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explorer 新人类扬升意识

2020-08-12

 

 

唐宋的时候,禅风还是十分兴盛的。

 

有一次庞蕴去参访马祖。

庞蕴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

马祖答:等你一口吸尽西江水,我便告诉你。

 

禅那的秘密在心法,是最高的智慧。但这个心是本性自然,一尘不染,不住一法的心。最高的智慧往往看起来最平凡,在马祖看来平常心是道。所以禅那体现在日常生活当中,就是去把握好这个平常心。它不是关于求学论道的知识。

 

庞蕴在寻找一个答案,他的逻辑里面是带有“求法”的期盼,他一定在渴望更高的东西。用“法”来接引平常心就已经不平常了,更何况是超越万法的呢。既然不平常,那就先让他去“一口吸尽西江水”再说吧。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没有了可能性,所有对此的期待、揣摩和求法心理就被截断了。正是在这种截断所产生的对境当中,本性的智慧就自然流露出来。庞蕴悟道了。

 

庞蕴早前也是有所悟的:“日用事无别,唯吾是偶谐。头头非取舍,处处没张乖。”能够无分别无取舍地修心处事,已经是有所慧见的。但是没有彻,不然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每一个明白的人在这一点上都不可能问出任何问题。问题来自“我”,如果自性的光明显发了,“我”是不可能存在的。

 

“一口吸尽西江水”也是“顿超”的智慧。一气贯通、一彻见底。看你能不能当下超越所有相,包括之前的悟相。如果不能见底,那一定有所执着,那一定还会疑惑。所有相都是虚妄,悟相也是,得法也是。道是不需修的,自性本来就具足。有迷才有悟,有得就有失,迷是头脑的妄想,得是时间的变化。但是自性从来不迷,不得也不失。

 

自性是难以形容和描述的,不是不能认识和体会,而是不能将经验完全传达出来。当这个描述的念想升起的时候,它就已经成为死灰了。所以虚无就是思想的本质,更何况万法呢,都是虚无当中的幻灭显影。即便马祖想要回答这个问题,他也是无力的,心行处灭你才能见性,但是心念一动也就言语道断了。谁能真正形容那个超越心智的存在?虚无怎么去证明实相?

 

除非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比如一口吸尽西江水。有所悟算是一种境界,但是无有所悟、无有所得才是本体,因为这是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之处。站在这个地方,就连看似虚无的也是实相。禅那的学习方式,不是沉湎哲学而是要人去参究;不是住在境界而是用心如镜;不依托万法而是不见一物。“一口吸尽西江水”这就是不可能、不可思议,是心根本做不到的。当心根本做不到的时候,无助的时候,真正的自性觉悟才会到来。

 

你怎么可能看到念头的虚无呢,马祖说:“一念妄想即是三界生死根本,但无一念即除生死根本”。但是这个“无念”绝非压着念头不放,绝非要去空一切念头。而是要“看”到确实没有任何念的存在性,所有念都是生生灭灭,变化无常,毫无自性,既然不存在那就不应该有取舍。这就是“前念中念后念,念念不相待,念念寂灭”,这就是最正确的禅观了,因为有念才有时间,才有过去现在和未来。能够达到无念的境界,智慧也就打开了。

 

到底能不能“一口吸入西江水”?这其实就是个修证的境界问题,有修证的人可以从宇宙十方吸入诸风而不会撑破身体,也不会让其它生命受到影响。并不是他的身体在呼吸,而是在身体的第三个层面,当所有呼吸都停止的时候,有一个无形的东西在呼吸。从修证境界来看不是没有可能的,能呼吸天地宇宙就是一种心量,有心量就有气魄。如果庞蕴真正修证到这个境界,那他也就真的不需要问了。既然已经实证了,那就没有任何怀疑。

 

禅带有单独一人的意思,这象征那个拥有唯一存在性的独立意识,而不是分别意识。当一个人能够完全单独存在的时候,仿佛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但是同时他也是整个世界。彻底了解一切“非我”和“非存在”,和认识只有独一存在几乎是同时的。这是超越文字道理的。

 

实证没有道理,因为没有前因和后果,前因和后果在时间之内,没有逻辑和过程,所以你无法形容和描述你的心境。大多数的禅师在悟道之前都会修禅定,马祖是,庞蕴也是。在他们的定性里面,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所以只要轻轻一拨,悟境就出来了,剩下的就是心的本来面目。“不历诸位,而自崇最,名之为道”。这才是我们最需要的东西,得到它其它一切自然懂了。

 

实证就是让你去体验全部的完整性,你作为一个身体、一个意识、一个灵魂的合一状态,这是一个存在状态。你可以站在不同程度的合一来思议平常的分离状态,但是存在状态背后还有一个超越存在状态,它在所有存在里面,又不在所有存在里面。它是隐形的独行者。在能够达到存在状态之最完整之前,你不可能了解它。所以一个有智慧的禅师,是不会太早去示现这个东西的。我们平常所见到的当下顿悟公案,是对有准备的人而言的。

 

禅那的生活方式是很接近老庄的,不然《庄子南华》里面不会出现鲲、大鹏这样的奇异生物,其实它们都是心量的物化。只不过老庄远远早于禅那的出现,那个能让人相忘于江湖的,不就是不与万法为侣的“独行者”么。“独来独往,独出独入,孰能碍之”。

 

禅那是生活化的,宗教是严肃的。禅那是无等级的,宗教是有高低的。这个“独行者”绝对不是严肃的,因为它在所有的分别等级当中。真理只是需要被了解,实相需要被体验而不是刻板固化。不与万法为侣的人,看待一切都是自然的,但是当自然被扭曲和蒙蔽之后,“独行者”也不得不为它创造的游戏买单。

 

大彻大悟后的庞蕴,把万贯家财沉入到江心当中。这既不是爱财如命的人能够理解的,也不是渴求福报的人能够做到的。从此禅的江湖便少了一个人,他说走便走了,岂是人生荣华富贵所能够留得住的。当然他也是不来不去的。

 

【全線閱讀】 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