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升并不是一小部分人的专利,因为只要一个人愿意走向更高的意识,他就会随同地球同步提升到更高的层面。但是因为人类有自由意志,他不会像其它生物一样自动提升,尽管他可能通过消除和平衡一半以上的业力而提升到四维的高等层面,但却可能因为一个未解决的内在问题而无法再继续前进。因为扬升意味着彻底疗愈和释放旧有,不管是旧的情绪议题、还是个人观念意志。

 

其中涉及到最关键的一步是释放小我,而这个小我通常是最具蒙蔽性的。有时候问题隐藏得如此之深,成了一个人不能被触碰的伤疤。只有和外在接触的机缘下才会引发它。但是因为自我的恐惧反应,它会尽力抓住任何可以感到安全的东西,压抑这个隐藏在自身深处的问题浮现,这是小我能创造的最高幻术。因为意识到一旦放弃自我控制被未知接管,这超出了小我的经验和理解,这会让小我的自尊心感到受伤。

 

恐惧并不是真实的,受伤也只是一种过去经验的投射反应。扬升并没有一个严肃的门户守卫者,严苛地检视一个人的行为过错和动机。一个人的自我意识才是挡住其神圣意识的面纱。小我本身就是一种恐惧集合物,而这恐惧也是幻相。小我只有在行动和思虑中、在关注特定对象时才会产生,有别人才有自己,或者有自我感才有别人。

 

另外一种情况是,小我喜欢给自己贴上标签或者认同为某种身份。有时候出于良好的动机确实能带给人一些鼓励,但是任何有存在的服务和奉献都存在一种危险,它会强化小我意识并增加虚荣和自满。一旦这种意识受到挑战,小我自尊心就会以自我护卫来反应。所以真正的服务是要成为自发的管道而不是认同在做这一切。

 

尽管,一个人可以通过冥想达到很高的境界,但并不表示他已经扬升,假如他还有很多未解决的议题的话。而一个充分发展了他的灵性认知,却仍然无法运用到生活层面的人也不会扬升,因为他的扬升没有一个根基,他还停留在思想层面。

 

扬升确实需要一个充分锻炼过的身心和正确的认知,但是最后还是会以释放掉自我重要感为终结,这包括对身体和知识(头脑)的认同瓦解。任何自我执着和认同会在高维度中体验到深刻的受缚和受苦,所以它才必须释放掉而不是一个外在条件。另外,扬升如果不是为了恢复我们本有的神圣意识,那扬升有什么意义呢?只有真理才有意义,而神圣合一就是我们的唯一真理,真正的本性。其它都是二元游戏和幻象。

 

地球一直是个重要的扬升基地,而不是宇宙中的某个星际文明。因为这里的二元性最强大。要超越二元性就不能用一个事物或观念来反对另一个,而是要将两种对立事物——好坏、善恶、高低趋向平衡,既不认同也不抗拒和排斥任何事物。一方面不执著于表面看到的对立现象,另一方面寻找更高和多维的理解。这需要一颗敏锐和单纯的心。

 

不敏锐就有可能落入经验的投射,不单纯会把情况复杂化,掉入思维意识的陷阱。一个高度的见解可以来自一时的顿悟,但是这个见解却不能和持续的了悟状态相提并论。就像一个不断想着快乐的事情的人,会让自己暂时快乐起来,但是这个快乐和自发的快乐性质却不同,后者是无条件的快乐,因而是内在和谐安宁的结果。

 

一种见解吸引相似的见解,概念游戏会让一个人有虚假的成就感。假如把这些一时顿悟和满足引向对真理的辩论,一个人就有可能不再前进。因为在辩论过程中,有维护自己观点追求胜利的倾向,他会意气用事或者压抑情绪,失去内在平衡。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一开始就不要涉入这些冲动,而是更多的走向内在。只有在平静和内在静默中,真正的理解才会到来。

 

释放小我意识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自我的执着越深绳结越多,需要更多的耐心来一个个解开。一个灵性小我有时比物质小我更为强大。但是透过持续的自我观照和不进入评判过程,小我意识就会慢慢被看穿,不再被重视和体验,取而代之的是内在的自由和解脱感。

 

通过以下几个方面我们可以检视、参考我们释放了多少小我意识:

是否释放了对所有人的憎恨和不满,不管这些人曾经对自己造成过什么样的伤害和不舒服?

是否释放了对外界现实的对抗和排斥,是否从内心接受来到面前的一切事物?

是否释放了对所有情感经历的受苦体验,平衡了所有情感关系?

 

是否释放了对所有人的评判、论断的冲动,包括评判自己。

是否完全尊重别人的自由意志,即使别人在走错误的道路,除非得到别人默许。

是否能控制自己的言语冲动,在恰当时刻保持沉默,避免对别人造成过激反应的话语。

 

当涉及自身和他人利害冲突,是否总是牺牲自己成全别人。

是否放弃自我重要感,不追求自我的虚荣满足。

是否放弃自尊和自怜,不自我辩护、不抱怨、也不贬低他人和自己。

是否放弃个人私欲的奋斗而为活在真理中而努力。

 

是否不再从过去的经验和未来的幻想中寻找自我的存在感。

是否舍弃对一切事物的期待。

是否认识到自我是一种幻象,而对幻象的工作仅仅是看它的本质。

是否愿意放弃一切由小我意识制造出来的虚假,而随时准备投入真理怀抱。

 

这些内在工作只有在生活当中才会被实践,有些对你而言才刚开始,有些则需要耐心等待生活的提示。这不是个需要不断重复和艰苦的过程,因为艰苦本身都是小我制造出来的,它制造了问题,然后再从个人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但是如果直接认出小我的自我蒙蔽我们就能一次释放掉它的作用,成为一个不再执着于它的人。唯有如此,你才会为接入神圣意志的扬升准备好。

(这些话来自个人的经验总结,不涉及对他人的评判。

  Yachak/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