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朋友們,

 

這是地球在說話。我從我的內心——一顆在你們之內跳動的心——問候你們。我流過你們的身體,跟你們在一起,我想要支持你們,給予你們需要的東西。你們連結著我,在身體之內、通過身體。我不斷的發送信號邀請你們。傾聽我吧,我正在通過你的身體對你說話。現在,安靜和放鬆一會兒,你可以感受到我親愛的朋友們,在你之內的臨在。

 

你的意識是光,你可以把它想像成某種光束。這個光束可以以很多種方式聚焦,以便光能夠閃耀出來。你的意識是覺知的聚焦,中立的處於自己之內,因為它內在沒有思考的過程——從評判和規劃的意義來說。它是更中立、更客觀的存在方式,你就是那個意識。

 

那個意識下降到你現在所擁有的身體中——你此刻所依存的那個身體。讓意識充滿你的身體,從腳部開始。讓你的注意力從腳部流入,沒有任何期待或動機。你的腳發現那種注意力很美妙,它們沐浴在你的覺知之中。感受光沿著腳底,流過腳趾和後腳跟。感受光如何讓你放鬆。光向上移動,集中你的注意力到腳踝、小腿、膝蓋,經由大腿進入臀部和骨盆。讓光流進腹部的位置。花時間這樣做,然後你可以真正感覺到在身體中錨定了下來。感受你的意識之光以溫柔的光流,潺潺流過你的腿部和腹部。感受你的頭腦是如何的放鬆,充滿了這樣的覺知:你就是意識,你就是光。

 

如果還有想法,那麼注意這些想法,以同樣的方式,你會注意到外部的聲音,比如外面狗叫的聲音。你不是那個狗叫的聲音,你不是你的想法。你是覺知中的意識。感受這個開放的空間,它是你的意識。你是那個空間,念頭和念頭之間的那個空間,頭腦和體內很多感受和刺激之間的那個空間。感受那個意識是何等的自由。它看著所有這些感受,饒有興致的跟它們互動。當你的光是如此的隨意和自由,當它開放的連結到你的身體,你的地球部分就被滋養了。這是你能夠接收到的最療癒的光,你的靈魂之光,意識之光。這個光擁有療癒的力量,所以讓它流到體內的一個位置,儲存著壓力的位置,你覺得脆弱的位置。再一次的,不帶評判,非常客觀的,讓光流過這個位置。這樣做可以使平衡得到修復。

 

今天,我想談談你生命中的接受之流。接受的最深入的形式就是,如你所是的接受你自己。用你內在的光,看著你的人性,你的感受,你的情緒,你的恐懼,或你的頑固。你用這種溫柔中立的光包圍住它們,只有這樣,你才能創造出必要的肥沃基床去接受。人類之中最深度的渴望是被擁抱,被親切的理解,被認出,被一位無條件愛著他的母親的臂彎所環抱。這會帶來安全和寧靜。在那樣的安全之中,在那樣平靜的安適之中,你開始散發光芒。你是你所是,自然的,如同一朵花從含苞之中浮現。當基床是肥沃的,這朵花就會顯露出來,帶著它自己的光彩自然綻放。

 

這一生注定的是,你們開始為自己感受到那無條件的愛。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因為人類之中有一個根深蒂固的傾向:在自己之外尋找愛。恐懼和不確定性驅動你在自己之外尋找。你試圖用外部的能量滋養自己,以便感覺到滿足,感到被擁抱,感受到歸屬感。但你的道路是不同的。你最深切、最神聖的要求是接受自己,無論外在有什麼樣的影響,是帶著你所是的愛之光去擁抱自己,包括那些深刻的黑暗層面——你寧願隱藏起它們,不想去體驗。用來愛、接納、擁抱自己的工具已經在你之內。它就是我上面所說的光,你所是的覺知。在腹部深處感受一會兒這個光。這個光超越了這個世界,不被時空或形式所束縛。它是一種永恆之光,完全的屬於你,獨一無二。感受你自己的光吧。

 

你已經允許了自己的意識之光流動,通過腿部進入骨盆和腹部。現在,我請求你把這光帶到更高的位置,到達太陽神經叢,它貫穿你的胃部。允許這個光非常中立、平靜的流過這裡,太陽神經叢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中心。幾天以前,我討論過你怎樣在天堂和力量和地球的力量之間,在靈魂之流和身體之流之間,充當一個媒介。你的太陽神經叢剛好位於那種交互作用的中心。在某種程度上,它是一個中介。你所是的地球人性在這裡找到了它的根基。

 

我想給你們講講地球的人性。在某種意義上,地球的人性是一種領航員,它不得不處理很多不同的影響,它必須——以一種平衡的方式——把來自於上面,來自於靈魂的靈感,同來自於內在小孩的情緒力量整合起來。地球身體不得不吸納所有這一切,連同外在的影響:人們、境況、挑戰。

 

上次我說過,我討論了兩種可以把你扯離平衡、引發破壞的影響。一個是恐懼,另一個是控制,想要操縱的渴望。如果你現在看著太陽神經叢中心,你可以想像,這裡是小我之所在,那部分的你必須從所有這些影響和流動之中協調,在這個有著時間空間、有著物質形式的世界中採取行動。我並不把小我看成是某種壞的東西。考慮到在這個世界中它是必要的,以便使所有不同的能量流獲得平衡,我將其視為一種需要,因而你可以在這個地球環境中表達自己。它使你能夠給予和接受。

 

現在,大體來說,小我——位於太陽神經叢——有兩個陷阱。小我既可以變得太小,也可以變得太大。如果小我變得太小,它竭力撤回到太陽神經叢,發現自己處於恐懼、焦慮、擔憂的緊張狀態。它不斷的認為它“不能”,它不夠好,你需要其他人,你沒有力量。看看你的內在,看看你能否辨認出這種類型的小我。看看在主要的影響當中,你是否在生活中遇到了靈魂的力量,內在小孩的情緒敦促,外在世界的壓力,你經常有一種感覺:這一切超出了你的能力。看看你的小我是否喚起了恐懼,想要躲藏起來,或者是否你​​很難佔據個人空間,或者你尋找什麼藉口或方法逃離這個實相。那些都是過小的小我的表現形式,這個小我被恐懼、甚至有時被心理創傷所掌控。

 

現在,還有一種小我太大的可能性,那也可以在太陽神經叢的位置感受到。太大的小我感覺到某種傲慢,使它想要得太多。太大的小我高估了自己“把事物拿到自己手裡”的能力,塑造和指導世界的能力。它總是認為:“我需要規劃這個,我需要安排這個,或者,缺了我這事就不行”。它想要控制,以這種方式,它限制了自己的可能性。因為當小我想要表現太多的控制時,它不可避免的關閉了來自於靈魂的脈沖之流。可以說,當你基於一個太大的小我,過多的想要控制事物時,就戴上了眼罩,或是擁有了一個隧道般狹窄的視野。並且,太大的小我常常跟內在小孩沒有多少連結,來自於這個小孩的情緒和情緒信號常常被忽略了,或被認為是太麻煩了。這個小我想要移向自己的目標。它使你深陷於隧道般的視野中。看看你的內在,看看你是否能夠辨認出這個特點。看看生活中是否有這樣的時候:你粘附於小我的目標,不敢放手。

 

通常,在大部分人身上可以同時看到小我的這兩個面向。有時,一個人有著更大部分的“太小的小我”,而對另一個人來說,是“太大的小我”在搗亂。但這兩種情況中,你最終都會跟你的心靈、你的靈魂、你的情緒割裂開來。返回你的中心、恢復平衡、重新打開通往靈魂和內在小孩的通道,是藉由“充滿愛的看待自己,以及以客觀中立的方式觀察自己在做什麼”。你有把貶低性和壓抑性的想法餵食給自己嗎?你在讓自己變渺小嗎?然後你就圍繞這個想法——事情無法是別的樣子,而這個樣子也是可以的——創造出一個故事。

 

認真的檢查這個故事。仔細的看著它,看看這個故事是怎樣的被恐懼以及被一個不敢佔據個人空間、不敢信任自己和自己的力量的小我所支配的。用愛、理解和溫柔包圍住那個小我吧。

 

當你的小我在其它方向上走得太遠時,當它拒絕放手,並堅持決定和控制一切時,要覺知到這​​個信念結構,但是,是用一個溫柔和理解的注視(來覺知)。當你頑固的、固執的粘附於隧道般的視野時,笑一笑自己是怎樣把事情搞砸的。讓自己為新的可能性驚喜吧。記住,不了解某些事物,對新事物敞開,是一項美德。

 

為什麼今天我要討論一個不平衡的小我的這兩種形式呢?因為這是能夠接受“生活想要給予你的事物”的關鍵。通過讓自己變得太小或太大,你跟接受之流斷開了連接。看著你自己之內的這些傾向,對它們微笑,你就自然的回歸了自己的中心。感受一會兒這一點。想像在你之後或旁邊是你的靈魂,在你之前或旁邊是你的內在小孩。感受靈魂力量的偉大和明智,它比你的人類心智了解得更多。信任她!信任他!

 

想像你的太陽神經叢位置住著一個小小的人物,一個男人或女人,代表你小我的一個人物,非常中立的看著它。那個人在向前伸展,試圖指揮一切嗎?還是它在逐漸後退,因為一切都太難以承受,太具有壓倒性,喚起了它內在的太多恐懼?看看你的小我在試圖做哪種動作,是向前伸展還是向後撤退。最後,想像你的小我是平衡的,太陽神經叢位置的這個小人兒處於一個直立的、站立的姿勢。它從上面連結你的靈魂和天堂,從下面連結你的身體和地球。感受對你的小我來說,那是多麼的具有支持性,多麼的自由。一切都變得更加自由,更加流動。那是一個溫柔的無條件之愛的流動。允許這個流動發生,允許它提升你。

 

地球通過帕梅拉傳導

譯者:李平

© Pamela Kribbe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