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19-02-10

编译 | 马克兔文

 

 

 奥尔弗里德·魏斯 / | 2019.1.31

 

意识的三位一体或十字路口的人

此时此刻,所有的人类存有都面临着迄今为止进化过程中最大的决定。他们可以选择再一次从恩典中堕落,这次是作为一个电子人完全沦为奴隶,或者作为多维度的存有扬升到 5D ,去他们真正的目的地。在这里,为了让人类现在能够作出明确的决定,我们将概述人类意识的三种可能性:现状,和两种未来可能出现的选择。出于教学上的方便,我们知道本演示是一种简化。



1. 我们从大多数人的现状开始。我们称之为:分离和多样性意识。它代表了当前的大众意识。它是终结古代世界秩序 (AWO) 3D 模式,灵魂被这个系统的创造者引诱,并在多重不可分割的化身中被剥削为奴隶。

在列莫利亚和亚特兰蒂斯的全盛时期,这些存有,尽管他们的个人仍然与他们的灵魂和他们的兄弟姐妹生活在合一 / 统一的意识中。他们在不破坏地球的情况下拥有丰富的化身经验。然而,由于地外文明不好的影响,这种强烈的利己主义和滥用资源的发展,使这些古老的先进文明最终灭亡。

 

因此,人们可以利用 3D 世界作为一种工具,通过掌握更深层的真理来扩展他们的意识,但这项努力的成就,除了个别案例之外到目前为止还相当小。化身的短暂性,尤其是出生时的健忘症,几乎完全阻隔了对其他化身的记忆,这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每一次化身人类都必须重新从 ABC 和乘法表开始。更高的智力是不需要的,因为它会导致对当前奴隶制度的理解,这样个人不再被滥用为顺从的劳动力。流行的医学体系以及人类文明的其他方面被用来阻碍意识的发展。

大多数人还没有学会使用他们先天的直觉,因此成为各种剥削势力的玩物,这些势力以各种消极情绪为食,而负面情绪常常因此一直被激起:恐惧和焦虑是大多数人生活中的不变伴侣。这并不奇怪 - 人真正相信自己是一个独立的孤独斗士。他生活在牺牲中和缺乏真正的意识中。他的恐惧使他无法运用他 / 她的理性和逻辑思维的内在能力。大多数时候,他 / 她都被消极情绪所影响,陷入毫无意义的思想中,在无穷无尽的循环中重复,阻止头脑产生任何真正的创造力,从而加剧了当前严峻现实的持续存在。

 



人会将这种人类状况归咎于他人,因为他想维护他自己的自尊,因为他还没有准备好为自己的创造承担责任。而黑暗统治精英通过不断地煽动人民,挑起他们的对立加入无休止的战争和争斗中,建立 分而治之 的规则,进而极大加剧了这种心态。

这是很容易实现的,因为人已屈服于分离的幻觉。在毫无意义和毫无结果的讨论中,他想用争论打败别人,让他们觉得自己渺小、毫无价值。人相信自己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一刻也不怀疑自己的信仰。但实际上,他生活在一个完全的幻觉之中,没有正确地意识到,他的观点只不过是偏见和灌输了错误的信念。对大多数人来说,重要的不是事实,而是是他们训练有素的解释,当然,他们也不会理解这些解释。

所谓的常识可能只适合在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里生存,但宇宙真正的仁慈本质,却不能比人们封闭头脑的奥秘更好地理解。这就是为什么物理学和天文学这类受人尊敬的科学,就真正的知识而言,是一场全面的灾难。

 

人生活在独立的 N 集的错觉世界中,在宇宙法则新理论中,乔治 · 斯坦科夫用人类的逻辑非常出色地描述了这一点。这些 N 集排除了人类思想的基本术语,是能量 = 时空 = 意识 = 宇宙等的一个元素,因此不属于万物一体唯一的真实存在。这样的错觉思想形式就像是未经加工的科学术语,只存在于科学家的头脑中,而不存在于真实存在的世界中(参见 这里 )。

所有的 N 集思想都是错误的认识论概念,根植于大多数不可知论者(和科学家)所珍视的错误的分离感觉中,因此必须彻底从科学和日常的思维中彻底移除,建立一个真正的整体的、涵盖一切的人类意识和知觉。

真空的概念就是这样的一个 N 集,万物一体是一个连续体,在这个连续体中,没有物理学和自然科学目前所相信的空和无的东西。无论我们观察哪里,总有一些东西是人类感官无法识别的,或用所谓的现代科学仪器无法测量的,因为所有的物质工具都受到普朗克常数 h 的限制,无法评估更高维度的能量。这些能量来自源头,目前正在决定盖娅和即将扬升的人类命运。

这个基本的物理常数也完全决定了人类思维的认知局限,而反过来它又创造了这个三维全息模型,作为人类化身生命得以展开的封闭而虚拟的现实。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不能记录他们的一生的扬升过程,因为这些能量对于他们局限的感官和封闭的脉轮系统是不可察觉的。但是,这些能量是所有积极而有意识地参与到行星和人类扬升中的人的日常体验。

万物一体的连续统是无限的,因为它是无限而连续的能量,而真空的概念仅仅是人类头脑的幻觉。它是一个 N 集,因此本质上是一个悖论,确切地说是一个自相矛盾,正如它是一个最基本的自相矛盾。根据目前的科学解释,真空中含有的所有基本粒子都携带能量,因此是某种东西(比如希格斯场)。而物理学家们希望我们相信 没有东西(真空)中包含某种东西(所有的基本能量粒子)

这是人类头脑中(不是现实中)基本的自相矛盾或悖论的一个典型例子,也是人类错误思维的基本证据。这种错误的观念最终导致了一个更加错误的概念,物理学家提出了这个概念:富能量真空 (energy-rich vacuum) ???人类的精神错乱是没有限制的,这一切都源于主观上的错误观念,即与灵魂和整体相分离,这也是目前大多数不可知论者和所有科学家都珍爱的观念。

由于物理学家否认了这些事实,例如,就像理查德 · 费曼在他著名的物理学教材中强调的那样,他们仍不知道什么是能量,尽管这门科学完全是描述高能的相互作用。物理学是一门研究高能量相互作用的科学,但它却不知道什么是能量。在继续我的论证之前,请试着吸收这个充分而严酷的事实。

即便为了验证他们毫无意义的宇宙模型,他们所假设的 暗能量 暗物质 是真实的和必要的,只要不从根本上抛弃他们深度的唯物主义和经验主义的方法,并最终承认,所有的知识都是已经存在与我们的更高意识中,人们始终可以获得这些知识,正如丹妮拉在她 关于我是临在的文章中雄辩讨论的 那样,那么对他们来说这仍是一本有七个封印的书。柏拉图和所有的柏拉图主义者,尤其是新柏拉图主义者(普罗提诺)都知道这些知识,而且,上个世纪圣哲曼大师在关于我是临在的教导中也重复过。

乔治 · 斯坦科夫指出了所有这些错误的概念,例如暗物质,据称包含了宇宙中 90% 以上的能量和质量,但科学家却无法从基本粒子所有已知的质量和能量的评估中计算出来,也不能在繁琐而昂贵的实验研究中得到证明,但却可以通过运用基本的逻辑和对人类头脑的理解,很容易确定所有物理量的定义。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这些失败的科学家将很容易认识到,他们为建立科学基础引入的所有物理术语和物理量,如质量、电荷、脉冲、动量、力和功等,在现实世界是不存在的而是人类头脑的抽象数学想法(柏拉图式的观念)。唯一真实存在的东西是能量,被局限的人类意识感知为时空,它相当于人类意识的基本术语。

柏拉图和苏格拉底是多么的正确,他们知道所有的知识都在我们的头脑中,在 神圣的心灵 中,只要我们问正确的问题,我们都有无限的机会可以获得,我们甚至可以不受任何教育而获得这些知识,就像苏格拉底通过一个辩证的方法对文盲奴隶进行调查所证明的那样。正如从柏拉图的对话《 Meno 》中读到的,苏格拉底通过对毕达哥拉斯定理的定义提出正确的问题,证明了即便是一个文盲奴隶也能掌握并推导出,在古代被认为是抽象超验知识的顶峰的毕达哥拉斯定理,斯坦科夫在那篇 关于伽利略 雄辩的文章中也幽默地展现了这一点。

在此背景下,乔治 · 斯坦科夫证明质量是不存在的,而是两个系统能量的数学关系,其中任意一个系统被定义为参照系统。

参阅:来自《 宇宙法则入门版 》中《 质量与头脑:为什么不存在质量 - 它只是一种能量关系和一个无量纲数(第二部分)

通过这样的方法,斯坦科夫证明了光子也有一个质量,因为它们有能量 E=hf ,从而消除了困扰当今失败的宇宙学愚蠢的 暗物质 概念。顺便说一下,根据电荷的定义是几何面积 —— 一库仑是一平方米的同义词 ,它还表明 电荷也不存在 。当逻辑和公理化的方法应用于所有的科学概念时,科学中所有的问题都很容易得到解决,而所有 N 集的错误思想也随之被消除。

因此,这是一个严重的认识论和事实错误,当对自然科学的探索被政治、意识形态和经济理论所控制时,这些理论作为人类知识绝对的权威体系,甚至比科学本身更错误。不幸的是,大多数物理学家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个充分的事实,也许他们中有些人可能知道,但不敢反对它,因为他们不想失去工作。

但是,如果物理学最终要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这是一项紧迫而必要的任务。如上所述,斯坦科夫的宇宙法则可以很容易解决科学和社会中这一难题以及任何困境。让科学残废才是隐藏的黑暗奴隶主真正的目的,目的是奴役人类和压制所有人类的创造潜能。人们不被允许理解更大的图景,因为否则他们就能看穿这个压迫性的系统。这就是物理学家目前仍然拒绝承认宇宙法则的原因。这是出于赤裸裸的恐惧,而不是基于任何有效的科学论证,尽管它在 25 年前就已经发现了。

由于人天生就有安全的需要,他需要保护自己不受任何变化的影响,不受自然的 奇思妙想 ,也不受给人类同胞带来不可避免变化的所有进步思想的影响。所以,他希望站在安全的一边,以契约的方式确保一切可能的事情,然而,这些事情的成功还不能称之为完美,因为那些不值得信赖的人经常违反这些协议,或者因为不可能为所有可能的事情做计划。狡猾而无能的律师通过帮助他们的客户 / 受害者寻求虚假的安全感来让自己赚得盆满钵盈。

参阅:《 心智授权和消极的灵魂契约如何使人类陷入黑暗的泥潭

为了不让整件事失控。 正如他们所争论的那样,所有勇敢的公民不带任何疑问所相信的民族国家,颁布了层出不穷的法律、法规、戒律等等。整个复杂的体系被称为法律的审慎 (Prudence) - 但它与拉丁语的审慎 (prudentia)= 明智 (wisdom) 恰恰相反。法学并不创造任何价值。从本质上说,司法管辖权几乎完全通过国家和律师来筹集资金的,只要有可能,他们就与客户背后串通拖延案件,以便能获得尽可能高的费用。根本就没有正义可言,这只是一个人是否能在操守上坚持多少毫无意义的法律的问题。审判如何结束,取决于原告和被告花了多少钱。

当然,法院也不是独立的 —— 在有疑问的情况下,他们的判决会有利于国家,或有利于执政党或统治的意识形态。政府认为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 —— 不经议会的批准(即使有,也很少颁布),它不服从法律;言论自由不受尊重。那些不坚持 政治正确 性别观念纳入主流 的人,那些反对移民的人,将会受到任意地谴责。公民的权利不断受到限制。现在(在转变之前),洗脑和思想控制像流行病一样蔓延。没有一丝自由,也没有安全的保证 —— 更不用说同情心了。

在法庭上,反对者也不被视为人,而是被视为人物,换句话说,被视为事物 / 东西。法庭上的诉讼是一种 用穆勒的案件(或例子)诉讼迈尔 的谈判。在大多数国家中商业和海事法是通用的。法律契约的概念作为解决人类问题的唯一约束手段,在集体意识中错误地固化。对每件事和每个人都有不断抱怨和诉讼。拥有合法权利已经成为许多人的主要生活目标。

这些法律契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群体意识,并取代和掩盖了连接源头的化身人格与其灵魂之间原始的精神联系。这些社会契约是人类的发明,是一种无法替代唯一真正有效的合约 —— 人类实体作为创造者与他的灵魂和万物一体的合约的悲惨解释。如果人遵守他的灵魂合约,就不会有什么 邪恶 发生在他的身上。他将因他的 我是临在的降临,而获得意识的扩展 ,这对于过去几年中完成了光体过程的人类存有来说是很明显的。



为了让当今分离意识的三维人不仅能充分遵守奴隶主制定的,这些以对世俗惩罚的恐惧为基础,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起作用的规则,统治集团还将宗教带入到现实中。首先,不同的语言和宗教可以用来非常有效地煽动人们相互攻击。其次,宗教还引入了末世恐惧:来世的惩罚,如地狱的永恒诅咒,而其他人则享受天堂的幸福:一项邪恶的事业。争论始终是撒旦最喜欢的方法之一。

宗教和世俗的戒律和法律有着如此多的种类,矛盾和难以捉摸,以至于让每个人都有一种永久的负罪感,可以让木偶大师出色地操纵。这种充满恐惧的负罪感,受到基督教牧师的高度赞扬,只会抑制灵魂的内在声音和我是临在在人身体中的显现。因此,所有的宗教都引诱人们采取行动和思想,系统地抑制他们的意识和灵性的成长,而这正是他们似是而非假装要做的,他们会用它证明他们宗教从一开始就存在的。



现在的问题是,这件社会和宗教环境的紧身衣是否能够防止一切崩溃,比如像美国的乔 · 西帕克( Joe Sixpacks )这样的幻想破灭,或者像法国的吉尔特 · 杰恩斯( Gilet Jaunes )那样如今只凭直觉,他们已经在恐惧驱动的社会动荡或和平共处中作出了决定性的贡献,在即将到来的巨大转变中仍然是可能的。答案是 ,如果你愿意仔细观察,每个人都可以立即看到这一点。

在人类已知的历史(不包括列莫利亚和亚特兰蒂斯最后一次陨落)上从未有过如此多的谎言和欺骗,如此多的不和谐和冲突,如此多的间谍和监视,如此多的武装冲突、战争和目前地球上的内乱;当然,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多导致这场混乱的律师、法院和法律案件。整个法律秩序的体系在当前终结时刻所处的极度通货膨胀的状态,是其一文不值的表现。

从外部强加给你的 良好行为 根本不起作用 —— 它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首先,任何形式的胁迫其背后的动机都是利己主义和专制的。统治者从不关心道德和伦理标准,也不关心改善他们臣民的生活。其次,在胁迫下表现出来的任何特别好的行为都是不真实的,因为它是人为的,仅仅是一种乔装打扮,很快就会退化为最让人厌恶和混乱的行为,美国暴躁的政客和道德缺失的公民的表现,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在有压力的情况下,这种粉饰会立刻脱落,一种恐惧、愤怒、无助和阳痿的不详预感会混合出现,只会在瞬间变异成盲目的攻击,并释放出破坏性的能量,比百万吨的核爆炸威力更大。由于 创造和毁灭的宇宙法则 ,是建设性干扰和破坏性自然法则的携手合作,任何破坏都蕴藏着一个新的美丽的创造种子。这个新的造物将是我们现在正为这个幻灭的人类建造的光之城,并无条件地将它们赠予所有决定跟随我们启蒙和进化灵性之路的人类。

参阅:《 人类向多维度跨星系物种嬗变的辩证法

2. 这个时候,阴谋集团作为人类地牢的守卫者,根据他们所扮演角色的意愿,分离意识将向何处发展?他们会说,要建立一个世界新秩序 (NWO) ,只有一个政府和一个宗教的统一的世界秩序,因为只有这样,所谓的恐怖主义和战争才可以得到预防。事实上,战争和恐怖主义几乎总是来源于民族国家,它们的分裂破坏性政策是被故意隐瞒的。

是否有哪一群人会愿意毫无来由地攻击他们的邻居?只有当他们受到统治者的怂恿,被奴役和教唆到不能反对这一决定的程度才会这么做,就像二战结束以来的美国情况一样,美国每届政府煽动和参与了全世界 200 多场战争和世界各地的冲突,以虚假民主理想的名义,用军靴践踏并种族灭绝了许多国家,杀害了数百万的人。当然,它还与它的欧洲北约附属国相勾结。美国社会是整个西方世界普遍存在的对人类有计划的全面奴役的典范。我们称它为奇点 (singularity) 或同化意识 (uniformity consciousness) ,它是大众意识的高潮;它植根于 机器人类 或所谓的超人类主义 (trans-humanism) 的电子人身上,而这些话题目前主导着美国主流媒体并非巧合。

这里的奇点的意思来自雷 · 库兹韦尔 (Ray Kurzweil) ,他所工作的研究所代表着建立世界新秩序的秘密精英。库兹韦尔从 2012 年以来一直受雇与 Google ,他是工程总监。对他来说,这一技术奇点是人工智能的表现超过人脑表现的时刻,其自我学习能力呈指数级增长,普通人的思维越来越落后于人工智能的这种机械表现。

在这里我们不讨论这种未来的选择,是否真的像这些黑暗领主所说的在 2045 年之前发生,或者是否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因为人的思想不是用他的大脑,而是用高能的多维度精神身体,用他 神圣的心灵 思考,这是不受任何限制的。大脑只是精神身体与人类感官和行动器官之间的接口。

1987 年夏天的谐波汇聚以来,随着 光体过程作为人类进化和扬升的一条独立道路 引入到这个星球上,这些黑暗统治集团,及其技术官僚帮凶的邪恶计划或迷梦注定要失败。我们这些长期一直处于提升过程中的人,不仅与我们的灵魂完全相连,而且还作为 我是临在 非常清楚地知道,思想不仅在肉体死亡之后继续存在,而且实际上作为多维度、无所不在、全知全觉的意识,真正回到了原始的状态。这些超凡的事实对于库兹韦尔这样顽固的技术人员和唯物主义者来说可能是未知的,或者他可能知道,但他就像所有的黑暗势力一样在竭尽全力阻止这一结果,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今生和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扬升的机会。

蜂群思维 (hive-mind) 的奇点意识是非常局限和简单的模仿。它与灵魂的统一无关,而是一种统一的强制意见、世界观和控制行动。其中的每一种个性都被压制了。人们最终被克隆出来,连续生产,就像现在和很长时间以来,在金融、政治和娱乐领域发生的情况。一种极不人道的、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已经在这个破碎的 3D 矩阵中塑造了现实。这与真正的灵魂进化是相反的,它在所有来自源头支点的仁慈而繁荣的创造中没有成功的机会。这是误入迷途黑暗实体的泥潭,他们切断了与源头之间光的纽带,只能沉降到他们用令人厌恶的思想创造的地狱。

 

3. 第三种意识是所有灵知主义者的目标,他们不是通过一个救世主从外部寻求拯救,而是 从内在 与灵魂紧密相连,严格地说,始终如此,因为人的真实本质是赋予人格以形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谈论 统一意识 。这个统一意识的范式于 201811月最终被锚定在泰拉盖娅的时间线上,新的灵性范式被安置在罗马,然后传播到全球

人与灵魂和源头的分离一劳永逸地结束,作为化身人格的人开始感觉并认识到 自己与他的灵魂、所有人以及整个宇宙永远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 。只有一个灵魂,一个意识,万物一体 = 原始动机(参见普罗提诺的《九章集》)。一切都与万物交织在一起,一个无数不同频率、概率、时间线和实相的海洋。因此,正如宇宙法则所解释的,只有 U 集:每一个集都是一个包含整体的元素,是上帝 / 源头的独特表达。这是每个人的试金石。这就是为什么一旦宇宙法则被引入,物理学和自然科学将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人没有灵魂,他是一个灵魂。他不受操纵者诱惑艺术的影响 —— 他的自由是不可侵犯的。人不需要人权宣言,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一个主权的创造者,拥有无限的权力。因此,进化和扬升的人类既没有怀疑,也没有恐惧 —— 他只知道快乐,对自己和全体人类的责任,以及作为一个主权存有而具有创造性的快乐。当然,在扬升之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发现和学习,并扩展你的意识。人类这种更高维度的意识是多维的,不能受到任何尘世力量限制。这是所有人最大的错觉,希望今年我们能永远结束这种错觉,这样人类才能真正开始向其真实的本质进化。

 

 

  译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01/trinitas-conscientiae/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L230t4uC18D5vNgWt1UnSQ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乔治 · 斯坦科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