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Hunter_09 May. 16 16.48

20170720凯史第181次知识寻求者

发布时间:2017-08-07

 

 

翻译:艾丽斯的凯史科技实验室

发布:201786

来源:简书

 

瑞克:欢迎大家来到第181次知识寻求者教学,现在是第二部分下午的课程,今天是2017720日周四,我相信凯史先生已经做好了准备。

 

凯史:是的,下午好,晚上好,早上好,如往常一样无论你身处何时何地收听我们的教学。现在我们正在越来越深入的学习如何理解,如何运用。在过去这些天中,我学到了很多。很大程度上,我们现在已经开始领悟了该如何去操作,领悟了为何我们必须要理解我们自身的运作机制,而实现和平这一条件是非常重要的。以前,我们每次与政府和大使联系的时候都是依靠凯史基金会的少数几个小组成员去联系,而这次则是由整个凯史基金会去完成。我亲眼见证了这一美妙的任务,我看到了大家在一起花费了那么多时间去逐字逐句的纠正这两封信的措辞,中国人是如何共同协作完成这封信的。我们团结一致而不是分裂,通过这项和平的科技我们将带来爱护与关怀。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和平来之不易,我从不认为实现和平很容易,为一个争斗了几百万年的种族建立和平是一个梦想,但用英语的成语说也叫良药苦口,因为我们已经争斗了这么久,我们对和平毫无概念,你们不理解什么是和平,和平对我们而言就是一个梦想,就像天堂。在与外交官们的交谈当中,我提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正如你们知道的,过去的几天我很忙,同时,交待你们作为凯史基金会的全体成员在教学或在小组当中一起组织撰写这封信,从现在开始只剩下1012天了,我们能将它推进到什么程度完全取决于从今天开始你们如何努力写好这封信。有多少人花费他们的时间和精力来向大使和王宫拨打成百上千的电话是你们的任务。我们知道大概最多6080的世界领导人是你们大多数人都可以接触到的,他们有办公室和使馆,你们知道,当我们站在起跑线时,当发令枪响起,马拉松比赛就开始了。这次就是凯史基金会的人生的马拉松。我在努力争取促成伊朗政府与以色列接触,这是最艰难的任务之一,但是我的灵魂和我的身心全部投入在其中。今天早上我就在大使馆,我不需要去推进,而是将和平变成一件很光荣的事情,要知道,当你与不同的人交谈,与世界领导人打交道时,他们都想拥有这个,也就是可称为王冠上的荣耀的他们的工具,但是在促进和实施的过程当中,我们又不得不面对现实,那些士兵们怎么办?那些制造业公司怎么办?军队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么多的军队,解决方案只有一个,我们从未尝试过。虽然前途未卜,但是值得我们为之冒险。但实际上也没什么风险,如果你仔细思考一下的话。这场比赛中最大的输家也就只有5个国家而已。这5个国家靠武器挣了大笔的钱,很多人都被深深卷入其中,因为它是合理的。你们必须记得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你们很多人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很多很多的国家直到今天为止还在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射出的子弹付钱给美国,那些在掩体中被射死的嚼着口香糖的美国大兵,一些欧洲国家至今还在为他们付钱。因为美国是出售士兵而不是出派士兵。美国人卖的是鞋带,美国出来的东西没有什么是不要钱的和不暗地里签定债务协议的。我给你们举个例子吧,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英国政府,查一下当时的档案,撒切尔夫人之所以当权就是因为国有化,所谓国有化就是将这个国家多年以来所建设的资产重新作为股份卖给国家,那样,人们就不得不为同样的东西掏两次钱。当你为电费缴税,当你为铺电话线缴税,当你为电话缴了三四十年税之后,撒切尔夫人又提出了一个漂亮的解决办法,这次我们将它私有化,然后人们就得再为它掏一次钱,而人们都很渴望再掏一次钱,因为她说,我们将价值一亿的东西只要五千万卖给你们,这样可以让你们口袋里的钱多出一倍。然后所有人都同意,因为可以让自己钱多出一倍,但是他们没意识到,为什么我们要为掏过钱的东西再掏一次钱。她将这些被出售的股份再次卖给人们,而这些钱又用于支付所有在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政府死亡的人给美国政府。四十年代中期就已结束的战争,英国在八十年代中期又将他们所有的资产再卖给他们来支付二战的债务,而他们已经为之偿还了40年的债务。回头看看历史。国家在枪支的重担下破产,国家在军队重担下破产。这就是我们创造和平的方式,这就是用和平实现新的维度、新的生活的方法。我们已经看到了在欧洲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并没有看到因为柏林墙的倒塌而导致很多士兵挨饿。其美妙之处就在于我们总有事可做,我们总有办法补贴士兵做事,而不是击毙他们。我已经拿出了我提案,而我的提案是很直截了当的。对于伊朗政府来说是很简单的,我们已经有300年没打仗了,我们现在也不会再打了。我们是一个和平的国家,我们会走这一步。问题是如何让他们(伊朗)到海法,而让他们自觉的签订这个协议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和谈将耗费数年的时间。如果用正确的方法去实现,如果凯史基金会的成员们将他们的灵魂,他们的身心全部投入到对和平的支持中,那么我们在两周内就能实现。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动作。明天早上我会去梵蒂冈,我会以个人名义去询问教皇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和平运动。今天早上我一直在他们的大使馆,明天早上我还会去他们的大使馆。明天我会去梵蒂冈。他们唯一能给我的答复也就是,神父会考虑这件事情,但是我们会把他们的回复信息放到网上。对于我来说,和平值得争取。和平是我们用知识就能够实现的东西。我们有这个能力是因为我们带来了一项新的技术。周一晚上发生了件很奇怪的事情,当时核心团队、宇宙委员会和差不多一半的地球委员会的成员都在场。我一直向你们保证,只要人们行动一步我们就一定会行动。我给过你们一个承诺,每当人们决定为和平而前进一步,宇宙委员会就会展示和平的征兆来支持大家。当时参加会议的有二三十位委员会的成员,大家都在讨论措辞,使用什么样的措辞来组织你们所看到的这封信的语言。然后,就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凯若琳在我耳边跟我说,要我往外看一眼。我就往外望了一眼,当时我正在线,其他委员会成员也在线,当时还有另外一个成员发信息说,他也看到天上有东西。大概距离我们50100米远,一大群飞碟。很多大片的光亮,就在我们头顶,就在我们讨论世界和平的地方。我们当时拍了照片给其他人看。那是一个很惊人的景象,数量非常多的飞碟组成了一个系统。我承诺过,每当人们为和平采取行动,宇宙大家庭就会为和平而来。现在,我们兑现了我们的承诺。我们不会弄错的。当所有三个委员会在一起商讨和平的时候,这不是偶然发生的事情,我们实现了承诺。巨大的光柱在空中形成基本阵型,跟我们所看到的完全一样,我们遵守了我们的诺言,我们还将继续坚守这一诺言。宇宙大家庭已经张开了它的臂膀,等待人们迈出下一步。

 

 

 凯史:当地球委员会和宇宙委员会和核心委员会在开会的时候,有的地方是早上两三点,有的地方是下午七八点,有的地方是凌晨,这是它第二次出现,我两年前就向你们展示过第一次的视频。我谈过这个阵形,在周四和周日,拍摄地点是意大利南部,那天当我们决定撰写世界和平协议时,这些光出现在房顶的上空很长时间,半个小时?这些光的阵形,我们无法拍照,它很惊人,无法拍摄视频,我们试图摄像,但是拍不下来,我们就拍了一些照片,我用自己的手机拍了一些,凯若琳和其他人也拍了一些,从各方面讲,我们都做出了行动。这意味着人类正前进在正确的轨道上。这意味着我们接受到了来自更高场体更高维度的支持,这使我们确信,我们成功了。那天晚上,当我们结束工作时,我预感到一件事,我说,我实现了和平。我已成功说服人们走向和平的道路,而宇宙中的人们看到了人类的灵魂后也同意这一点。我们正在正确的轨道上前行。当我一年半前在伊朗亲手将用来换取和平的钥匙交给美国官员时,我心里知道我是正确的,而时间也证明了这是正确的。当我们宣布了这项我们同意和平的和平行动,我知道我们是正确的,因为我们带来了正确的科技。我们带来了正确的人,带来了正确的精神准则,正义是不可战胜的。这个问题不再是谁和怎么做,其美妙之处就是很多人都参与其中,这封信就在屏幕上。它说明了很多事情,你们在过去的两三天中已经看到了它,然后我也说了,当发令枪响起的时候,比赛也就开始了。这枪声就响起在今天。请将这些文件交给你们的阁下和你们的陛下们,一共有两个PDF文件,你们可以下载,并在前面签上你们的总统或国王的名字,然后再把它扫描回去,并发布到全世界,我们为这些接收到的人开放了渠道。我们曾尝试放上一个按钮显示有多少人发送了,发给所有人,每一个大使,每一个国家,用它挤爆以色列大使的信箱,你们能发多少就发多少,发给以色列大使,发给以色列政府,每一个渠道,就像对澳大利亚那样,因为比较好笑的事情是,我们能展示一下澳大利亚总理的信吗?如果我们把它放到屏幕上,他说他有其它的约定。有两点,还有什么约定比和平更重要吗,第二点,如果确实很重要,那么这位阁下这们陛下可以指定其他人来签定和平协议。将这封信发遍整个互联网,我们开始做这件事,我们每天都继续,如果你们完成了某件事,就告诉我们,你发给谁了,你怎么发的,发给总理、内阁大臣、部长们,以任何形式发给他们,请将这些传递给你们的总统,你们的国会。我们需要做这件事。我最大的愿望,也是我最真挚的愿望就是能让哈桑罗哈尼迈出这一步。这将改变人类历史。这将改变这颗星球上的所有事情,一个宿敌是如何踏上这片和平的大地的。这一意义非常巨大。这需要很多的信任,很多的游说和很多的理解。将这个发给伊朗大使并让哈桑罗哈尼走上这条和平的道路。因为如果伊朗总统走上这条道路的话,全世界所有的军队都会崩溃,因为事实上,以色列的总理是不能阻止伊朗总统通过一条和平的道路走向那座山的。如果我们能让沙特阿拉伯的国王也同时走同样的道路就更棒了。我很清楚我所做的事情将自己置身于极高的风险当中,但是这是值得的。今天当我走出大使馆的时候,那一瞬间我想到,万一他们真的做了呢。而我的心告诉我,已经做到了。由于我所处的立场和我在幕后所做的工作,伊朗政府对我有很大的信任,但是让一位总统手捧着和平的玫瑰花束走进敌人的怀抱是需要很大勇气的。这将瓦解全世界所有的军队,而这应该成为我们的目标。鼓励伊朗的总统通过海法走进迦密山,而不是通过特拉维夫。请挤爆伊朗大使馆、伊朗政府和伊朗媒体的信箱吧。我们邀请哈桑罗哈尼到海法,这是目前世界最大的臂膀(武器)交易,他们将伊朗的名字作为贩卖武器的鬼影,现在没鬼了,武器也就没用了。上兵伐谋,用智慧而不是拳头和枪支去战斗会更轻松。我只需要不到两分钟时间就能终止伊朗和美国之间持续了30年的战争。其关键点就是梵蒂冈、伊朗总统、以色列总理和以习主席为核心的中国领导层。如果我们能搬动这四位人物,我们就能搬动整个世界。因为这两位宿敌不得不面对面,而当他们面对面签署和平协议时,他们也会变得和平。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目标,从此刻开始,你们在听的人就去找伊朗大使馆,攻克他们,告诉姆哈尼阁下,您被邀请了,伸出一支手会带给我很多的力量,全世界有成百上千的伊朗大使。所有的犹太大使也遍布全世界。所有的中国大使也遍布全世界,邀请他们参与和平。我们需要这四个目标行动起来,那么,剩下的也会跟着动起来。我非常感谢整个团队在幕后所做的大量工作。我一直在后台收听,我一直在看着,凯若琳整天整夜没合眼在一旁协助,我们俩都为此倾注了毕生的精力。你们那些与我们接触的人都知道的。对于我们来说这意味着很多,因为,正是因为这些滥用,我们知道和平是多么宝贵。德克劳伦森先生和西维斯特先生,拿起你们的笔和你们的电脑,发出这封信,如果你们是真正和平的人,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我使你们走上和平的道路,你们花费所有的时间来攻击我们,现在,请将这些时间用于实现和平,如果你们真的是和平的人。这值得争取,瞄准法国和英国,使用你会说的每种语言,花时间打爆他们的电话,就说,我想发封信,我们想知道答案。我花时间致力于这件事情,我需要从总统那得到一个明确的回答。我希望从国王那得到一个回答,我希望从王宫那得到一个回答。你们的邮件轰炸从今天开始。现在,无论你们是什么时间加入进来,这项比赛都已经开始。别忘了,今天是第181次教学,而这个1就是一个新的开始。这是个很奇怪的时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奇怪的和平的时间,只有那些能够……我走遍世界将人们团结到一起,我将尽一切努力去实现它,它需要被完成,当你们发出去的时候,一定要问,回复是什么,每天。如果一个大使一天接到两百个电话,他们就不得不做相应的处理,把它发给政府办公室,总统办公室,请求他们,我们希望签定这个协议并遵守它。做为工作的一部分,接下来几天我会再次出差,去确保其它的工作都到位。我是假借凯史基金会为凯史基金会谈生意的名义,而实际上幕后有很多工作在进行。正如我所说的,当这些光芒出现在天空中是非常奇特的事情,我们很高兴,当时我站着对自己说,我知道这个消息非常明确。它与宇宙系统的光的形象完全一样,不过,大家看到它,我们就可以更前进一步了。但是别忘了,如果你们对历史不太了解的话,伊朗空军是极少数近距离接触过飞碟的目击者之一,几十年前。你们要知道,在伊朗的伊斯法罕和设拉子(伊朗城市)附近进行测试时观察到过很多这样的东西。日本游客还拍摄了它们飞跃城市的照片,很多人都对它们频繁的出现习以为常了。过去两周中我们所教授的方法带来了很多特别关键的东西。正如我所解释过的,对太空飞船的控制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里面没有任何的电路。但是有一样东西可以与它匹敌,或者足够接近。那能够接近人的控制速度的就是具有人的灵魂的速度的?或管线。随着人类变得更为成熟,这一维度和速度都会相应的增加。随着人类变得越来越和平,它所允许人类所使用的场体强度也越来越高。因此,人类在太空中的发展速度就取决于人类的和平程度,取决于在灵魂中对其自身的信任程度以及他从宇宙中所获得的。随着他获取越来越多的知识,他就会找到各种新的方法来克服不同的困难和充斥着宇宙间的不同的场体强度。而这一过程将赋予人类力量。这就很像我所解释的,就像一百年前你想翻过一座山,你就不得不爬上去,然后在另一边走下去。而大山就是一种阻碍,随着人类知识的增长,我们在上面修路,来让它更容易翻越,然后随着我们知识的进一步增长,就在上面打洞,然后我们称它为隧道,当我们想穿越大山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说它们不再存在了。将来随着人的知识不断增长和对这些知识的传播,它就会变得像这些隧道一样,在场体的强度当中,它就变得无关紧要了,因为随着人类场体强度的增加,可以创造出隧道来穿越这些场体的障碍物。如果人们理解过去几个月当中的教学的真正含义,人们马上就可以跨越宇宙,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成为障碍,但是有一条必须遵守,那就是我们不能够为了达到目的去破坏它,你要调节自己来达到另一端。破坏是我们过去的习惯,我们必须了结。因此你们会发现,随着你们找到越来越多的方法去生存去适应,你们就会学习到越来越多的造物的真正奥秘。

 

 

凯史:人们物质生活并不会有很大变化,你仍然需要去工作,你仍然会开车,你仍然会拥有其它所有东西,但是在这个进程当中,未来的1020年,上帝才知道要多少年,当人们持续发展,这一变革将成为现实。每次当我坐在我父亲的面前时,我都在想,这个人见识过如此多的东西,像八、九十年前,街上没有那么多车,在中东,汽车是非常稀有的。见证汽车,见证计算机,见证最前沿的科技,成为一位X射线工程师,即使上了年纪,仍然在努力学习新的知识。我认为没有人像上一辈人那样见到过如此多的变化。我的意思是,我们早已司空见惯,有一辆汽车很正常,有一台电脑也很正常,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那么理所当然,但是,如果我们在一百年前就开始沉睡的话,然后在今天醒来,将会感受无比的震撼。我相信未来10年当中,我们将经历的震撼就会像过去一百年当中的震撼一样,甚至更多。那时人类不再需要给汽车烧油,那时不再需要担心能源,那时人类将不再为食物发愁,人类不再需要为任何事情担心。如果我们能够成功的推进和平的话,未来1015年,人类唯一需要担心的事情就是我怎么帮助他人,我怎么让自己成为一个有益于他人的人,因为我拥有我想要的一切,我可以够制造我想要的一切。我们需要改变,而生活结构也随之改变。世界和平所带来的红利是如此巨大,我们甚至都无法去仔细思量。那些战争贩子一直在宣扬和说服人们,他们会杀了你,我们必须去买(武器)来保护自己。我们反其道而行之,我们签定和平协议,而且我们知道我们不会被攻击,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推行对毁灭的恐惧是为了贩卖武器,推行为自己国家服务的乐趣的话,你们知道没有人会来破坏,因为我们会教你更多。在过去几周当中,我用一种很隐晦的方式告诉了你们,当你们看到中国的士兵到印度并帮助印度人变成那样。当你们看待中国的时候,有一个巨大的误解。你们要意识到西方媒体是如何改变事实来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低级的。我给你们举个例子,然后你们就很清楚明了,这个游戏是如何付钱给媒体来反对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中国人口的话,差不多接近20亿,18亿。而这个国家是一个多姿多彩的国家,是一个富饶的国家,这个国家从它的内部资源中获取了很多。而西方所塑造的是,我们在中国有廉价劳动力,有廉价商品,但是人们没有意识到的是,对中国来说,所有东西都是便宜的,而且他们有20亿人。如果你把整个欧洲、北美、南美、非洲的人口加在一起也没有20亿,因此,西方支付给中国购买商品的钱所形成的财富,实际上是欧洲人或其他人将知识带到中国并在那里生产,而中国人用不完的就到了你们这儿,然后你们还很开心的用着他们用剩下的。当你们走进中国的商店,你们会看到他们都用着最新型的玩意儿,而在欧洲都还买不到,8年前我去中国的时候,他们就有了这种在欧洲最受欢迎的双芯片卡,而且每个人都在用。欧洲人和美国人都是用他们剩下的,而且还挺开心的充当着超级大国的地位。这个拥有18亿人口的国家有如此巨大的消费市场,他们生产一亿个的商品只有一百万出口到国外,那就是他们用剩下的。这就是冰淇淋最上面的奶油,是这个国家巨大的财富。当你们购买等离子显示器的时候,西方卖出去的等离子显示器有多少呢?如果美国和欧洲每一个小孩、成人、少年、老人都买一个等离子显示器的话,那差不多就是中国人购买数量的三分之一。我以前曾经做过生意,我们有一个很好的生意模式。我们销售奶油中的垃圾,而剩下的都是精华。因此,你们就看到,当西方在设置军队的时候,中国在发展科技和建设,而他们用不完的就给了西方。我们都很高兴在中国制造,而且很便宜,它当然很便宜了,他们将奶油卖给自己的国家,而那些垃圾却卖成了钱,而我们非常高兴我们有这个技术,我们的盈利就来自于这种对知识的无知。当我跟中国人聊天,告诉他们,你们应该为你们的国家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但是他们都不理解,实际上他们给西方的都是自己用剩下的。他们都被洗脑了,认为西方什么都有,而他们什么都没有,而实际上他们制造了所有东西,而最上面的那个,也就是我所说的不需要的部分,这都变成了欧洲人和美国人的盘中餐,这也是为什么我想通过中国来推进和平。我可不是一个听力专家,我在生意场上待了很多年,我很了解游戏规则,而且我很清楚一件事情,当美国和欧洲的宣传机器转向和平时,和平只会出现在欧洲人的眼中,中国本身就是和平的,与它的邻居也很和睦,而且他们还做着非常棒的生意,而其它国家却忙于战争。战争只存在于CNNBBC和半岛电视台。这项和平计划唯一可行的方式就是去接触去瞄准去鼓励和哄骗两个人,一个就是伊朗总统,另一个就是以色列总理。中国领导层,再多加上一个国家,一起承诺,他们就会开始这项比赛。那一个国家已经在我们手上了,如果我们能促进俄罗斯跟中国签署和平协议,因为他们都是同样的强国,意识形态也接近,实力也相当,如果我们能让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国界消失并成为一个国家,一个和平的国家,然后伊朗和俄罗斯的边界也将军队变成为人民服务的军队,而没有国界的话,我们就破解了这整个形式。

 

凯史:这个事情的简单之处就在于,你们所有人都有这么多电脑和时间。如果网管可以加一个统计,显示有多少人进来发贴就更好了。你们就去其它的聊天室,其他的组织,告诉他们,我们需要帮助,我们在推动和平。当他们进来,823号将变得不重要,明天早上,我还会开会,我说过我要去梵蒂冈,去要求教皇签字。我不会带上任何文件,我会介绍其中的益处。我的名字就是我的名声,而我可以带上它。中国的人们,你们可以先走,不要等着写这封信或者其它的,跟随你的灵魂去工作,利用你们的文件和所有其它的东西去工作。将你们要发给你们的主席和中央的这封信和和平协议打印出来,让它漂在中国的河面上,让它变成一个和平之河。会有人捡起来,会有人读它,瓶子中的信会被人捡起来。用对国家的挚爱来传递你对和平的渴望,而不是去破坏一个国家。我将会与伊朗总统有一个非常繁忙的时期,那将是特别大一堆的工作。

 

凯史:首先它会改变中东局势,因为,那样伊朗总统作为一个和平的人就要去另外一个中东国家,而无需声明,就像邻居一样降落,你不用去敲邻居的门去预约,我是指为了和平。这项和平计划必须完成,因为它会有逻辑的带来发展的动力。解除武装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未来几天,我会释放更多的知识来进行完全的武装解除,彻底的武装解除。但是,这有一个问题,街上的车也会无法动弹,那时,将没有飞机在飞,将没有轮船在漂浮,将不再有人饥饿,将不再有人会对饥饿感到恐惧。我已经将你们带到了这个关键点,你们已经在全世界建造了足够多的反应器,你们已经制造了足够多的甘斯,那样,只要我再将最后一块拼图给你们,你们就可以瘫痪全人类(的武器),或许我们需要这么做,或许已经到了该这样做的时刻。实现和平需要时间,实现和平需要大量的智慧,你可以赤身肉搏,或者……我刚收到一条短信,我给你们念一下,我们刚打开,上面说,你们拥有一个巨大的支援,他们尝试了所有手段,但是都失败了。其美妙之处就在于,现在创造和平并不需要付出多少代价。我们不需要,让我告诉你们该怎么应对,该怎么工作,我跟你说,德克劳伦森先生,你在听,你将每一句话都发布出去,将你和平的请求发布出去,你所打的所有的那些电话和留言,现在你都改成说,我要和平。使用你的笔和你的网线,你与你在比利时政府中一同努力工作的支持者们一起发布这封和平信。或许,或许这样你就能找到你内心的和平。你写的东西已经给凯史基金会带来了如此大的压力,这让我很惊诧于负面的如何能变成正面的。现在,人们已经受够了战争,他们渴望和平。我将会释放如此多的知识,人类将需要数千年的时间去理解,但是明天就可以瘫痪世界上所有的军队。你所拥有的(武器)科技越先进,你就越容易被瘫痪。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那些最先进的系统可以被非常非常好的渗透。和平进程需要很多的勇气,需要很多的奉献。

 

凯史:不得不说,我们需要开始明白一件事情。对于你们当中那些还没有理解过去这几个星期或几天的教学的人,或者你们已经开始逐渐理解了,让我告诉你们它是什么意思。你们已经深入到了主源的维度,你们已经深入到了灵魂的维度。你们已经开始理解较弱者会由较强者喂养,但是有一点你们没有抓住,那就是,较弱者需要从较强者接收,但是同时,较强者也需要从较弱者接收,这样我们才能够运行。你们所忽视的就是这一点。由于人是较弱者,在将这能量转化到较强者中的过程当中,它可以表明自己的意愿,也就是他的愿望,这就是你们控制飞船反应器的方法,表明自己的愿望。如果你们还记得那个部长说,这只不过是水,直到我们解释说,如果你将它滴入酸,看它是否会变成碱性,如果你将它滴入水中,是否会得到更多的碱性。那样,就知道它并不是水。它携带着隐藏的能量。如果明白了这点的话,那么,那些建造了这些反应器的人就应该知道一件事情,当人的灵魂通过接收来给予,人作为给予的一端可以在其中加入他的愿望,这样就可以控制它。将来,进入太空的人们将会有一位信任的人,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所说的船长,但是他们并不是船长,是那些是我们所信任的正直的且行为端正的灵魂。那些灵魂是会促使人类和宇宙大家庭更为完美的灵魂。我告诉你们如何控制反应器,你们很多人都坐在那,摆弄这些马达和这些小的装置,开呀关呐,加速啊减速啊,全都不管用(o),因为你不是在旋转场体,你只是在旋转你所能接受的物质。你开始通过旋转不同场体分层的强度来旋转和改变的话,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哦。只要记住一件事,你们有谁看到过地球有发动机、火箭推进器或者螺旋桨吗?那你们就明白了。问你们自己一个问题,是谁的愿望在转动这颗星球?那样,通过愿望以及质量的级别,我们就能改变东西。当人们进入太空后,你们会看到你们无法想像的超大的飞船,凭空产生的。在这个结构当中,灵魂们愿意到一起成为物质来看到彼此,或者在给定的环境中与彼此接触,那样它们就可以看到对方或者其它有接触的灵魂,来确认其自身的存在。你们会认识到,在宇宙当中,生命是没有止境的,人是永生的,而人类还没有明白这一点。人类对死亡的恐惧是如此的荒谬,它表明了对知识的认知的缺乏。一旦人的灵魂被创造出来,它自身是由母亲和父亲的灵魂二者所组合出的种子所创造出来的,人的灵魂是永生的,绝对不死的。人类不应该对死亡感到恐惧,那样他就能更快的找到进入太空的方法,因为在宇宙中是不存在死亡的。这就是对人的灵魂的扩张的理解。我们所惧怕的所谓死亡,而且还因此花那么多钱埋葬肉体,就是人的灵魂在宇宙跨度中的自由。当我们设法聚集宇宙中的场体到其自身当中,我们就可以让它创造出一个更高的密度,那样它就可以吸收更多,并以此来成为整体的一部分,那样他就可以服务更多。你们当中惧怕死亡的人,要知道这是没有终结的。其美妙之处就在于,即使被留下的肉体部分也会变成其他生灵的灵魂的一部分,变成其它物体,变成另一部分,甚至还会成为这颗星球的灵魂的一部分。如果你理解了刚才几分钟的教学,你就知道你可以依靠你自己就能掌控飞船,掌控宇宙,但是要理解整体,以及整体对于彼此的影响。

 

凯史:当你坐下,开始思考你的人生,尝试去看看在哪能看到你的灵魂,怎样才能看到你自己的灵魂,如何看待你自己的灵魂,你对存在于你自身体内的灵魂有何感受。如果你能克服这种恐惧,知道它不在别处就在我体内,我必须要会操纵它,我必须要理解它,那样你就会发现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尝试去改变你的灵魂与那个灵魂交互部分的能量,那么你就会看到那个变化。如果你曾发现自己处于和平的状态,那么那就是你能找到你灵魂的那个点。那就是你灵魂的力量。如果你能够通过给予、快乐和爱来找到和平,你就会发现你有一个大问题,你正走在提升的道路上。当你的给予带给你快乐,就意味着你接收到了更多可以给予的,那时你就明白了作为人类的你已经成熟。有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在给予,而实际上确实最大的获取者。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他们不获取的话他们就无法给予,因为这个印象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凯史:你们当中那些参过军的,或者在军队待过的,我将告诉你们一个办法来解除你工作过的地方的武装。你们当中那些想解除军队武装的人,这是非常简单的。制作612个或者更多的小反应器,用氘填充,然后在周围放上一个氢的反应器,大小无所谓。奇怪的是所有的东西都无法工作了。如果你想制造这个系统让所有的飞机都无法起飞,这就是最简单的办法。用氚填充你的反应器。不要用马达去旋转它们,让它们依靠自身的磁引力场作用力去旋转,别忘了,当我们谈到氚的场体时,我们不用液体等离子体,如果你还记得话,我很简单的告诉过你们。现在,这个看不见的鬼影就变成了我们的科技的终结。这是什么意思呢?让我们分享知识,让我终结所有的战争工具。

 

凯史:你们制作了带有液体甘斯的氚,你们将氚和水放进来,放进内核,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我真是受够了在旅店房间里为人类实现和平。这里放两份(2),这里放一份(1),这里放四份(4),这里放八份(8),容器都一样,剩余部分用液体等离子体填充。如果你将这个进行物理旋转的话,你知道其结果,会产生这个中心点(红圈)。如果你转这个的话,中心点就在这(1),还有这(8)和这(4)。旋转过程当中,这里(1)的强度就是1,这里(2)的强度就是248。你将这个(1)和这个(4)按照正确的顺序排放,你就可以让等离子在内部移动,那个更高的压力会推动这个(1)旋转。一旦这个(2)转动起来,那么这个(8)和这个(4)也会转。你不需要马达。位于中心的场体被创建了,空心的,主源的,而你需要做的就是一件事,想办法把这个提出来。最奇怪的事情将是,这里(斜线)的一切都将变成动态的。如果你选择了H3,你就实现了一个巨大的干扰系统。如果你放入的是H2,你就会看到你实现了固化。如果你放入的是H本身,你就会发现一个通讯用的真空空隙。你就创造出了场体的真空状态。

 

 

凯史:现在你就明白了,当你进入这个结构,从现在开始我为那些卡在这里的人感到同情。在反应器的结构当中,有一个星型结构的三个(反应器)。如果你设法在它们每个之间放置一个反应器的话,也就是这个组成这个(蓝色三角),如果你有办法理解的话。这里还有一个。如果你们用氘制作这些蓝色的反应器的话,你就为你的飞船创造出了一个流。氘是固态的磁引力场体。而如果你将这个(蓝色H3)增加到H3,这个场体将会覆盖几百几千公里的范围。再见所有的武器科技,这个系统的整体成本应该少于,噗,一千美元?它可以被装进手提箱里,没人会知道,你可以把它装进箱子,没人会知道,它会在内部运行,并让任何武器沉默。它无法被用来进行伤害,因为它只是去平衡,而不是去伤害。如果你在所有的反应器中都是用氚的话,飞船内部就会发生一些很奇怪的事情。你走进去就会变成一个和平的人。你指挥它,就能让人变和平。别忘了,氚是一个给予者,无论你缺少什么,因为它是最基础的场强,它能给予身体所缺乏的东西。这是我们所见到的唯一能解决这个星球上存在的问题的方案。氚就是你所缺乏的(东西)的答案。而且从第一天开始我就展示了如何制作CH3。这就是原因。我已经非常严正的警告过美国军人和美国军方了。凯史基金会的人们都有CH3,而遍布全世界的你们如果能设法制作CH3甘斯的话,然后将中心场体提取出来,它是不可见的,但是场体(强度)将是氚。你同时创造了三种不同的状态。任何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都能满足他自身的任何愿望,因为它可以满足人的情感,没有人会再去摸枪。在转化氚的过程当中,因为它给出的如此之多,它就会变成氘。用它就可以固化任何芯片。意思是,没有枪还能开火,现有的武器科技都将被淘汰。所有用于轰炸的飞行器,都会变成鸟,铁鸟,这是我们所承诺的。而所有的船只也是一样。整体成本可能也就20美元。你可以瘫痪地球上最先进的武器。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会不得不出手,因为我们都是和平人士。氘和氚两个用途,一是提升人类的灵魂,另一个就是固化所有的武器科技。两条道。它可以改变碳原子,但是你必须在很高的速度下使用它,那样就可以扩展到几百公里的范围。你们当中那些在美国的人,如果你们知道如何制造氚和氘,你就能将你们的国家变成和平的国度。如果那是你的愿望,要不了一周你就能做到。总统会签署和平协议的,因为他没有选择,他没有了可以用于战争的武器。那些住在犹太国家以色列的凯史基金会的支持者们,尽量去制造氘和氚,你们可以解除你们国家的武装,实现和平。

 

 

凯史:不要忘记,一切都来自氢,一切都来自这一基本的结构,你放入某种元素中的每一个氘,都会产生一个新的元素。你使用氘,你就有一个氘变成的氦。然后,我有另外一个氘,我就可以变成另外一种元素。然后,另一个元素,另一个氘,然后又另一个元素,然后有了碳、氧……(听不清),现在你们就明白了,按照比例将氘进行组合,你就能制作,你就能构建宇宙中的任意元素,但是还剩下一件事,这个空间间隙,也就是你制造出来的,所谓的在等离子当中的中子是不存在的,这就是为什么,如果你们回顾一下之前的教学,非常非常早之前的,我说过,当你使用例如氮的等离子,要去掉20%30%,因为,在等离子态氮当中,是不存在中子的物理物质的,并且,去掉大约20%的额外的中子,就是等离子的重量,现在你们也就知道了,为什么我说要去掉50%这么多,因为,当你拥有这么多氘的时候,你就创造了物质状态中的空间间隙的物质状态,但是在等离子态当中是没有的。因此,实际上你唯一需要计算的东西是处于氘的级别,那里没有中子。现在你们就更加理解了为什么我叫你们要去掉30%40%,因为,那些没有被转化,甚至是转化为中子的环形能量是处于甘斯等离子的边界之内的。因此,现在你们就知道了,你们当中那些参与的人,我曾告诉过你们,例如,如果是铜的话,就去掉20%的重量,原子量,磁引力场原子量是要比60多要少20%,大约在50多。因为它是在数学物理维度上的初略的对自由中子数量的估算,也就是那些我们认为可能是作为能量或者是变为粒子的作为中子的存在。??就是其比例。现在你们知道了我的教学是如何归纳到一起的。因此,如果你想提升人的灵魂,而且同时消灭武器的话,那就数一下你需要做多少个氘的内核,或者是需要做多少个氚氘内核。很~多,很多,如果你能按比例装载它们的话,它们就开始移动,一个开始动,其它的跟着动,然后整个循环就开始了。我们只需要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解除所有的武装。也不是解除武装,那些可是美翻了美呆了的枪械,美得要死的飞机航母,但是就是开不了火。过去两三年中,俄罗斯和伊朗用来瘫痪世界上最为先进的美国的防卫科技的技术,使用的是物质状态的场体。而我刚才告诉你们的是,用等离子场体实现的强大得多,而且不可逆的技术。因为,如果你们在听的话,当磁场过来的时候,整个系统都会动弹不得,但当你移走磁场时,它也会恢复。而这次,如果你使用等离子体的话,它是永久性的。一旦你成为了一个和平的人,你就不能再回头了,因为你早已经学会了需要吸收的场强。我告诉你们吧,意大利人开车会变得很麻烦,因为他们没武器了,因为他们从不生气,对什么都满意,性急的人会从窗户开出去,因为他们就是单纯的享受开车的快乐。因此,如果你们理解了的话,我已经教给了你们和平的武器科技。但是如果你能正确运用的话,它就会变成一个能源工具;如果你能正确运用的话,它就会变成一个太空工具;如果你能按正确的顺序运用它的话,你就能养活人一辈子。我是来实现和平的,而且我必将实现和平,意思是,我不得不毁灭一切人类制造用来毁灭自己的东西,因为,人类就不该造出这些东西。我会让人类变得羞于携带枪支,这就靠提升灵魂,而不是其它方式。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变得和平。尽你们全力去制作氘和氚吧,要理解这个比例,要理解你是从它的中心获取能量,而不是从它的液态等离子体当中。然后,如果你知道怎么做的话,而且你设法做出来的话,你设法造出了任意数量的电子和质子的话,然后你又设法造出了能量源,那么你就可以设法将碳转化为钻石,将一个导体变成电阻。你们当中那些实现了从基础到碳的人,你们就会发现绝大部分的武器、科技都会失效。我已经展示过了,而且我还可以再展示。有人提问吗?

 

瑞克:谢谢,凯史先生。有一个问题我相信您刚才已经回答了,布莱恩问,凯史先生,您能否解释一下,为什么氚可以解除武装,原理是什么?

 

凯史:氘上面有两个系统,一个是它必须给出自身的能量,一个是它通过给出自身的能量变成氘。一方面它可以提升灵魂,另外它还可以用来固化那些枪支。你们必须要理解一些很特别的地方,等离子体在转化中去供给物质状态时,就会固化物质状态;等离子在与这个活的等离子,也就是人的灵魂和肉体交互的时候,会去提升它,这是两个非常不同的事情,你们必须要理解,枪和芯片都是物质状态的,因此,它们会接收那些适合自身物质的场体,并改变其自身的物质状态、排列方向。人的灵魂和人的身体都是等离子态的,甘斯态的,因此,当它们接受来自氚的等离子能量时,它就会提升它们,增加它们的能量,直到他们不再需要更多。它们不会分裂,它们会达到平衡点,这就是你们必须要理解的,这就是必须要彻底理解的,否则我们就会碰到很大的麻烦。当你们谈到等离子的运行机制时,用于太空的等离子,用于时间,用于人体的能量,就是提升,当你将等离子用于物质状态时,就是对物质状态的转化。

 

瑞克:好的。有一个人问,您能否说一下如何用最快的速度制造氚和氘?不好意思……沃夫刚问,凯史先生,您能否重复一下制造氘和氚的最快的方法。

 

凯史:CH3啊。这就是制造氘最快的方法,如果你回忆一下你是如何制造氢的,有很多制造氢的方法,然后你将二者放到一起,一个是物质状态,一个是甘斯态,它们俩就会很简单的制造出来氘。制造氚的话,有几百种不同的方法你都可以制造氚,但是你必须要理解,当你制造氘甘斯,氘的等离子场体,这是与制造氘是完全不同的。你必须要懂得如何将所有的东西结合在一起。还有人提问吗?

 

瑞克:另一个,问题,米凯利说,我能否问一个关于等离子的结构的问题,在CH3等离子当中,C位于中心,那么C就是质子……

 

凯史:抱歉,停停停。能请你把脑袋从那边扭到这边来吗?如果你说的是CH3,你实际上说的是甘斯态,而你的描述却是物质状态的CH3。因此,你是戴了两顶帽子,所以你弄不清为什么你看不见它。在等离子当中,所有的能量都位于同一们实体当中,在物质状态中你有3个氢和1个碳,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你们必须要十分清醒的知道自己是在哪种状态下工作。在等离子态下,在甘斯态下,它是一个实体,它不是3个东西吊在上面,而另外一个在中间,对这门科学理解上的混乱是你自己的问题。我可以很容易的跟你解释一下,因为太多了,我看到很多人都会犯这个错,而且他们还认为他们是对的,而且还弄不懂。当你在化学中谈到CH3时,你是对的,你就有这个,对吧?而当你指的是等离子体的时候,那就是这个(右边)。碳的等离子体,三种不同强度的氢的等离子体。但是都在一个杯子里,都是作为一个场体或作为一个等离子体来使用。这就是其不同之处,你要描述的是这个(左边),而你想看到的是右边。这是物质状态(左边),这是等离子态(右边)。这没有3个氢,因为在这,能量场体都在这里(螺旋线上方),它们都是整体的一部分。当你有碳甘斯CH3,你不会看到在化学中看到的这样,你只会看到一整个甘斯,一整个实体。因此,这个问题就是你必须要明确定义。你不能像阿拉伯人所说的鸵鸟那样,你说是骆驼吧,你又没驼峰,只能算是鸟;你要说你是鸟吧,你又不会飞,只能算是骆驼。要理解你所描述的东西,然后就简单了。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你说,我们不说了,我们结束这个(大叉)。这个已经完了,这个已经成为了历史。要理解这个语言,那样你就能很轻松的运用了。它是一个能量(团),而那边你是四样东西。

 

 

瑞克:凯史先生,大卫问,要制造自由等离子体的话,按照我的理解,你需要创造一个空间来让它出现,例如用甘斯包裹住一个空球,然后通过旋转空球周围的甘斯就能在其中形成一个自由等离子体,对吗?

 

凯史:你能再重复一遍吗?

 

瑞克:OK。要制造一个自由等离子的话,按照我的理解,你要制造一个空间来让它出现。例如在一个空球周围放上甘斯,然后通过旋转空球周围的甘斯就能在空球里形成一个自由等离子体,对吗?

 

凯史:不对。某种程度上这就像刚才你说的是这个,描述的却是物质状态,你一个故事讲了一半,又从别的地方找来另一半凑一块。

 

瑞克:四不相。

 

凯史:这就是混乱的来源。这个地方我们必须捋顺。

 

凯史:这个是甘斯。你有一块水的区域(红圈)。然后,你就有了一个空的区域,而这个空是由于这些场体的压力所致。这就像一个跳板。你们知道蹦床吗?蹦床的框架是物质态的,而水就是蒙布和弹簧,然后你在蒙布中心跳。玻璃门和弹簧。这些场体通过推和拉制造了这里的真空(中心)。这意味着这里的场强比边上的要高。这里(中心)的场体强度是如此之高,足以保持住所有这些部分(四周)。在大多数系统当中,我们都看到甘斯会变成中心处的带状物。在很少很少的系统当中我们看到甘斯会覆盖住整个球体。这就是恰当的场体在起作用。当你看到甘斯在边上形成带状,它表明其它的磁引力场体在对系统起作用。它不全是甘斯,地球的磁引力场和马达的场体在对物质状态产生作用,其场体作用力在挤压甘斯。当你拿来一个杯子,然后放进去一些甘斯和液体。这个空杯子就变成了这里的这个(左红点)。在你运转了这里(右红圈)的甘斯之后,你可以把它取出来。当你,在这里只放入等离子水,然后你强制这个进去,你可以把这个(右红点)拿出去。这个就是你新的场体等离子体。我用,怎么说,一个球来做这个事情。因为,你必须在内侧。如果你仔细看看,你所做的事情就是我们之前所讲的。你们还记得吗?这个是电子,这个是中子、电子。你所做的事情就是将这个种子,这个最强的部分从其系统中拿出来。你应该看到它周围有蒸汽或液体产生。但是你必须确保这个场体保留在这(右红点)里面。这就是过去几周我们所教的内容,这就是新的能源系统,比任何你曾见过的都要强得多。对你来说是空的,但是这就跟那个部长说的一样,它就是水。你唯一会看到它的实力的时候是当你把它放在另一个的边上。然后看彼此间的距离,然后你就会看到它们周围的场体是如何产生的,巨大的能量。否则,这就像我在埃因霍芬反复说的,我拿来一个盒子,空盒子中的宇宙。它充满了场体。你们在从甘斯转换到甘斯水、液态等离子体时碰到过问题。现在,你们拥有了场体等离子体。而这是终极的。这里没有任何的物质状态与之接触,什么都没有。它是如此的纯净,而且因为它的能量,我们就头一次明白了为什么飞碟底部的三个点会那么亮,而且它们是透明的,你们看到过。你不应该会在外部看到这些光,而实际上内部就是这些空的等离子体,场体等离子体。这就完全跟完全跟,如果你理解了的话,当你观察重型电子系统中的原子结构时,我们会看到滋滋的光出现在中心周围,我们把它称为电子。因为,当我们从里面从这个母亲,这个中心,这个中子内将电子取出时,它就是一团能量。所以,它是如此的强大,从而在周围产生了光。现在,你们就明白了,当你们制作了一个太空反应器时,里面应该什么都没有。我在艾芬霍恩就说过的空盒子中的宇宙。然后,我也展示了让你触摸这个盒子的时候,你就能从里面获取能量,但是里面是空的。那个是静态的,这里这个是动态的。而因为你把它放进那,它早就在旋转了,你不用,你需要领悟一件事情,相信你的灵魂,相信你的直觉。如果你达到了这个层次和理解的话,那么你就可以把这个放一边。这就是我教那些莫战(Mozhan)学员的,你从你的灵魂中取得,其能量将会闪耀。因为,里面就是你的灵魂,而它与环境的交互就产生了光。

 

 

凯史:如果你制作出了氘,你就有了固态的地板。你们必须要理解它的运行原理,我最近解释过。你有一个氘和另一个氘,这些事18和中间的9,然后你还有你的三个星型反应器,如果你注意到了的话,我们总是说当三个场体参与时,你就拥有了固体状态。因此,这里你就有了物质状态(蓝弧线)。但是,在地板上,因为你有同样的东西上来,你就创造出了地板。你可以造出一层层的地板,而使用的仅是磁引力场。那样,你就有了飞船的外壳,它是由外部的维度产生的。现在你们明白了这有多么简单。如果你们理解了的话,甚至是这颗星球的固态表面都不过是场体交互的幻象罢了。如果你能重复这一操作的话,你就能制造出任意外形的飞船,想要多少地板都可以,可以在上面走人的那种。

 

 

 凯史:或许现在是时候学点新的东西了。但是,我们已经教过很多遍了。人的皮肤有三层。这三种场体的交互就产生了人的肉体,而实际上是这个(外层)导致了这个(中层)的产生;这个(外层)导致了这个(内层)的产生。这里(下方蓝横线)是真皮部分和肌肉。但是,是这个(内层)和这个(中层)的交互允许了表皮的存在。因此,实际上你是运用了这三个角色或者说三个分层创造了(飞船的)外壳,你所做的事情就是模仿了人的皮肤所做的事情,除此无他。你有一个中心反应器,你有地板,中间反应器以及第三个。突突突突,你在这就有了外壳。然后,如果你能重复这一操作的话,你就能在这里创造出地板。因此,当这个与这里其他的反应器交互的时候,就创造了物质的边界,然后如果你能将它正确的放置的话,你就能创造出地板。你们有人见过珠穆朗玛峰上有混凝土吗?没有。你们看到有人挖出了大峡谷吗?没有。是场体的交互创造了它们,允许它们存在。

 

 

 凯史:我们的主要目的不是教你们怎么做东西,我们当前的主要目标是裁军。而裁军就靠对场体的理解。如果你们知道物质为何出现在那里,然后你能创造出一个逆向的场体,即使是枪都会被清空。你可以清空子弹,士兵还以为他们带着家伙,而实际上里面已经空了。因为,它的盒子或者说它的外壳是固体状态的,但是内部是较弱的固体状态,是粉末的,你用很简单的方法就将其融合。里面无一例外都有碳,所以这是最轻松的办法。

 

凯史:什么是碳呢?六个电子,意味着你需要六个氘反应器,吱吱吱,或者你需要相对于那一个的6的级数的场强来产生一个(场体)流,那样就可以固化每种强度的每一粒碳。或者,你制造出一个等离子态环境来改变它的排列方向。这就是在物质状态中通过增加能量来得到钻石结构的奥秘。我们身体内有碳。地球上到处都是碳粉,数量惊人的原子碳,它无处不在。我想给你们看个很有意思的东西。我得先这样弄一下。

 

凯史:你们看这些小点点,黑点。这些都是碳。在压力的组合与物质的流动下,因为它是在地表和高温环境当中,地球的一部分岩浆是等离子态的。当这些等离子态的能量与某个碳进行交互时,它的结果是非常奇妙的。当它出来的时候,就会变成它的爆米花。这个表面,如果我讲这个的话,就不得不非常详尽的解释一下了。现在你们都是原子核物理学家了,你们都能很好的理解这个。这就是那个小巧的碳,而岩浆等离子体的等离子体就像是甘斯的能量自由传递。当它拥有这个之后,它就必须经历一个过程。返回的热量会让碳变得像这么大(黑圈)。这就是中国佬的拿手好戏,你们还记得中国佬的绝活吗?纳米涂层的表面。然后,由于热量的快速传递,这个纳米涂层就会蹦起来变成气体,然后中心的物体就是这个(黑点)。然后,由于冷却你就得到了,这就跟你做甘斯一样,你先放进一个热的极板,然后再放入热水喝碱,给它纳米涂层,然后当它通过热量的转换和水份的骤然冷却,就变成了一个爆米花。这里就是你的钻石。如果你是个卖钻石的,当你购入一颗钻石,钻石原石,你总是会看到里面有这种黑(点),这个黑就是来自这里的种子。这就跟爆米花一样,你知道当你把玉米放在热板上,它就会爆开,噗~~,但是你总是会有中间这个硬点,它不是完全软的。在钻石中,那个东西(黑圈)就在这里(黑点)。在钻石行业中把它称为母。

 

 

凯史:所以呢,我们在钻石行业中,都会想办法把它切开。如果,这个是钻石,因此我们做的事情就是,如果你从另一个角度观察的话,母石在这里,我们在钻石行业里所做的就是,他们会把这个母切出来。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完美无瑕的钻石。而你们看到的VVS,非常非常小的块是无法切割成他们想要的形状的,所以它就会留在里面。同样的过程也发生在对微芯片的转化当中。芯片下面有很多这种小脚。当你给予它这种场体时,这些就都变成了爆米花。碳覆盖在你的芯片表面。它们会怎样呢?首先会被纳米涂层,因此如果里面有导体的话就变成了电阻,再也没有芯片能够传递任何能量信息了。你们已经见识过,即使通上220伏电,你也可以把纳米涂层拿在手里。这就是你用等离子体对芯片所做的事情。因为,芯片是物质状态的,而现在你加入了场体状态进去。制造一块杀人的芯片需要几百万美元,那现在这个芯片就是用来油炸的,花了不少冤枉钱。整体成本嘛,1美元。我认为到时候人类又会回头去用刀和弓,然后发现这实在不是个好主意,那样他们就会重新回到和平。这就是最终的结局,这就是我要带你们做的。

 

凯史:制作氘,场体等离子体,这个(FP)就是这个(蓝圈)。现在,你们就明白了我送给了人类宇宙中最为强大的能源系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跟你们说现在的电源产生了大量的能量,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了它来自哪里了,然后,如果你把它传输出去的话你就能感受到它。你们还记得那首歌吗?拜拜,咕得拜,你好幸福。现在就是幸福的时刻。花不了1美元就可以让公海上最先进的船只抛锚。花不了多少钱,就可以让天上的那些鸟掉下来。我告诉你们吧,回头看看我所说的,灵魂的意识携带着它,它是无法被用作武器的,那样人们就会明白。

 

 

 

 凯史:现在你们知道了,为什么我告诉你们我的技术已经交到了伊朗人和其他人的手里,而且没有人收到伤害,因为由于它的原理,由于这一结构的天性,它们是无法伤害任何灵魂的。物质状态不会转化成等离子态,但是人的肉体和灵魂是等离子态的,只会去获取自身需要的,这是多么和平的状态。发生改变的是物质状态,因此,导体就变成了电阻,所以芯片就完蛋了,那些管脚再也无法传输任何能量了。你们还记得我从一开头就说过的事情吗,或许现在你们很多人都明白了我到底说的是什么了。很多人都会觉得很有道理。你们还记得我说过的吗?这个是你的插头,你把你的能量单元系统放在这里,然后你连接到你的能量单元系统,然后你再将能量单元系统连接到你的冰箱或是其它东西上。然后,你们还记得我们一开头所说的吗,如果你拆开电线看一下,你会发现它们都被纳米涂层黑了,都变成了电阻,20兆欧,你们还记得吗?现在你们该明白芯片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这就是等离子干的。所以,再见吧。

 

 

凯史:我建议美国政府赶紧签署和平协议,否则他们很快就会被吃掉。现在,我公开了和平的武器,你们可以看到,这个场体从第一天开始就在你们面前。我一开始说什么来着,如果你把一个能量单元系统插上的话,然后你再检查电线,你就会发现它们全被纳米涂层了,这意味着它们就不需要胶皮,它们自己就变成带阻抗的。这些东西都是用铜做的,需要被处理。现在你们明白了,武器科技已经完蛋了。给你们读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进来,我公开的回答你。上面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样单独把澳大利亚给剔出来,我只能认为这样只会更不可能说服一位总理去接受你的科技。我的建议是,所有的国家都会去,不会光他一个,我的建议是,不光是澳大利亚的总理要去看这个网站,其他所有人都要去看这个网站,其美妙之处就在于,政府会开始去看,我早就在关注,你知道我们是谁,我们在哪儿。但是,目前我们只收到澳大利亚的拒绝,那样我们就会被更多的国家拒绝,因此,那样他们就都不得不这样做。这不是挑刺,是他第一个进来,我们不是说我们没有人,我们是将人类与它区分开,这非常有趣,我们把第一个国家变成了战争贩子。唯一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同意签字,我们会将你变成和平的国家,仅此而已。这不是一种责怪和一种羞辱,这是为了让世界的领导人们明白和平需要它,很有意思,我们的网管发过来的,是其他人发的这个贴。澳大利亚真的被这招打击得很厉害。他们希望换个词,一个国家的回应通常是两个原因,每一个想要回应的国家,不好意思,网管,你能否把这个放在网站上,这个来自德国,你就是战争贩子,如果你不是和平制造者的话。这非常直截了当,如果你不是和平使者,你们已经看到这个讨论开始了,现在我们不需要辩护,我们必须要明白我们工作的目的,我很明确的使用战争贩子这词,因为,这将触动人们的灵魂。它会触动人们的思维。你就是个战争贩子,如果你不是一位和平使者的话。你没法脚踏两只船,如果你是一位总理的话,你们现在所看到的事情就是,给澳大利亚总理写信,说,他们叫你战争贩子,你能接受吗?或者你愿意澄清一下你的观点,如果你能花两个小时飞过半个地球去参加一位总统的,或总理的,或曼德拉的葬礼的话,那就花12个小时在飞机上去埋葬战争吧。去参加或庆祝战争的葬礼。就这么多。我想确认你是想去埋葬战争的。总理、总统、国王会抽时间去参加另外一位国王或领袖的葬礼,去悼念他,那就让他们去参加并庆祝战争的死亡吧。让我来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吧,如果你们不是犹太人,如果你是的话,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所有的犹太人,大部分的犹太人都会在汽车后备箱放一顶帽子,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很怀念我在曼彻斯特认识的那些人,他们从不会失误,他们每人都有一顶帽子放在车里,我们叫做小圆帽,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带上它吗?如果他们得去参加一场葬礼,因为如果你死了的话,他们就必须在太阳下山前埋葬你。所以他们总是准备着时刻参加葬礼,因此,世界领导人和领袖们也是一样的。如果他们能拿下政府,如果今天特朗普总统死了,所有的世界领导人们都会抽时间取消行程去美国,去看他下葬。那他们怎么抽不出时间去埋葬战争呢?他们有另外的安排,我就很想知道,如果他们对美国政府说,我们没有时间参加这个葬礼,会是什么样的。很遗憾,那你就拿不到我们的合同,这次是战争的死亡,每一位总统,每一位首相都应当抽时间参加。如果他们想说他们不是战争贩子的话,如果和平在他们的行程安排上的话。那么战争是这些世界领导人们的情人吗,会让他们感觉更爽?他们在人前谈论和平,然后私下又有个情人用杀戮给他们更多快感。那他们就是战争贩子。这个非常简单,不要叫我们更改,直接给澳大利亚总理打电话或写信。这就是给你的回复,你有空去参加一个国家首脑的葬礼,有空去参加战争。我告诉你们,有时候是很恶心的。你们当中那些了解伊朗历史的人,就是他导致了那个沙阿的垮台,很多年以前,他组织了一场盛大的庆典,伊朗成立2500年,他将士兵和马匹打扮成2000年前的样子,留着长胡子,你们很多人都记得。这个庆典持续了好几星期。学校都放假了,我们都必须去观看这个美丽的帐篷。英格兰女王瞧不起这个庆典,意思是,你不是一位国王而我是唯一的女王。因此,出于她的傲慢,派出了公主到伊朗,到德黑兰,伊朗人把这看成一种侮辱,但是他们说这非常好,在波斯语中的意思就是,什么朋友,垃圾。因此,他们说,这个垃圾在这,当一个女王没空回应别人,她就会收到鸡蛋。如果一位总统、总理,没空实现和平,有其它安排,那他就不配成为一位总理,因为,一位总理、总统、领导人的职责就是为他的国家建立和平,无论任何情况,即使他说的是反话。抱歉,总理,你的职责就是在战争葬礼那天抽空参加。所以,你就是个战争贩子,除非你改变态度。我在确定我不会拿到澳大利亚的签证,但这并不影响实现和平。我的澳大利亚朋友们,让这位总理听一下这段话,我们会把它剪切出来,然后发给你们。任何国家领导人的首要职责和首要目标都应该是建立国家和平,他能够花时间花精力去提升他的国家的灵魂和肉体。如果和平会占用他所有的时间,而不是没有时间,我很想知道到823号时会是什么样,观看一声高尔夫球赛,还是去看一场足球比赛,是否每一位世界领导人的责任都是去那里?否则他们就是战争贩子,就这么回事,这非常明确,我特意选的这个词,我要求把它放进去。开始给他们发这个,如果你高兴的话,也可以给他们发这个链接,你想当一位战争贩子,还是想成为和平的使者?他们会回应的。这就是诺贝尔的故事。他读了他的讣告后,他知道了别人对他的看法,然后他就设立了诺贝尔奖,来掩饰罪过,掩饰他卖的那些机器所导致的杀戮。对不起,我必须道歉,在凯史基金会的登记簿上,澳大利亚总理说,他们是一个战争贩子国家的人,究竟谁该改改呢,你们不喜欢这个,我知道我们很强大,但是在澳大利亚有很多基金会的支持者会给他这个链接,并跟他说,请读一下,您能否更改一下这个大好时间乘坐您的私人飞机,你给我们时间,我们出钱,国家会为你在82号和3号所做的事情买单的,到以色列去签定这份文件,然后再很快飞回来。热闹的地方还是会很热闹的。

 

凯史:如果国家领导人们没空安排和平,那意味着他们就是在安排销售武器和杀戮,不可能还有其它事情,因为,这个对他们来说更重要。我希望,比利时的总理不会拒绝,因为,那样我们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是推动世界政府们采取行动的基础,因为,我们必须确保他们没空去制造战争。我们想要和平,但是这次我们有实现和平的工具。当我现在在发言的时候,我收到后台发过来的信息,科学家团队们开始一起设计,政府的科学家们在设计凯史基金会工厂。不是我们,不再是我们自己。你们听到的后台的点击声,是他们在跟我说,能否暂停一下教学几分钟,他们想跟我商量。政府官员,政府科学家们在设计下一代的凯史基金会工厂,世界范围的。这就是我们下一步的行动,去读一下,你自己稍微读一下,这就是我所说的其美妙之处,人们还不明白。确认很简单。索阿索先生送给我们工厂的平面图。他是政府官员。他们给了我们全部的平面设计图,这就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工厂的样子。抱歉,我必须中断,但是这每天都会发生,请开始写信,在你们说话,在你们收听的时候,请尽量写给更多的大使,更多的外交官,更多的总统们,写信。你们看一下,非洲人、亚洲人、任何人都可以尽量的发。你们被邀请了,然后明天,还有两天时间,我们问,你是一个战争贩子吗?你到底来不来?我们不是在玩美国的那套把戏,我们不是要发给你像诺贝尔那种奖状。你们注意到过诺贝尔奖吗?你们看到诺贝尔奖授予的所有人,所有世界领导都是最大的杀人犯。亚西尔阿拉法特、奥巴马,所有这些领导人。如果你们看一下,就会发现所有的凶手都获得了诺贝尔奖,谁杀得越多,谁得奖就越多,因为,如果你仔细看一下他说的,它就来自炸药,它就来自杀戮。

 

2:25:10

 

凯史:很多人都担心,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办,我们唯一需要担心的应该是,如果我们无法实现和平的话,我们的孩子们该怎么办。我向你们展示了如何去瘫痪,它就在桌上,你们有基础,没什么新东西,你们两年前就知道这项知识了。当你们看到墙里面的电线变成黑色的,你们认为使用一个重型的等离子转换器就像一个加热器,就像中国人用的锅。这在武器的微芯片一级上也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导弹、战斗机、航母。完全没差别,完全是一样的,它们都是用铜做的。军队的整个架构中最大的弱点就是在电子设备中所使用的铜,而一个微小而强大的等离子场体就可以给它们涂层。如果它们是绝缘体就是无法工作的,它们必须通过这些管脚传递这些信息,那样,武器才能开火。所有这些,如果你观察一下这些微芯片,像这样的,没有这些……

 

凯史:其中一点,如果这是一个芯片,你就有这些脚,你们还记得吗?现在它们都被纳米涂层了。它们必须是铜的,才能传送信息。纳米涂层可不好,而当它们无法传递信息时,它们甚至都无法开火。因此,它们都没有办法自爆。我们制造了一种甚至对武器都是和平的工具。强等离子纳米涂层是如此迅速,我一直在跟你们说,等离子纳米涂层是最好的东西之一。现在,我们必须留意它,你们拥有所有的知识,我只是把它们拿到你们眼前来。现在你们明白它有多么的简单。你创建出那个等离子的场体,然后那个场体等离子之间就有一艘船,而它所有的芯片都会被瘫痪。俄罗斯人使用它的时候就是没有强化它,因为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他们必须是控制方向来避免伤到自己的飞行器,这就是他们的问题。他们找到了一个方法去定向等离子的场体。别忘了它们本身也有电路。而一个等离子的电子护罩是极为简单的。你可以绝对简单的实现它。我教过伊朗人这个,是那么简单。当你有一艘在飞行的飞行器,你将底端做成马蹄状。因此,任何,任何,任何在它下面的飞行器,都处于它的范围之内。你们看到,它的美妙之处就是,当我们捕捉了美国的间谍飞机时,美国人曾经想让它自毁,但是当我们打开芯片,但是,因为它没有被毁掉,唯一看到的东西就是被纳米涂层的导体。复制这些芯片非常简单。你知道你该怎么做。你拍摄很多超大的MRI照片,你会看到它的整个图案。而现在,美国人知道了,这些热门的芯片该怎么复制了。他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个芯片放进一个非常强的MRI当中,就像你的大脑一样,你去扫描它,一片一片的,然后你修改它,然后你就能看到所有的连接,所有东西都能匹配。然后你就可以山寨它。唯一的问题就是,你们所说的飞行器上的自毁按钮不会失效。他们犯了一个非常非常愚蠢的错误,那就是即使是自毁按钮都有铜的连接。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如此轻松的捕获美国人的无人机。因为,如果你了解电子电路和其它与之工作的部分,它就是这样的,因为,你瞬间就纳米涂层了所有的东西,你实际上是在用一个等离子在油炸它。这就跟你们用碱是完全一样的,你把它放在碱里面,你把它挂起来,这个蒸汽就把它们熏黑了,现在无非是用等离子来做同样的事情,它不会伤害飞行员,它不会伤害人类,它们非常平和的离开了。没有人看到,当我让27位美国军人离开那艘船并说他们不想打仗,因为,那些让这些芯片无法通讯的场体同时也触及了他们的灵魂,他们变成了和平的人。这就是我以前跟你们说的,现在你们明白了。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唐纳德·库克号,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个世界上最先进的军舰,军官们走了下来,因为他们感觉灵魂被提升了,但实际上,同样的场体将船上所有的东西都纳米涂层了。

 

 資料來源:http://www.gooo8.com/a/jiaoxuefanyi/zhishixunqiuzhe/20170722/901.html

©2015-2017 深圳市凯史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