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3

 

 

问题:你对在平凡的生活中成功怎么看?我担心你反对成功。

 

奥修:

 

任何事情我都不反对,也不支持。无论发生什么,都发生了。一个人不需要选择——因为痛苦伴随着选择。如果你想成功,那么你会痛苦。你或许会成功,你或许不会成功,但有件事是确定的:你会痛苦不堪。

 

如果你想成功,而成功是偶然的,是巧合,它不会让你满足——因为这是头脑之道。

 

无论你得到什么,它都会变得没有意义,头脑开始跑在你前面。它欲求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头脑只是对更多的欲望而已。

 

这个欲望永远得不到满足,因为无论你得到什么,你总是能想象拥有更多。“更多”跟你所拥有的之间的距离是恒定的。

 

这是人类经验中最恒定的东西之一:一切都在改变,但你已经拥有的跟你想拥有的之间的距离始终是恒定的。

 

爱因斯坦说:时间的速度是恒定的——那是唯一恒定的东西。佛陀说:头脑的速度是恒定的。真相是,头脑和时间并不是两样东西,它们是一样的,同一个东西的两个不同的名字罢了。

 

所以如果你想成功,你可能会成功,但你不会感到满足。如果你不满足,成功有什么意义呢?

 

我说,你成不成功只是偶然的,更大的可能性是你会失败,因为不只是你在追逐成功——千百万人也在追逐。

 

在一个 6 亿人口的国家,只有一个人能当上国家主席—— 6 亿人都想当总统或国家主席。所以只有一个人能成功,整帮人全失败了。更大的可能性是你会失败,从数学上来看,失败比成功更确定。

 

如果你失败了,你会感到挫败,看起来你一生都荒废了。如果你成功了,你永远都不会成功;如果你失败了,你就失败了——这就是整个游戏。

 

你说你怀疑我反对成功——不,我不反对。因为如果你反对成功,那么你又有另一个想成功的想法了,那就是:如何放下想成功的荒唐想法。然后你又有另一个想法……距离又出现了,欲望又出现了。

 

现在,那就是为什么人们会去当和尚,会去寺院。他们反对成功。他们想摆脱这个充满竞争的世界——他们想逃离其中,这样就不会有挑衅,不会有诱惑,他们可以得到安息。

 

他们试着不去欲求成功——但这也是欲望!现在他们有了灵性成功的想法:如何成功变成一个佛,如何成功变成一个基督,如何成功变成一个马哈维亚。再次,一个想法,那个距离,那个欲望——整个游戏又开始了。

 

我并不反对成功,那就是为什么我活在这个世界,否则我早就逃了。我既不支持成功,也不反对成功。我说:做一个漂流的浮木——无论发生什么,让它发生。不要有你自己的选择。

 

无论什么出现在你面前,欢迎它。有时候它是白天,有时候它是夜晚。有时候是幸福,有时候是不幸——你保持不选择,你接纳发生的一切。

 

这就是我所谓的灵性存有的品质。这就是我所谓的宗教意识。既不反对也不支持——因为如果你支持,你就会反对,如果你反对,你就会支持。

 

当你支持或反对什么,你就把存在一分为二了。你有一个选择,选择就是地狱。保持不选择就是脱离地狱。

 

让事情如是。你只是继续前行,享受发生的一切。

 

如果成功出现了,享受它。如果失败出现了,享受它——因为失败也会带来一些乐趣,那是成功给不了的。成功也会带来一些喜悦,那是失败给不了的。

 

一个没有自己的想法的人,能够享受一切,无论发生什么。如果他是健康的,他享受健康。如果他病了,他躺在床上享受生病。

 

你有曾享受过生病吗?如果你没享受过,你错过的就太多了。只是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干,不用担心外界,每个人都关心你,你突然成了国王,每个人都关心你,倾听你,爱你。

 

你没有什么要做,一点也不用担心外界。你只是休息。你聆听鸟鸣,你听音乐,或是看点书,然后睡着。这很美!它有自己的美。但是如果你有一个想法——你必须始终健康,那么你会痛苦。

 

痛苦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我们在选择。当我们不选择时,就会有极乐。

 

“你对在平凡生活成功怎么看?”我的看法是:如果你能保持平凡,你就成功了。

 

一个病人正跟朋友们抱怨,“在找那个精神病医生治疗一年,花了 3000 块钱后,他告诉我我痊愈了。痊愈?一年前我是亚伯拉罕·林肯,现在我成无名小卒了。”

 

这就是我对成功的看法:成为一个无名之人。

 

没必要成为亚伯拉罕林可,没必要成为希特勒。只是保持平凡,做一个无名之人,生命对你来说会是一个极大的喜悦。保持简单。不要让你的周围变得复杂。不要要求。

 

无论什么出现,把它作为一个礼物,作为神的恩惠而接纳,享受、开心于其中。

 

数不尽的喜悦正散落在你身上,但因为你那苛求的头脑看不到它们。你的头脑非常急于要成功,要成为特别之人,以至于你错过了所有的光辉。

 

保持平凡就是保持非凡。 保持简单就是回到了家。

 

但它视情况而定:“平凡”这个词,你开始觉得有点苦涩——平凡?你,平凡?或许别人是平凡的,但你很特别。

 

这种疯狂,这种神经病,存在于每个人的头脑里。

 

对此,阿拉伯人有个特别的笑话。他们说上帝造人时,他在每个人耳边低语,“我从没造过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或女人——你是特别的。其他人都很平凡。”

 

他不停的开玩笑,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满脑子都是这种狗屎——“我是特别的,上帝亲口说过,我独一无二。”

 

你或许不会这么说,因为你认为那些凡夫俗子理解不了,不然,干嘛要说?没必要说。为何给自己惹麻烦?你知道,你确信不已。

 

每个人都脚踏同一条船:那个玩笑并没有只对你开。上帝不停的在每个人身上开同样的玩笑。或许他已经不再这样做了,他搞了一台电脑、一台机器重复同样的事。

 

它取决于你怎么解释。“平凡”这个词意义非凡——但它依情况而定。如果你明白……那些树是平凡的,那些鸟儿是平凡的,云朵是平凡的,星辰是平凡的。那就是为什么它们没有精神病。那就是为什么它们不需要精神分析师。它们是健康的,它们充满了精气神。

 

它们只是平凡而已!没有树疯到要去竞争,没有哪只鸟烦心于谁是世界上最强的鸟儿——鸟对这个根本没兴趣。它只是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享受其中。但它取决于你怎么解释。

 

一个父亲带他的小孩去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看演出。合唱团指挥拿着指挥棒开始了,然后是大牌的歌剧女主唱,她开始独唱。指挥在挥舞指挥棒时,男孩说,“爸爸,为什么那个男人打那个女人?”

 

父亲说,“他没有打她,那是指挥。”

 

“但是如果他没打她,为什么她喊叫?”男孩问。

 

你在生活中看到的一切都是你的解释。对于我,“平凡”这个词意义非凡。如果你聆听我,如果你明白我,你就会想要保持平凡。你不需要为保持平凡而努力。 它已经在了。

 

然后,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冲突都会消失。你开始享受来到你、展开在你面前的生命。你享受童年,你享受青年,你享受你的老年——你享受你的生命,你也享受你的死亡。

 

你享受一年四季——每一个季节都有自己的美,每一个季节都有些东西,有些自己的狂喜要给你。

 

From: OSHO The Discipline of Transcendence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