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19-02-14

   编译 | 马克兔文

 

 乔治·斯坦科夫

2019.2.10

 

 

为什么人类的 伪科学 是蓄意的骗局

现代人类的科学完全是假的,尤其是被认为自然科学顶峰的物理学,它用所谓 自然定律 的数学方程来描述物质世界,形成 精确 的错误印象,笔者用最全面的方法毫无疑问地证明了这一点。这将是本文讨论的主题 —— 确切地说,我不再去处理科学是假的这一命题,因为这是不可否认的,正如我在下面列出的书和文章中所展示的那样,但是它为什么是假的,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探讨过。

我的四部科学基础书籍:

 

《第一卷:物理学和数学的宇宙法则》(德语版)

《第二卷:物理学和宇宙学的宇宙法则》(完整版)

《第二卷:物理学和宇宙学的宇宙法则》(简明版)

《第二卷:物理学和宇宙学的宇宙法则》(保加利亚语版)

《第三卷:生物学和医学中生物调控的普遍理论》

《第四卷:镜像和哲学的宇宙法则》(德语版)

 

以及其他科学书籍:  

 

《自然的宇宙法则》

《自然的宇宙法则》(意大利语版)

《自然的宇宙法则》(德语版)

《宇宙法则的新公理体系》

《新整合的科学和数学的宇宙法则公理体系》(波兰语版)

科学最大的错误,电荷是几何面积的同义词

《宇宙法则新科学和数学入门版》- 电子书

亲历真知

《亲历真知》- 意大利语版本电子书

 

 

科学,和所有的科学家,得到的万物一体的本质不仅是完全错误的,他们还通过他们的不了解的设计来做到这一点。科学基本上是一个完全不可知论的,盲目的范畴体系,它完全无视了人类的灵知 —— 唯一真正的基础观念,其所有的知识都可从我们的灵魂获得, 我只需要通过认同我们的灵魂和我是临在,找到它的完全访问权,也即是说,通过重忆(re-membrance)的方 。这就是我们扬升之后将会发生的,甚至在此之前为这一事件做的准备。

归根到底,当前的科学、默认的哲学和所有宗教都不理解人类意识基本术语的本质,所有人类思想和观念,都是从这个术语中衍生出来的公理化的次要方式,正如我所有关于现代人类灵知的科学和哲学著作中,我已经广泛地解释过:

 

《新灵知:人类进化的飞跃》(德语版)

新灵知:人类进化的飞跃

《新灵知:人类进化的飞跃》(意大利语版)

《西方哲学和灵知学传统》(德语版)

《新柏拉图主义和基督教》(德语)

《笛卡尔、斯宾诺莎、莱布尼茨和康德的哲学起源》(德语版)

《思想》(德语版)

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

《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意大利语版)

《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德语版)

《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克罗地亚语版)

《创造与毁灭的宇宙法则》(马其顿语版)

新时代运动宣告知性和道德破产的十大原因

《新时代运动宣告知性和道德破产的十大原因》(意大利语版)

《新时代运动宣告知性和道德破产的十大原因》(德语版)

亲历真知

《亲历真知》(意大利语版)

 

 

编者注: 以上所列的书籍,除蓝字下划线标明的可以转跳至相关中文译本(这些中文译本也可以在 www.stankovul.cn 上找到)其余相关语种的和未翻译的书籍,请读者自己去原文链接中去寻找。

此外,本网站还包括了 3000 多篇文章,这些文章对真相证明 = 上帝的证明这一人类历史上最广泛和最深刻的知识各个方面做出了贡献。注意到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以便从一开始就消除读者对笔者的误解或轻视,或在他扬升之后消除大众对他个人的崇拜。这将对我未来读者的扬升愿望产生反作用,他们很快将达到数十亿人。

因为我预见,当他们看到我们能够达到扬升大师的水平时,很快所有的人类都会想要扬升。然而,由于目前人类高度习惯于即时满足,这种心态将不能在新地球上运作,这将是他们可能无法避免的另一个错误,就像他们目前的伪科学一样,是一种幻觉。

当第一个想法出现时,我们强大情感的创造力翅膀上就有了一个心理概念,正如所有化身的人类都有一条与源头连接的光线(人类是上帝的火花),因此他们都是强大的创造者,我们在地球上创造的全息实相,感知到的自然、物质和有机物,以及宇宙,完全是我们集体思想创造的。自然和外部世界并不是独立的、不相关的实体存在于我们内在的心理和情感领域之外。换句话说,我们用感官感知,并定义为三维现实的所有事物都是我们自己内在的创造。永远如此!

因为我们人类也是上帝按照他的形象用思想创造的,我们也可以像古代一样把它定义为精神( Spirit ),我们用我们的感官感知,和用我们的头脑和情感处理的一切,都是精神在其多能性( Pluripotence )中的表现。

正如我在关于人类灵知和哲学书中所深入解释的那样(见上文),现代科学从一开始就没有抓住这个本质,因为它完全是从一种不可知论、实证主义思维的经验学科中发展而来的,并把自然和万物一体看作是死的物质 (dead matter)

科学最大的失败是拒绝万物一体所有表现形式中精神的存在,物质、人类、动物、植物、盖娅作为这个多元宇宙(被视为宇宙)中有意识的存有,是上帝神圣心灵创造的,活在有意识的能量中。

换句话说,现代科学是假的严谨科学,因为它拒绝了所有生命最基本的先验真理:

我们作为人类,生活的这个全息三维现实,是我们作为灵魂的思想和观念创造的。

本质上,当今的伪科学拒绝承认人类是强大的创造者存有,下面我将解释为什么这是通过设计发生的 —— 通过整个多元宇宙中最阴险的设计。因此,我将验证为什么所有的科学家都是完全盲目的、封闭的,不能理解宇宙法则新理论全新的整体和先验的方法,也就是说,为什么他们不具备天生的智慧。作为一门新的扬升科学,也许我可以引用我的前任 提亚那的阿波罗尼乌 ,他另一个名字叫耶稣,说过的一句话:

骆驼穿过针眼,要比科学家进入上帝的国度容易得多。

换言之,所有的科学家必须完全拒绝他们目前的科学,它只是一种在充满敌意、不安全和不可预测的世界中生存的手段,让他们在无数的科研机构中作为一种特权阶级生活,由纳税人提供资金,不生产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就像曾经的宗教神父们那样,许多人仍然认为这是一种生存方式。科学家和神父是一种典型的人类雄蜂(雄蜂是一群群居蜜蜂中的雄性蜜蜂,它没有什么作用,但能使蜂后受孕或患上恋童癖,就像天主教的神职人员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不仅是伪科学,而且所有的宗教,都将很快被宇宙法则的新理论完全废除,并将永远从新地球上消失。由于我在这里讨论的主题是科学,我将在以后的日子里再讨论宗教。

事实上,科学和所有的科学家都没有把自然的本质理解为有意识的智慧能量,而我们人类作为它的一部分,同时也是强大的创造者,在当下的多个层级,同时且多维地存在(线性时间是另一种人类的错觉),这是我们在这个星球,甚至在整个无限多元宇宙中上能观察到的最奇妙和最麻烦的现象。当一个人充分掌握了宇宙法则新理论,并意识到宇宙法则的真正本质是多么的简单和美丽,人类科学要在智力上欺骗他是非常困难的,几乎是不可理喻的。

1994 年我第一次发现了宇宙法则,并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发展了新的科学和数学理论,我对物理学和后来的生物科学和医学欺诈的深度和广度感到震惊。我几乎无法理解, 4 个世纪前,自伽利略和笛卡尔时代出现现代科学以来,无数代和数百万的科学家怎么会看不见物理学、数学和生物学中这些明显而根本性的错误呢,并继续一种灌输式的、死板的热情去崇拜这个虚假的神呢。

为了客观起见,我必须在这里加上数学,从 1937 年开始,自从哥德尔用他著名的定理证明,数学不能用它自己的方法证明它的有效性之后,其实更早,数学就被认为一直存在着一个 基础危 。由于数学是一门没有任何外部研究对象的解释性学科,它只能通过数学逻辑来证明其有效性。哥德尔精确地证明了 —— 数学不能用它自己的方法证明其有效性。

希尔伯特从 1900 年以来提倡的数学形式主义原则,每次被应用于这门学科的公理化时,都会得出两个相互矛盾、相互排斥的结论,这两个结论似乎都是正确的。这被称为意义重大的悖论或矛盾,是数学这门学科必然是假的最有力的证据。

在哥德尔论证之后,由于数学的基础危机是任何人都无法解决的,这个问题就被一把大扫帚扫进了遗忘的地毯之下,由于所有无能的数学家和科学家,都是不称职和虚伪的真理探索者。到如今,科学界没人意识到数学基础危机的存在,而我本人在学术界对此进行了大量的调查。

顺便说一下, 1995 年,当我发现了宇宙法则并发展了 新整合的科学和数学公理体 之后,就把数学的基础危机当作一个人造物品给废除了。

因此,当我们在这里谈论科学家时,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面对的是人类最顽固的代表,他们正处于精神和智力进化非常低的水平。人类的无知和愚蠢在全世界的人口中分布得极为广泛,在很大程度上,是来自星光层的邪恶力量蓄意思想控制和操纵的产物。然而,思想操控的普及性和破坏性,从未像当今科学家这样的人类群体如此严重。

由于人类原始的本性是出于对自然的好奇,当今科学家所展示的对真相完全封闭的心理状态,必然是由于星光层黑暗力量长期大规模思想操控的结果。我这里指的是曾经的权力( Powers That Were ,也译为老权柄),来自猎户座 / 爬虫人帝国的外星人,比如爬虫人这样的变形器、灰人、齐塔网罟座人和一些小的负面黑暗实体的团体,以及来自星光层如执政官、路西法、恶神力量这类邪恶的联合势力;后者作为策划者,最终制定了一个影响深远的完全奴役人类的计划,来防止盖娅和一部分人类的扬升。

在我的文章中,我已经多次讨论过这个问题,我将在下面再进行深入的探讨,我将讨论自古以来对科学家头脑的全面操纵以及为什么要故意这样做。

当今激烈的教条主义灌输形式,表现为盲目的、不可知的、狭隘唯物主义的、排斥的思想,所有科学家都无一例外地显示了这一点,正如我在许多文章中毫无疑问地证明的那样,这方面甚至超过了这个星球最坏的个人和机构,所宣称的最大的宗教极端主义,从梵蒂冈的宗教裁判所开始,反对真正基督徒的十字架东征从消灭欧洲和法国南部 卡里特派 开始,然后蔓延到中东,目前极端的伊斯兰恐怖分子是其业力的自然复发。许多质疑教会教义的思想家和科学家,例如,伪托勒密(地心说)体系被烧死在火刑柱上,至今仍受到宗教裁判所的谴责。从萨沃纳洛拉 拉辛 周围的人可以看出。

研究人类历史的唯一真正的方法,就是研究形成这一文明的思想。正如笔者在本网站上一次又一次证明的那样,决定这一现实和三维矩阵中生活方式的所有人类基本思想都是完全错误的,它们只加深了人类的错觉、无知和与源头分离的程度。这真实地反映在当今的科学中,它被认为是人类迄今为止发展起来的,关于自然(物理学、化学、地质学、宇宙学等等)和人类科学(生物学、医学、药理学等等)的唯一真理的范畴体系,尽管大众并不理解它,而且老实说,他们并不关心真理和真正的科学。

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关于人类历史的研究,都是对个人和集体在科学、宗教、政治和经济学中所犯的精神错误进行细致的分析。这是一条永无止境的旅途,也是一次非常让人沮丧和徒劳无功的旅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因为这正是我在这个异常跌宕而艰难的化身中一直在做的事情。

坦率地说,这个星球上又有多少人致力于追求终极真理这一崇高的智慧目标 —— 人类生命首要的事情(也是最终的事情) —— 并接受人类的末世论呢?我只认识少数几个人,我很高兴也很自豪能与他们联系,或与他们成为朋友。但他们中没有一个是当今社会所能理解的科学理论家,尽管他们 珍视自己生来就有的,他们灵魂深处真正科学专家的强大探索 ,这也是他们相比传统科学家最大的精神优势。

正如我在一篇 向年轻灵魂教皇拉辛各致 的清晰随笔中写道,如果一个人在神学院的门口不放弃对灵魂永恒存在及其转世的信仰,他就不能获得一个教会的职业,除非一个人在科学教育中完全抛弃当今科学和在学生时代灌输给他的东西,否则他就不能理解宇宙法则新理论整体和先验的世界观。

这是一种最勇敢的行为,同时我们也知道,所有的科学家都是最差劲的懦夫。我这里指的是人类所能表现出来的真正勇气的唯一形式 —— 不屈不挠地追求真正的知识,不管是什么 —— 而不是我们在这个星球上无数次战争和冲突中,所有民族国家的士兵和宗教狂热分子的自杀者身上看到的,以虚假的理想和思想名义进行的微不足道的自杀式行为。

科学就是生活,不能与日常生活分离。这将在地球转变和我们的扬升发生之后变得更明显。绝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中都没有科学,许多人讨厌科学,因为他们在学校和大学的科学都很差。

在少数情况下,当有些人在科学事业之外面对科学时,他们对科学知识表现出来的扭曲和无能非常令人震惊,他们虚假的科学思想是如此的荒唐可笑,他们应该被关在教育收容所里去研究宇宙法则,只有当他们证明了自己不再以伪科学的名义滥用真理之后才能被允许离开,就像对当今新时代人普遍采用的做法一样。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安抚自己的自尊心,假装自己很聪明,是一个对世界有话要说的人。我对这个问题非常认真,就像我对这种伪精神行为非常厌恶一样。

这些人相信他们可以以科学的名义说话,并写一些愚蠢的东西,因为他们所说的能量不能被科学家和他们的物质仪器测量或评估。他们知道得太多了,所以他们愚蠢的科学思想的无效性永远不会被适当地暴露出来。

人类所有的冒名顶替者都有一种特殊的狡猾人格,知道如何将他们虚伪的人格投射到集体的舞台上,而不会因为他们的欺骗性而立即暴露出来。在光之无产(工作)者的小群体中,这样的负面风气尤为明显,令我感到惊讶和极度厌恶的是,其中主要的骗子是女性。女性能量泛滥成灾。

这个星球上开悟人士的小派别对待科学这种虚伪的态度,是科学家对发现万物一体终极真理完全不感兴趣的一种辩证的反映,然而在别的方面,尤其是在虚伪和不道德的精神方面,这两个群体却极为相似,往往达到令人厌恶的程度,大量的剽窃行为助长了智力上的滥交。

从这个意义上讲,新时代的光之无产者,这群被认为是唤醒人类的精神先锋的人,与科学家有着相同的智力和道德缺陷,如果他们想要扬升,就必须先把自己变成骆驼,这是肯定的。

苦涩而赤裸裸的事实是,几千年以来,所有人类在科学方面都受到了巨大的思想操控,一些更多,一些稍少。一个人对科学研究得越多,他就越会受到来自猎户座 / 爬虫人帝国的老权柄的思想控制,老权柄对科学欺诈负责。正如地球扬升团队历史这部无缝的编年史所记录的,在 PAT 个人的勇气和巨大的牺牲下,这个提升的盖娅上所有这些黑暗负面的外星人被一劳永逸地解决了:

《地球扬升团队的旅程》
下载地址:
http://westworld.nl/resources/pat_books/

现在,让我根据最近从人力资源获得的最新信息来详细阐述这个问题。这只是一个初步信息,将有助于我们将来引入宇宙法则,我们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事情发生。

在我们不断地提升并承担我们作为新地球理则之神的使命中,我们的心智正呈指数级扩展。这包括所有以科学为向导的人的思想,是如何在这个多元宇宙中最厉害和最阴险的思想操控下将这一私密知识掩盖的,是如何完全违背了宇宙法则以及万物一体和源头的精神原则。我们需要有这样的理解来设计我们的策略,如何根据能量优化定律最有效地引入宇宙法则新理论。

在继续我的探讨之前,让我作一个深刻的声明,此时此刻它是必不可少的:除非有人达到了真诚、内在的透明、正直的最高层次和自我批评的终极形式,否则没人有资格扬升。从这些灵性标准来判断,我们从目前活跃在互联网新时代舞台上,肆意挥洒着高度自大的灵性小我的光工身上,看不到有一个人能够扬升。

这种高度膨胀的灵性小我是人类最基本和最常见的焦虑,他们必须先克服这些焦虑,然后才能有资格扬升。出于相同的基本焦虑,伪装成科学和才智的高度自尊心,在科学家中也是极为常见的,这阻碍了他们去了解宇宙法则的革命性质,这个结论也适用于他们。

这就是我们从源头获得的结论,牵涉到的思想控制已经从科学方面在所有人类身上发挥作用,以及为什么会以这样一种极端的形式,制造出这样一种关于终极真相的伪科学。

 

(上篇完)

 

  译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02/the-greatest-conspiracy-of-the-dark-ones-of-all-times/

 

【全線閱讀】《乔治·斯坦科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