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0

 
 

行走是一种本能。不断地向远方行走隐藏着某种“内在的道路”雏形。每一步、每一处、每一个阶段都是当下内心渴望的成长和延伸。在某个人生阶段远方代表的是个人视野和欲望扩张的企图。而当周围的生活有了历尽百味的喟叹,生命力不再获得滋养,远方也就成了理想地的代名词。

 

无论走了多久或多远,走了多少条乡村道路和城市陌巷,多少个山林和圣地,都是蓝图变得清晰和明确之前的悄然寻觅。

 

只有当内在世界的道路打开,行走的方式才会完全颠倒过来。外在已不是重点,内在才是。世界观颠倒过来,外在或者远方不再存在终极意义的理想。外在的世界固然很大,但内在的世界更玄奥。

 

行走依然会不断发生,但是外在行走只是为了配合内在的步履。

外在是从客观事物中寻找隐藏的内在联系,内在是从主观感受中寻找秘密的外在显相。外在和内在要和灵魂的蓝图相协调,透过灵魂的语言才能知晓什么是真相,什么不是。

 

在内在道路里面,磁性悦耳的声音是灵魂在物质中的表达。声音是把灵魂往上提升的螺旋道路。

 

当它爆发的时候,就象瀑布冲破了堤坝,带着自由和喜悦的狂舞,然后经过一段路程的颠簸,才慢慢变得有序和可辨。如同无数条金丝银线,勾住迷失于物质中的灵魂,急不可耐要把它带入来时的源头。

 

有了灵魂声音的相伴就如同多了一件秘密武器。一个人身处闹市不会感到嘈杂,行走荒野也不会感到孤独。它的音乐磁力保证灵魂不会陷入幻象的迷网当中。只要和这个声音连接上,意识就会超越到无形的层面。

 

它的扩展是在深度和不断上升的扩展,因此它会把意识带入深邃,但却不是幽暗。在更深邃的边界,会听到更悠扬和沉静的声音。这些声音是灵魂的路标,而非幽灵的催眠。和世间可听到的声音有本质上的不同,内在声音无论怎么听都不会让人觉得厌倦,反而越听越清醒。它不断磁化意识到更高,既不重复也不衰落。

 

这是一种超越尘世间的更高的和谐音。喜悦、和谐、亲密、高频,不会带来思想困惑和自我沉溺。它和外在的声音没有冲突,但是如果从来不了解内在的声音,对其无意识,灵魂将会被外在的声音诱惑。

 

倾听,让人沉静和优雅。就象用我们的耳朵穿过一道道的栅门,聆听夜空中的微风。倾听也要从我们的身体开始,倾听身体的每一个反应和需要,每一个动作。这样才能分辨它在什么时候变得紧绷,什么时候变得放松;又在什么时候变得昏浊,什么时候变得纯净。

 

然后,倾听我们的情绪。了解我们身体里面有多少情绪的骚动,多少情绪未曾释放和被压抑。以及这些情绪从何而来、想要诉说什么。情绪如何变成头脑的语言?如果不能倾听情绪,那就倾听我们的头脑。但不要让它爆发出来。

 

倾听头脑就可以理解我们的思想是如何反映当下的,什么样的思想是客观的或者主观的,什么样的思想可以跳出两极。

什么样的思想来自情绪,或者来自潜意识的自动反应。

 

如果这些都能够被认真倾听,它们就会平静。如果不被倾听,它们就会一直骚动不安,甚至演变成不恰当的行为。在平静的中心真实自我就会被释放,而心有能力去平衡和规范所有不适合心之真实的行为。

 

当这一切都保持地如此和谐一致,我们将听到内在的寂静。通过寂静而非混乱的状态,我们才能真正倾听别人、倾听周围的声音、远方的声音、细微的声音,以及心的每一个悸动。

 

然后,当这些声音都变成如同一刹那的烟火或水泡,转瞬即逝消失于内在寂静当中。这说明我们的心已经超出了身体的边界,漫游在无边的虚空当中。我们将领悟到声音的源头和本体。

 

再一次,我们沉浸在这种内在寂静和似乎要进入深眠的状态。意识会短暂地消失一小段时间,就象把头埋进了水中。如果能够再次清醒我们将成功跨入灵的领域;如果没有清醒过来,意识将在灵的门槛边上昏昏欲睡。

 

在清醒又如梦幻的状态下,灵魂的世界将到达。你会感受到能量的浮动、喜悦的精微,身体的消融。你还会感受到声音、能量、物质其实没有本质分别。你将找到统一的世界。如果你能一直不断地这样保持下去,等待时机成熟,一股力量从你的头顶穿透,你会听到爆发出来的灵魂声响。那一刻也许你会热泪盈眶。

 

因为到那时,你就打开了内在道路的第一道门。你的灵魂回归将会得到保证。声音是迷人的,仿佛星辰悬挂在夜空当中。而不管经历多少光年,声音都将成为你的引路天使。带领灵魂回到最初的地方。

 
 

行走是一种本能。不断地向远方行走隐藏着某种“内在的道路”雏形。每一步、每一处、每一个阶段都是当下内心渴望的成长和延伸。在某个人生阶段远方代表的是个人视野和欲望扩张的企图。而当周围的生活有了历尽百味的喟叹,生命力不再获得滋养,远方也就成了理想地的代名词。

 

无论走了多久或多远,走了多少条乡村道路和城市陌巷,多少个山林和圣地,都是蓝图变得清晰和明确之前的悄然寻觅。

 

只有当内在世界的道路打开,行走的方式才会完全颠倒过来。外在已不是重点,内在才是。世界观颠倒过来,外在或者远方不再存在终极意义的理想。外在的世界固然很大,但内在的世界更玄奥。

 

行走依然会不断发生,但是外在行走只是为了配合内在的步履。

外在是从客观事物中寻找隐藏的内在联系,内在是从主观感受中寻找秘密的外在显相。外在和内在要和灵魂的蓝图相协调,透过灵魂的语言才能知晓什么是真相,什么不是。

 

在内在道路里面,磁性悦耳的声音是灵魂在物质中的表达。声音是把灵魂往上提升的螺旋道路。

 

当它爆发的时候,就象瀑布冲破了堤坝,带着自由和喜悦的狂舞,然后经过一段路程的颠簸,才慢慢变得有序和可辨。如同无数条金丝银线,勾住迷失于物质中的灵魂,急不可耐要把它带入来时的源头。

 

有了灵魂声音的相伴就如同多了一件秘密武器。一个人身处闹市不会感到嘈杂,行走荒野也不会感到孤独。它的音乐磁力保证灵魂不会陷入幻象的迷网当中。只要和这个声音连接上,意识就会超越到无形的层面。

 

它的扩展是在深度和不断上升的扩展,因此它会把意识带入深邃,但却不是幽暗。在更深邃的边界,会听到更悠扬和沉静的声音。这些声音是灵魂的路标,而非幽灵的催眠。和世间可听到的声音有本质上的不同,内在声音无论怎么听都不会让人觉得厌倦,反而越听越清醒。它不断磁化意识到更高,既不重复也不衰落。

 

这是一种超越尘世间的更高的和谐音。喜悦、和谐、亲密、高频,不会带来思想困惑和自我沉溺。它和外在的声音没有冲突,但是如果从来不了解内在的声音,对其无意识,灵魂将会被外在的声音诱惑。

 

倾听,让人沉静和优雅。就象用我们的耳朵穿过一道道的栅门,聆听夜空中的微风。倾听也要从我们的身体开始,倾听身体的每一个反应和需要,每一个动作。这样才能分辨它在什么时候变得紧绷,什么时候变得放松;又在什么时候变得昏浊,什么时候变得纯净。

 

然后,倾听我们的情绪。了解我们身体里面有多少情绪的骚动,多少情绪未曾释放和被压抑。以及这些情绪从何而来、想要诉说什么。情绪如何变成头脑的语言?如果不能倾听情绪,那就倾听我们的头脑。但不要让它爆发出来。

 

倾听头脑就可以理解我们的思想是如何反映当下的,什么样的思想是客观的或者主观的,什么样的思想可以跳出两极。

什么样的思想来自情绪,或者来自潜意识的自动反应。

 

如果这些都能够被认真倾听,它们就会平静。如果不被倾听,它们就会一直骚动不安,甚至演变成不恰当的行为。在平静的中心真实自我就会被释放,而心有能力去平衡和规范所有不适合心之真实的行为。

 

当这一切都保持地如此和谐一致,我们将听到内在的寂静。通过寂静而非混乱的状态,我们才能真正倾听别人、倾听周围的声音、远方的声音、细微的声音,以及心的每一个悸动。

 

然后,当这些声音都变成如同一刹那的烟火或水泡,转瞬即逝消失于内在寂静当中。这说明我们的心已经超出了身体的边界,漫游在无边的虚空当中。我们将领悟到声音的源头和本体。

 

再一次,我们沉浸在这种内在寂静和似乎要进入深眠的状态。意识会短暂地消失一小段时间,就象把头埋进了水中。如果能够再次清醒我们将成功跨入灵的领域;如果没有清醒过来,意识将在灵的门槛边上昏昏欲睡。

 

在清醒又如梦幻的状态下,灵魂的世界将到达。你会感受到能量的浮动、喜悦的精微,身体的消融。你还会感受到声音、能量、物质其实没有本质分别。你将找到统一的世界。如果你能一直不断地这样保持下去,等待时机成熟,一股力量从你的头顶穿透,你会听到爆发出来的灵魂声响。那一刻也许你会热泪盈眶。

 

因为到那时,你就打开了内在道路的第一道门。你的灵魂回归将会得到保证。声音是迷人的,仿佛星辰悬挂在夜空当中。而不管经历多少光年,声音都将成为你的引路天使。带领灵魂回到最初的地方。

 作者 :yachak

【全線閱讀】《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