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我曾經收到指導,讓我做出或者假裝已經覺醒的樣子。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嗎?

 

答: 你正在做的這個練習很好,它會幫你建立新的思維模式,這是在有意識地認可,你已經覺醒了。它也會讓你更容易地記起,你已經開悟了。恭喜你在做這個練習。

 

許多修行人都很在意開悟這個目標,我想就此談談看法。你做出已開悟的樣子,相信自己已經開悟,在任何情況下,都能試著用你愛的本性去面對,你這樣做,實際上是與你追求開悟的目標是自相矛盾的。如果在你的頭腦中,預先設立了一個目標去追求時,那麼意味著,你必需做點什麼,去實現那一目標。你正在做的這個練習,是在隨時提醒你自己,你已經開悟了。既然如此,你還忙著追求什麼開悟呢?你已經在那裡了。堅持不懈地做這個練習,這是我一直希望你明白的。

 

這一類練習,會改變你的思維方式,讓你不再從幻相的角度,去體驗和解讀你所經歷的事情。每一次,當你在某種的情境下,不再看到幻相時,你那種確信已經開悟的感覺又悄然增強了幾分。

 

問:我自己做這個練習時,感覺非常好,但當向別人介紹這種練習,我又覺得不是很自然。

 

答: 那你就自己先堅持做,直到有一天你覺得能坦然介紹這個練習給他人時再說。會有這麼一天的。以行動來表達你的開悟,不會有人對此感到不舒服的。

 

問:在覺醒的過程中,情緒如何能有所幫助呢?

 

答: 首先要認識清楚,情緒是紮在幻相世界裡的一個很深的「船錨」。有一種感覺,你目前將它歸類為情緒,但事實上它不是,那就是愛。愛,以後你會逐漸明白,將它歸類為情緒的一種,是最不合適的。為了回答你的這個問題,讓我講得簡單明瞭一些:要明白,情緒是為我執賣命服務的,而不是為真我。情緒是我執在運作的表現。

 

這也是為什麼我執喜歡在你耳邊嘮叨:「如果我必須放棄我的所有情緒,那我還有什麼可以去感受、去體驗呢?既然如此,我開悟還有什麼意思呢?」要明白,我是在幫助你認清兩種不同感覺之間的區別。一種是你的我執產生的情感,另一種是你的真我本性自然流露出的感覺。讓我這樣告訴你,你真我流露出來的情感會更完整、更圓滿,這是無法在我執的經驗中感受的。

 

請記住前面我說的,我執不過是你對自我侷限的定位,這種定位阻礙了你瞭解真我的圓滿性。因此,對你的邏輯頭腦來說,顯而易見的,如果打破那種限制的感覺,你曾經擁有過的任何有限的體驗,都能以更完美、更圓滿、更喜悅的方式重新去感受。

 

如果想更好地理解情緒與你覺醒的關係,就是把情緒看成是因為有侷限的自我定位而產生的額外感受,讓它們離去。不要試著去做一個麻木無情的人,而是去展現屬於更高自我的情感。喜悅的流露,將會被你和其他人所認出,明白喜悅才是你的真我真實的反映,是你本性安寧的化身。不必花心思去準確定義,什麼是情緒,什麼是你本性的情感流露。

 

問:現在看來,有些情感確實是一個人覺醒的障礙,那麼,我想知道同情又扮演著怎樣的角色。為了覺醒,它也需要放棄嗎?

 

答: 先這樣說吧,我要闡述的是,什麼是實相世界的狀態,而不是去解釋幻相世界的本質。在實相世界中,你可以確定的是,沒有任何東西有它的對立面存在,因此,我總是試著將你的注意力,從那些相互對立的概念上轉移開,比如說正面與負面,好與壞,因為這些概念只不過是幻相世界的一種反映而已。

 

那些將他們自己定位為愛的眾生,誤解最深、擔心最多的事,可能就是同情的感覺。問題的關鍵在於:你認為你自己就是這個身體,你定位自己是個身體,但事實不是如此。此刻,你還不能接受,你是上帝毫無扭曲的完美展現。因此,你覺得有必要去可憐你自己以及其他與你有同樣看法的人。我知道,如果我告訴你,在上帝的心中,沒有同情存在,那你一定會倍感吃驚。上帝的心中,只有真相存在。在上帝的真實視野中,也只看到你的真我,他只看到你唯一真實存在的完美性。對此,只有喜悅的充滿,怎會有憐憫的必要呢?

 

當你逐漸明白,作為上帝完美延伸的你,唯一要展露的不過是愛而已時,你是不會覺得有同情自己和他人的必要的,因為有什麼需要去憐憫的呢?那麼,你會不會以為我是讓你尚在幻夢中時,去表達殘忍呢?當然不是,我是鼓勵你去做唯一值得做的事、唯一真實的事,那就是以完美的愛去展現你的真我,因為只有表達愛,你才能認出愛。你決定教什麼,你就會學到什麼。聽起來很熟悉吧?只教導愛,因為只有愛是真實的你。

 

如果你認為自己在覺醒的過程中,表達同情有助於你理解你就是愛時,也可以這樣去做。我已經告訴了你為什麼在上帝心中沒有憐憫,但我也不會鼓勵你在任何時候,在你覺醒的過程中,去做超越當時你心裡能接受的事情。如果表達同情有助於你覺醒的過程,那麼你就用它,就如你用其它工具一樣。假如我不給你一個宏觀的解釋,你不會明白真相的,而你也希望隨時被提醒記得真相。

 

讓我們用另一種方式來說明:每一刻,以任何最適合你,以及你認為最適合的方式,去表達愛。同時要明白,那一刻,你選擇了你所能理解的最完整的方式在表達著愛,而且要為自己這樣做感到快樂!不必以這樣的立足點去做:」好吧,我現在只知道以這種方式去表達愛,它也許不是最好的,但我仍會去做。」去表達愛,明瞭你就是愛。

 

問:當我們不在這個物質空間時,我們會意識到自己是完美的嗎?

 

答: 你問題的核心是,當你沒有這個身體時,你的意識會不會自動改變。你的個人體驗會有所變化,因為你目前都是以身體為基準點來定義你的體驗的,但你的體驗背後的意義,自始至終,都是由你如何看待你真我來決定的。有沒有這個身體,不會自動改變你心中,對你是誰的定義。接納你完美性的時機現在就存在,以後永遠存在。這一真理,無論你是否有身體,都是同等正確的。

 

問:那麼我執存在於另一個空間嗎?

 

答: 你的我執不是你物質身體的一部分,它是你心智中侷限的定位。當你在表現侷限的自我時,我執就存在了。無論你在哪一個空間裡,你的心智總是和你在一起,你心智中侷限的自我定位一直會存在,直到有一天,你決定不再想體驗它時,它才會消失。

 

傳述:Tom Carpenter

譯者:Joshua

資料來源:https://www.youtube.com/redirect?event=video_description&v=Q5iY_JG2Sto&q=http%3A%2F%2Fsan23.pixnet.net%2Fblog%2Fpost%2F18595834&redir_token=3oighMBwM0wj9wt1YEa-4P2X-fZ8MTUwNzM2MTE4OEAxNTA3Mjc0Nzg4

 

音頻來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5iY_JG2Sto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