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0

 

 

奥修,

 

我爱你把我们称为朋友。为什么它既令人兴奋又富有挑战呢?

 

奥修( OSHO ):

 

它有很多含义。

 

2500 年前,作为离开的讯息,佛陀在死前跟他的弟子们说:“ 25 个世纪之后我会回来。我的名字会是 Maitreya (弥勒)。”

 

Maitreya 意思是朋友。为什么它应该是佛的名字?因为人类的灵性进化已经经历了很多阶段。

 

最终阶段是:师父跟弟子应该只是朋友……因为师父与弟子的整个想法是基于一个微妙的灵性奴役。弟子臣服。师父提供各种工具好让弟子作为自我消失。但有危险在。

 

危险是——它并非只是理论,危险非常实际,自古以来它在几乎世界各地都有发生——自我并没有消失,反而个人消失了,自我留了下来。

 

自我并没有消失,它反而变得非常微妙;它变得神圣,它变得虔诚,它变得灵性。

 

个人在臣服中消失了——那不是目的。个人必须变得更加个人,更加独立,更是自己。自我必须消失——它是个假的实体,欺骗着每个人说它就是你的真我。除非假的被破坏,否则真的无法显现。

 

假的死亡就是真的开始。臣服只是一个工具,好让自我能被放下,你能成为自己。但这就是麻烦所在,对于人你无法很有预见性。

 

几乎有一种可能性一切都会失败,人的无知是如此之深,他的头脑如此有欺骗性。他被自己的链子紧紧地锁着,他竟以为那是装饰品;他不想把它们扔了。它们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已经跟它们认同了。

 

人已经忘了自己到底是谁。他几乎被关于自己是谁的想法给自动催眠了,他一辈子都带着那个想法,他不知道那并不是他,而是他的影子。

 

你无法满足你的影子。影子根本不存在——你无法从中制造出什么。你的努力会毁掉你的一生;因此才有臣服的工具。

 

但人的无知还在:他臣服,但他臣服于错误的事情。他挽救了自我,要臣服的是自我,他把个人 / 个体臣服了,这是要被挽救的。

 

通过成为门徒,通过点化,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灵性的人。如果他有机会遇到一位大师,他开始把自己投射为大师的伟大弟子。

 

佛陀一生的经验是,最终臣服的工具也得放下,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它都毫无帮助,它已经成了阻碍。这是他一生的经验——看到人们改变他们自我的颜色。

 

它从世俗的自我变成了脱俗的自我;它从物质主义的自我变成了灵性主义的自我——这危险的多了。第一种很粗糙;看到它、逮住它是容易的。第二种更为困难,因为它更精微,它会躲开你。

 

所以佛陀最后的讯息是:“当我回来时,我不会作为师父出现在你面前,你也 9 不会是我的弟子;我会作为朋友。你必须达到作为佛的朋友的标准。”

 

这是对整个点化传统、对整个师徒关系的极大挑战。他看得出,它偶尔有所帮助,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它阻碍了人们的成长。

 

我们看得出他是对的。世上有无数人认为自己是虔诚的,自己是灵性的,自己是圣人,自己是伟大的灵性存有。这一切仅仅是在喂养自我。他们远远的偏离了自己的真我。

 

有件事要记住:佛陀无法回来。他说过,“我会回来。”那纯粹是个象征——他无法回来。那种高度的人,一个已经抵达存在终极体验的人无法回来;事情根本就不可能。

 

他无法换上另一个形式,进入另一副身体。他无法再投生于一个母亲的子宫,他无法再有血肉之躯。

 

一旦你抵达了那个你明白自己是纯粹的意识的境界,你就再也不可能重生了。

 

所以当佛陀说,“下次当我回来……”这必须仅仅作为象征来理解。世上所有的佛教徒一直在等待——他们在毫无必要的等待。

 

他们永远不会发现佛陀再次回到身体。如果他们发现他再次回到了身体,那么首先他不是一个真正的佛。那就是困境所在:只要他还不是佛,只要他还没有觉醒,他就能再次投生。

 

一旦你觉醒了,你就再也做不了梦了;你只能在睡眠中做梦;你无法再做梦了——我们的生生世世都是梦,我们都在熟睡。

 

佛教徒们错过了它的象征意义。当佛陀说,“扥我回来时,”他指的是下次当有人觉醒时——两个觉醒者的品质没有差别。根本没有丝毫的差别。所以他说的非常对,“我会回来。”

 

事实上,在某种意义上,每当一个人觉醒,佛陀都会回来——还是同样的意识。同一朵花再次盛开了,同样的芬芳,同样的讯息!他看到,不出 25 世纪人就能把佛当做朋友。

 

它是项大挑战,因为当你把佛陀当做朋友,有两种可能性:要么你得把佛往下拉到你所处的境界,要么你必须提升到佛所在的境界。

 

挑战是你无法把佛往下拉到你所处的境界,那是不可能的。你无法将佛往下拉到你所活在的黑暗、深渊与盲目之中。你必须升到他光芒四射的顶峰。它是个极大的挑战。

 

往上升、有能力真的作为一个觉醒者的朋友,你必须放下路上很多东西——那些指望通过臣服放下的同样的东西。

 

你必须放下种种负担。你走的越高,你就得负担越少。在意识的最高峰你赤裸抵达,像个纯真无邪的孩子——不穿任何衣服。即便衣服也太沉重了。

 

我称你们是我的朋友……同样的挑战。

 

刚好 2500 年后,在某种意义上佛陀也没回来,但在另一种意义上他回来了。每当,无论哪里有人开悟了,它是同样的味道,同样的甜蜜,同样的喜悦,同样的极乐,同样的宁静。

 

你能说出两个烛光的区别吗?光就是光——它属于哪个蜡烛不重要。它的作用就是摧毁黑暗——那是光唯一的意义。

 

所以无论谁成了光,他现在都有责任把人类从旧的、传统的臣服于师父的方式中解脱出来,因为那在全世界造成了各种灵性奴役。它并没有让人开悟,它让人的灵魂变暗了。

 

成为朋友的努力……有些东西开始在你内在改变,因为你在试图抵达月亮。月亮无法来到你面前,但你能抵达月亮。

 

月亮能发出邀请。月亮能呼唤你的存在——激发你、挑战你、启发你——但它无法来到你满前。你必须走完整条路。

 

当师父是朋友时,那也会更容易、更简单,因为现在你和师父的关系是爱。

 

友谊是最纯粹的爱。

 

未完待续,译自: OSHO Light on the Path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