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QingQing:本篇是单独的一篇.)

 

John S.撰写.

 

根据Datre提供的关于所有这一切是如何产生的讯息,我决定再探索一些以前没有探索过的内容.

 

Datre处获取的讯息来看,一群心念者Thoughters或核心本我Core Selves(这两种术语都被Datre所使用)好奇如果他们的心念Thoughts被单独留下来时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

 

所以他们选择了一个所谓其它宇宙之间的空间,然后将他们的心念放入这个空间或空缺中,看看会发生什么.

 

当这些心念旋转时,它们开始凝结成被Datre称之为安努ANU的一种排列.然后这些只是智力/理解力的安努ANU开始将自己排列成2种其他类型的组织.你可以称它们为"有机""无机",或者"看得见的""看不见的".

 

当这种相互作用不断持续时,一个全新的宇宙最终就被创造出来了.现在我们有了一个创造了自己本身的智能宇宙.

 

所以问题是:"天堂中有上帝吗?"答案肯定是没有!

 

还有Datre们表示,他们发现某些特定的安努团会互相吸引或互相排斥.

 

这种活动导致安努形成了不同种类的容器/密闭壳,其中有一些也许还有活力.

 

DATRE: 很好,John,你已经为我们写了一些内容了,听起来不错.所以你认为我们能够使用这个...

 

JOHN: 作为基础.

 

DATRE: 作为基础.好的,所以我们就不需要重写了.我们将修改几个词语,一旦我们讲到那一点,好吧?

 

JOHN: 肯定的.

 

DATRE: 我认为我们最好关掉收音机,因为这会影响Aona的口述.那些古典音乐听起来好像不会打扰,但当你遇到某些特定的音调,与口述发出相同的振动质量时,你就找不到那些词语了-这真是令人惊奇.

JOHN: ......

 

DATRE: 现在,你涉及到"看得见""看不见"(现实世界/实相) - 你们有"现实世界/实相"这个词 - 但在看得见和看不见之后,我将去掉"现实世界/实相"这个术语,因为我们都认为那不合适.因为现实世界/实相有固定的意思.

 

JOHN: 世界-世界这个词要好一些.它可以指任何东西的混合物,包括看得见和看不见的.

 

DATRE: 还包括你们所有其它的粒子现实世界.

 

JOHN: 是的,因为它们都混合在一起.

 

DATRE: 是的,所以每一个世界,正如你所说,或行星存在-

 

JOHN: 也不一定是行星,因为那儿还有我们不会将其识别为行星的环境结构.

 

DATRE: 好的.

 

JOHN: 比如太阳就不是一个行星.

 

DATRE: 好的.

 

JOHN: 它非常密集.

 

DATRE: 是的,但每个人都害怕去那里.

 

JOHN: 这不是我的问题,这是他们的问题.

 

DATRE: 是的,我明白.是的,很好,很好.

 

Okay,这句话:"当这种相互作用不断持续时,一个全新的宇宙最终就被创造出来了" - 这是对的.

 

JOHN: 它只是聚集在一起,不断组织自己,达到最终成为宇宙的那一点.

 

DATRE: 在那一点上,它们所做的是,为了包含/容纳它,它们-

 

JOHN: 这是一个独立的运作/操作.

 

DATRE: 一个单独的,不仅是运作/操作,也是一种不同的表达手段.

 

JOHN: 当然.

 

DATRE: 是的.,这句话:"问题是:天堂中有上帝吗?-答案肯定是没有!"-我认为这句话是另一个主题了.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讲述安努和这个被我们称之为星球存在的宇宙发展.

 

JOHN: 很好,很好.

 

DATRE: OK.

 

JOHN: 它是一种智能的活动,但不是一种个性化的智能.

 

DATRE:你看,我们正谈论这个智能的宇宙,所以那些相信上帝的人只存在于这个特定的星球上.

 

我们必须做出非常清楚的声明,这是唯一一个,因为那种存在,你很难让一个人说:"我们的信息是一手资料"-这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对Aona这样的人来说,他们所来自的地方甚至没有一个思维模式.

 

JOHN: 那甚至不是想象力.

 

DATRE: 没有.所以那花了她很长时间才了解这些关于上帝的内容是什么.

 

JOHN: 我也有这同样的问题.

 

DATRE: ,但你有一个很好的背景.

 

JOHN: 我来这里的时间更长.

 

DATRE: 你小时候在教堂受训过.

 

JOHN: 我的那个身体有过.

 

DATRE: 那个身体受训过,但体内栖息的这个存有没有.

 


 

 (2)

DATRE: 继续回到主题-"Datre们表示,他们发现某些特定的安努团会互相吸引或互相排斥.

 

这种活动导致安努形成了不同种类的容器/密闭壳,其中有一些也许还有活力"

 

JOHN: 没有人知道关于这些东西的一切-这些都是全新的内容.这是核心本我们第一次能够看到他们的心念.

 

DATRE: 我要修改一点点:这种活动导致这些团块可以被持续的心念激活.

 

JOHN: 我不理解这点.我们从没有谈论过这个试验的一部分-它是如何被尝试的?如何工作的?

 

DATRE:我们需要把它放在这里-如果从我的角度去看的话 - 一切都在安努创造的那一点上-安努贯穿这整个宇宙.

 

JOHN: 一切都是安努.

 

DATRE:任何事物,一切都由安努组成.

 

JOHN:就好像今天的科学认为一切都是由原子组成的.

 

DATRE: 我们需要做的-从我的角度-就是那个看不见的世界的创造必须先于人类而存在.

 

JOHN:是的,一切都在看不见的世界中运作.

 

DATRE:是的,这是真的.然后-

 

JOHN:然后它开始试图转移到看得见的世界.

 

但在原始的最开端,那儿没有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它们都是一样的.然而我们却在使用今天的术语去描述那个本来就不需要使用这些术语的地方.

 

DATRE:是的,我知道.但你看,在人类简笔画小人儿出现之前,提婆和精灵就要先出现.

 

JOHN:为什么?

 

DATRE:因为祂们是这个星球存在的维护者.

 

JOHN:是的,但这里没有很多了.

 

DATRE:但你在这里拥有的一切都是祂们先做出来的.

 

JOHN:不要忘了简笔画还包括树木,昆虫等一切,否则这里就是一个光秃秃的星球.我们必须回头说说我们在哪里建造的这个星球.我们还未曾提及过这点.

 

DATRE:,你看.我们需要让这些内容进入一种流动中.

 

JOHN:我完全同意.

 

DATRE:我认为-

 

JOHN:那儿有一些星球在无机地区,我们无法看见,因为它们是看不见的.而最终,这些无机星球中的一些会变成有机星球.

 

DATRE:让我看看我们是否同意这点,JOHN.我认为我们需要做的是从安努开始.安努是我们首先构建这个星球所需要的.

 

JOHN:是的,我同意.否则我们就没有任何可用来放东西的了.

 

DATRE:是的,你把地球物质放到安努中,形成基础,然后与之玩耍-

 

JOHN:你与这些团块玩耍,最终形成有活力的动画.

 

DATRE:然后从这些动画中,形成精灵,提婆,元素存在以及侏儒等等-因为祂们的主要-

 

JOHN:它们也是安努的结果,对吧?

 

DATRE:是的.

 

JOHN:好的,很好.

 

DATRE:祂们是"看不见".祂们是无机的,也是安努-

 

JOHN:当地球在无机中被创建时,祂们就处于这个画面中了.

 

DATRE:正确.

 

JOHN:然后当地球由无机变成有机时,祂们还能够维持住祂们自己.

 

DATRE:没错.

 

JOHN:我们不需要祂们.你们是如何创造出提婆或精灵的?

 

DATRE:你开始与祂们...因为祂们全是由心念者建造的.

 

JOHN:不是由安努.一开始祂们也必须是一些类似于简笔画线条的东西.

 

DATRE:是的.

 

JOHN:O.K.我们还没有讲过这样的内容.

 

DATRE:没有,你看,这很难讲.好吧,你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明白我要讲的这一切吗?

 

JOHN:是的.

 

DATRE:好的.然后你们有无机物,如果要那么称呼它们的话,或者...

 

JOHN:无机是个不错的词,因为科学能够接受这个词.

 

DATRE:我认为它非常重要,现在我们要进入细节中,然后才能真的开始蘸油桶中的颜料,开始用简笔画作画.

 

JOHN:才能了解后面的因素.

 

DATRE:是的.这里问题是:那些无机的简笔画精灵,提婆和元素存在们,祂们很小且很容易与之工作.于是核心本我们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JOHN:如果他们能够进入这些提婆中.

 

DATRE:带着他们的心念进入其中一个,使祂们活起来.

 

JOHN: ,使提婆活起来的是谁?

 

DATRE:是心念者(核心本我).这些核心本我使用他们的心念为提婆赋予生命力-心念与(头脑中的)想法不同-所以这些核心本我能够使这些小东西活起来.他们想:"假如我把自己的一小部分放入..."-他们发觉:",这主意听起来不错".

 

所以他们中的一些就进入这些小团块中,并使用他们的心念从不同的领域建造/推动这些小团块.其中一些团块彼此互相靠近,另一些则互相排斥.他们玩的越来越开心,也想探索越来越多.他们与彼此互相玩耍.这就是精灵,提婆和元素存在的最开端.一开始,祂们都属于一种东西,但通过互动和另一些元素,祂们就被分类成了不同的群组.

 

当核心本我们认识到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他们认为这将是有趣的.而在那时,植被也开始在地球上稳定下来了-

 

JOHN:植物是从哪里来的?

 

DATRE:,让我看看我能否找到? ,很简单,因为如果它们不稳定-

 

JOHN:什么不稳定?

 

DATRE:植物在地球上不稳定-

 

JOHN:植物是从哪里来的?

 

DATRE:来自核心本我们.

 

JOHN:群组状态下的安努产生了植物,但一开始那都是无生气/无生命力的东西.

 

DATRE:都是无生气的东西,但问题是-

 

JOHN:然后必须让这些(无生命力的)树变成"(有活力的)树人"

 

DATRE:,是这样的方法.

 

JOHN:最初,树仅仅只是棵""而已.

 

DATRE:可这里发生的是:因为安努的不稳定性-你看,安努不会一成不变.

 

JOHN:是的,它永远在跳舞.

 

DATRE:它不断移动.你必须要让它变得稳定,否则画面就会消失.比如你刚刚做了一棵树或一个灌木,看起来不错,但你转过头去做别的事情时,这些树或灌木就消失了.

 

JOHN:它能拆卸自己本身.

 

DATRE:所以核心本我们不得不说:",等一下.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使这些东西变得更稳定"-他们必须稳定那些振动,那些振动必须和以前一样.因此他们每做出一棵树,就会稳定它.

 

JOHN:这是另一种心念的活动.

 

DATRE:是另一种心念活动.那是他们唯一拥有的办法.你看,这也是我们曾经谈过的有关"分裂"的话题.

 

JOHN:一切都只是"波浪线".

 


(3)

DATRE:是的,我们谈论过"分裂".我们有"合并"的能力,因为若不使之稳定入一种形式或配置中,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长时间保持在一起.一旦它进入合适的形式后,就能够保持在一起了.

 

为了维持,我们发现那些小小简笔画虽然还是无机的,但至少它们已经稳定可以用以玩耍了.在与它们玩耍后,他们发现若把自己的一小部分放入这些简笔画中,从这些小简笔画的内部开始玩起,而不是外部时,他们就真的能做一些很有趣的事了,所以他们玩得非常开心.

 

你看,这些核心本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时间,所以他们可以永远与之玩耍.就好像其它的一切,他们的心念以相当快的速度发展,最后他们发现他们开始能够察觉和理解他们的心念了.

 

JOHN: 一个东西导致了另一个东西的产生.

 

DATRE:就像一个发明家-他们成为了创造者.你不断继续,一旦你开始使用一个观念(完形概念)-这才是核心本我们工作的方式.他们可以随时发现一些东西,也可以随时放弃这些东西.在这一点上,当时还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他们那样真的与之工作的.那时他们只有一些有趣的小团块,这些小团块没有太多具体的形状.但他们发现若要让这些小团块具有活力的话,仅仅一个小团块是不够的.

 

所以在做团块的过程中...-比如那儿有一些星球存在上有很多团块,包括各种各样的眼睛与其他东西-这些都是最开始的实验.

 

JOHN:其中有一些发展成为有智力的物种.

 

DATRE:没错.每一组核心本我们都会进入这些不同的形状中工作,并与之玩耍.有一些不同的星球上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一些看起来奇怪的小生物,但他们感到很满意.接着有的核心本我们说:",我不介意别人做的,我要做我自己的"-另一些又说:"好的,我也会做我自己的".这就是为什么那儿有相当多不同的星球存在了.

 

JOHN:这也是为什么我称它为意外的宇宙,因为当时从来没有任何要创造一个宇宙的想法.它只是就这么发生了.

 

DATRE:它就这么发生了.核心本我才是真的做出所有这一切的那个家伙.他们唯一做的就是使用安努.如以前所说,安努只是小小的智能心念团块.这就是它们所是,它们以前从未这样被做到过.

 

JOHN:是的.

 

DATRE:当他们发现-等一下-能够感知到我在做什么.无论如何,从这些小小的生命中,他们发现他们非常享受这样的互动,与被你们称之的.....

 

JOHN:就好像小婴儿与小幼狗玩耍一样.

 

DATRE:你看,你们地球上所有的树木,不同种类的灌木和不同类型的植被...-一开始,有人画了一个称之为草的小小补丁,他们觉得那很有趣,然后又创造出短的草与高的草,所以一切都是从这一点像那么来的.

 

那儿有不断的创造.

 

JOHN:因为这是有趣的.

 

DATRE:问题是,那些小东西,包括精灵,提婆,元素存在,侏儒等等,核心本我们发现祂们能够与植物互动.假如祂们发现植物中有一小块受到损害,祂们就会去拍拍它,使其重新组装.

 

所以,祂们就真的成为了你们星球环境的维持者.

 

然后,核心本我们想:如果祂们有这样的能力,也许我们可以试试去稳定祂们,因为祂们很脆弱,非常容易消逝.

 

JOHN:是的,就像一阵清烟.

 

DATRE:对的.这一分钟你还能看到祂们,下一分钟祂们就消失了.所以,为了不让这些创造物消失,他们使用了同样的心念技术去稳定这些小东西.然而他们又不想让祂们太过稳定,成为...

 

JOHN:成为有机物.

 

DATRE:祂们当中一些确实也变成了有机物.

 

JOHN:O.K.

 

DATRE:他们发现有机物更有趣,如果他们把自己的一小部分放入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情况了.他们可以"呆在"有机物里,而其它的则不行.

 

JOHN:在有机物中,他们能够开发出各种各样的活动.

 

DATRE:他们使这些小团块"长出"一边,后来就成为了手臂;继续"长出"另一边,就成为了腿.为平衡这个小团块,最终有了一个头.有机的能量是完全不同的,一旦你开始创造它们,你就有了一整个完全不同的情况.

 

现在,你能让这些(有机的)小东西与树木互动,但他们却对树木不在意.他们只想与彼此互动.然而在看不见的世界中的提婆,精灵等等,却喜欢与这里的星球活动互动.

 

JOHN:他们不想成为它的一部分.

 

DATRE:是的,但他们也不想成为别的东西的一部分,因为他们看到那儿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他们享受自己的独立或他们的身体,他们可以创造再分解,创造再分解,一点都没关系.以他们学得的经验,他们不想只被困在一个固定的有组织的身体中,所以分化就开始了.这很好,因为你们称之的有机物并不比无机物更为稳定.

 

JOHN:OK,是不同的密度.稳定指不同密度变化的结果.

 

DATRE:是的,但稳定性也能允许他们不仅仅只是拥有一个团块,这能让他们看到他们是否可以把一个无机物以某种方式做成某种东西.

 

JOHN:这些东西是有组织的.

 

DATRE:他们所做的是:与精灵,提婆,元素存在等不同,当时那些有机物只不过是整个物种的实验模式.那儿也没有男性与女性,还没有这样的东西,你看...

 

JOHN:就好像我们谈论过的catness.每个人的体验都是整场体验的一部分.所以他们以这种方式获取不同的经历.

 

DATRE:让我们这样讲,动物这种物种的发展是通过精灵,提婆等所有这些的发展而发展的,因为那都是学习的发展阶段.

 

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东西如果无法使用一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根据他们的经验模式,如同你们一样,他们能够解开一个观念(完形概念).

 

你们的旧想法:人类是由动物或某个其它什么东西进化而来的.,它不是进化而来的,它是一种全新的创造,一个新的发展,同时它也将在它自己的存在类型中发展.

 

JOHN:那是它自己的经验线.

 

DATRE:它自己的经验线和外部的表象安排.它们呆在自己种类的发展线中.

 

JOHN:OK.

 

DATRE:所以那里发生的是:其中一些精灵和提婆们能够改变自己并扩展到一个更为稳定的配置,因为在祂们之内也有一点点核心本我的存在,祂们发现自己可以扩展.

 

你看,那些精灵和提婆们唯一不会再扩展的原因或不会再进一步扩展的原因,是因为祂们对自己的存在感到快乐.如果某个东西真的感到快乐的话,它就会以自己所是的状态进行表达.

 

JOHN:就让它成为它那样.

 

DATRE:是的.核心本我们说:"让我们使用其中一些精灵或提婆们做为模型,因为祂们太过脆弱,非常容易被破坏" - 然后,他们发现那儿有一种更具凝聚力的质量,能把精灵或提婆们塑造成其它的东西.

 

因为那儿还有更多-他们发展了更多被你们称之为智力的一面,而这很快就通过体验成为了一种发展.

 

他们不断继续,不只是外在的身体外观,因为他们要使用身体做很多事情.然后在这个宇宙中,到处都充满着这些核心本我们,他们都玩得很快乐.

 

JOHN:这就是圣经中提及的亚当和夏娃的故事,从无机到有机.最后他们被"赶出"伊甸园.

 

DATRE: ,,嗯嗯.

 

JOHN:人们无法理解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弄明白过.

 

DATRE:没有,因为这不是任何他们想弄明白的内容.

 

JOHN:他们不理解无机.

 

DATRE:,没错.

 


  (4)

JOHN:他们只知道他们可以感觉,看到,闻到,听到和触摸到.

 

DATRE:你看,虽然那些灵视力者能够看到"看不见的世界",可以与之沟通,但他们却不想靠得太近,以达到接触的那一点.因为他们会打扰这些小家伙们的振动模式,导致祂们分解.那是一种振动结构,祂们的振动速率与人类不同.

 

JOHN:祂们在不同的八度音阶上.

 

DATRE:当然.祂们如此脆弱的原因是由于祂们维持着一切事物被创造的"基本思维模式结构",也就是你们称之的可被操纵的无机物.

 

JOHN:这里是反复实验的区域.

 

DATRE:没错,这就是反复实验的区域,这也是你们的半人马出现的地方.这些都是创建半人半动物实验的地方,而这只是一部分.为什么要摧毁它们?因为那不会打扰到任何人.即使把它们留在那里也没关系.

 

你们一直都能够与被你们称之的"死人"沟通,因为你们已将你们的眼睛开发出...

 

JOHN:你只允许它有一个频谱.

 

DATRE:眼睛只被允许在一个频谱内,以便让你保持在你所在的地方.那没有允许你"不使用眼睛看的"能力,以激活你存在的另一面.

 

成为一个灵视力者...

 

JOHN:灵视力与眼睛无关.

 

DATRE:与眼睛一点关系也没有.这就是困扰的地方,人们试着交叉眼睛,或让眼睛的焦点模糊等等...

 

JOHN:那可不会让你成为灵视力者.任何好的灵视力者能够告诉你:当他们看到"看不见的世界",还能睁开眼睛进行比对.

 

DATRE:完全正确,但他们不理解你能这么做.

 

JOHN:Annie曾讲过这点.

 

DATRE:我知道,但你看,不是很多人都是灵视力者...

 

JOHN:现在的灵视力者,他们认为那个周期已经过去了.

 

DATRE:,没有过去,它只是不得不...

 

JOHN: 没有足够的兴趣去开发它.

 

DATRE:,你看,人类已经在很多领域变得不够专注.如果超过5,他们就不感兴趣了.

 

JOHN:他们的注意力期间很短.

 

DATRE:注意力非常有限.

 

JOHN:注意力几乎不存在.

 

DATRE:很有道理.但你看,这个星球上有那些可被称之为孤独者的人,你可称他们为思想家或任何你想要的名字.他们的注意力范围与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工作日里所发生的事情无关.所以,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情况.

 

通过你们所谓的人类物种的发展,通过上千上万年或...

 

JOHN:"万古长青"是个更好的词语,因为它不是确定的.万古+++,而不是时间.

 

DATRE:这个发展过程中有许多不同的曲折,而且还没完成.

 

JOHN:.仍在继续.

 

DATRE:你看,我们又将回到"意外的宇宙"的话题.这是真的,它是偶然的,因为只有那些...那儿有许多宇宙,同时那些来自那些特定宇宙的都是核心本我(心念者).他们没有身体,什么都没有.他们的存在状态就是"心念".也许你会问:"那身体怎么办?"-,心念不需要身体.

 

JOHN:,你只是一个智能团块.

 

DATRE:没错.问题是,他们也不关心记忆.

 

JOHN:要记什么?

 

DATRE:为什么这么问?

 

JOHN:他们的体验就是他们所称的记忆.

 

DATRE:没错.

 

JOHN:这是自动的.

 

DATRE:都在那里,但他们从未回头提及它,因为那不是创造.创造可不会往后.

 

现在,有人这么认为:他们认为创造新的东西是使用一些过去的东西,然后改变它.那不是创造.

 

JOHN:那是适应.

 

DATRE:就这样吧.我认为我们已经做的很好了,JOHN.我认为我们已经涵盖了很多我们没有想过要讨论的领域.

 

JOHN:.阅读到这里的人会说:",我还想知道"

 

DATRE:,毫无疑问,那儿还有我们没有谈及的领域,但我们会尝试...最主要的是,我们现在想做的,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就是尽量拉伸人们的思维.

 

所以,我认为,剩下的...

 

JOHN:将是基本面的第二部.

 

DATRE:,很好,很好.因为这些基本面...如果不进入具体细节的话,那里只有这么多内容是我们可以讲的.我无法解释是因为...

 

JOHN:它是无法解释的.

 

DATRE:这也是为什么那对我而言非常困难.我能够感知到什么,并告诉你我看到这个,我感知到那个,但我无法为它找到任何语言.所以我们必须尽量放手,让每一个处于他们自己构建中的人去扩展他们自己,以达到他们自己的满意度.

 

JOHN:当然.

 

DATRE:这都取决于他们.

 

JOHN:他们已经有了基本的材料.让他们建立自己的蛋糕.

 

DATRE:这是正确的,让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去做.这就是关于Datre的一切.

 

所以,我认为我们要离开你了.这是一场令人愉快的经历,稍后我们再和你谈.

 

JOHN:谢谢.

 

DATRE:谢谢,再见,我们是Datre~

-----------------------------------

 JOHN:

 

Datre称之的能够动起来的"简笔画小人".当他们试着把这些"简笔画"放入这个新宇宙的"有机"区域时,他们发现这些简笔画偶尔会崩溃.

 

为解决这个问题,在经过许多有趣的尝试后,他们最终决定:如果想保持这些"有机物"的话,就需要在无机层面创造出一些维护人员,以防止那些有机物崩溃.这些维护人员就是Datre在第3本书[看不见的世界]中提及的提婆,精灵,侏儒等等.

 

然后我开始想知道那些关于上帝/神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经过相当多的搜索之后,我彻底明白这一整个"有关神的想法"类似于"杀戮与战争的想法".

 

这些东西来自人类小我/自我模式中一个"缺陷".小我/自我是人的一部分,它不仅收集经验,同时也是那个说:"每个人都独立于其他个体"的那个部分.

 

可能,小我特性中的这个小缺陷倾向于投射一个给定的个体,并想支配他人.因此现在,你有了一个不仅想成为独特个体的人类小我,同时它也是一个最大,最好或最坏的个体.

 

所以,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有着强烈欲望主宰他手下的人类小我.杀戮,宗教,战争都是他们选择的武器.

 

但同时,在这场小我疯狂成长的迷宫中,在这个简笔画小人的体验里,我们还有一块原始的"核心本我"的部分.

 

因此在这场有关"宗教,战争与杀戮"的伟大对比中,那些想帮助的创造者们只努力加强了宗教里有关"""邪恶"力量的争论.

 

总之,没有神在天堂中.而那个神或魔鬼存在的地方,只存在于""他自己之内.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