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收到我的一個研究生,娜塔麗婭,的一封信。下面是她來信中的一部分:

 

“去年,我在南非、埃及等地進行海外旅行時,接觸到很多的貧困,我最近又看了有關印度貧困和貧民窟的電影貧民窟的百萬富翁’。每當我看到一些人像這樣活著,我就很激動。我通過一個人道主義組織,在照顧一個孩子,但我有一個感覺,我可以做得更多。我知道這種生活是這些人的債務(karma),他們選擇了這樣的生活。但這仍然讓我覺得,我似乎應該為這些人做些什麽,至少為這些國家發送癒合能量。請你從你的角度講講這個題目,並告訴我,我們能做些什麽以及如何處理這種日漸增加的貧困。

 

這是我對娜塔麗婭來信的回答:

 

娜塔麗婭,

 

是的,世界上有貧窮,大部分地區 - 太多的貧窮了。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人類沒有能力處理這個問題。當這個問題出現時,人類往往把自己的頭埋藏起來,因為不知道如何處理它。直到上個世紀的下半部分,慈善組織才應運而生,並開始幫助這些國家,但幾乎沒有做什麽。遺憾的是這些組織沒有得到很多的説明,它們只能盡其所能。然而,每一個國家都有貧窮。即使在美國,還有人睡在汽車裡和家庭負擔不起送孩子上學,因為他們沒有像樣的衣服穿。

 

在世界各地的每一個國家裡,你會發現在這些國家的人民,在以某種方式經歷貧困。直到人類作為一個整體發生了變化,除了支持那些幫助這些國家和人民的組織外,一個人可以做得非常少。教育是關鍵。你們有一種說法,我的通道使用了很多次 -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妙的說法 – “你可以給一個人一條魚吃,你只能餵養他一天,但如果你教他釣魚,就可以餵養他一輩子。”

 

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可以把你所有的錢給這些人,但是,除非他們能幫助自己,他們無法前進。你所提到的那些組織在做奇妙的工作,打水井、提供工作、給這些人做人的尊嚴。但是,每個人都必須要回應這些幫助才行;你不能強迫任何人去做,作為我的學生,你知道,人的自我不想改變。人的自我害怕變化。這取決於每個靈魂,是否要説明這樣的情況。你可以以不同的方式説明,通過捐錢,幫助一個孩子受教育,打水井,為這些人創造產業。他們往往不希望捐款和錢,他們要工作,學習和接受教育。

 

你已經選擇了贊助一個孩子,如果你願意,你可以贊助更多。然而,贊助一個孩子,對那些慈善組織來說,就已經是一個巨大的幫助。如果這些經受貧窮的人不學習他們的經驗教訓,並通過經歷這些而成長,他們將會返回另一輪的轉世人生。通常,幫助會阻止一個靈魂的前進。人類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多年來,宗教一直在教導,一個人應該幫助人們,但往往你不能幫助那些不想幫助自己的人們,而且,常常是,幫助停止了靈魂的前進,因為幫助使得被幫助的人容易前進,但不是靈魂通過自己選擇的,應該學習的方式,或已經選擇的方式一種艱難的方式。我知道我的通道和你,你自己,如果你們沒有通過艱難的方式學習,你們就不會是今天的你們。

 

對於這個話題,我沒有神奇的話語。正如我以前所說,這往往是一個群體受教育,而不是個人受教育的情況。每一個靈魂處在自己靈魂之路需要所在的地方。如果你想説明緩解這種情況,你可以在自己的國家裡,協助那些處理貧困的組織,給有需要的家庭捐獻衣服和食物。許多人經常去幫助那些在其他國家的人們,卻沒有看到自己國家裡的需要。是的,你可以捐款援助海外,但最好是從自己的國家開始,在自己的國家裡創造不同,因為它接近你的心。

 

娜塔麗婭,你是一個美麗的靈魂,你的心是在正確的地方,但這些人需要教育,而不是施捨,他們需要工作,為自己提供生活。他們需要得到尊重和愛,而不是因為他們的需要和貧窮而受到蔑視。當人類做到了這一點,人類作為一個整體將提高其振動,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將再次變得完整。

 

最後一點,也許你可以花時間訪問海外國家,並在那裡花時間説明有需要的人。這是多麽美妙的度假方式協助一個村莊打井,或教育兒童,或在那裡説明那些有需要的家庭。有些組織在為人們組織這樣的短期休假。我相信,如果你在互聯網上搜索,你會找到一些這樣的組織。

 

你的心知道,一切都很好。那些在貧困中的人們在以這種方式學習他們的經驗教訓,就像你以你的方式學習你的經驗教訓一樣。很多靈魂通過經歷一個非常困難的時期而獲得成功,我的通道就是一個例子。她遭受了苦難與困難,但從這些經驗教訓中得到了成長,這在以前她是無法做到的。她現在能夠更好地幫助那些正在經歷同樣經歷的人們。謝謝你的來信,我相信 - 我的答覆 - 將幫助許多讀到這篇通訊的人們理解貧困以及如何處理它。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