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19-02-16

   编译 | 马克兔文

 

  《黑暗势力一直以来最大的阴谋》(上)

《黑暗势力一直以来最大的阴谋》(下)

 

温蒂、派崔克 & 乔治 · 斯坦科夫

2019.2.13

 

 

亲爱的乔治,

今天的文章非常棒! 我甚至能听到你的大嗓门。在所谓科学的伪装下,今天的科学家完全成为体系思想控制的受害者。 黑暗队 把这一部分棘手的人用来愚弄人类,通过将真理的元素与谎言混合在一起,将人们的思想转移到外部世界,而不是内在世界。这就是所有经验科学的起源。

科学家必须通过外部手段来观察并证明一个想法或理论,而当人类的意识可以被表达为主要术语时,它应该是反之亦然的。即使在今天这也是一个既定的惯例,因为一个假的想法本身就是假的,比如那些(科学和数学)模型如果不能证明是真的,那就只能证明是假的,而当一个原理是真的,就意味着它可以从宇宙法则中推导出来,当然,它也可以通过实验证明是真的。

我在翻译宇宙法则的过程中发现,在 f=1( t=1) 的条件下,许多重要的现代方程是以非常狭隘的方式得出的。当然,这很大程度上可以简化公式和表达式(我想不起直接的例子,但你懂我的意思)。这也是我在大学学习这些方程时的印象,但后来忘记了。现在我想起了这些推导的步骤。

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说明 现代科学是建立在静态上的 ,时间静止或只在一个时间轴上,而事实上世界是动态的,能量在维度和物体之间不断交换。因此这还表明,现代科学正试图用静态的工具解决动态的问题,他们不知道从一开始就被愚弄或颠倒了。

我的一位使用扫描电子显微镜从事二十多年研究的同事告诉我,原子不存在,因为当他观察我们所说的原子时什么也看不见。我想他也看不到能量。这证明了一切都是能量,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固体物质。

我本人非常同情我周围的科学家。他们深陷泥潭,尤其是那些成就斐然的人。这是目前的体制给他们带来的。这就是 黑暗队 奴役人类原本聪明头脑的方式。我恰好是科学家和宗教界的见证人。然而,人们只注意到社会的疯狂,而没有现成的外部工具来武装他们,让他们使用和重新思考。宇宙法则将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它将在神圣的翅膀下及时到达现场。

现在已经开始 ...

晚安

带着爱与光

温蒂


 

亲爱的温蒂,

非常感谢你的精彩评论 —— 你是知道第一手资料的人,我写这篇文章实际上是为了那些因为害怕科学而逃避科学的人,从本质上讨论你所说的 黑暗队 使真正的科学偏离轨道的邪恶策略,这也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

你关于 f=1 的背景阐述是完全正确的,因为这就是科学家消除物理学中的活力,并建立空的静态欧几里得空间,进而用经典力学去描述运动和万有引力的实质。这个数学把戏实际上也是所有人类和科学幻象的基础,即通过排除绝对时间 f=1/t=1 ,让静态空间存在。我还说过 在头脑中捕捉时间 。有了这个把戏,他们能够把空间和时间作为不同的静态实体来进行测量,但这是另一种错觉,因为他们必须阻止永不停止的能量运动。实际上空间和时间是典型的共轭, c = λ f ,其中 λ 是波长,并不断改变它们的值。

这实际上是科学和日常生活中所有错觉和不可知论的关键根源,正如我所说的,只有两个基本量纲,空间和时间,科学家所做的就像通过捕捉频率 = 绝对时间 = 运动来测量这两量。它是植入在人类头脑中最狡猾的虫子,但我认为这可以追溯到我们的灵魂,因为这是一个建立在错觉之上的三维全息实验,而不是由黑暗势力创造的。而他们当然会用它来加深科学上的错觉,因为他们知道错误在哪里。

我们可以应该就这个话题再作一次讨论,因为它是理解所有科学幻象的核心。

当然,毫无意义的竞争和担心科学失败的压力,在年轻的学生时代就已经把他们压垮了,以至于在余生中关闭了他们的心扉。我将附上一封派崔克的信,它讲述了关于这个主题的好故事(见下文)。

我很高兴你喜欢这篇文章,因为我很久以前就想写它了,但遥远的将来把它推到我面前,因为这不是一个很愉快的话题。但现在时机成熟了。

祝你有一个祥和的周末夜晚

带着爱与光

乔治


 

亲爱的乔治,

是的, 黑暗队 通过捕捉时间或频率,以完全消除能量的动态性质来制造虚幻的科学 。难怪 物理学家们不理解什么是能量 ,而他们却认为自己是在研究能量的科学。我很喜欢 c=λf ,可以从这些表达式中看出三位法则(普遍方程)的美。如果物理学家知道 f 是无量纲数,属于数字的连续统,可以是无穷的,就会使他们的思想动摇。

我很喜欢你使用 捕捉 这个词。事实上,时间在这个意义上被劫持了,被迫变成了线性,因为人类只具备用线性的语言来处理线性东西的能力。但是,线性时间和空间也是业力法则的产物,它支配并决定着每个人在三维全息的生活。

因此,在 3D 世界是一种有趣的生活。每个人的时间都不一样。我们当下没有时间,因为作为一个老灵魂,我们没有业力。时空错觉的关键根源在于影响着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它们都是相关的。每个领域毫无意义的竞争是另一种对人类的诱捕,让他们获得虚假成就感的把戏。

假象科学作为一种权威被创造出来,是为了强化假象,堵上宗教不能完全蒙蔽人们心智的漏洞 。所以,它们有两面性。今天我去了我们这里的教堂,对于那些将一生奉献给不存在事物的人我感到心碎。

现在是时候改变了,我们的教育使命也是不平凡的。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我们的扬升,没有其他选择。人们还是很顽固。除非他们用他们的肉眼看到我们显化为扬升大师,否则他们不会相信我们现在所说的。我们确实需要用非科学人士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讨论这个问题。

我很喜欢你几天前 对罗伯特的回复 中的看法。对于老灵魂来说这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已经知道了。但是对于成年和年轻灵魂来说,这是他们掌握和学习的工具。我相信时机很快就会成熟。

带着爱与光

温蒂


 

亲爱的温蒂,

对黑暗势力在科学和宗教上混淆程度的分析是让人难以置信的,不可知论的经验科学也履行了限制宗教的职能,使宗教不致于变得过于灵性和超验性,进而真的联系到灵魂和源头上。事实上,正是随着现代的开始,教会默许并承认了托勒密地心说体系,它对这个学说显得不知所措,因为没有明显的原因说它是错误的,基督教完全放弃了科学。

就在昨天,丹妮拉告诉我,她上网查了一下,发现梵蒂冈在 20-30 多年前才撤销了对伽利略的众多谴责,并在波兰教皇沃伊蒂拉( Wojtila )时期(也即是 1978 年在职的约翰保罗二世)恢复了伽利略的名誉,但他们花了 25 年多的时间才放弃所有的谴责,你能想象这是在当代发生的事情吗?

 

约翰保罗二世(Pope John Paul II)

1978-2005年担任教皇

因此,神职人员很久以前就承认他们不理解科学,然后,对科学怀有巨大的自卑感,这在拉辛各的著作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对研究科学有极大的野心,尽管他毫无头绪,就像我在 关于他的讽刺文章 中写的。他们深知,如果他们必须提供上帝的证明,从现在起宗教就必须是科学性质的,他们没有知识或能力做到这一点。我还在我的《 人类进化的飞跃 》一书的导言中讨论了教会困境的这一主题。

而现任的黑耶稣会教皇甚至不关心科学,因为他从来不思考 —— 他不是一个知识分子,他实际上是一只老鼠,一个卑鄙的政治机会主义者,非常像那些世俗的政客,他不相信上帝,这一点非常像拉辛各,但是有不同的原因。拉辛各是一个年轻灵魂,与他的灵魂没有任何联系,但现在这位教皇是一个真正的黑暗执政官灵魂和犬儒式的人物。他和所有的耶稣会士一样,除了权力和操纵之外,什么都不相信。

 

现任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2013年这位耶稣会士出生的神职人员在拉辛各辞职之后成为了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位教宗。

 

 

就像我在《 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 》一书中讨论未来人类灵性进化的必然性时所说的,我不清楚教会中有多少研究哲学的思想家,他们是否真的清楚一个真正的宗教和一个真正的科学必须融合成为一种新的科学灵性形式。

实际上,几天前,我在意大利遇到了一个与梵蒂冈有联系的人,并与他讨论了这个话题,然后我的高我敦促我把这个讨论扩展到巴西的莱昂纳多 · 波夫 (Leonardo Boff) ,他是一位著名的南美洲神学家,也是一位解放神学的支持者,他受到了拉辛各的严厉制裁,后者当时先在宗教裁判所担任负责人,后来以一种非常残忍的方式成为了一名教皇,因此,他不得不离开他的教会,成为了一名神学教授。

 

莱昂纳多·波夫(Leonardo Boff)

 

这是 20 多年前的一个大丑闻,但今天可能只有少数人记得这件事。他没有回我的信,但是我从心灵感应得知,他对从我身上学到的东西感到震惊,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毕竟已经是 80 岁的人了,但他是个好人,他认为它的生命已经结束了,现在他看到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发生。

严格地说,科学和宗教都处在同一个悬崖上,但却显得既害怕又瘫坐在那里,尽管他们永远不会承认这一点。但是他们对我们打开他们思想的努力所产生的恐惧是非常有启发性的,正如派崔克从这位 新的女爱因斯坦 经历到的那样,在我看来,她很像一个歇斯底里和冷漠的女人。

显然,科学需要残疾人(比如已故的史蒂芬 · 霍金)和神童,通过虚假的同情来支持它的形象,因为他们已经没有科学论据来说服大众。毕竟,在过去一百年里除了发明核弹和毁灭之外,科学究竟给人类带来了什么?没有真正的革命性的发明,我们仍然使用十九世纪的旧动力发动机来生产能源。这太荒谬了。

我打算将这次讨论与我和派崔克的通信一起发布。

非常感谢你的灵感

带着光与爱

乔治


 

亲爱的乔治,

梵蒂冈的秘密将在某一天全部披露,这将震惊世界。他们的银行和图书馆将移交给人类。 2017 9 11 日,我去西斯廷教堂观看了米开朗基罗的作品。整个大厅很黑,人满为患。我在那里的感觉不太好。你写信给巴西的神父一定是心理充满了希望,他是很高兴你能和他联系的。我读了你所有关于拉辛各的文章,我有段时间也对他很感兴趣,在他被任命为一个新的教皇的时候,有很多关于他的传闻,因为他是一位德国的教皇。后来我通过阅读你的文章发现,你与他有着非常密切的关联。

梵蒂冈、伦敦城和华盛顿特区是老权柄的三大城市,将被我们宏伟的三座光之城取代。就像英国人的一句俗话:万事都有三。

科学和宗教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因为老权柄就是这么设计的。他们竭尽所能愚弄人类,确保没人能够发现他们。这一刻即将到来,谎言再也无法隐藏了。

享受每一天。

带着爱与光

温蒂


 

派崔克与乔治关于 女爱因斯坦 的通信

亲爱的乔治,

先生,在今天发布的《 黑暗势力一直以来最大的阴谋 》完美陈述中,你已完美地超越了自己。任何一个有道德和正直的科学家,如果你仍以自我为中心,可以用你所提出的观点进行争论,但这将是一个徒劳无功的练习。

我把这篇论文发表在 PAT 新宇宙法则页面和脸书的公共网页上,并发表了以下简短的评论:

真正的科学和高尚的灵性超越了人类意识的局限 ...... 乔治 · 斯坦科夫博士在扬升即将到来之际,全面揭示了科学界以自我为中心,用不可知论、精神缺陷和最终的误导对大众的欺骗。

带着爱与光

派崔克


 

亲爱的派崔克,

实际上,我的目的是展示黑暗势力如何通过研究的形式和方向来操纵科学的,但首先是将科学的统一意识被原子化地分成许多学科,而不是讨论为什么科学是假的,因为我已经在我所有关于科学的书籍和文章中完成了这项工作。我想说明的是这些黑暗势力是如何控制科学家迷失在黑暗中的,以及为什么没人注意到这一点。我一直想写这方面的文章,但由于这对我来说相当痛苦,所以我把它推迟到未来的某个日子。现在是时候来说明这个问题了。

祝您有美好的一天 ...

带着爱与光

乔治


 

亲爱的乔治,

最近我看到一篇被科学界称为 下一个爱因斯坦 的人写的文章。她是一位智力超群的神童。她的名字叫萨布丽娜 · 冈萨雷斯 · 帕斯特斯基 (Sabrina Gonzalez Pastersky)

https://www.instyle.com/celebrity/sabrina-pasterski-stephen-hawking-physics

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现在在哈佛大学攻读理论物理学的博士学位,该系被称为自然基本定律中心 ...... 想象一下。几天前,我访问了她的脸书页面,这个页面受到了很好的保护。不由分说,我在她的页面上引用了《宇宙法则入门版》的一篇文章作为参考链接。它在她的网站上被宣传了一整夜,然后她的网站就删除它,我现在被禁止访问她的页面。总之,我笑得前仰后合,但是我的高我告诉我,我着火了。参见: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sabrina+pasterski&client=opera&hs=oLt&source=lnms&tbm=vid&sa=X&ved=0ahUKEwjjqICrs7HgAhUo2FkKHWsaBrwQ_AUIDigB&biw=1493&bih=802

带着光与爱

派崔克

PS :我贴一下她的联系信息:

https://hetg.physics.harvard.edu/people/sabrina-pasterski

她似乎完全沉溺于传统的伪科学领域 ...... 但谁知道呢?她可能并不在我们最初通知的一万封邮件的人中。


 

亲爱的派崔克,

你的好奇心很有趣,谢谢您在小屋里戏弄大象。这种反应是可以预料的,但我们已经习惯了。科学是如此的腐朽不堪,以至于他们现在需要霍金这样的残疾人,他终于在最适当的时候让我们摆脱了 他的临在 ,现在年轻的神童们正舔他的菊花来吸引大众的目光。

参见:《 论霍金与现代伪科学的所有代表

真是一个大笑话!

带着爱与光

乔治

   译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02/enlightened-discussion-of-the-pat-on-the-falsification-of-science-and-religion/

  【全線閱讀】《乔治·斯坦科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