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1

 

 

许医师今天要谈的主题是“释放死亡的焦虑”,先从恐慌症的个案谈起。在研究恐慌症的时候,我们发现:患者基本上是以一组生理症状,来释放内在的焦虑与恐慌的能量。神经内科通常称其为神经衰弱或是自律神经失调,在精神科的诊断则是恐慌症。

 

恐慌症每一次的发作因人而异,一般在三到十分钟,但也可能持续更久。有些人会感到会头皮发麻,担心自己是不是中风。他们多半是从亲戚朋友、报章杂志之类的来源,获得过有关中风的资讯,而这些讯息都会加强自己的恐惧和焦虑。有些人脖子肌肉会有紧紧的感觉,就会觉得可能跟高血压有关。有些人经常会感觉心悸、胸闷、吸不到气,甚至快要窒息,就会马上到医院看急诊,怀疑自己心脏病发作。但是去心脏科做心电图和心脏检查,结果大都是轻度的二尖瓣脱垂,而且病情本来并不是很严重,可是患者却感觉自己是心脏病发作,很快就要死了。在这些恐慌症状中,有着一个共通点:面对死亡的焦虑。因为中风和心脏病都是广为一般人所知的猝死原因。

 

我记得台湾企业英业达的董事长温世仁猝死的时候,心脏科的门诊病人多了三成,很多人都担心自己有心脏病,可能会突然死掉。

 

 

举个例子,高雄有一位公交车司机,工作时心肌梗塞发作。他就让乘客安全下车,然后就死在方向盘上。家属不知所措,觉得怎么会这么突然?对于这个人而言,开车不只是他的职业,也是他的兴趣与爱好,那么,这个人能够在做着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时死去,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那么,现在想想你们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是什么?游泳、跳舞、唱歌……如果到了八、九十岁,突然在唱歌、跳舞到一半的时候溘然而逝,那也是一种美好的人生。像这样换个角度思考,如果能够死在自己这一生中最喜欢的活动上面,未尝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

 

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溺死在海里的人去问赛斯,关于自己的死亡方式。赛斯告诉他,他在前世曾经当过水手,在当水手的生涯中,他有着美好的体验和记忆。所以,这一世他同样选择死在他最喜欢的海里面。

 

 

其实每个人的死亡方式,都和我们内在的潜意识是相关联的。之前提到那个公交车司机,也许我们觉得他很悲惨,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他能死在自己为之奉献一生、最为热爱的行业上,其实也是一种幸福。但是,很多人看到这个新闻,或知道自己的家族中有人死于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他们也许就会吓到手脚发抖,四肢无力,就像电池快没电的感觉。这就是恐慌发作时,患者潜意识中感觉到并释放出的情境——人之将死的情境。

 

面对死亡,其实每个人都有很深的恐惧。那是因为我们用头脑去思考、用想象力去描述死亡的样貌,结果往往人还没死,就先吓死自己了!对于死亡这件事情,最可怕的部分并不是实际去遭遇它。很多人的死亡都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就像飞机失事,乘客死亡时甚至还来不及出声。大多数人死亡的时候,自己根本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就已经死掉了。

 

所以,真的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并不恐怖。可是在人的想象当中,死亡能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死亡其实是一个很快发生的过程,我们并不会一边死亡一边思考我们死亡的过程。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归零,重新开始》

文字整理|梅花鹿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