的差异。这些差异与这些史前人类的发展有关。

当我们谈到这个话题时,我想说人类树的一部分可以追溯到海洋。有些人类发展出了对海洋更大的亲近感,并演变成呼吸空气的海洋生物,但它们也有类人的特征,与鲸豚、海豚和鲸鱼平行进化。

这些存有中的大多数现在已经灭绝了,但仍有一些以小群的形式存留至今。你们称它们为美人鱼和人鱼。它们不是神话。它们是现实,尽管将要逝去。

在所有的前人类中 -- 我们说的是前尼安德特人 -- 你们在意识的两个不同方面进行了细分。一种是纯哺乳动物,一种数量较少的是内有被困 短暂 的哺乳动物 -- 早期灵长类动物。

需要澄清的是 -- 早期的历史,我们谈论的范围是从二千七百万到一千万年前 -- 这些 短暂 存在于 5 维现实中,并开始实验下降到 3 维的地球现实中。他们是意识的探索者。

再后来,在一千万年前我遇到了 Esura 之后,一些 -- 但不是全部 -- “ 短暂 尝试进入动物的生物现实,特别是早期的灵长类动物。

我们前进到这个有趣的时间:你们之前的一百万年,那时候星际文明最着迷于你们的星球,因为它发展了灵长类动物的智力,这是与进化有关的生物体独立运作的结果,以及在某些情况下 , 是因为 短暂 们在生物体中的存在。古希腊人把其中的一些 短暂 称为水仙 (nymphs)

由于你们行星上发生的地质变化,你们的行星富含矿物质。大约四十万年前,一个叫做安努纳奇的星际文明来到了你们的星球。他们在执行任务,一个寻找黄金的采矿探索,因为他们的大气已经退化,他们的科学家发现黄金的特性可以帮助稳定他们的环境。这支探险队发现你们的星球富含黄金。地球那时拥有的黄金比现在多得多。

因此,他们派出了一队矿工,他们是安努纳奇人和你们称为机器人的结合体。在许多世纪的过程中,安努纳奇人发现,令他们不快的是,地球与太阳的关系对他们有害,地球的大气层也对他们有害。

他们在寻找解决办法。他们非常聪明,他们注意到一些哺乳动物,一些四处游荡的灵长类动物,其智力水平高于其它哺乳动物。这些都是可以训练的。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选择的这些特定的灵长类动物都是内有 短暂 的。这些特定的灵长类动物的眼睛里闪烁着微光,显示出它们更高的智力状态。

安努纳奇科学家们决定进行杂交。他们从自己的 DNA 中提取了某些属性,并将其与他们选择的内有 短暂 的灵长类动物融合在一起,从而创造了一个生物种族 -- 人类存有。混合基因创造的人类智力更高,更独立自主,但很容易被控制。我们应该说,这场冒险变得更加复杂。

安努纳奇人决定,一旦采矿完成,混血人类应该就地销毁。违背了安努纳奇的集体决议,一些变节的安努纳奇人选择拯救他们喜爱的一些混血人类。

对于这些较小的混血人类来说,安努纳奇人就像神。

当安努纳奇人离开这个星球,留下这些更进化的混血人类自生自灭时,许多宗教的种子就开始发芽了。可以说,他们是伊甸园里的人。

安努纳奇人离开后,其它众多的星际文明与这些混血人类互动,因此星际间的 DNA 被混入到人类的地质基因库中。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人类是星际皇族。总共,你们受到 23-24 种不同的外星文明的基因所影响。

所以,你们,作为现代人类,你们潜意识记忆的更深层面拥有两股重要的知识流。但是潜意识知识的困难在于,它会在不理解的情况下产生有意识的行为。

我在这里所说的两股知识流,一股是在你们之中的 短暂 。在你们的历史之前, 短暂 被困住了,所以你们有一种被困在物质里的深刻感觉,有一种想回家的渴望,却又无能为力。

顺便说一下,这个困境是重力的结果,因为你们的祖先, 短暂 ,从 5 维下降到 3 维,他们的光体会产生质量,当一个物体有质量,它就会受到重力的影响。所以,在你们深层的集体潜意识中,有一种坠入物质的感觉,一种想要回家的渴望,但又没办法这样做。

第二股知识流与你们的基因操纵有关,由安努纳奇人操纵,使你们成为一个奴隶种族。因此,在你们的潜意识深处,有一种渴望,渴望与神建立 正确的关系 。还有一种倾向,倾向于服从和崇拜,因为你们不了解那些存有的真实情况或本质,你们认为他们比你们更高。

现在,在安努纳奇操纵之后,如我所说,其它星际文明也与你们互动。其中一些希望把他们的品质和一些他们认为对你们最有利的能力传授给你们。但是,正如我在讨论开始时所说的那样,积极的意图并不总是带来积极的结果。

作为集体人类,你们拥有的许多品质是遗传天赋的结果。而且,我可能会补充说,你们的一些冲突不仅因为历史,而且因为世界不同地区表现出的外星基因链而变得复杂。

困难的是 -- 从我们的角度看,每一个基因链都是不同的。在某些人看来,人类被认为是一个整体。但是,事实上,你们有相互冲突的派别,不仅仅是在文化、宗教和政治分歧的层面上。从字面上看,你们通常有相反的立场。

这个时代的潜力

通过人类的同质化来实现人类的和谐,并不是应对这一挑战 -- 行星冲突的挑战 -- 的一种非常明智的方式。

更好的是 -- 为了人类的最大利益 -- 外星干涉和星际文明的真相得以完全揭露。如果人类能够理解自己的星际起源和被主宰的文化差异,不只是通过历史,而且通过这些文化的外星基因根源,人类将处于更好的位置。在这种情况下的明智解决办法是全面披露。掩饰人类的宇宙起源真相是不明智的。

那些因世界缺乏和平而灰心丧气的人会更好地为自己服务,如果他们更仔细地观察人们和他们之间的文化差异。

事实的真相是,如果所有有关各方都了解它们独特的星际起源,那么就能更好地解决行星冲突。当前西方与中东之间的冲突不仅仅是文化、观点、语言、价值观和宗教的冲突。在某些方面,这两种文化的矛盾,源于它们的星际根源、基因根源的不同。认识到这一现实将会出现更明智的解决办法。

假装不存在根本的分歧不是解决办法。但是,正如我之前所说,我们大角星人对二分法很感兴趣,对立的力量并不能阻止我们。相反,对立力量的综合看待,通常会导致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当涉及到文化冲突时,这也适用于你们的星球困境。

在地球历史的这一独特时刻,存在着许多促进人类进步的机会。部分原因与影响你们 DNA 的宇宙能量有关,也与心理 - 神经进程有关。部分原因是由于太阳的活动,磁性异常及其与地球磁层的相互作用。此外,来自银河中心的能量正在激活新的电位。所有这一切都是由宇宙机制决定宇宙时间的,并非出于任何外力或智力。

人类获得这个进化机会的另一个原因与星际间接触的独特情况有关。你们太阳的变化和技术的进步,将允许你们能够改变自己的基因并探索其它行星,从星际理解的角度来看,你们的物种正处于复兴或灾难的门槛。

由于所有这些,你们当前的状况对许多星际智能体来说是非常有趣的,并且你们的太阳系也挤满了访客。

你们星际之根的真相是否会成为共识现实的一部分,还有待观察。控制和操纵的力量不希望这些信息被广泛接受。他们认为,这些知识将削弱他们的力量,并导致他们的制度崩溃,因为人类历史将需要重写。

但是,无论你们的国际社会是否接受这个真相,你们都可以通过逻辑推理,以及仔细察看你们宗教的谎言和矛盾来验证它 -- 对于那些有足够冒险精神的人,你们可以与星际存有们直接接触。

在前面的讨论中,我介绍了一种通过冥想状态与其它星系和星际智能体进行接触的简单方法。

现在我想扩展这个简单的方法,以便你们中的那些准备好接受这种感知的人,可以开始认识你们外星访客的探险之旅。

但首要的是谨慎。就像我之前说的,银河和星际存有是混合的。其中一些存有是仁慈的,一些不是。他们中的一些非常聪明,一些则不然。

你们的太阳系和你们地球周围的空间是个聚宝盆,挤满过多的访客。就像你们说的,这是个大杂烩。如果你们选择打开你们的感知之窗,那么你们的任务就是把仁慈与邪恶分开,把聪明与愚蠢分开。

第一个警告是剪裁。我之前提到过它,但它值得重复:如果你与外星智能体取得联系,它告诉你你必须做些什么,那么不要再与其有任何联系。如果一个存有告诉你,他所呈现的画面是全部和完整的真相,你要怀疑它的诚实。

小心避免人类崇拜任何这些存有的陷阱,因为你认为他们比你高。这种感知仅仅是由于从低维空间观察高维现实时产生的感知扭曲。我的意思是,你可能仅仅把自己视为一个 3 维的存有,如果是这样的话,来自 5 维或更高维度的存有似乎拥有神奇能力和超自然力量。但是,这样的结论在这种情况下是错误的。这些高维存有所拥有的技术让你的感知扭曲。

一个晴朗的夜空是开始直接感知外星存有和他们飞船的最佳时机。这种方法在开始阶段与我之前介绍的冥想状态下进行接触的方法相似。在这种情况下,我建议你盯着你选择的星星。你选择的星星很可能与你体内的遗传基因有关,但无论是不是这样,这都是一个好的开始。

睁开眼睛,凝视太空,专注于星星上,然后你开始注意到你的吸气和呼气之间的空隙。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你不能闭上眼睛。继续看星星。随着吸气和呼气之间的间隙变长,你的呼吸也会变浅。你将进入一种更能接受交替感知的思想状态。现在你准备好将你的注意力转移到头部中心的松果体上。当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你头部中心的松果体时,继续专注呼吸的间隙和你正在凝视的星星。然后,你只需将意图发送到你前方的空间中,你已经准备好见到你的外星访客并与之接触。

如果你用这个简单的方法工作足够长的时间,你就会开始真正看到天堂中从未见过的东西。你将解除自己的催眠状态,透过行星的覆盖看到一个比你想象中更复杂、更丰富的宇宙。

我会再次警告你。

来自其它维度现实的存有可能看起来像拥有超自然力量的神,并且你被警告,一些外星智能体喜欢被崇拜。这些存有不值得打交道。不要屈服于崇拜的诱惑,也不要以为他们是来拯救你的。他们常常旅行到遥远的地方去观察那展开的景观,仅仅是出于好奇。

当你拉开眼罩的时候,要对出现在你眼前的异常做好准备。这种揭开眼罩的行为只是一种被文化束缚所强化的感知习惯。当你超越了这些 文化限制 时,你就揭开了眼罩。

【相关阅读】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一】(遇见大角星人)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二】(意想不到的传送) 

【新】【大角星人文摘:前言_朱迪·锡安】(写在开头的话) 

【推】【大角星人文摘:萨纳特·库玛拉_1上】(哈索尔人、星舰指挥官) 

【推】【大角星人文摘:萨纳特·库玛拉_1下】(松果体、人类的历史、这个时代的潜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