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2 无古亦无今

 

我们的生命为什么空虚

我们在宗教上、政治上或知识上追随名人,我们只是反复记录的留声机,而且我们称这种重复为“知识”。我们学习,我们重复,然而我们的生活依然廉价、庸俗、无聊、丑陋。为什么 ?

问:我们的生活中缺乏仁慈的真正动力,而我们寻求以组织化的慈悲和强制的正义来填满空虚。我们的生活只有性。你能在这令人厌倦的主题上指点些迷津吗 ?

克:对这个问题加以解释的是:我们的问题在于我们的生活是空虚的,而我们也不懂爱——我们知道感觉,我们知道宣传,我们知道性的需求,但是没有爱。而如何转化这种空虚,没有烟如何找到火焰 ? 当然,这就是问题所在,不是吗 ? 所以,让我们一起找出事情的真相。

我们的生命为什么空虚 ? 虽然我们非常活跃,虽然我们写书、看电影,虽然我们玩乐、做爱、上班,然而我们的生活是空虚、无聊的,只是些例行公事而已。为什么我们的关系廉价、庸俗、空虚,而且不重要 ? 我们非常了解自己的生活,知道我们的存在只有很微小的意义;我们引用学过的语句和思想——某某说了什么,什么大圣者、近代的圣人,或那些古圣先贤说了什么。我们在宗教上、政治上或知识上追随名人,我们只是反复记录的留声机,而且我们称这种重复为“知识”。我们学习,我们重复,然而我们的生活依然廉价、庸俗、无聊、丑陋。为什么 ? 为什么会这样 ? 为什么我们认为心灵这么重要 ? 为什么心灵在我们的生活中这么重要 ?—— 心灵就是观念、思想、合理化、评量、平衡和计算的能力 ? 我们为什么认为心灵如此重要 ?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变得有感情、多愁善感和滥情的。我们了解这种空虚,我们了解这种沉重的挫折感。为什么在我们的生命中有这种肤浅、负面的感觉 ? 的确,只有当我们在人际关系中清醒地探讨它的时候,我们才能了解它。

在我们的关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 我们的关系不是一种自我孤立吗 ? 每一种心灵活动不是一种保护、寻求安全或孤立的过程吗 ? 这种思考不就是我们所说的一种集体的、隔离的过程吗 ? 我们生活的每个活动不是一种自我封闭的过程吗 ? 你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发现它的存在。家庭已经变成一种自我孤立的过程,它已被孤立了,它必须在反对中存在。所以,我们所有的活动导致自我孤立,这样就产生了空虚感;而因为空虚,我们用收音机、喧哗、谈天、闲扯、阅读、知识的获得、尊荣、金钱和社会地位等等来填补。但是这些都是孤立的过程,因此它们只会增强孤立。所以,对大部分的人而言,生活是一种孤立、否认、抗拒、顺从模式的过程;很自然地,在这样的过程中没有生活,也因此有了孤寂感和挫折感。的确,爱一个人就是要与他沟通,不只在某一特定的程度,而是全面地,但是我们并不了解这样的爱。我们只知道爱是种感觉——我的孩子、我的妻子、我的财产、我的知识、我的成就,而这又是再一次的孤立过程。我们在各方面的生活带来孤立,它是思想和感情上自我封闭的动力,我们偶尔才会和别人沟通。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个重大的问题。

现在,我们生活的真实状况就是——高尚、拥有、空虚——而问题是我们要如何去超越它。我们如何超越寂寞、空虚和内在的贫乏 ? 我想大部分的人都不想超越。大部分的人都满意于自己,要寻找新的事物是很麻烦的,所以我们宁愿保持现状——这是真正的困难所在。我们有太多安全保障;我们的满意来自筑城墙,偶尔在墙外耳语;有时候来个地震、来个革命和干扰,但很快地就加以扑灭。所以,大部分的人并不真想要超越自我封闭的过程;我们只在找寻一个替代品,在不同模式中相同的事物。我们的不满是非常肤浅的,我们要新的事物以满足自己,新的安全、新的自我保护的方法——这是再一次的孤立。我们正寻求的,不是在超越孤立,而是强化孤立,让它得以永存,不被干扰。只有很少的人想要超越和探究我们所谓的空虚寂寞。那些为旧的寻求替代品的人会因发现新的安全而满意,但是很明显地有些人会想要超越那一点,就让我们与他们一同前进吧 !

现在,要想超越寂寞和空虚,就必须了解心灵的全部过程。我们所称的寂寞空虚是什么 ? 我们如何知道空虚,如何知道寂寞 ? 你是由什么标准判定的 ? 当你说寂寞空虚时,是用什么标准 ? 你只能用旧有的标准。你说“空虚”,你给它个名字,而且你认为你已经了解它。对事物的命名不正是妨碍了解吗 ? 大部分的人知道我们正在逃避的寂寞是指什么。大部分的人也注意到这种内在的贫乏和不足。它不是失败的反应,这是事实,借着为它命名,我们不能排除它——它就在那里。现在,我们如何知道它的内容,我们如何知道它的本质 ? 命名之后你就了解它了吗 ? 喊了我的名字就了解我吗 ? 你只有观察我、和我沟通,才能了解我,但是只是叫着我的名字,说我这个或那个,显然会结束我们之间的交流。同样地,知道寂寞的本质,一定会和它有交流,而你为它命名则不可能了。要了解事物,首先必须停止为它命名。如果你想要全然了解你的孩子——我怀疑——你会怎么做 ? 你看着他、注意他玩耍、观察他、向他学习。换句话说,你爱你想要了解的人。当你爱某些事物,自然会有交流,但爱不是一个字、名字和想法。你不能够爱寂寞,因为你不完全了解它,你怀着恐惧接近它——不是怕它,而是别的东西。你没有想过寂寞是什么,因为你并不真正地了解它。别笑,这不是狡辩。去经历一下我们正在讨论的事,你就会发现它的重要性。

所以,我们所谓的“空虚”是一种孤立的过程,是每天与人关系的产品,因为在关系中,我们有意无意地寻求孤立。你想成为你的财产、妻子、孩子的唯一拥有者,你想将那些东西命名为“我的”,这明白显示了独占。这种排除的过程无可避免地导致了孤立感,而由于无人能活在孤立中,就有了冲突;而在冲突中,我们就想逃脱。

所有我们可以想出来的逃脱模式——不管是社会的活动、喝酒、追随上帝、圣者、举行仪式、跳舞,或者是其他的娱乐——是同一回事;而且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看到逃避冲突的整个过程,而想要超越它,我们就必须了解关系。只有当心灵不再以任何方式逃避,直接与寂寞孤独交流时,就会有感情,就会有爱。换句话说,你必须爱它才能去了解它。爱是唯一的改造方法,而爱不是理论,不是信念,它并不遵循任何书籍或社会的规范。

所以,我们无法在理论中找到解答,这只会造成进一步的孤立。只有当心灵、思想不再逃避寂寞时,才会找到答案。逃避是孤立的过程,而事情的真相是:只有在有爱的时候,才有交流,寂寞的问题才得以解决。

---- 节选自《爱与寂寞》

 作者 : 克里希那穆提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