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弟子心常寂然,这样的寂然,并不是静坐时没有念头的寂然,而是行住坐卧动中有不动的寂然,在此寂然之中,外观一切形相世界,会感受到形相世界背后本自空寂,这就好像看见一棵随风摇曳的树,但你却始终感受到不动的空寂背景,而摇动的树枝好像无声的演员在演出这场戏……

 

心看到广大寂然不动的境,和看到纷然摇动的境,以及和看到眼前的茶杯、电脑、桌子、花草树木等是相同的。那没什么不同。我们不必为看到这个高兴,也不必为没看到这个而若有所失。修行和看到什么样的境无关。即使你看到空,即使你体会到无身体,即使你看到广大清净光明不动的境……但遇到事情,不能不让自己身陷烦恼、恐惧、痛苦等,那些所见的境界有什么用呢?

 

因此,别以见到了什么样的境为判断修行好孬的标准,一个好的修行人是不在意这些的。应当发展平等心、平常心,以一颗平等、平常的心看待一切。事实上所有的境相都是平等的,无高无低,无上无下,无好无孬,无善无恶,无优无劣。在修行中,看到诸佛圣形像,应和看到眼前的花草树木相同;看到清净光明的境相,应和看到烦恼染着的境界一同对待。因为,所有的相都是虚的,唯心所生,没有一个是真的。

 

不要太在乎头脑所看到的画面,头脑看到的所有画面,都像在沙滩上作的画,都像在水面上作的画,都像在虚空里作的画,都无实质,如梦似幻。不要上了它们的当。在在处处,观察头脑里闪过的画面,不要参与其中,不要认画面中的为我,画面中的为他;时刻分清那只是头脑里的虚妄的画面,那画不真,那画中的人不是真实的人,那画中的事不是实际的事儿,分清这点!

 

分清这点其实并不容易,多少人都曾在这儿迷失!当我们的头脑中出现有关自己的过去的画面,如果我们感到羞愧、难受或内疚,我们迷失了——我们将其中想象的自己当作真实的自己,将其中不再是真实的事仍然当作真实的事;当我们的头脑中出现有关自己未来的画面,如果我们感到害怕,害怕到非得要做些什么来平息那个不安,我们迷失了——我们将画面中的自己当作真实的自己,我们将想象中的事当作了真实的事……

 

就像一位演员,假如有一位电影演员坐在电影院里看他自己拍过的电影,如果他坐在那里跟着电影屏幕里的自己的影像,而生死悲欢,而烦恼不已,而伤心欲绝,甚至号啕大哭起来……很显然他迷失了。同样地,如果一个人坐在他的身体里,看他头脑电影院里的电影,也那样反应,显然,他也迷失了。多少时,我们迷失在自己身心的电影院里而不知!我们就像那位疯了”——迷失甚深的电影演员一样,在目睹着自己虚妄的影像而历经生死轮回。

 

有多少次,我们跟着那早已发生、寻遍天涯海角也找不到一点真实影子、只在大脑里才有的虚妄影像,而痛恨不已,而愧疚不止;有多少次,我们对着根本还没发生,纯粹是头脑里想象的虚幻的场景或故事,而吓得心惊肉跳、惶恐不安……有多少次,我们的身心发生着这样那样的反应,而根本没意识那不是真的,只是头脑里一幅虚妄的画面?有多少次,我们在被虚假的老虎吓得四方易处,我们在被不存在的魔鬼折磨了许多年!有多少次,我们溺死在不存在的水?我们被不存在的火烤得焦虑不安?

 

在一期情感调解类电视节目里,我看到一位妇女,目睹着现实里安静无语的丈夫,面对着头脑里早已不存在、仅仅只是些虚妄画面的残存影像而痛苦流泪、愤怒控诉……,我看到:在那时刻,她就像一位精神病人,对着虚空里、根本不存在的事物发生着种种反应而不知!多么深地坠入了一场噩梦啊。不要嘲笑她,有多少次,或轻或重,我们都正像她一样,站在平实、美丽而仁慈的大地上,反应着虚空——头脑里的幻华?或悲伤,或忧郁,或愤怒,或这样那样……我们都迷失了,我们都曾迷失!

 

绝大多数时候,对一位修行,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儿,分清着想象和真实的不同,这就是修行。时刻能分清这一点,时刻能做好这一点,就万事无忧了。想象和真实并非人人分得清,并非只有我们所说的精神病人分不清,很多时候,大多数我们这些被称作正常的人也分不清。例如,正常人痛苦、烦恼、悲伤、恐惧或担心的时刻,就是我们没有分清想象和真实的时刻。我称这样的时刻,为正常人的精神病状态精神病时刻

 

从某种意义上说,痛苦烦恼都是精神病发作;而于修行中看到某种神圣或特别的境界而欣喜若狂,也是精神病状态。我们都有一颗精神病的头脑,时不时发作一下。修行就是来治愈这颗头脑的,使它达成完全健康的状态——像诸佛一样的状态。只有完全像一位佛一样的头脑,才可以称作正常健康的头脑。头脑唯一的病态是被它的想象所迷惑。当头脑被它的想象所诱骗时,我们迷失;当头脑不被它的想象所诱骗时,我们清醒。

 

说到想象,没有什么人类所看到的境相不是想象。我们头脑中所出现的神、龙、鬼、天堂、地狱等当然是想象,但像我们眼前所正目睹着的花朵、树木、天空、大地等一切事物的形象,也是想象。前者想象我们容易认出,后者想象有几人认得出?人们看到的一切有形象皆是想象,无一例外。因而,别太相信你的见闻觉知,要在见闻觉知上醒过神来。换句话说,要时刻于见闻觉知上保持清醒。修行,分清想象与真实!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