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9

 

 

 

希特勒到天国去了

 尼:嗯,没错。不过,我们好象又离开了原来的问题。

神:其实没有。你问希特勒的事。希特勒经验之所以可能,是由于群体意识所产生。许多人说希特勒操纵了群体——也就是他的国人——用的方法是他的狡诈和滔滔善辩。但这种说法却是一种方便说法,把一切罪责都推到希特勒身上——这不是人民大众所要的方式。

但如果不是数以百万计的民众支持他,跟他合作,宁愿屈服,则希特勒什么也不能做。自称为日耳曼人的这一小群,必须为大屠杀负起重大的责任。同样,这称之为人类的大群,也必须负起重大的责任。因为这人类大群即使并没有做什么,却也是漠然的允许,漠然于德国所发生的痛苦——直至其情况是如此之深,以至于连心肠最冷硬的分离主义者也不再能漠视为止。

所以,是集体意识提供了纳粹运动的沃土。希特勒只是抓住了时机,但并不是他创造了这个运动。

必须要懂得这其中的教训。一个持续在强调分别和优越感的群体意识,会使悲悯之情大量消失,而悲悯之情的消失,则无可避免的会随之以良心的丧失。

以狭隘的民族主义为基础的集体概念,会忽视他人的苦难,却会要所有的别人为你们的苦难负责,因而为报复、“整风”和战争制造借口。

奥许维茨是纳粹解决“犹太问题”的办法——是一种试图“整风”的企图。

希特勒经验的可怕,并非在他把此经验加诸于人类身上,而是人类允许他去做。

令人吃惊的不仅是希特勒的出现,而是还有那么多人同行。

可耻的不仅是希特勒屠杀了好几百万犹太人,而是在希特勒被迫住手以前,必须有好几百万的犹太人被屠杀。

希特勒经验的用意,乃是向人类显露它自己的面貌。

整个历史中,你们都不乏出众的教师向你们显示机会,让你们记得你们真正是谁。这些教师向你们显示了人类的最高潜能和最低潜能。

他们向你们呈现了生动的、令人透不过气来的例子,让人知道作为人,可以是什么样子——由于人的意识,你们有许多人能够走向何处,愿意走向何处,会走向何处。

务须记得:意识是一切,它会创造你们的经验。群体意识力量强大,会制造出无可言说的美丽与丑恶。而选择则总由你们。

如果你们不满意于你们的群体意识,就要想办法改变它。

改变别人意识的最佳途径,就是你以身作则。

如果你自己不够,则组成一个自己的群体——让自己成为你们想要别人去经历的那种意识之泉源。当你们身体力行,他们就会——愿意——去经历。

是从你开始。一切事情,样样事情。

你想叫世界改变?那就先把你自己世界里的事改变。

希特勒给了你们最好的机会这样做。希特勒经验——象基督经验——向你们显示了你们自己的面目,其意义和真理是深远的。然而,这些较深远的觉醒——不论是希特勒的,还是佛陀的;成吉思汗的,还是海尔•克里希那(Hare Krishna)的;匈奴人阿铁拉的,还是耶稣基督的——只有在你们记得他们时才存在。

这乃是为什么犹太人要建立大屠杀纪念碑,要求你们永不忘记。因为你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小块希特勒——不同的只是程度。扫除一个民族就是扫除一个民族,不论是在奥许维茨(Auschwitz)还是在伤膝涧(Woundeed Knee)。

尼:所以,希特勒是被派遣给我们的,向我们提供一个教训,让我们知道人可以做出多么可怕的事,人可以堕落到多么深的地步的?

神:希特勒不是被派遣给你们的。希特勒是由你们所创造的。他起于你们的集体意识。没有这种集体意识,他不可能存在。这就是你们的教训。

种族隔离和优越意识——“我们”有别于“他们”的意识——乃是希特勒经验的创造者。

神圣兄弟情谊和一体——而非“我的或你的”意识则是基督经验的创造者。

当痛苦是“我们的”,而不只是“你们的”;当欢乐是“我们的”,而不仅是我的;当整体生活经验是我们的,则就终于是真正的了——真正整体的生活经验。

尼:为什么希特勒到天国去了?

神:因为希特勒没有做任何“错”事。他只是做了他做的事。我要再次提醒你:有许多年的时间,上百万的人都认为他是“对”的。他怎么可能会不认为如此呢?

如果你冒出某个疯狂念头,而上千万的人都同意,你就很可能不会觉得自己多疯狂。

这世界——终于——认定希特勒是“错”的了。这乃是说,世界上的人对他们是谁和他们选择做谁,参照希特勒经验,做了新的评估。

他拿出一把尺来,设了一个参数,一个界线,依此我们可以测量和限制我们对自己的观念。基督所做的也是同样的事,只不过是在光谱的另一端。

还曾有过别的基督,别的希特勒。以后还会再有。所以,要警觉。因为高等意识和低等意识的人都走在你们之间——正如你们走在他人之间。你又带着什么意识呢?

尼:我还是不明白希特勒怎么可能会去天国。他所做的事怎么会得到这样的报偿呢?

神:首先,要了解,死并不是一种结束,而是一种开始。不是一种可怖之事,而是一种喜悦。它不是一种关闭,而是一种开启。

你们一生最快乐的时刻是它结束的时刻。

这是因为它并不结束,而是以如此辉煌的方式继续,如此充满了和平、智慧与喜悦,以致难以描绘,也无法让你们了解。

所以,你首先要了解的——如我已经向你解释的——是希特勒并未伤害任何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并没有造成任何痛苦,他只结束了它。

佛陀曾说“生是苦”,他说得对。

尼:但即使我接受这种说法,可是希特勒却并不知道他实际上是在做好事。他以为他在做坏事。

神:不,他不曾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他实际上认为他是在帮助他的人民。而这是你所未能了解的。

任何人,以他自己的世界模型而言,都没有做任何“错”事。如果你以为希特勒明知自己疯狂,还一直做着疯狂的事,则你对人性经验的复杂性尚一无了解。

希特勒以为他对自己的人民做了好事。而他自己的人民也认为他如此!这才是疯狂之所在!德国大部分的人民都同意他!

你们宣称希特勒“错”了。好。由这个尺度你们又重新界定了自己,对自己知道得更多一点。好。但不要因希特勒为你们把这个尺度显示出来而诅咒他。

必得有人做这种事。

如果不是热,你们无法知道冷;如果不是下,你们无法知道上;如果不是右,你们无法知道左。不要诅咒其一而祝福其二。因为这样乃是未能了解。

千百年来,大家都在诅咒亚当和夏娃。人说他们犯下了原罪。我告诉你们:那是原福(The 0riginal Blessing)。因为,设若没有发生那件事——分得善与恶的知识——则你们甚至连这两种可能性的存在都可能不会知道!事实上,在亚当堕落之前,这两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那时没有“恶”。每一个人,每一个物,都存在于恒久的完美状态。那名副其实是天堂,是乐园。然则你们那时不知那是天堂——不会体验它为完美——因为你们不知道任何别的情况。

因此,你们应当诅咒亚当和夏娃呢,还是该感谢他们呢?

而你说,我该如何对待希特勒?

我告诉你:神的爱和神的悲悯,神的智慧和神的原谅,神的用意和神的目的,都足够大到可以容纳亚当的罪行和至恶的罪犯。

你们可以不同意这个,但没有关系。你们才刚刚习知你们到此所要发现的是什么。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EvtxhONptPz1NaxcgLC9LQ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