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你们能否跟我们谈谈精神分裂症?精神病学根本无法帮助那些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可我觉得他们除了依靠这门学科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怎样才能帮助他们摆脱这种复杂的疾病,使他们能明白事理并且能应付他们的生活,从而使他们重新找到生活的欢乐呢?

答:这个问题很大,要充分展开来谈,因为精神疾病实际上涉及许多种情况。

现在的精神病科医生不了解情况,甚至根本就不会治疗。他们没有能力或手段去治疗精神疾病,这种能力或手段本该以特殊的方式教授给他们。

Monique:我努力去理解祂们对我所说的内容。祂们向我展示了许多示意图。其中一张表现的是一个人的精神运作模式中有短路的状况,从而导致了显化载具的功能减退。这是事先计划好的,目的是使这个看似脱离人类现实的人能够在其它层面上以另一种才能去工作,并使他获得不同于正常生活的另一种体验。这是一种情况。

祂们又让我看到这个:那似乎是大脑中的一些纤维,由于某种祂们没告诉我的原因,一些纤维被切断了,没有与人性意识连接在一起。不过那个灵性意识(或者说神性意识)是正常运作的,只是与人性意识不相协调。这好像是一种线路故障,但其实也是那个经历这一切的人事先计划好的。

另外一种情况则更为常见得多,那就是灵体同居在一个载具之中。现在的人类技术不一定能检测出这种状况,而与星光界的某些层面打过许多交道的萨满教巫医们也许能觉察出来。许多人(因此)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可实际上他们本该得到另一种治疗。

祂们对我说:——

从前非洲人和那些古老的部族会轻而易举地治愈这种疾病。他们让不祥之物从那个人身上出去,于是那个人就彻底治愈了。他们往往会要求深深干扰那个人的实体离开并放开那个人。

你们本可以在许多古老的宗教书籍中读到这些萨满(这些巫医)如何解救那些不幸被非人类形态擅自占据载具的人,那些实体从不曾在地球上化身为人。

Monique:我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说明祂们向我展示的东西。)

这是另一种情况。我们不能给你们提供解决方案,因为这背后可能有许多其它因素,这个题目涉及的内容太广泛了。

很多时候那些人并不是病人,而只是有一些能量无缘无故地居住在他们那儿。如果没有一位治疗师下很大功夫对这些人进行灵性疗愈,就很难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假如遇到这类问题的人在神志清醒时能意识到问题所在,那他可以用自己的内在神性来做大量工作并使自己获得解脱。这个人要单独做到这一点是比较难的,但并非没有可能做到。

在目前这个时期,由于生活的艰难和人们的脆弱,有越来越多的人陷入这种困境。要想从中解脱出来,就得不停地召请帮助。

为了(使你们)鉴别出这种情况,我们可以说一个人如果真的是显化载具出了毛病,那他就不会再有神志清醒的时候了……(我们不愿谈论这个,但你表达出谈论这个问题的愿望)

一个有时神志非常清醒的人是能够做到自我净化的。他只要想象在其灵细体上粘着许多小阴云,而他得不断地照亮它们,以使它们能被光所吸收。

……

问:人们能请求你们帮助那些有时神志不清或有心理障碍的人吗?

答:我们不能帮助他们,因为我们的角色不是帮助这个人或那个人解决其心理问题。我们的任务是尽可能地唤醒人们的意识。我们来这儿是为了启发人们认识到他们真正的实相。

有时心理上的困扰是来自于对能量浸染的抗拒。我们唯一能给你们提供的建议就是,向那些人投射爱与光的能量。要多多投射金色光和紫色光。

……

问:在医院或其它地方工作的护理人员该怎样做才能最有助于那些患有我们所谓的精神疾病的人?

 

答:显然,当人们在某些地方工作时,要想帮助那些人、使他们明白事理以便有所改变或改进,这是不容易做到的。

但即使你们在这种不方便的地方工作,你们也能对那个处在困境中的人的灵魂讲话,因为那个灵魂始终都会理解你们的意思。也许这个人没有健全的分析能力,但他的灵魂能够理解,某种转变可能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不过要想对一个人的灵魂讲话,你们就得处于冥想状态之中,这样才能真正有效。那时你们会与这个人产生联系和共振,因为在灵魂的层面上是没有丝毫错乱的。

处在痛苦当中的人或意识不到这个世界的现实的人,是遇到了某种连接不畅的状况,那就像是一种干扰或短路,使他们无法看到这个世界的现实。然而他们能看到另一个实相,有时那要比这个世界的实相重要得多。

他们不能用和你们一样的方式来体验生活,但这往往是他们自己选择的。那么就跟他们的灵魂谈谈吧,向他们发送爱,尽管这有时对你们来说比较困难。你们所能做的就是这些了!

你们不要听任自己被这些处在困境中的人的能量所裹挟,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你们不会对他们有丝毫帮助。你们得能够后退到必要的距离,就是说你们应该以另一种眼光去看待他们,以便能更好地行动、更好地帮助他们。你们可以既与他们非常接近又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们指的是对所有处在困境中的人。

那些处在困境中的人也有(灵界的)帮助,但他们往往不愿接受自己目前的转世生活,他们放弃了这个他们自己选择的生活,他们忘记了那是自己的选择。那些拒绝体验自己的经历的人还会回来重做自己没完成的功课。当然并非所有处在困境中的人都属于这种情况,只有那些拒绝接受自己转世生活的人才是这样的。

你们要对这些人怀有很多的同情,要对他们的灵魂讲话,但永远不要听任自己被你们想帮助的这些人的漩涡所裹挟,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你们不但完全帮不了他们,而且自己也有被吞没的危险。

  【全線閱讀】《光之兄弟群体》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