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4

 

问题:钟爱的奥修,有天早上听你谈竞争跟我们的童年,这让我回想起自己受过的教育。我意识到,整整21年,学校里的每一项活动——从在花园里玩耍,体育比赛,到拉丁语法课——基本上是在锻炼我们如何打败下一个人。看起来它就像是我生命中最有破坏性的经历。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完美的系统,来摧毁孩子们,让我们跟自己周遭的世界一点也不和谐。我们如何才能帮助孩子们发挥出他们的全部潜能,同时不鼓励这种竞争精神呢?

 

OSHO奥修:

一旦你开始思考如何帮助孩子成长,同时不鼓励任何竞争精神,你就已经走错了,因为无论你做什么,你都会给予孩子一种程序。它可能跟你所收到的不一样,但你仍然是在制约孩子——即便你意图再好。

 

树木一直在生长,没有谁教它们如何生长。动物,鸟,整个存在,都不需要编程。从根本上来说,编程这种想法是在制造奴役——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以各种名义制造奴隶。当人们受够了一种名义,另一种名义马上取而代之。一些改进的程序,在制约里做一点改变,但基本的东西还是老样子——父母,老一代,都想让他们的孩子们成为某种人。这就是为什么你问如何?

 

就我而言,父母的作用不在于如何帮助孩子成长——没你他们也会成长。你的作用是去支持,滋养,帮助那已经在成长的。不要给方向,不要给理想。不要告诉他们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让他们根据自己的经验去发现。

 

你只能做一件事:分享自己的生命。告诉他们你被自己的父母制约了,你活在某些限制里,根据某些理想而活,因为这些限制和理想,你完全错过了生命,你不想摧毁你孩子的生命。你想要他们完全自由——摆脱,因为对他们来说你代表着整个过去。

 

父母需要勇气,需要极大的爱,才能告诉孩子,你需要摆脱我们。不要服从我们——依靠你自己的智力。即便你误入歧途,也比做奴隶、始终正确好得多。最好自己犯错,并从中学习,而不是跟随别人、不犯错。不然,除了跟随模仿,你学不到任何东西——那是毒药,十足的毒药。

 

如果你爱他们,那非常容易。不要问如何,因为如何意味着你在寻求方法,技巧——爱不是技巧。

 

爱你的孩子们,享受他们的自由。让他们犯错,帮助他们看到他们哪里出了错。告诉他们,犯错没什么不对——犯尽可能多的错,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学到更多。但是不要重复犯同样的错误,因为那会让你很蠢。

 

所以不是我直接给你答案。你必须在跟你的孩子们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去搞清楚,允许他们在小事上有尽可能的自由。

 

比如说,我小时候……这种情况持续成百上千年了,孩子被教导,要早睡早起,那会让你聪明。

 

我告诉我的父亲,这看起来很怪:在我不困的时候,你强迫我晚上早睡。在耆那教家庭里,晚上早睡真的很早,因为晚饭是5点,顶多6点。吃完饭就没事可做了——孩子们应该去睡觉。

 

我告诉他,我的能量还没准备好睡觉时,你强迫我睡觉。早上我还没睡醒,你就把我拽下床。这种让我变聪明的方法很奇怪!我看不出任何联系——我不困时你强迫我睡觉,这怎么会让我变聪明?我躺在床上,在黑暗里好几个小时……这些时间本来可以干别的,可以发挥我的创造力,但你强迫我睡觉。但睡眠你控制不了。你没办法闭上眼睛就睡着。睡意来了就来了;它并不听从你我的命令,所以好几个小时我都在浪费我的时间。

 

早上我还没睡醒时,你强迫我起床——5点,一大早——你把我拽下床,要我去树林里散步。我很困,你把我拽起来。我看不出这一切怎么会让我变聪明。请你跟我解释!

 

还有,有多少人因此变聪明了?我给我举几个聪明人的例子——我看不到身边有谁是聪明的。我跟我外公也讲过这件事,他说这全都是胡扯。全家上下,只有这个老人是诚实的。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但他告诉我那全都是胡扯。早睡不会带给你智慧。我一辈子都是早睡——70年了——但智慧还没有出现,但我不认为智慧会出现!死亡快来了,但不是智慧。所以别被那些箴言给愚弄了。’”

 

我告诉我父亲,你好好想一想,请诚实。至少给我这点自由——困了我才睡觉,当我醒了,不困了我才起床。

 

他想了一天,隔天他说,可以,或许你是对的。你自己决定吧。听从你的身体,而不是我的话。

 

这应该成为准则:应该帮助孩子们去听从他们的身体,听从他们自己的需要。对于父母来说最基本的事情是,守护、防止孩子掉进沟里。他们的纪律的作用是消极的。

 

记住消极这个词……没有积极的编程,只有消极的守护——因为孩子是孩子,他们可能会做出什么事伤害到自己,让自己致残。即便那样也不要命令他们别去做,你只要解释给他们。不要命令他服从;依然让他们自己选择。你可以把整个情况解释清楚。

 

孩子们接受能力很强,如果你尊重他们,他们会听,会理解的。然后你就收手。问题只是一开始的头几年;他们很快就会相信自己的智力,你的守护就再也不需要了。他们很快就能特立独行。

 

我明白父母们的恐惧,孩子们可能会走到他们不喜欢的方向上去——但那是你的问题。你的孩子不是为迎合你的喜好才生下来的。他们必须过他们的生活,你应该欢庆,他们在过自己的生活——无论怎样的生活。他们可能会变成一个穷音乐家……

 

附:未完待续。本文摘自OSHOBeyond Psychology超越心理学》,该书无中文版。

來源:http://mp.weixin.qq.com/s/URPliQWnN4MfeqUfLQ5TqA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