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7

 

 

[一个门徒问及爱。]

 

奥修(OSHO):

 

你需要了解/明白爱……(长长的停顿)

 

你从未达到爱的顶峰,你很渴望它。你在爱,但你的爱一点也不稀奇,一点也不奇妙,也从不激进。它一直是不温不火,它并不像熊熊燃烧的火焰。

 

你曾在爱里,但你没有被它摧毁,你活了下来。你在爱里很聪明,你从没不是个傻瓜。只有傻瓜明白爱是什么,只有他们明白,因为爱是一种疯狂。

 

如果你太聪明,你就只能允许这么多,然后你就会止步。

 

你的头脑说,“现在这太过了。走过头会很危险。”爱只知道一种令人满足的体验,那就是到达顶峰,到到最终的顶峰,即便只有一次。

 

接着你的能量有了极大的改变。要明白爱,即便只在顶峰一次也足够了,没必要不停的进入它。

 

它直接改变了你整个人:性欲消失了,当性欲消失,你会变得敏感。性欲并不很敏感,它很粗糙,它是生的、不成熟的,它不是一个很精妙的状态。那股不成熟的能量仍然在。

 

所以我想要你别那么聪明。你在这里的这段时日,把聪明忘掉,多糊涂一些。那就是老子说的:我是个糊涂虫。世人皆是聪明唯有我不清楚,世人皆机智唯我独蠢。

 

他的意思是,他并不算计生命:他活出生命。他像动物,像树,像鸟一样活着。他只是活着,他不去搞清楚它是什么,以及它要把自己引往何处;哪里都是好的,即便无处也是好的。

 

你在这里的这段时日里,把你的头脑搁一边。那不容易,但你能做到,嗯?我成千上万名门徒都在这样做,所以你也能。

 

这是现代人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把聪明搁一边。

 

你需要更狂野一点,在这里,这是可能的,嗯?我有很多狂野的人,他们会帮助你。去参加一些团体课程,让自己狂野十足。不要错过这个机会!

 

那会带给你极大的纯真,那会让你准备好纵身跃入大爱之中。

 

你不需要跟某个特别的人在一起,但它应该是充满热情的爱——即便是对生命,对神,对我,对存在,或是对任何人;或是对绘画、诗歌、舞蹈、音乐、戏剧、任何东西——但是是一份能变成你整个生命的充满热情的大爱,你完全被吸进去了,毫无所剩,所以你和你的爱合一了。对你来说那就是蜕变。

 

有恐惧在,但别选择恐惧。那些选择恐惧的人是在自毁。让恐惧在那儿,无视恐惧,进入爱。人因为恐惧已经变得非常的聪明、狡猾。

 

正是因为恐惧,那些所谓的宗教——基督教、印度教、伊斯兰教——才得以存在。正是因为恐惧,教育才得以存在。正是因为恐惧,国家才得以存在。正是因为恐惧,武器、原子弹、氢弹才得以存在。

 

人一直只活在恐惧里,从原子弹到神,一切都源自恐惧……

 

所以生命中才有这么多痛苦,因为人们活在恐惧里,而不是爱里。他们把爱搁在一边,根据恐惧活着。恐惧成了主导因素、指导方针、地图。

 

让爱是地图,把恐惧搁一边。

 

人必须把一样东西搁一边:要么是爱,要么是恐惧,只有一个选择。选择其实就是要么存在要么不:有爱为伴你就是(如是),有恐惧为伴你则不是。有恐惧为伴就是死亡,有爱为伴就是生命。选择爱。

 

有恐惧为伴,你就选择了死亡,你已经死了。选择爱,你就选择了永生;爱永远不死,爱不知道死亡。

 

那就是为什么他们说,懦夫会死一千次,真正的勇士不知道死亡,完全不知。身体会死,但他的热情不会。他的爱会留存,他的诗歌会流传、超越死亡。他的歌会永垂不朽。他会打败死亡。

 

你来的正是时候:有些事要发生了!很好!

 

摘自:Believing the Impossible Before Breakfast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