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0

 

 

 

Q: 我今年决定去国外读一个为期两周的Shamanic 课程。未去之前我好期待,到了以后我就有好大恐惧。原因是我英文能力唔好,听同讲也有限制。渐渐地我也不想同其他同学一起。理性上,我知道自己害怕别人怎样看我,有时也觉得与人相处好疲倦!我想问,什么是做自己呢?怎样区别“做自己、接受自己”跟“留在安全区”呢?

 

 A朋友,你好,谢谢来信。从信中,我感受到你的思考与觉察,很棒!你在借由所遇到的事情来了解自己、做思考和梳理。我觉得,这就是在实修,为你点赞!你提到“什么是做自己”,这是一个经典话题。我之前也有类似的思考,很高兴可以在这里与你一起探讨。

 

我们从“所发生的事件——引起的心情——背后的想法”这三要素来了解你到国外后遇到的状况。你来到国外,因语言受阻,遇到沟通上的一些问题(所发生的事件),这件事让你觉得非常恐惧(引起的心情),其中你担心、害怕其他同学的眼光,比如:心里觉得自己表现不够好,于是担心同学取笑自己(背后的想法)。基于这些状况,你选择“与其他同学保持距离”(即“留在安全区”)。

 

在上面的观察中,我们会看到哪些自己?其中,是不是有一个有所害怕、恐惧的自己?

 

再进一步来了解、追溯,在害怕的自己背后(往前追溯),是不是也有一个“兴奋的、开心的自己”?因为你做这件事的出发点是“好期待”;此外,是不是也有一个“走出了安全区”的自己?因为你下了决定去国外参加课程。

 

来到这里,你又会发现哪些自己?对于你所发现的这些自己,不论是所谓正向的或负向的,比如:期待的、兴奋的、开心的、害怕的、担心的、疲倦的、困惑的,你心里都愿意接受吗?

 

此外,关于怎样才算“做自己”?到底“做自己”是要做哪个自己或哪些自己?许医师有一本书的名字是《我喜欢自己本来的样子》。所以我在想,“本来的样子、本来的自己”就倾向是“做自己”中的那个“自己”。

 

另外,赛斯哲学提到,人内在的本质是带着“爱、智慧、慈悲、创造力及神通力”。因此,我理解为:“做自己”的大方向是做“本来的自己”,“那个自己是带着爱、慈悲、创造力及神通力的。”

 

探讨到这里,我们再回看自己:从你决定参加课程到去到国外遇到状况,这一路以来,你觉得你有在做自己吗?到底是害怕的那个自己倾向于你本来的样子?还是充满期待的那个自己倾向于你本来的样子?或者是,不论是害怕的自己、还是期待的自己,在背后都带着一份“善的意图”?都藏着一个“本来的自己”?那个自己带着爱、智慧、创造力......

 

对我来说,“做自己”是一个有趣的话题,也是一个在实修中领悟的过程。以上是我的一些分享供你参考,可能所列的状况不一定完全符合你。但树洞支持你继续借由生活、借由事件来觉察自己、梳理自己、学以致用。

 

我相信,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理解与答案。渐渐地,不论你是遇到了害怕的或是期待的心情,是选择与人靠近或是保持距离,你都会了然于心,更明白在事情、心情背后的自己。然后,可以自在地选择你的心之所向!祝福你!

 

天天

 

 

许添盛医师:做自己还是做自我

 

我们常讲说要做自己,但到底什么才是真正地做自己?很多人以为的做自己,其实是在做自我,这个自我有可能是你塑造出来的一个意念。

 

对很多人而言,平常是如此地自我压抑,最后终于受不了想要起而反抗。很多人会被做自己这三个字激发,好像很有力量,而不顾周遭人的死活,似乎不管爸妈了、不管工作了、不管婚姻了。做自己仿佛代表了一种报复、发泄,它是为了补偿什么东西,才需要做自己,所以常常做自己会跟自私、情绪的愤怒、不满及发泄划上等号。

 

真正的做自己,是回来做你内心真实想做的那个自己。做自己不是听头脑的声音,而是听内心的声音。当你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决定回来做自己,决定不要被外界所左右。因为常常我们太容易让外界决定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换句话说,当我想做自己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因为外界怎么对待我而决定我怎么对待外界?力量在我的身上!别人可以是一个令我讨厌的人,可是我不要成为我自己也讨厌的自己,我要为自己负责。

 

我们一直在讲所谓的做自己,不是掉入自我的陷阱。做自己是把头脑拿掉,回到你的内心。以前我们的想法是“他可以不仁,我为什么不可以不义,他都可以这样对我了,为什么我不能伤害他。”但真正地做自己是,他可以伤害我,那是他没水准,我不想伤害他,那是我的事,因为我不想变成跟他一样的人。例如你发现挂在机车上面的安全帽被偷了,正好旁边机车上面也有一顶帽子,你要不要拿呢?别人偷你的安全帽,对方是小偷,可是你要不要偷别人的安全帽是你的决定,这叫做自己。

 

别人都这样做,那是他的事,当所有的人都沉沦时,我不可以,因为我要做自己。回来跟自己讲“我想做自己,听内心的声音。”因为最后人是要面对天地跟宇宙的,最后是要对自己交代,所以做自己是对自己全然的负责,如此才能拿回自己的力量。

 

——戴禹镔医师取材自许添盛医师讲座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