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1

 

 

我的老师赛斯说:“与自然的认同,于是如我们所了解的,死亡经验完全没有被认为是一个结束。”

 

因为早期的人类知道,意识并没有被锁在肉体里面;早期的人类知道,意识可以随时离开肉体;早期的人类知道,一阵风是我,一阵暴雨是我,闪电是我,泥石流也是我,我与大自然并没有分开。所以,早期的人类知道,肉体的结束不是意识的结束;早期的人类知道,肉体只是意识的一个载具。所以,早期的人类,尤其是那些原始部落,他们认为,死亡不是意识的一个结束。

 

我的老师赛斯说:“而意识的流动性是个经验到的事实。”意识的流动性,这是我们常要去做的一个练习。意识的流动性,是一个经验到的事实。

 

 

我的老师赛斯说:“而自己也不被认作是现在肉身之内,而身体多少被认为像一个友善的家或洞穴,善心的给了自己一个庇护所,而不是把自己限制住了。”所以,这就是早期人类的意识。他的意识有很高的流动性,身体并没有把你限制住。身体像是一个友善的洞穴、友善的家、友善的鸟巢,身体被视为是一个庇护所,而不是限制性的东西。所以,早期的人类,他们的精神是更自由的。由此,我们对自己可以有一个感受上的扩展。所以,我们要学会如何让你的感受流动。

 

你们常常要做一个练习:假设你的心中有一股爱,你如何让爱流动,你如何感受到爱是一股能量,在你的五脏六腑里流动。比如,愤怒是一股能量,那你如何让你的愤怒在你的身体里流动?举个例子,我记得在很久之前,发生一件事让我很愤怒。后来我发现我不能把愤怒压抑在我的内心,于是我让那个愤怒在我身体里流动,我感受到那个愤怒的能量在我的身体里流动,最后那个愤怒的能量跑到我两边的肩膀,然后变成两团火球,两边的肩膀像有两个火球在喷射。

 

所以,你们可以让你们的很多感受流动。你们可以试着做这个练习。比如,你感受到你对你家人、伴侣的一份爱,你让爱的感受在你的心中流动;如果你有愤怒、难过的情绪,你也要让你的愤怒、难过流动。所以,我跟大家讲,哭是一个很好的治疗,因为它让能量流动;愤怒也是一个很好的治疗,但是你必须让愤怒流动。你只有让愤怒流动,它才会释放,最后才能回到爱与宽恕。

 

 

所以,你们都要做一个练习,练习如何透过你们的感觉,透过你们的喜怒哀乐,让你的情感能量流动起来。任何疾病的产生,一定也是因为你的情感能量没有流动。我说的流动,是在你的心肝脾肺肾之间流动。举例来讲,让你的愤怒的能量从左手流到右手,从胃流到心脏,从心脏流到肝,最后当它开始流动的时候,再把它释放出去。我相信这就是古人讲的经络。经络其实是体内生命力流动的道路,其实也是我们喜怒哀乐流动的道路。

 

可是,我们现在的经络很多时候都没有在流动。于是,你的很多能量就累积在某一些经络和器官里面。能量如果累积在经络,就会造成经络功能的问题;累积在某一些脏器,就会造成脏器的病变。所以,当你理解了这一部分的赛斯哲学思想,你就要学会如何让能量流动。而这个能量的流动需要透过言语的表达,因为用言语表达来勾起能量是最容易的。

 

比如说,我作为一个治疗师经常会对来访者说:“要不要谈谈你对你父母的愤怒?要不要再谈谈从小到大你的孤单?要不要说说看,身为一个男人,你在现代社会当中感受到的压力?要不要讲讲,你这一段发生这么多不开心的事之后内心的难过?”我之所以问这些问题,是因为我想让他开始有能量的流动。

 

 

但是,因为你们以前学习能量流动,你们都是找最亲近的人发泄,比如,找你老公发泄,你老公当然甩头就走;找你孩子发泄,你孩子也是。然后,你们会慢慢得到结论——有情感不好,情绪发泄不好。其实不是发泄情绪不对,而是因为你们找错人发泄。你们没有用技巧和智慧,你们的发泄叫宣泄,叫迁怒。

 

情感一定要流动,情绪一定要流动,但不是用指责的方式,也不是找亲近的人。所以有时候我们需要做情绪流动的时候,你反而要找不认识但是可信任的人。因为面对你太亲近的人,你的能量反而是流动不了的。

 

你们每个人,一定要让你的情绪和情感再次流动。如果你的情绪和情感可以慢慢地流动,你就会慢慢地联结到内在生命的能量。感觉并不可怕,没有感觉才可怕。让自己没有感觉,才是最可怕的。所以,你们一定要学会,让你们的情绪情感慢慢地流动。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心灵的本质》

文字整理|王甜甜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