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9

 

 

听说这几天灵界在大战,不知道与你是否有关,只是希望你平安无事。

 

——

 

我平安,无事。勿念。

 

一个心智清醒的人,不在战争之内。也许战争发生在他的国土(内在),但他不在战争之内。没有什么能够伤害他,即使魔王也不能。

 

战争是困惑的心智在寻找它自己的和平之境,它在途中。而一个从所有的故事清醒而来的人,他已到家。所有路途中的困惑、挣扎、纠结——心智为恢复它自己的安宁而显现出来的症状,都不重要,都已消失。

 

圣者不在灵界之中,他在其之上。任何有心识投射的地方,清醒之人都不在那里。战争无法伤害空净的心智,就像炮弹、火药和爆炸伤害不到虚空一样。

 

不用担心你的上师或导游迷路,他不会。他现在走的路是他十分熟悉的路,他走了千百回,所以他不会迷路,不会进入狼虫虎豹区,不会与它们冲突与战争。

 

佛陀的世界安然祥和,他的周围是满天花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同一种发生,在魔王那里是战争,是满天密集的攒射和箭,但在佛陀那里是天神歌舞,满天花雨。都在菩提树下,一个沉入幻境,一个从幻境中醒来。

 

心就是国土,你在外在看到的都是你的内在,当你见性明心这点非常明显。即使大众看到的十分明显的事实也不例外,那只是共业妄见,如同集体病目,共同所见一样。如楞严经所说,一国人民见天上有双日等种种异象,而邻国人——无此业者不见一样。

 

看到相同幻觉的人,相互佐证和加强着彼此的幻觉及其真实感。但清醒者不在这个认识之列。即使全世界人都将一条草绳看作蛇,都指着那条草绳众口一声的说那是蛇,也不会丝毫动摇他的感知。他坐在真相的面前,享受着真相透射的安详寂静之光。

 

内心的站在就是灵界的战争,超拔于心识制造的幻境,你就在所有的人界天界的战争之外。人天眼中的战争,只是缘起在进行它自己的旅程。所战争的根本没有战争,一切只不过是和平的努力罢了。法界无战,一切是浪花从缘而生;法界无争,不过是波浪前后次第而行。

 

修行者要观唯识,要观缘生,要见法,要见性。唯有如此,才不被人情凡识,所迷惑,所围困。凡佛弟子,要做两件事,观唯识,观缘生;要达成两个目标,看见法,看见性。唯有如此,才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法是佛的师,见法者拜会师之师;性即是净土,见性者悠然恒生净土。来,在净土,称(乘)法行。生活在净土上,乘着法这辆超出人类知识的火车出行、观光,无生又生生,生生又无生。妙,怎一个妙字,述说了诸佛心!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