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1

 

 

[ 一个门徒说她感到躁动不安,主要是在手臂。她感觉手臂需要做些什么…… ]

 

奥修( OSHO ):

 

有可能。开始每晚做一件事:坐在椅子上,头部放松(奥修建议,像躺在牙科诊所椅子上那样头部放松)。你可以垫个枕头,嗯?这样你姿势是放松的。

 

然后放松你的下巴,放松它、嘴巴微张,开始用嘴巴呼吸,而不是用鼻子。但不要改变呼吸的频率与深浅,它必须保持自然。

 

一开始的几次呼吸会有点乱。渐渐地它会慢下来,呼吸会变得非常浅。它会非常轻微的进进出出,呼吸本应如此,嗯?嘴巴张开,眼睛闭上,休息。

 

接着开始感觉你的双腿变松了,好像它们从你身上被拿掉了,从关节上脱落了。感觉它们从你身上被拿掉了,它们被砍掉了、断了,然后开始想象你只有上半身,双腿没了。

 

接着是双手:感觉双手正变得越来越松,从你身上被拿掉了。你内在或许甚至能听到手断的声音!你双手没了——它们死了,被拿掉了。现在只剩下躯干。

 

接着开始想象脑袋——脑袋也被拿掉了,你现在头没了了,头断了。然后让它保持松弛:不管它转向哪里——或左或右,你都无能为力。让它保持松弛,它被拿掉了。

 

现在你只剩下躯干,嗯?感觉你只有这么多——胸膛、肚脐,仅此而已。

 

这样做至少 20 分钟,然后入睡。要在睡前做这个,至少做 3 周,之后告诉我你什么感觉,嗯?

 

这份躁动不安会平息。只是你的身体并不均衡,能量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分配。把那些部位分离,只有关键部位会留下来,所以你所有的能量都会流进关键部位。

 

关键部位会放松,能量会以更恰当的比例,再次开始流入你的双腿,流入你的双手,流入你的脑袋。

 

新的能量分配渠道是需要的。能量总是在一个部位更多,在另一个部位少些,那让你感到歪斜。

 

所以你的双手一定得到了比其他部位更多的能量。于是你想用双手做些什么,如果你找不到什么可做的,你或许会生气。

 

双手会生气,如果它们能量太多:当它们什么也做不了,它们就会想要破坏、摧毁。它们要么摧毁要么创造。如果你能创造,很好;如果你无法创造,你就会摧毁。

 

所以这样做 3 周,再回来,嗯?

 

译自: OSHO This Is It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