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4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问题:懦弱让我感到恶心。

 

OSHO奥修:

 

你一定有一个不想当懦夫的欲望——那个欲望造成了问题。如果你是个懦夫,你就是个懦夫。接受这一点。你能怎么办?无论你做什么都会造成更多的问题,让事情更复杂。

 

谁不是懦夫?当生命持续处在死亡的危险之中,不当懦夫怎么可能?那是不可能的!当你随时都可能会死,生命会离你而去,面对这样的危险,怎么可能勇敢?

 

你可以假装,你可以努力表现的勇敢——但内心深处你仍然是个懦夫。这很自然。看一看人类的渺小:如此渺小,而存在如此浩瀚。我们甚至不如击打着庞大海洋的水珠。不当懦夫怎么可能?

 

试着明白这一点。接纳它。这很自然。不要设定一个跟它对抗的目标,因为目标会来自你的懦弱。那个目标帮不了你。顶多你能变得非常紧张,假装自己不是懦夫。你可以跑到极端,只为向世人和自己证明你不是懦夫。

 

那就是你们的将军和伟大领袖们所做的——试图向世人证明自己不是懦夫。因为他们的所做作为,全世界颇为受苦。请你不要尝试这类愚蠢的东西。只是接纳。你无能为力。

 

一个人必须接纳它。一旦你接纳了,你就开始明白了,你会看到它逐渐消失了。并不是你变勇敢了——而是有一天你发现,通过接纳,它消失了。

 

没有对抗,它消失了。没有抵抗,你接纳了它,它消失了。并不是你变勇敢了,你只是更明白了。

 

勇敢不是目标,但从小时候起你就被教导“要勇敢!”所以你不停地试着让自己勇敢。那造成了很多的焦虑跟紧张。你内在无处不在颤抖——你外表看起来像个雕塑。你四分五裂。

 

这让你内心痛苦不堪。从小时候起你就被教导的那些目标很愚蠢,而且不切实际。那就像是你跟树上的一片小树叶说,“如果强风来了,不要摇晃,不要摇摆,不要颤抖——那是懦弱。”但一片小树叶能怎么办?强风一来,它就会颤抖,整棵树都会颤抖。树木可没这么蠢,它们不会听信你——它们继续做它们的。

 

你可观察过两只狗打架?它们不会直接开打。首先它们龇牙咧嘴,开始狂吠。那只是一个测量、断定谁更强的游戏。它们不会直接开打,因为那很蠢,只有人会这么干。

 

首先它们朝对方狂吠,跳到对方身上,展示自己的全然——一只狗会展示“我是这样的”,另一只会展示“我是这样的”。接着它们马上得出判断——结论不需要别人说服它们。

 

一只狗立刻知道自己弱,它会夹起尾巴。“结束了。打架有什么意义?我弱你强,强者会赢!已经没意义了。”它并非懦夫——它只是智慧而已。我不把这称为懦弱。

 

而人会坚持——即便你觉得自己弱。你越是觉得自己弱,你就越害怕离场。人们会说你是个懦夫,所以你必须战斗……你会被打的鼻青脸肿,毫无必要的受伤。这没有意义。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计算——强者不会离场,它不会跟别的狗展示自己赢了。不,事情直接放弃了。它也知道自己更强,所以有什么意义?它不会不停的宣告自己赢了。不,它放弃打架了,它完全忘记了打架。

 

但对于人类,整件事严重变形了,因为你被教导以错误的目标。每个孩子都应该被教导对生命要真实。如果有恐惧,那就害怕。为什么要隐藏?为什么要假装不怕?如果你想哭,就哭,为何要惧怕眼泪?

 

但我们一直被教导不要哭,尤其是男人。母亲会对小孩说,“别跟个女的似的。别哭。女孩才哭。”男孩变的很硬。瞧瞧,男人哭不出来。他们错过了生命中最美的东西之一。

 

大自然并没有让男女有任何不同,男人的泪腺跟女人的一样多,所以这件事证明没有区别。泪水是需要的,那是一种洗涤。但怎么哭?人们会怎么说?他们会说,“你还哭?你老婆死了,你在哭?当个男子汉,勇敢点,坚强点,别哭。”

 

但你明白吗?如果你不哭,渐渐地你的欢笑也完蛋了,因为万事万物都是相连的。

 

如果你哭不出来,你就笑不出来,如果你不允许自己自然的流泪,你就没办法笑的自然。一切都会变得不自然,一切都会变得紧张,一切都会变得被迫,你会走上病途,你永远不会心安。那就是已经发生的,现在你痛苦不堪。

 

生命包含着流动。如果你是个懦夫,就当个懦夫。当一个诚实的懦夫。我告诉你,没人不是懦夫。人们是懦夫,这是好事,不然即便如此无助,他们会极为自负。如果不是懦夫,他们简直会变成死石——他们没有活力——很自我,冻住了。别担心。接纳它。如果它在,它就在——事实如此。试着明白这一点,不要听信别人,你仍然在被人控制。

 

我读过一则趣事。

 

动物园里,琼斯夫人穿过人群追赶着自己矮小的丈夫,她挥舞着雨伞,发出阵阵恐吓声。担惊受怕的琼斯先生留意到狮子笼门没锁紧,就把锁掰开,跳进笼子里,关上笼门,使劲把吓坏了的狮子推到墙边,透过它的肩膀窥视着。他受挫的妻子冲着他挥舞雨伞,并破口大骂,“出来,你这懦夫!”

 

这个男的是懦夫?

 

但在妻子眼里,每个丈夫都是个懦夫。在别人眼里你是个懦夫。别太相信别人的看法。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个懦夫,就闭上眼睛,静心观照之。那99%是别人的看法——妻子,挥舞着雨伞说,“出来,你这懦夫!”那99%是别人的看法——把它放下;只有1%是真相——接纳它;不要设定任何敌对的目标。

 

接纳它,然后你就会发现懦弱不再是懦弱了。抗拒的话,它就成了懦弱——“懦弱”这个词本身就是谴责——接纳了,它就成了谦逊,无可奈何。事实就是如此。我们必须谦虚,我们不是整体。我们是极为浩瀚的整体的一部分——非常渺小的部分,微小的部分,大树上的小树叶。

 

有时候颤抖是好的。这本身没错。它帮助你抖掉灰尘。你再次变得新鲜。

 

我的整个重点是:如实的接纳生命,不要试图把它变成别的。不要试图把你的暴力变成非暴力,不要试图把你的懦弱变成勇敢,不要试图把你的性变成禁欲,不要制造对立。

 

相反,试着去明白暴力这个事实,渐渐的你会变得非暴力。明白懦弱这个事实,懦弱就会消失。明白性这个事实,你就会发现其中升起了超越性的一种新品质。但始终要穿越事实,而不是与之对抗。

 

译自:OSHO Ancient Music in the Pines(该书无中译本). 译者:Aashna,仅对个人译文声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