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斯坦科夫 启动EVENT

 2018-09-20

 

 

世界宗教(本分析中排除了所有的自然宗教)的现象学揭示了同一个模式(标准),由一些反复出现的元素构成:一些被选中的个体,被称为先知、弥赛亚和神,或者他们的继任者,从一种灵知中获得神圣启示,然后写下了圣书

这个灵知的对象永远是庄严、神圣、崇高的,它超越了凡人的感官感知、神性、物质和有形世界——尤其是人类存有所表现出的多样性关系。

因此,世界宗教所代表的认识论核心,努力解释的是人类意识主要术语的关系,目前的灵知被定义为时空、能量或万物一体,它们被许多不同的宗教描述为道(道教、儒教);阿特曼、婆罗门、毗湿奴、克里希纳(奥义书、耆那教、佛教);伊希斯(埃及宗教);耶和华(犹太教);基督/上帝(基督教);努斯(新柏拉图主义)或安拉(伊斯兰教),作为三维时空显现的神。这些灵知的任务包括发展出一个创世的故事(创世纪),它具有启示录性质,在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中具有终结(末世)性质,在亚洲宗教中具有周期性和永恒的性质。

不论在哪个时期所展开或重复的创世故事,都是依据所有世界宗教共同信仰所假设的,由上帝或造物主预先设定的人类存在的目标,最终在一个终点结束,基督教的观点是救赎或道德净化,佛教的观点是狂喜(涅槃)。

因此,圣书中也包含了关于人类未来的预言。预言能力被认为是宗教建立者的圣洁和他们教义正确性的证据,就像特尔斐的神谕(oracle of Delphi)一样。

John William Waterhouse的油画,刻画了八名咨询神谕的女祭司

 

 

根据宗教创始人及其继任者的抽象思维能力,万物一体被理解为一种抽象的概念(道、阿特曼、安拉)或一种拟人化(基督)的范畴。由于缺乏精确的定义,还存在许多混合形式。

人类的心智只能在按照顺序的感官知觉限制下形成抽象的范畴。由于每个人类的想象力都与个体人格的存在(自我意识)有关,所以它代表了人类头脑所能形成的最大可能的抽象,即对小我观念的完全否定。

从宗教的角度出发,将对个体的形成和溶解引导到父级的假设,创造性的丢失必然导致对个人和其在物质世界活动的蔑视态度。

像婆罗门和佛教这样把万物一体视为对个体人格完全否定的宗教,通常很难在神圣性、灵性与个体明显的生命力(身体的独特性)之间建立一种平衡的综合,就像它在身体、精神和心智上所表现出来的现象。总之,它们忽略了她在各种三维物质中的灵魂精巧。

特别是当宗教对信徒的社会行为提出具体建议时就会出现困难。他们的伦理观会对其轮回过程中提出的具体要求,采取一种鄙视或贬低来加以区分。

当大多数宗教将肉体存在的苦难与心灵的纯粹形式(灵魂)放在一起时,完全误解了人存在的意义和目的,并发展为失败的末世论教义。就像我们从苏格拉底的哲学圈子所了解到的(参见苏格拉底的对话),我们并没有提升个体独特的情感和身体生命力,而是鼓吹世界宗教,除了中国的宇宙宗教是个例外——它是一种禁欲主义和避世的态度。无论是僧侣还是隐士,神秘主义者还是内修者,他们对神圣生命的解读总是以对人类感官的诱惑为借口,指向远离邪恶的物质世界,始终有一种把天生的诱惑归结为感官的倾向,或者用冥想沉默和无为来解决。化身过程的消极因素应该用一种降低人类生命力的方法来抵消。

许多宗教传道者出于对脉动生命的恐惧,难以想象超凡的体验只有生活在人类中间的人才有,甚至是有益的,即使有组织宗教的创始人自身就是这样的例子——比如,悉达多在他的中年时变得适度节制,耶稣的社交能力,以及作为先知的默罕默德在他晚年的丰富性生活——实际上都暗示了这样的生活方式。

灵性并不排除生活的乐趣,它大部分时间都在人类丰富的生活中体验(1)。一个整天在冥想中的僧侣不劳而获的生活,难道比一个有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为了生存必须工作和学习更神圣吗?

显然,所有的宗教都只提供对轮回周期各种要求的片面解释,这些要求只适合被选定的少数人的生命。这样的道德规范很少能够对个人的、预先确定的灵魂的化身计划表达敬意,而且实际上是毫无价值的。当然,任何道德规范也是如此,它们不是强调人类行为的精神原则,而是对人们生活方式发出具体指示,要像天主教会牧师一样过独身的生活。

其根源是大多数人的世界观具有二元性——肉体和灵魂的区别,物质和精神的区别,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区别,现代的恶和超验的善之间的区别。

这种二元论不仅是当前宗教的产物,而且是人类思维的普遍特征,其运行基础是排他性和分离性原则。没有哪个宗教能够在身心之间形成一种真正的融合:将肉体之爱与精神之爱结合起来,就像柏拉图最终想用爱欲的概念实现的那样。因此,要考虑到化身形式中人类相互关系的多样性。

宗教在对万物一体的定义具有很低的抽象程度,不仅用拟人化的人格特征来装点门面,而且在对人类起源(美国的创世论者也是如此)的事实基础,以及对他们的先知与万物一体(见下面三位一体的错误概念)之间关系的理论解释上产生了重大的认识论问题。

最后一点涉及到现实中的人与其灵魂的关系,因此也涉及到万物一体。它包括对生物存在的能量原理的认识,这种认识会在人类的光体过程和进化飞跃中揭开自己的面纱,也就是说,终结时代人类化身返回万物一体的知识,只有在人类化身状态下经历克服与源头明显分离时才能获得。

这些末世论的问题尤其让基督教陷入了极大的困境。一个如此卓越的末世论宗教教会却明确表示不发展自己的创世故事,只接受《旧约》中对人类起源的天真描述,站在现在精确的科学时代来看,这简直荒谬至极。

耶稣与上帝的关系——也就是说,耶稣基督作为一个跨阈灵魂的神性本质,以及他与7F创造能级互动的问题,是早期基督教会(第三至第五世纪)辩论的核心议题,在阿里乌派(Arians)和三位一体支持者之间爆发了激烈的争论。无论是宗教会议期间还是后来三位一体教义被巩固之后,或者直到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解释。

拜占庭时代的壁画,描绘了第一次尼西亚宗教会议中Arians

 

 

 

正因为如此,关于基督再临的预言——圣经中宣告的荣耀(parousia——无法被正确地解释

基督教从一开始就通过上帝之子的复活和与他的重聚来宣讲对信徒的拯救:自保罗以来,教会就把自身当作一个降临救赎的教会。因此,与复活问题密切相关的基督合一(见下文),在最初的基督教团体中就已经展开过一次激烈而针锋相对的讨论。从保罗给帖撒罗尼迦人的两封信中可以看出,由于这个基本问题不能解决,它在最初的基督徒中造成了极大的混乱。

根据宇宙法则的新灵知可以看出,《新约》中的这些核心主题是关于光体过程以及承诺人类在末日进化飞跃(2)。由于这些过程在圣经中以高度加密和完全扭曲的形式呈现,教会直到现在还没理解它们就不足为奇了。

早期的基督教通过唤起人们对赎罪者早日得救的期望,在群众中获得了成功。因此,对人类进化跃进计划日期作出准确的神秘学宣布是不合时宜的。那个时代的人刚刚进入青年灵魂的周期,他们必须首先完成这个周期,也就是说再等2000年才能抛弃教会,才能在我们这个时代体验圣经中宣布的多维度人格的扬升。

因此,这个预言未经考虑就说了出来,是一种对信徒的善意欺骗,由更高的权威——因果世界安排,保罗和其他基督徒都无法辨别这种欺骗,虽然在历史的进程中有许多人尝试去解释:

所有的宗教都是建立在对人类的蓄意欺骗上,反映了化身人口的智力进化水平。

这个陈述也适用于目前所有的经济和神秘学领域的信仰,其虚幻的本性很快就会显现出来:混乱和拆解是精神进化最好的促进。

如果连耶稣和上帝之间的关系也不能得到正确的解释,可想而知,教会对神圣的定义会有多难?圣约翰福音中的神圣是否只是古希腊哲学中的赫拉克利特的理则(Logos)呢?——正如我在第一卷和第二卷中详细用宇宙法则大胆预测的那样——他在教会的进一步陈述中变得越来越含糊不清:能量的宇宙法则退化为文字”——确切地说,是写成神圣的文字。

约翰在他的福音书中以这样的陈述开头:起初是理则”——宇宙法则,之后理则被教会的翻译者解读为文字。但正如我在新科学和数学公理体系中得出了与赫拉克利特一致的证明,它们的意思并没有在能量方面解释人类意识的主要术语是时空,而只是用文字写作的圣书

由于对这个词源的曲解, 早期的基督教神学家坚决阻止了教会对神性的认识, 就像物理学家无法定义能量认识论上的概念一样,最终阻止了宇宙法则的发现和物理学的整合。人类语言是知识的障碍!

依赖原始概念的定义,基督教信徒试图解决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什么是神圣:是物质对象,如文物、图标和其它的图片来表示的神圣,还是圣灵的神圣?,就像那几个世纪以来(6-9世纪)的激烈斗争给我们提供的证据所显示的那样,这一问题根本无法澄清。

而伊斯兰教也很难揣度神性的本质。这一宗教直截了当地禁止对真主的视觉描写和对其本质的任何宗教派别解释,在实践和思考方面简化了这个基本的灵知问题。

这种对主要术语及其与3D时空的子集相互作用解释不充分的宗教观念,对宗教人士的世界观和他们的社会行为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它们到目前仍在发挥其持久的影响力,集体生活明显受其影响,尽管它并不总是容易察觉。

关于这一点,我必须明确地强调,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世界宗教能够按照我在这本书中提出的那样,对神圣建立一套严格一致的绝对的神圣(万物一体)灵知。所有的宗教未能在认识论上澄清以下两个问题:

1.“万物一体原始概念的本质是什么?

2.万物一体是如何创造出像无生命的自然、植物、动物和人这样的子集,一方面了包括万物一体的本质,另一方面又体现出个体特征?换句话说,我们所观察到3D现象的多样性,与它们所遵循万物一体的创造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很明显,这样的灵知只能在一致的、自然科学本体论的理论基础上发展,正如我在发现宇宙法则时所证明的那样。最终,这种灵智将把科学和宗教结合起来,科学必须放弃当前唯物主义和经验主义的教条,而宗教,包括所有神秘学派,必须学会以逻辑和严格的方式进行思考。这两个进程都需要发生根本性的转变——一个深刻的、心理的和精神的过程,而这一过程目前被人们在个人和集体层面上基于恐惧的结构所阻止。

宗教既有认识论,也有历史维度。这个星球上集体化身的灵魂有一个紧迫的任务:灵魂家庭对明确目标的实施,被设计为并存于星光概率中的三维物质现实,作为时间先后顺序事件存在于3D物质世界。这些计划以一种人类历史可见的形式呈现。

因此,人类的历史可以被定义为化身灵魂在更高领域互动的总和,在全意识状态下规划,并显化在失忆症状态下的地球上。为了让游戏有趣和更有创意,所有互动的20%都没有预先确定,而留有机会。这是人类自由意志的游乐场。

在人类轮回的历史上安装这样一种时空的不确定性,需要在星光层面上对能量事件进行一种持续的调整,这是通过计算同时并存的替代概率来完成的。这里的计算一词,我指的不是我们所知的数学过程,而是在更广的意义上,同时对替代模式进行能量的评估。

尽管万物一体的工作类似于我已知3D时空所严格遵循的数学规则,但这些部件不需要传统意义上的数学。更确切地说,数学是一种间接系统的符号,它是人类意识的产物,只有在这种局限的感知中才有目的和意义。强调这一事实非常重要。

由此可知,人类的历史是在一个时间走廊里实现的,在这个时间走廊里,事件的星光适应性在不断地调整。如果我现在用传统风格的古代预言来说,新的跨阈灵魂准备好并将发生在1997-2012年这段时期,这就是圣经中宣告要出现的事情,这样,数十亿年轻灵魂越轨进入成人灵魂周期的事件就可以启动。这就是我所指的历史的暂时不确定性。但是,上述提到的走廊由一些关键性的事件作为标志,在此,我想简要地提一下。

1997年,我出版了宇宙法则新的科学和数学理论的《科学四部曲》的第一卷(679页)。第二年,我在巴伐利亚雷根斯堡的德国物理学年会上就人类历史上这一最伟大的发现做了介绍。1999年,我在《巴尔干摩擦学协会杂志》(第三期,第五卷,第129-155页)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宇宙法则新公理体系的社论。同年,我在互联网上发布了《科学4部曲》(4卷),特别是生物调控的普遍理论。这一年还发布了第二卷物理学的保加利亚语版本。

那几年中,我一直努力在科学家中推广这种新的理论。我在保加利亚索菲亚科学院的大厅里,在500名院士面前举办了无数次讲座。完全徒劳!科学家们精神上无法将宇宙法则新的泛神论高度抽象化,又回到了他们旧有的、局限的、歪曲的思维方式。重大科学突破的时机尚未成熟。

位于索菲亚的保加利亚科学院

 

 

 

与此同时,我进入了光体过程最猛烈的阶段。如果没有这些因果世界的准备工作,我必须在地球上逐个认识祂们的信使,那么就不会有这里讨论的基督再临(扬升)了。按照这种情况,全球经济危机和人类进化的飞跃将会有很大的不同。对于即将到来的启示录事件,最佳的星光概率选择提供了以下的事件准备清单:

1.我本人在15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宇宙法则新理论的科学和灵知哲学全面介绍,并在4000多页的13本书中进行了详细阐述。

2.及时开始的光体过程,以便我预言性地宣告我的荣耀(parousia)——基督再临,可以及时与世界经济崩溃的发生协调同步。

3.为此,1972年我21岁时便经历了一次严重的灵魂净化,使我在心灵和精神上为未来的使命做好准备。从那时起,我便一直处于一种身体和心灵密集而持续转变的过程中,到1993年后明显变得更猛烈。此后我受到来自因果世界强大的星光能量的影响,促使我去发现宇宙法则,并以整合的方式写下新的科学普遍理论。1999年开始我进入了光体过程最终也是最猛烈的阶段,伴随着严重的身体和心理症状,甚至生存都很艰难。我不断地听到、看到和感觉到星光能量,它们以波浪的形式进入我的身体,并迅猛地加速嬗变。

4.对经济进程的历史透视将导致世界危机的爆发,我已经在其他的文章中进行过讨论。因果世界对这场经济崩溃的准备工作与我光体过程的启动相并行(4)。这种同步是必须的,这样便可以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发生正确的事件。

3D时空中实现的每一个星光概率的备选方案,总是这一事件的许多其他备选方案中最好的一个。地球上生命整体的星光协调是一个运转完美的多因素计算,具有极大的复杂性和精确性。正因为如此,所有的事件都在不断地进行调整。顺便说一下,传统的顺序时间t在星光领域中不起作用。在地球上3D事件的协调中,这一规模只是星光计划中必须考虑的众多维度之一。

对于3D时空中所发生的事件的确切时间点,用圣经的话来说只有天父才知道,更确切地说,它们是特殊设定概率计算的结果。它们的准备很早就发生了,事前会有许多迹象,只有具备先进的灵媒意识的人才能阅读;事实上,就像耶稣强行诫勉所言,如果人类想要有任何的生存机会,必须阅读它们(马太福音,24,32-47)。

集体意识的全球变化,是通过地球星光场中的全球能量变化所引发的,这一变化的复杂性超出了人类的想象,尽管它们可以被具备沟通能力的老灵魂以直觉的方式感知,但绝大多数世界人口并不知道。由此可见人类历史的吉祥变化是事先计划好的,最初只是作为3D时空中一些孤立的、通常容易被忽略的事件出现。

尤其是,焦虑被引发的过程让人感到极具选择性,它们真正的含义无人能够识别。为了揭示这些有选择性的、象征性的事件。对世贸中心的袭击就是这样一个事件,它揭示了当今世界长期的、心理、社会和经济上的变化,这些变化在冷战结束之后势头迅猛,并将很快在西方世界引发一场全球性的经济危机。

60年代以来美国经常性的贸易逆差会导致全球财富分配不公的现象,但目前的政治领导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因为这种不平衡的后果非常可怕。我们在塑造世界历史的基本进程时选择的决定是反动的。

众所周知,世界上大部分的储蓄都不是作为对各国的投资保留下来,而是以资助的形式维持负债沉重的美国人的繁荣,他们的储蓄率一段时间以来降为零(2000年为4440亿美元,单独投资、不包括直接投资)。这一进程变得越来越严重,因为冷战结束后,前苏联集团的巨额资金,例如整个经济互助委员会(COMECON)的预算被转移到美国。在此期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暴涨了近5倍。主谋仍然是非常强大的共产党秘密机构,他们得到了美国情报机构的支持,以牺牲东欧人民的利益为代价实施这种阴险的欺诈行为。俄罗斯和其他东欧集团国家目前的贫困主要是这些犯罪行为引发的。

经济互助委员会(COMECON)的会旗,主要由前苏联阵营的社会主义国家参与

 

 

 

日本是美国最大的债券国,其长期的衰退也是因为这种现象。日本银行非但没有将投资用于自己的基础设施建设,反而更愿意将本国的巨额储蓄用于投机和购买毫无价值的美国政府债券,因为美国仍然是日本的保护力量。最公开的秘密是美国经济的金融脆弱性受到日本金融部门的摆布,在面对本国经济灾难性的状况下,日本金融也会很快改变方向。

为了从国外吸引新的资金,美国被迫定期发动战争,因此美元可以推荐自己作为货币投资的避风港。表面上看,这些战争是崇高的理想下进行的,许多政治家和国家都跌入了美国人的宣传陷阱。

然而,不难想象,世界危机将首先通过辨别消除世界贸易中这种重大的金融失衡而引发。这场危机也将意味着世界霸主美国的终结。这一过程是从更高的星光领域中精心策划和协调的,我所追求的是这种尘世中灵性观察者的神圣方法,其中的智力锻炼其乐无穷。能在幕后窥视,真是一种荣幸。

为了理解历史我必须指出,许多灵魂的计划由于他们整体的规模正在许多化身中向前推进。他们不被同时代人视为持续而连贯的过程,具有一种明确的开始和预定好的结尾。这样长期的计划表明他们自身便是尘世观察者和提供历史时代最佳案例的参与者,其中的界限始终按照狭隘的人类中心主义,或者以根本无法察觉的角度任意设置和回溯。

当个体灵魂在6000-8000年的时间内有了70-90次化身时,她在每一个新的化身中都面临着她在前一世塑造和形成的历史条件,当灵魂计划完成时,现在必须继续向前发展或拆除。像有组织宗教这样的集体现象,是一种在许多次化身中不断发生的复杂的高能量事件。它们构成了主要的社会和精神框架,让化身灵魂的进化发生在这个框架内。

由于灵魂年龄的改变,当化身灵魂人口需要改变时,这些集体能量现象必须被打破,并被新的合适的框架环境所取代。能量必须流动:它在不停地运动。不破坏或不改变肉体和精神形式的进化是不可能的。这就解释了人类历史为什么没有螺旋上升,而是呈现出众所周知的时代兴衰。

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的世界宗教是建立在短短的600-800年之内,即4-5次连续的化身,而展现的却是2000-2500年的年轻灵魂周期(大约20个化身)中基督教时代的影响力,它应该被理解为集体的灵魂计划,有着一个能量上的预定开始和类似的结束。

出现的五大世界宗教是——(1)印度教(婆罗门教),(2)佛教,(3)中国的神教(儒教、道教),(4)基督教(以犹太教为先驱,是古埃及宗教的桥梁,它对灵魂的不朽有着深刻的认识)和(5)伊斯兰教——在亚洲和中东是旧世界的底子,在欧洲和北非是是古希腊的底子。自然因素是因为文化上的地理分离而导致当时的联系不够。另一方面,世界宗教在其外部和内部的结构中许多的相似之处表明,世界人口的灵魂结构在各个文化区变得越来越一致,因此他们明确需要一个新的全球性的精神取向。

在宗教的早期,地球上主要居住着婴儿和儿童的灵魂,他们正处于年轻灵魂周期的初期。而这些非常不成熟的灵魂可以以一种直接的,无意识的方式感知到与万物一体的合一,因此,他们会被自然主义和泛神论宗教所吸引,但年轻灵魂的周期给他们带来了远离内在心理健康和灵魂安全的需求,以及探索外部物质世界的明显倾向。

由于地球上的年轻灵魂在最严重的失忆症状态下活动,他们不能立即接近灵性的维度。他们只能通过诺斯替教义的外在形式来理解灵魂的存在,通过有组织的宗教来否定灵魂,直到年轻灵魂的周期结束,这样他们现在便可以用不可知论的小我完全自给自足地体验人类的心智。人类的大多数目前正处于这个精神进化的阶段。

因此,世界宗教,特别是基督教,表现为严格的外部权威,目的是要给年轻灵魂外在的不可知论的小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并使其对这种狭隘的世界观着迷,当内在灵魂的保护似乎不可逆转地消失时,这种世界观会让未成熟的灵魂产生出外部世界安全的虚幻感。这样就造成了年轻灵魂个体的我是I AM)仍然很不发达,仍会牢牢地扎根在人类的物质历史中,它所有的消极和积极方面都会开始野蛮发展。

正如人类历史在资本主义时代主要以科技进步的形式所体现,人类小我的膨胀发生在最近两到三次化身中对外部科技掌握的过程中。在此期间,化身人格完全在各种政府、军事、工业、金融和其它组织机构中学习对物质和人的操纵,而很少注意到内在的精神层面。集体完全倾向于外部的不可知论,它的最后阶段开始于欧洲的启蒙运动和现代实验科学的兴起,但它很快就会突然结束。

在过去1015年中,占世界人口一半的中国、印度和越南等几个亚洲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已经达到了年轻灵魂在地球时空向外部扩张的极限。世界经济全球化的主要特点是能源资源的严重短缺,只有通过人类的进化飞跃,根据精神原则新的世界经济方向才能克服这种短缺。

在这个灵魂年龄,尘世人格的注意力集中在对物质和其他人的操纵上,她会在有组织的宗教中找到小我发展的良好条件。会在志趣相投者紧密团结的集体中发挥核心作用,正如前面提到的,年轻灵魂最讨厌的就是与众不同。集体也必须有等级之分,这样年轻灵魂才用社会来衡量自身与其他人的价值。由于年轻的灵魂无法接触到内在的灵魂维度,她只能根据自身的环境来定义和认识自己。

此外,宗教界必须按照严格的规则行事,以便有足够的机会制裁持不同意见者和罪犯。由于罪与罚的问题在年轻灵魂的周期中起着核心作用,所以善与恶必须在相应的宗教伦理中得到巧妙的分离。因此,世界宗教通过宗派和对异端邪说的指控,无一例外地表现出僵化的二元性特征。如前所述,概念的二元性,是基督教时代年轻灵魂的最主要心理特征,不管它是以神学家还是政治家的面貌出现。

与其他宗教和运动的分化以及对教派差异的强调,代表了年轻灵魂从更高的星光领域中最大程度的分离。在她能够开始成熟变成老灵魂并回归内在的统一之前,必须经历这种黑暗精神状态的所有变化和强度。

作为战士能量(3)的载体,年轻灵魂坚持把世界分为朋友和敌人,并在激战中证明自己。在伊斯兰教(圣战)和基督教(十字军东征,美国也用十字架的符号去征服全球)中,这种好战的方面被加以考虑。年轻灵魂化身这种好战的心理倾向,必然会通过宣扬仁慈的行为(基督教)、非暴力的道德生活方式(佛教)以及为社会服务(中国的宇宙观)等宗教教义来缓和。

注释:

1.许多以运动为中心(第三脉轮)的人只能通过身体活动来体验狂喜。原始部落中的仪式舞蹈恰好实现了这一功能。

2.特别是在帖撒罗尼迦前书2中,圣保罗非常精确地描述了人类即将到来的进化飞跃的动态,所以人们只能解释它是一种受到启示(通灵)的信息。

3.更多细节请阅读我写的《西方哲学的诺斯替传统》一书。

4.比如,尼克松宣布废除金本位,这也是世界通货膨胀和全球经济危机受到极大刺激的主要原因,大约是我灵魂净化那一年实施的,从此我的使命便进入了最重要的阶段。

 —— 全书完 ——

—— Συνεχίζεται ——

 

 译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2/01/new-gnosis-the-evolutionary-leap-of-mankind-serial-9/

   【全線閱讀】《乔治·斯坦科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