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官:艾克塔拉 Ektara》(一) 

 

 

艾克塔拉( Ektara

科学官

 

 

  你们生活在一个二元性的宇宙中,并且每一种观点,无论其多么的高贵睿智,都有其对立面。

  我已经观察了一段时间的,有关人类本性的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是,其倾向于思想狭隘,并且近乎怪论的是,一名人类个体或是一群人类集体越是思想狭隘,他们对新的可能性的反应就越激烈。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类存有从雾瘴和催眠状态(同时还包括由宗教和政府所制造的操控)中醒来,这条钟形曲线会变得越来越强壮。其就像是一场人类的蜂拥:那些过去完全无意识的人们,现在正带着一种含糊不清的感觉——他们被那些(自己曾被教导要去仰视与服从的)人们所骗——移动进入半有意识的状态。

  这种对天真的极大打击,对于大多数人们来说都是非常难以应对的。有一个真空地带(no-man's land),或许我该说有一个无人的地带("no-person's" land)(这是我的一个政治上正确的小笑话)(译注:将man替换成person,以表示不偏向男性,与后一句相呼应),其与你们行星上的男性/女性极性的重新平衡有关。这个真空地带是一段时期,是在——当一名人类存有从一种对国家和宗教的有限的认同感,进化发展到一种全球化的,对行星和宇宙的认同感——的过程中的一段时期。在这段困难的心理上的时期中,人类个体尚未到达决断的地步,而是还不知所措的矛盾于:他/她所看到的东西是否是自人类的观念开始以来的谎言与操控。

  当一个人类通过了这个状态,成为一个全球公民和行星公民,历史的冲突就会被忘却,取而代之的是,人类个体会为新的现实而工作,并且会根据一种新的(肯定生命和肯定人类的)价值观和道德标准而生活。

  作为一个肉体化的生物生命形式,不管你们在历史的这个时期也许会感觉到什么,在作为一名科学官的我看来,都是许许多多的人类存有正在求生离开。他们正在将旧的实相(包括其旧的制度和机构)抛在身后的尘埃之中。他们正在铸造一个新的行星的人性和一个新的命运。

  我相信,这将会给你们中的那些处于钟形曲线更高处的人们一些安慰。你们不是孤独的。这是我要给你们的讯息。你们物种中的其他人类正在加入你们的队伍。历史的天平正在倾斜。

 

你们人类的潜力

 

  你们作为一名人类存有的潜力根植于你们的星际间的祖先。而阻碍你们进化发展成为一个更高存有的障碍,是因领土操控而永远存在。

  让我们首先说一下你们的星际间的(而非只是行星的)遗传特征。

  在你们历史上的苏美尔人时期,一个星际间文明与你们早期的灵长类祖先进行了接触。这些被称为安努纳奇人的存有当时正在执行一个实际的任务。他们那时正在开采金矿,因为他们的大气层中的这种(处于悬浮的气体状态的)稀有金属正变得枯竭。他们的大气层是由悬浮的黄金粒子与其他气体混合而组成的。

  对安努纳奇人来说不幸的是,你们的行星围绕太阳的旋转,令他们的生理退化,并缩短了他们的寿命。机器人采矿船能做到的也只有那么多。

  为了寻找一个解决方案,他们决定借用一些更高级的灵长类动物们的帮助。他们操纵你们的古代DNA,创造出奴隶们来进行采矿工作中的地面作业。当安努纳奇人开采了满足他们目的的足够多的黄金,他们便离开了你们的行星。

  那些被这些星际旅行者们遗弃了的人们(早期版本的人类)开始讲述这些来自星星的上帝们的故事。

  一个生活在第三次元中的存有,尤其是一个原始人,能很容易的就把超自然能力归功于一个来自第五或更高次元的,拥有一项先进科技的存有——就如这里的安努纳奇人一样。

  在安努纳奇人的实验之后,又有其他的星际间文明探索了你们的太阳系,并与早期的人类进行了互动。这发生在你们的史前时期,这里我的意思是,除了苏美尔文字以外,就没有别的书面记录了。

  取决于你们如何划分星际间的DNA,你们可以有把握地说,有超过二十个的星际间文明将他们的DNA的特性赠与了你们。不用说,一件礼物会关系到给与的一方和接受的一方。被视为是来自赠与者的一件礼物的东西,结果却有可能成为接受者的一个负担。这就是现实中的悖论。

  从有利的方面来看,你们是星际间的王室成员,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结合了非常进化的存有们的DNA的,混血的灵长类生物。你们的DNA螺旋密码子的运作非常像内部和外部的响应开关。你们的DNA中的一些密码子会在内部生物过程启动的时候开始被激活。

  你们的DNA中的其他的密码子会对环境中的外在刺激进行反应。而你们的以DNA密码子形式被编码的星际间的遗传特征会对宇宙的触发因素产生反应。就好像是这些(将他们的一部分DNA赠与了你们的)先进的星际间存有们,编程了这些密码子,好在未来对自然环境以及宇宙的触发因素进行响应。

  当这些密码子在过去被引入你们的DNA中的时候,这些宇宙的力量那时还位于你们的未来。而现在,它们已经来到了你们的眼前,而你们正在被远远超出你们想象的宇宙力量所激活。这些宇宙的触发因素正从你们的银河系中央以及从更深的宇宙空间流入你们的太阳系。此外,你们的密码子还正在对你们的太阳中的改变进行着反应。

  所有这些宇宙活动都正在刺激并激活你们的星际起源的密码子。

  你们的现在已经变成了你们的未来。你们的未来已经变成了你们的现在。

  通过宇宙的触发因素所带来的这种大规模的人类的激活,正在(并且将会持续)释放出人类之中的意想不到的潜在可能性。

  尽管你们正位于其中,并且似乎还无法看到它,但是你们正位于这场进化改变的中心点上。

  阻碍你们人类潜力实现的障碍物之一,是在于一个狭隘的看待历史的视角。你们的宗教所崇拜的很多存有并不是超自然的,实际上他们只是先进的外星物种。

  这些存有的神化对人类产生了一种阴险的影响。如果你们把一个存有神化,你们就将他或她举到你们自己的头上。你们试图服务于这些神,因为这是被安努纳奇人编码进你们的DNA中的。如果你们提高你们自己的知性,而能理解你们是星际间的王室成员,则你们将会意识到没有任何人需要你们去跪拜。你们(与他们)是平等的。

  也许你们的理解力仍然有限,但是你们的潜力却几乎不会受到限制。

  宗教的去神秘化和去神化将会擦去有关你们的星际起源的蒙昧。在达到你们有能力完成这个这理性任务的程度之后,你们将发现通过这些宇宙的触发因素会更加的容易。

  在我移到大角星星门的话题之前,让我先澄清一下我们的意图以及我们的一贯做法。

  如我前面所说的那样,尊重生命、智能和自由是大角星人的一个先进的标志。我们将我们自己视为是你们的银河系中善意目的的保护者。这还扩展到你们的太阳系以及你们这个行星。不过情况却是多次元的和非常复杂的。我们信奉,存有们有自由去做出他们自己的选择,只要其不会束缚或限制其他人。

  作为你们这个行星这么多世纪以来的一名观察者,我受制于大角星人的协议。这是所有大角星人间的,并且尤其是我们中那些星际探险者和(或)星际保护者的一项文化上的协议。

  除了极少数的场合以外,我们是不会直接介入地球上的事务的。虽然你们还意识不到,但我们的星际飞船在第五次元中穿过你们的太阳系以及你们的星系,并且我们已经阻止了(并且还将继续阻止)很多恶意的入侵者。

  你们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但实际上有星际间的战斗正在发生,这些战斗发生在那些,想要通过新的先进科技来进一步监禁你们,和(比如像我们以及其他人这样的)想要试图保护你们的人们之间。我们不是唯一的一个为了你们的最大利益而巡逻宇宙空间这个区的人,不用说,这里所谓的的最大利益,是和知觉者本身有关的。实际上,这是这个宇宙中的悖论之一。

  我们的意图是保护(你们)这些变异中的人类的自由意志地带,我们经由更高的次元来保护你们,并且让你们能自由的去做出你们自己的选择。我们的希望是,你们能够做出提升生命、智能和自由的选择,不过这个选择是你们要做出的,而不是我们。

  我们意识到,你们中的那些,以一种地球上的生活方式――从历史上看,是被约束和被操纵的生活方式――生活的人们,实际上也许会觉得,你们好像在这件事情上没有选择,并且结果是远远超出你们的能力影响范围的。让我从一个生物学上的比喻来说一下这个窘境吧。有某些种类的松树,它们的种子只会在受到火灾的刺激和激活之后才会发芽。这个场景常常是围绕着闪电和干旱。

  一片松树的森林会由于缺乏降水而变得非常干燥。空气炙热,并且会形成雷雨,这种类型的天气情况常常会伴随着闪电。一道闪电会击中一棵干燥的树木,然后其会燃起火苗,最后让森林猛烈的燃烧起来。而且,对于观察者来说,看起来闪电是起源于天空之中,可实际上闪电是起源于地球上。

  当大火吞噬了森林,烧毁松树,这一特定种类的种子就开始复苏了。它们没有被大火烧死,并且在大量毁灭发生的地方,会有新的生长出现在时间的进程之中。属于这一特定种类的这些松树的种子就像是你们的星际遗传密码子。那些安排它们进入新的生长进程的力量,来自于远超出它们自己控制或操纵的力量。

  我前面所提到的宇宙的触发因素就像是闪电。在某种情况下可以说你们的人类文明着火了(无论是按字面意义,还是比喻性的来说),情况就是这样。

  那些操控者们没有力量盖过这些宇宙的触发因素,因为他们的起源并不是这颗行星。并且那些试图从他们的星际流氓同伙那里寻求支援的操控者们也感到了失望。这是因为他们被我们的星际飞船以及其他的星际起源的联盟给封锁住了。

  如我曾说过的那样,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状况。那些等待我们乘着三次元的星际飞船到来的人们是在浪费他们的能量。(因为)需要花费巨大的能量,才能降低我们的星际飞船的振动频率进入第三次元。通过光态(light-form)科技,我们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完成这项任务,但其将会是最后的手段。

 在我们讨论的这一刻,我想要传达的是,你们的星际遗传密码子正在被激活,并且会持续被我前面所提到的宇宙的触发因素所激活。在接下来的一百年间,人类中的新能力的逐渐显露,会让所有以前由你们所实现的进化上的跳跃都黯然失色。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