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我在整本书里提到的那样,我经常从特定的指导灵那里收到信息,他们对我显现并教导我,或者与我分享信息。迄今为止我主要的指导灵是一个被称为“母亲圣灵”的生命。她告诉过我她是“所有孩子的母亲”,包括植物和动物,她的灵魂在我们所有的血脉中流淌。她不到5英尺高,看起来像是一位60岁左右的南美原住民后裔。她裸露着上身,用红色粘土一样的东西涂画在胸腹部,天然纤维装饰盖在腰身处。她有着黑色丝绸一样的头发,额头前的头发剪得齐齐的像一个碗形,后面带着黄色、橙色和红色的羽毛,这些羽毛像来自极乐鸟或者是另一种热带鸟儿。在她额头前有两条斑纹,一条是蓝色的,另一条是红色的;她带了两条黄色的编织臂环。除了“母亲圣灵”,我也受到其它指导灵和生命的教导,他们是来自于几个原住民部落圣灵和一些我不知道出处但猜想是扬升大师的生命。有时,他们与我用语言交谈并且我可以写下我收到的信息。但其它的时候,我直接收到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灵性传导。并且给予我的指导或消息通常都很特别并具体明确。

 

图像展示

 

   我被教导和给予信息的另外一种方式是通过一种在我视觉内部展开的屏幕而进行的。我称呼它为我的“图像展示”。我在这个屏幕上观看一些东西,屏幕通常是出乎意料就展开了。我经常被带着去做跨维度旅行,看到地球上的不同地方、图像、符号,有时还有非常神秘的信息。我被送到地球不同的地方而被展示予细节详细的不同事物。在这些章节里,我和大家分享大部分通过这个内部屏幕得到的信息。我并没有自称完全理解我收到的所有信息,或者为什么我被给予这些的信息,但是我与你们分享它们。我只是个人认为它们很重要,并且它们的意义将在不远的将来的某个时间点被揭示给我并集体性的揭示给所有的人。

 

   首先,当屏幕出现的时候,我通常会看到许多奇怪的、不相干的画面,每隔几秒变一次,几乎就像电视频道换台一样。有时,我会看到一些很明显不属于这颗星球的画面,是一些我们都难以想象会存在的地方。然后,画面会设定在一个特定的频道,我应该被给予的或者教导的消息就会开始显示。我不仅仅可以通过这个屏幕看到一些东西,而且可以直接用我的感官体验到它们。我可以和屏幕中的某个人直接说话和互动。比如,一次我遇到一个非常非常有智慧的老人,他似乎是生活在蒙古的某个地方。我被带到他的家庭住处,品尝食物,详细的参观了他家的周围环境。我仍然记得他皱皱的脸和和蔼的笑容,记得他妻子做的食物的味道,以及他衣服的样子。他教导我有一颗纯净的心的重要性。当我们将心连接时,通过他的整个存在状态他教导了我这一些。

 

   我还曾经遇到过一群都穿着白衣服的人,他们管自己叫“马莫”(Mamos)——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些人是科吉人(Kogi)部落的牧师。科吉人的部落在哥伦比亚的高山上,是这个星球上灵性最高的生命之一。我记得他们是我见过的最有爱的的生命之一。他们喜欢嬉闹开玩笑并有着真正的幽默感而且非常渴望和我分享。后来当我读到一本书关于这些科吉马莫人的书时被完全惊呆了,因为我看到书上的人和我通过图像展示所见到的人看起来完全一样。

 

打开图像屏幕

 

   我被告知,这个给予我信息和教导的图像屏幕被叫做“宇宙合一的思维——合一的爱——合一的光——合一的能量”。虽然我不能准确确定是什么使这个屏幕出现,我做的一个冥想经常会为我打开这个屏幕。首先,我呼吸来自地球母亲的能量,能量从我的脚底流入。我继续呼吸,使能量流经我的身体,并通过头顶流出,将它送往天堂。然后,我从“伟大圣灵”那里(Great Spirit)呼吸入能量,能量从我的头顶流入,向下流经我的身体,然后将它发送到地球深处。用这种方式,我们能和地球母亲和伟大圣灵(Great Spirit)保持紧密的连接。当我感觉到心情舒畅,一种极乐的感觉遍及我整个身体时,我开始在每一次呼气和吸气都这样做----在每一次吸气的时候,我将地球母亲的能量通过我发送给宇宙。在每一次呼气的时候,我从伟大圣灵(Great Spirit)那里呼吸宇宙能量,向下发送到地球的深处。这样做创造了一种广阔感和喜乐感。当我锚定于这种状态时,“图像展示”通常就开始了。

 

智慧持有者

 

   也有一些有着“血肉之躯”的活着的教师来教导我,我从灵性长老和其它智慧持有者那里得到了许多指引和信息。当我成为萨满的时候,我的启蒙长老和“母亲圣灵”告诉我我是此时在地球上的12个智慧持有者之一,所有智慧持有者都收到有关地球母亲将会发生的变化的相似信息,并有着特别的使命。当人们问我其他智慧持有者细节的时候,我只能说他们是真实的人类并在很大程度上知道他们自己的身份。一些是原住民,一些不是。我亲自见过其中几个人,并与其他几个人在电话上联系过,但是我不认识他们所有人或者知道他们平日里的姓名以及他们从哪里来。我们通常会通过我们的灵性名字来介绍彼此。这似乎有点牵强,但是我们没有秘书、领导或者会议的策划者。许多次,我们都收到有关在哪里见面,如何见面以及会议以何种方式举行的内心指引---是亲自出席、通过电话还是通过图像屏幕交流。

 

   我不能公开说这些人是谁,因为这的由他们自己来决定是否愿意被公之于众。他们中一些人低调神秘,不希望出名或者被认证他们的真实灵性能力,或者他们要求匿名去做他们的工作。即使谈论这些都是困难的,因为人类理性思维都会想要考证符合逻辑的证据、书面记录以及会员名单,而我正描述的又是不受时间、空间和维度限制的事情——但是尽管如此,这些都是非常真实的。

 

   我想说得清楚一点,在这颗星球上有很多高度进化的灵性生命,他们保持着较高的振动并正履行着重要的灵性使命。这一特殊的团体通过共同的灵性使命以及我们负责接收和分享的特定信息而联系在一起。在广义意义上说,这颗星球上现在有许多的智慧的生命都能被称为“智慧持有者”,但当我使用这个术语的时候,我特指的是一个团体。我是这个团体的一员,这个团体中每个人都从圣灵那里接收到相似的信息,在这个时代拥有共同的宇宙目的并履行不同的角色和使命。我使用这个术语是因为圣灵直接将它给了我,就像给其他人的那样。

 

   200912月,我被召唤(通过电话)和一位重要的灵性长老一起参加几个智慧持有者将出席的一个会议。之前我们已经在电话上并且在图像屏幕上分享了我们收到的信息和画面。召集这次会议的原因是讨论最近在世界各个地区出现的一颗“蓝星”。在这些我参加的会议中,出席的人分享他们在灵性层面上接收到的信息和画面,包括由我们灵性长老收到的特殊的指引。很多时候,我们所收到的信息是同样的,虽然有时特定的人收到其他人没有收到的某些信息。

 

   在这次会议中,我们讨论了在科罗拉多州、犹他州、希腊和挪威观测到的蓝星。我们的灵性长老告诉我们,实际上它不是一颗星,而是一个种高频率的能量,是星际生命用的巨大能量门户。包括霍皮人在内的许多原住民已经预言了这颗所谓的蓝星会在地球经历她天堂般的变化之前出现。与蓝星相伴而来的这股能量将会在人类最终扬升到爱的第五维度的旅程中协助人类。我们被告知用心去聆听,因为这些能量此时此刻就在我们的能量场中。

 

   这一能量门户现在已经打开了,并且通过它,星际生命正来到地球上特定地点,他们曾经在那里生活过。这些地球上特殊、神圣的地点包括玻利维亚的普马彭古(Pumapunku)、欧洲的古石圈、美国土著民的平原和北美的沙漠、圣地的所罗门王神庙、埃及的吉萨、希腊的一个特别古老区域以及南美的金字塔。星际生命帮助过建造这些地点并曾经居住在那里;现在他们正归来帮助将神圣的真理带回并帮助人类找回被埋藏的真相。

 

   我们被告知,星际生命将再次与人类肩并肩的一块工作;他们仅仅出现在我们周围就能提高我们的振动。我们不需要做什么,而仅仅是保持临在(just to be)。人类可以改变历史的进程。数字-----我们中能记起爱的力量的人的数字--正改变未来。我们比古人们想象的更深远。我们的选择可以改变未来。因为这一点,在这个伟大的转变过程中,我们也许不需要动摇我们的核心本质。我们的心灵越成长,我们需要经历的破坏就越少。我们日常的善行会帮助地球扬升到她天堂般的状态。我们正被教导去成为爱,去让爱成为我们的宗教信仰。这就是真正伟大的大师们的教导:爱。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要去成为爱(just to be Love

 

   会议结束之后,我一直在沉思这些内容:真的这么简单吗?我们真的能通过变的更有爱更善良来改变我们的未来吗?这是自从我变成小祖母之后一直以来从“另一边”一遍又一遍的接收到的消息。我知道这些消息正是我需要不断讲述并和地球的孩子们分享的内容。一切都已经很紧迫了,因为我们仍然有剩余时间来影响事件的结果,而这些事件可以改变我们的世界。

 

来自星际的导师

 

   我会永远记的另外一次智慧持有者们参与的不寻常会议,那一次我被紧急传唤参加这个会议。这是一个必须个人亲自参加的会议。实际上,我被告知放下一切事情并立即出发!那时我还在科罗拉多州出差办事。我的孩子们在学校里。当时我正在开车,突然我的图像屏幕打开了。我把车停在路边,这样我就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上。有个声音喊到,“智慧持有者们——现在就去!”。它引导我们去一个特定的地点,并在地图上显示给我。地点在新墨西哥州,接近Taos(新墨西哥州北部一名胜)。我甚至被示现如何去那里的路线和方向并找到特定的建筑。我从来没有从我的图像屏幕上收到过如此紧急的消息。我开始争分夺秒打电话尽力安排找人帮我从学校接孩子。我的思维在高速运转,试着想明白我需要带什么,会议的目的可能是什么。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出发了,向南走朝着Taos(地名)而去,车程大约有一个半小时。开车的时候,我不得不完全听从图像屏幕的引导,它显示给我在哪里转弯。要一边开车一边向一个人的“内在图像”敞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许多的念头穿过我的头脑。我会找到正确的地点吗?如果我能找到正确的地方,其他人可以到那吗?我应该再多带点东西吗?我只带了我的小公文包,里面有我最珍贵的水晶、药物袋和鼠尾草。

 

   到那时,我只在我的图像屏幕上见过大部分的其他智慧持有者们,或者通过电话交谈过,而没有面对面的见过。我现在会亲自见到他们吗?我知道的所有事情就是我被要求现在就去这个在高原沙漠中间的未知的地方并且它极其重要。

 

   我在图像屏幕上看到在停车标志处转弯,向南朝着新墨西哥州驶去。在到达城镇之前,我被告知再次转弯。我然后沿着一条偏远的公路行驶,看上去那里不会有什么东西出现,但很快一个小的建筑出现了,外面停了几辆车。我把车慢慢开进去并深吸了一口气。当我走向前门并打开它时,我看见一小群人坐在椅子里围成一圈,有一个椅子仍然空着。每一个人都向我微笑并欢迎我,看来都已经知道了我是谁了。我仅仅认识其中两个人,他们是我在图像屏幕上已经看见过的智慧持有者;其余的人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特别是一个站在这圈人边上的魁梧男性。这个人已经远远超过2米高,皮肤非常苍白,长着金色几乎是白色的头发。他非常欢迎我的到来,他的微笑是如此完美的充满了爱,以至于我马上就感觉到像在家里一样。

 

   我现在应该告诉你那不是一个普通男人。他的眼睛是最不可思议的,我没办法把我的注意力从他的身上移开。不像我们人类这样,眼睛有一个白色部分、有彩色的虹膜和瞳孔,这个人的眼睛是全黑色的。他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男人;从他整个的存在中发出纯粹的美丽和爱,尽管他明显不是人类。

 

   那时我们都到齐了,会议便开始了。他首先说起在地球上即将要到来的时代,以及有多少生命正一直守望着我们,这其中也包括了他的种族天狼星。他解释到人类正经历一个关键的转变。这类转变几乎所有的生命都会经历。但是这个转变中有一些和我们有关的非常奇特的事情。我们在以一种超音速的步伐进化和改变着,这在整个宇宙中从未有过。人类正在经历意识的进化和巨大的飞跃,它的速度比以前任何生命的进化过程都要快很多。由于这个原因,我们已经吸引了我们银河系和其它星系生命的注意力。他解释到在地球的灵性进化中,相比于其它的地方,它就像一个小孩;然而,由于我们在太阳系中的特殊位置,我们正在意识上成长并且取得巨大的飞跃。来自太阳的巨大能量爆发正帮助我们加速并以从未见过的速度提高我们的意识状态。

 

   他对我们说话的方式就像我们是孩子一样----最挚爱的孩子,并告诉我们其他的生命有多么的爱我们,有多想我们在前进的道路上成功。不管我们是否更随地球,她都会通过这次转变。带着亲切和仁慈,他表示此时在地球上的人是多么特殊多么勇敢的灵魂,他们因为想要同宇宙真理和爱融合为一体的深深渴望而来到这里。他说我们人类作为一个种族正在接近一个意识的巨大飞跃,而唯一阻碍我们的就是我们的“小我”存在方式。他说起爱是如何作为宇宙的能量创造万物,而对人类来说现在是时候记起这一点了:作为伟大的生命去完全的爱我们自己。只要回忆起这个,我们就可以实现一种难以想象的存在方式。

 

   然后他展示给我们一个屏幕,那个屏幕对我来说更像一个被打开的窗户。在屏幕上我们看一幅地球的图像。在整个星球各个地方有许多光点;其余部分是黑色的。这些光点是生活在当今的心灵已经团结在一起,已经提升了他们的频率并生活在心中的灵魂们。虽然他们的数量仍然很小,但是他们已经能够给行星地球和她的孩子带来希望。他迫切的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教导其它人类从心生活、如何记起我们来自“爱”以及我们是多么的杰出以便让这些光点增长。当我们在爱的数量上增长时,我们就可以将我们的群体意识从头脑和小我转变到爱——当那发生的时候,世界将会改变,因为我们确实是我们经历的创造者并可以改变我们行星的进程。现在就是最最重要的时刻!

 

   当他说完的时候,他让我们分享每一个人以自己特殊方式收到的信息、教导给他人的事情以及是如何努力实现改变的。一个男性说起作为不同原住民之间的通讯者的经历,比如如何连接起他们并且帮助他们分享自己部落的预言和教导。一个女性是声音疗愈者,说起她的角色是如何光耀声音、频率和光对于我们星球的力量。另外一个男性与来自天狼星的生命保持经常联系,并传达给人类天狼星人在帮助人类方面扮演的角色。一位我认识的智慧守护者正与来自“地球内部”的生命一起工作。当轮到我的时候,我说起我收到的聚集“多彩部族”的呼唤。多彩部落的聚集对于增加那些从心生活的人的数量以及提高星球的频率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轮流在这个团体中发言,然后那个男人单独和我们谈话,回答我们的问题,处理到我们的疑问和恐惧。当他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表达了我有多么担心失败、担心其他人如何看待我,并且害怕受到批评。他问我,“当你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回顾你的生活,你能接受你因为在意其他人的意见而没有完成你自己的目标吗?”他强调,对我和我们所有人来说势在必行的事是了解大局、了解为什么我们在这里和我们来做什么的重要性。

 

   在对我们每一个人单独说完之后,他给我们一个简短的祝福,然后走出房间。之后我们一起对彼此说起有关我们听到的和经历的事。我们所有人都很清楚为什么我们如此急迫的被传唤参加这次会议。人类现在正处在地球变化之前一个小小的时间窗口内,变化已经开始了并将会被完成。新的能量刚刚开始从天堂倾泻到我们的星球以便帮助尽可能多的人们转变他们的意识状态并开始生活在更高的振动频率上。我们作为一个人类种族现在的所作所为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作为人类能与地球母亲一起进入更高的频率吗?或者我们会被从地球上移除吗?那些可以调谐到更高频率并和能和光之生命交流的人们会跟随他们的内心并且履行他们来到这颗星地球之前就立下的誓言吗?

 

   我们带着重新燃起的激情,带着跟随我们各自使命召唤的承诺离开会议,并决心去全力工作,绝不退缩。即将来到地球的新能量将会协助我们完成我们的工作,并且对于所有能对它保持开放的生命来说,令人惊奇的意识飞跃现在成为可能。宇宙正在做它能做的一切来帮助我们,许多充满爱并且高度进化的生命现在正和我们在一起,观看着我们,屏住呼吸看我们下一步将会做什么。

 摘自小祖母著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