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飞船内的问答

些许的沉默,没有人打破这氛围,稍后大师起身,所有在场的人也随着起身。他双手扶着座椅背站立了一回,深情的望着我的眼睛。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凝望中的极大的仁慈和同情心。就像是一种祝福,与此同时,我感到了一股新的力量在身体内涌动。在和所有人靠别后,他转身离开了房间。在他离开后谁都没有打破这久久的沉默。我依然不知道说什么好。Kalna第一个打破平静,柔和的说道,对于我们来说,能够倾听这位伟大的人讲话同样是一种荣幸。土星人Ramu,我猜他故意打破这种紧张气氛,说现在,在我们送你回地球前,有一点间隙时间,你可以问一些心里的问题。不需要局限于刚才大师提到过的严肃话题,他微笑道,因为你感兴趣的任何事情对我们来说都是有意义的."

   我感激的看着他,同时我们坐回自己的座位。好像Ramu有意让我通过语言提问,就像是通常的交谈一样,不需要依赖心灵感应。我提出了心里最想知道的问题。

   “在很多核试验的地方,我们大气状况的剧烈改变和这种能量的释放有关系吗?” “确实有关系!”Ramu回答道,我们不是在猜想。我们的仪器已经记录下了这些结果。我们知道的!”“我想知道,我缓慢的说道,你们介不介意深入探讨下为什么即使地球上的战争会危及数百万其他星球居民的空间旅行,你们依然认为为了多数人的利益而伤害少数人的行为是错误的?” “我们会试着解释的,”ORthon回答说,我们所有人从出生起就被教导灌输一种整体观念,违背我们所了解的宇宙法则是不可想象的。没有人制定这些法则。法则存在于最初,并将永恒存在下去。在这些法则下,每个个体,每个团体,每个世界的所有智慧生命,必须在不干预他人的情况下决定自己的命运。建议,可以,指导,可以。但是达到了摧毁地步的干预,决不允许!他疑问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询问我他是否把原则解释清楚了。

   火星人Firkon第一次讲话。你明白思想的力量。除了我们在地球上的物理性质的任务外,我们所有人必须坚信地球人民将会自己觉醒,明白自己是在走向灾难。” “我明白,我缓慢的说,我心里确实明白这个问题。我们知道这种持续发送到地球兄弟中的思想力量已经改变了许多人的心。”Ramu 陈述道。我们也意识到,”Ilmuth指出,你和很多地球人也同样意识到,你们的空军和政府们知道天空中看到的飞船来自外太空,他们明白只有来自其他行星的智能生命才能制造并驾驶它们。地球政府中的高级官员接触过我们。有些是好人,并不想战争。但是即使是地球上这样的好人也不能将自己从恐惧中解脱出来,在地球上很多世纪以来人们培养出的这种恐惧感。” “地球上各地的飞行员也是如此,”Kalna平静的说道,很多人不断的看到我们的飞船。但是他们被警告要保持沉默,很少人敢讲出实情。” “地球上的科学家也是如此,”Firkon补充道。

   我再一次对他们拥有的关于地球和地球人的知识感到惊讶。看起来,我说道,这答案取决于大街上的普通人,multiplied by his millions the world over” “他们将会是你的力量,”Firkon同意道,如果他们人数足够多的在每个地方反对战争,你们世界中不同地区的一些领导人将会非常高兴的倾听。

我觉得这次对话对我的理解非常有帮助,我觉得充满了希望。尽管我还没有意识到我要这么去做,我换了个话题,说道,我想知道你们是否可以给我解释一点领航室我看到的那种东西的原理——就是将记录的声音转化为屏幕上图像的那东西。” “当然,”Orthon 说道。它最重要的作用是让我们很容易的学习任何语言。自然,我们生活和工作在地球上的人口音少些。然而,我们有些人对于语言学习比他人更有天赋,并可以在没有任何直接接触的情况下讲一口完美的本地语言。此时他微笑着,让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接触时哑剧式的交流,他补充道,测试你接受和发送心灵感应信息的能力是至关重要的。也正是最为结果,你才会在这!

   “我们非常清楚,出于地球居民自己狭隘经验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出于这样的原因,我给你的信息是关于宇宙方面的。我们清楚,尽管对这些文字的理解已经随着远古文明的失落而一起埋葬,但是散落在你们当今世界中的很少一部分人将有能力来翻译它们。通过这样的翻译,只有绝然的怀疑者才依然拒绝相信。

很幸运的是,”Kalna面带甜美微笑的说道,至少心灵感应在你们的世界已经被科学家当成事实接受了!

你知道,”Orthon说道,在最终接触你之前,我们已经观察你很多年了,我们觉得你有关心灵感应的知识是胜任的。在我们首次会面的最终测试中已经被证实了。” “你们在别的方面也测试我了吗?我问道。确实如此!你明白的,由于你坚持拍摄我们的飞行器很多年,你的思想不可避免的送达我们这里。我们感受到你的真诚。不过仍然要观察你是否会并且如何将兴趣变成实际行动,在众人的讥笑和怀疑中你将如何屹立不倒,还有是否你将会企图利用自己和我们的接触用于商业行为和追求名利。” “你成功的通过的所有测试,”Ilmuth温暖的说道。面对所有的嘲笑,质疑——甚至是你照片的真实性都被怀疑——我们看到你是如此的坚信自己心中所相信的事实。这鼓励让我充满了幸福感,我知道,有这些朋友在,我不会有任何畏惧不前的。

   “还有一件事,我们过去也必须了解,”Ramu说,关于你的慎重和判断力。举个例子,今晚大师对你揭示的某些事情,就像他清楚表明的,还不能告诉你的人民。在你们的世界里,沉溺于成为众人关注焦点的状态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极大的诱惑。而且,允许告诉你的事情,从智慧的角度考虑,还不能告诉所有人。这是你的判断力所在。毕竟,你已经贡献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用于教导就你所知的宇宙法则。通过这么做,你学习到了,传递超前的不能被理解吸收的知识,有时候不单单是没有效果,而且经常是危险的。我们知道你将会在教授我们传递给你的信息时会很好的运用这个原则。” “关于心灵感应,我通过语音问了一个一直以来存在于心中的问题,尽管我能够运用,但是我并不真正了解这个原理。你们能解释一点吗?

   他们面面相觑,然后笑了。我意识到,所有在场的人都能回答我的问题,他们很谦虚有礼的被逗乐了,都想把这个解释的机会留给别人。实际上,当我回顾整个交谈的时候,我发现这和地球上几个人聚集在一起的谈话是多么的不同。当地球人开始谈论不一致的话题时,会不停的打断发言人。而这些男人和女人却是,在所有情况中,从不打断其他人。也没有人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想控制话语主导权。

仿佛是得到默许,Orthon回答道。在你们的世界里,你们有所谓的无线电,还有很多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你们称之为“hams”(就是火腿。。。)允许他们在某些频道进行操作。通过这些频道,你们称之为以太波(就是电磁波),某个地区的某人可以将信息发送到远方地区的拥有另一台设备的某人哪里。两人可以清晰的听到彼此,就像是他们在同一个房间里。有些人嘲笑我们的飞船是来自外太空的事实,放在过去,这种心态的人大概也会认为无线电技术是空想吧。这种心态的人,只有亲眼见到,他们才会接受。接受和发射思想和无线电是完全一样的道理,沿着某个波长,但是不需要任何仪器。直接脑对脑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距离不是障碍。然而,一颗开放的心灵对于成功是必须的。这些年来你一直发送思想给我们,我们也回应了。通过将思想波维持在一个单一的频道内,这就在我们之间建立了一个牢固的类似电缆一样的连接。无论何时只要你的思想是开放的,我们就可以给你发送你需要的信息,完全像你通过电话接收信息一样。

   “我们有意选择在有目击者的情况下接触你,以增强你的体验。我们希望这次会面的事实尽可能的传播开来。而且我们赞赏你们国家的一家报纸媒体,其进行的首度报道证明了其成员十足的勇气。

   “可是还有一件事我们需要你对所有人澄清,那就是我们谈论的心灵感应和你们所说的通灵或者降神术是完全不同的,心灵感应是心灵之间的直接信息沟通。关于你们所谓的通灵,下次会为你做解释的。我们管心灵感应叫做两者之间的意识统一状态,就是发送者和接收者,这是我们行星上最普遍的交流方式,特别是在金星上。在我们的星球上两个个体间可以进行信息传送,即可以在我们的星球与无论身在何处的飞船之间建立联系,也可以在星球之间建立联系。就像我之前说过的——让我再一次加深你的印象——空间或者你们所谓的距离根本不是障碍。

   Orthon说话的时候,Ilmuth悄悄的离开房间。此时,她端着一个上面放有高脚杯的托盘回来了,高脚杯里的就是我之前描述过的精力补充饮料。在她给每个人一杯后,我说道,关于这些来自其他行星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人。。。这种状况持续很久了吗?” Kalna回答道,要追溯到太古时代!或者,至少,她更正了自己的说法,过去两千年来都是这样。耶稣被派来投生在你们的世界帮助你们的人民,在他被钉上十字架后,我们决定通过另一种危险性小一些的途径来继续我们的任务,直接投生在你们的行星太危险了。正是由于我们空间宇航技术的进步使之成为可能。我们能够以物理身体的方式带来志愿者。我们很仔细的训练这些人,他们得到了相关自身安全的训练指导。他们的身份绝不会泄露,除非,极少的情况下会有目的的告诉另一个人,就像是告诉你一样。

他们和地球兄弟们混居在一起学习地球人的语言和行为方式。然后他们返回自己的行星,将自己所收集到的有关你们世界的知识传授给我们。我们拥有追溯到七千八百万年前的地球历史和其中发生的事件。地球人创造的类似历史随着他们亲手毁灭的文明一起消失了——相同的毁灭模式也威胁着今天的人们。

   “你们称之为战争的事件在我们这个太阳系早已消失数百万年了。当然,所有的行星和其上的人民必然有序的从低级到高级一步步的经历进化阶段。可是你们的进化不是有序的,不是一个自然的进程;更像是,一种无限的循环,成长毁灭,成长毁灭...

   “有地球人在我们的帮助下离开地球,为了向我们学习,然后及时返回地球家乡传授他们学到的知识。但是就地球当今的状况来说,这么做再也没有可能了,因为没人能被送返地球。他们不能解释自己去了哪里,会被贴上神经病的标签,并会被送进精神病院。在你们现在这个每个人都有很多身份证明的世界里,这样的神秘消失很长时间后突然出现也会被权威质疑的。我们不能让伙伴们忍受超过他们忍耐力的迫害。这么多年来,那些我们一直在帮助的人却不领情,你大概能更清楚的了解我们的处境了。Kalna告诉我这些的时候,她脸上原本的愉悦表情消失了,浮现出悲伤。很快,当她从矮茶几上端起高脚杯小口抿的时候,她微笑着。随后她放下杯子,说道,真是遗憾我们不得不谈论这样让人悲伤的事情——更让人难过的是,这样的悲剧宇宙中随处可见。可我们本身,我们星球上的人民不是忧伤的人。我们很快乐,我们总是笑。我被这个小小的致歉深深打动了。在他们自己的星球上他们是快乐的人民。但是他们却愿意分享我们地球的悲伤,而且这么多世纪以来不停息的努力奋斗着,要带给我们光明。

我们仍然还有一个希望,仿佛试图鼓励我,Ilmuth说道。我们仍然可以来到你们当中,时不时的和你们做一些接触,就像和你这样。尽管当下你们的空军使我们的登录变得困难,我们希望,当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我们的飞船,变得习惯于飞船的存在,并且开始接受其他行星上有生命存在的事实后,和地球人的个人会面将会增多。” “我相信绝对是这样的,我非常同意。我们喝着杯中的饮料。当环顾我的朋友时,我发现他们对地球状况担心的表情从脸上消失了。我知道这是明智的做法,我试着像他们一样,问道,在其他星球上你们唱歌跳舞吗,也像我们一样举办聚会吗?

   “我们经常跳舞——所有人都是,”Kalna回答道。我们认为训练身体的韵律感是非常重要的,是教育的一部分。而且,这种表达方式也是你们所谓的我们宗教仪式的一部分。就好像诗歌能表达出散文无法表达的深刻感受,同样地通过这种完美的身体韵律的表达,在舞蹈中表现崇敬之情。

   “我们也会像你们一样完全为了娱乐跳舞,尽管和你们当今舞蹈的方式不太一样,她笑着说,我们观察到地球上人们会踢腿,扭腰和蹦跳,但我们从中得不到愉悦,而且男人和女人激烈的彼此搂抱一会,随后又抛开彼此。我们的社会舞蹈通常是群体形式的,尽管经常是一个人或几个人在音乐或当时场合的激发下为其余的人表演。你见过地球上优秀舞者的诠释,因此明白观看通过内在精神激发而表现出来的优美舞姿才是令人愉悦的。

   “我们也有聚会,”Ilmuth说道,尽管我们不用这样的词汇来形容。对我们来说,邀请好朋友到家中做客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我们一起交谈,一起放松。很多都在户外进行的——在我们的海滩或者是花园中。和你们一样,我们那很多人家中也有游泳池和大阶梯。我真希望能永远和这些出色的人在一起。但此时,Ramu起身说道,现在有个坏消息,我恐怕得送你回地球了。我站起来,努力克制自己的遗憾感,心里想还会有下次呢。

   告别在愉悦的气氛中进行,并提到了大家下次还会再相聚。

   没有人提醒我要记住所有告诉我的事情,也没有提醒我在地球上的活动中要恰当的应用这些知识。

   在临走前我只感觉到美丽,温情和友谊,曾经将他们从愚昧无知中升华的知识,也会将我的星球上的人民带入全人类必然的美好未来中。

   当我们来到通向控制室的大门时,我忍不住停下来回头望去,要把这美好房间中的每个细节铭刻于我心中,还有我的朋友们,尤其铭记那幅代表永恒生命肖像的光辉灿烂。

在我们会面期间小侦察船已经冲好电了,现在准备好将我们送回地球。门是开着的,RamuFirkon和我一起走进去。Ramu走向控制台。我们走上楼梯的时候,夹钳和线缆也被移去了,像往常一样,在最后一个人进入后,门悄无声息的关上了。慢慢的,我们沿着倾斜的轨道向下滑行,通过两个气压过度仓后,又一次通过飞船底部进入太空。当我们沿着轨道下降的时候,我又一次感到心窝向下坠,只不过比我们进来时候感觉小点,持续时间短些。非常短暂的片刻后,门开了,Firkon说道,我们又回到地球啦!太不可思议了。这次,飞行器没有在地面着陆,而是在地面上方大约六英寸的地方悬浮着。

   Ramu走上前来,挥手告别道,我不能和你开车回去了,因为我得驾驶侦察船返航。很高兴今晚能和你会面,我期盼很快能和你再见面。我和他的想法有强烈的共鸣!

我们默默的开车返回旅馆,我沉浸在脑海中的各种情感和深思中。毫无疑问,FIrkon知道这点。

   他在我的旅馆前面停下车,但并没有下车。我们握了手,他说,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我想知道何时何地能再见,他回答了我心中的疑问,说道,合适的时间你会被提醒的,你会发现自己身在正确的地方,不用怀疑这一点。

   我下了车。Firkon挥挥手,开车远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站在便道上。

来到旅馆,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自从离开我的朋友们后,我第一次看手表。已经早上510了!我一点都不想睡,也没有丝毫的困倦。我在床边整整做了一个小时回顾整晚的经历。就当回忆的时候,我不禁想到整件事对于我身边的朋友来说该是多么的梦幻!

   无论如何,我必须讲出来....

   实际上,我自己都很难相信过去几个小时中所发生的事情。但是我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亲身经历。

   最后我褪去衣服,躺下来,我一定是睡了一小会儿。当我醒来时,已经快8点了。我匆忙穿好衣服,因为没有什么时间吃早餐了,我还要赶回家的公交车。

   在公交车上,我的眼睛一路望着地球上的风景,看着就坐在身边的人们。可我的思想,还深深的沉浸在前一晚上的经历中,依然遨游在太空中,和那艘巨大母舰中的伙伴们在一起。这种同时觉得自己身处两地的状况持续了几个星期。我发现重新回到地球生活方式的束缚中是很困难的事情。虽然自己很荣幸的领略了宇宙的浩瀚,还有其中持续运动的美,尽管经历是短暂的,但宇宙的奇观一直铭记在心中。从这些来自其他世界的朋友那学来的知识不能独享,而是要和地球上所有愿意敞开心胸去接受的人民分享。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