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回答John W的问题.

 

问题:我可能对"重生"有些误解,我以为那是指2""不同人类的分隔/分离.

 

DATRE: 是的,正确,那儿将有分离,肯定有这2种分离.那些"原本"在这个星球上"进化"的人,将与"那些来到这里的人"区分开来,进入另一个"不同"的地方.那些撞入这个泡泡中的人,采取这个星球上的物质结构形式,与这个星球上"最初"存在的人混合在一起.可现在由于混合时间之长,已经"难以区分".我想你们会误解的原因是:我们曾说过我们无法告知这2者之间的"区别".换句话说,从我们的角度,我们看的是"全息"或全息图的"振动内容",所以只从"外表"上看,我们无法区分出它们."分离/分隔"肯定会发生.只是从我们的角度,全息图振动的"外表"并没什么区别.

 

JOHN:我所知道的是:"个体自己本身"将成为那个分离的"因素"

 

DATRE:是的,因为"真正的你(全我)"拥有"不同"的理解.所以你看,随着新能量的到来,"分裂"就变得越来越大;而这就能让你们在这个星球上从中观察,你能够"观察""看出"2种人类之间的区别.但你必须要明辨才能做出这样的区分.在许多情况下,由于这个星球上众多能量的关系,即使呆在这个星球上,你也很""从个体的"外在"表现去区分.

 

但无论怎样,你们总有个非常明确的...你看,"原本"属于这个星球上的人类需要"完成"他们的进化路径,而他们的进化"路径"与那些闯入这个泡泡,为这里造成损害的人类路径不同.让我们这样讲,那些闯入的人类的进化"时间跨度"已经趋近于他们的"尾声";而这个星球上人类的进化更多还处于"开始"阶段,接近他们进化时间跨度的中段.可是由于设置的缘故,使这2种人类都混合到了一起.

 

现在,要想再继续以这种方式进化下去是非常困难的;或者这样讲,让进化接近尾声的个体与那些进化还未到一半的个体同时居住在这个星球上非常难,因为他们想达成的思维模式,目的与意图的"差别"是如此之大.那些闯入这里,为这个泡泡造成"损害"的人类,他们不得不"适应""采用"这里的物质全息图存在结构 - 而这,就改变了他们"原本"的意图.但在那之后,我们应该这样讲:经过一段时间后,他们已经要开始进入原本自己所在的地方了 - 所以再这样继续混合下去是徒劳的,这也是为什么"分离"将要发生,分离将区分开这些不同.

 

就好像你们有1,2,3年级的小学生,还有大学生.你们把大学生与小学生都丢到同一个课堂中学习.但这样的话,无论是大学生还是小学生,都很难从课程中取得个人进展,因为你们必须要从中找到一个"中间过渡"才行,可惜这是行不通的.无论怎样,这些物质"存在体"的进化时间周期就是设置这场进化时间结束的"标准" - 因此这都是被精心策划好的.

 

问题这个问题涉及到我们以前提及过的"糖果店" - 我想进一步使用这个糖果店的比喻,请问我们在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个人,是否都是在梦境状态中事先安排好的呢?

 

DATRE:,不是每个人,不是每个人,因为你每天会遇见很多人,但你可能只看见或遇见他们一次.可是,那些在你们的"梦境时间"中设置的会议则不同...这些会议都具有"目的".换句话说,2个个体都有从对方身上想学习的内容时,这些会议的内容都将是有意图与目的的.

 

比如在你们的星球上,医疗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职业.你们当中很多人都会去看医生.现在,你开始为你的体验进行设置,设置了一个有关"医生"的体验. 这个体验对你与医生2人都有益,你们将一起"互动".关于这点,也许你会说:"?我只是碰巧发现了这个医生,而他居然完全知道我的身体是什么问题,于是我们一起制定出了一个疗愈方案".

 

可是你所要做的,不仅仅只是去制定你与医生之间的疗愈方案.如果你想进入更大程度的钻研...若你能停下来想想你与医生之间"发生""互动",你就能观察出更多,而不仅仅只是医生与病人之间的交互关系.换句话说,在这场你们为自己设置的"学习"体验中,那儿都有你们要学习的.

 

你看,这就是为什么"梦境会议"是必要的 - 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你们遇见的医生都是你为自己设置需要"交互"体验的人,通常那些体验都是非常轻微与短暂的.而那些你们为自己专门设置的"交互"体验,这种关系非常"强烈",并且具有意义.如果你是一个很好的观察者,就能够从中看出它"明确"的意图与目的.就也是为什么我们不停说让你成为一个观察者.换句话说,当你与某人处在一个非常"紧张"的状况下时,你就要好好去观察一下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不仅仅只是看看表面上铺设出什么.

 

或者那儿还有一种"无形"的关系: 一个音乐家遇到了某人A ,同时你也由于音乐遇到了某人A.接着某人A把你介绍给了音乐家,而这个音乐家才是你真正想见到的人 - 所以你看,你并不知道这样的事件将如何发生.但若你能"观察"这场戏,就能够看到这场戏剧中从你的生活里进进出出的各种"角色".你能够看到事件的进度.这也是我们不停说:请成为一个观察者! - 这才能使你的生活变得有趣,而不仅仅只是表面经历这里或经历那里.当你遇见某人时,你将被导向何方呢?也许它没有将你导向任何地方 - 你们将这种情况称之为"碰巧相'.但那儿还有更重要的"相遇",就是你们在梦境中为自己设置的体验.

 

问题:是不是所有事件的结果都会在那个阶段(梦境会议)中做出决定?

 

DATRE: "结果"从来没有被决定,因为这才是进化.两人之间的"梦境会议"是为了让你们聚集在一起拥有更多所谓的"偶遇" - 因为在这种"偶遇"的连接中,你们都能"获得"要学习的内容.你们需要觉知到:如果你能与你的"心灵"配合,且是一个"观察者",你就有能力看出这场会议将你引入的方向.现在,也许这个事件的结果是你想要的,或是另一个个体想要的,但无论它是否进入哪个方向,这都是没有被决定的 - 而这才是能使你们的生活变得有趣的地方,因为那儿没有一个被"设置好"的结论.一切皆有可能,随时可以改变.

 

你可以安排一个人来"杀害",因为你不希望再呆在物质层了.现在,你想从你的人生中获取一场最大的体验:驾驶在公路上,然后让另一辆车中的人开枪射击你 - 这将是一场可怕的悲剧,将报道在报纸的头版头条,然后每一个人都会兴奋地阅读它- 这个事件是你努力为自己在这一生中安排的最后体验.但是,若在最后一秒,当另一辆车中的杀手来到你身边时,你突然不想死了,你就能继续你的地球生活 - 因为结果是由那一刹那决定的.那个杀手还是会开枪,但子弹会打到别的地方,永远不会碰触到你.

 

你们没有觉知到这些事情,但它们就是这样的.这些事件的发生都是被同意好的,但同时你也能改变你的想法.不是那个拿着枪的人做出"最后"决定,而是你对你自己人生的期望做出决定.我知道有些人不觉得这是件"",但我们讲的是事实.

 

问题Datre曾说Aona可以在人群中隐形.请问这是通过虚假的物质投影,还是通过转换进入另一个维度或平面呢?

 

DATRE: 你看,那儿有许多事情,如我们曾讲:"这出戏是被策划过".就好像刚才那个在最后一秒决定不想被枪击的个体,所以若"希望"在人群中"隐形",也将由那个"走在人群中的个体"自己决定.或者这样讲:因为他的决定是"不被人群看到",那么这个决定就会转译到你的大脑中.你们的"大脑"遍及你们的全身,你们的身体将对许多"不同"的情况做出反应.所以当你说:"我不希望被别人看到",只要你与你的身体匹配符合,你的身体就会回应你的要求.

 

你看,在你们的现实世界中,这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你的"身体"""2个完全"不同"的东西.身体是你们用之体验与工作的"载具".如果你有能力与身体沟通,就能告诉它:",我不希望被别人看见" - 只要你能与身体符合匹配,身体就会听话合作,为你做出反应,不会做出其它不符合你期望的事情.你的身体就是那个能够把你希望摆在面前的"画面""投射"出来的东西.

 

是你的身体"允许"你在这个现实世界中"体验".是你的身体让你行走在白天清醒时刻.当你变得越来越觉知到""不是你的"身体",就能做出很多很多事情.你可以走在大街上,如果那儿没有什么让你特别感兴趣的东西,那个"真正的你"就可以"空出"离开身体,让身体继续行走,直到你再次跳回体内.你并不须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呆在身体中.

 

可你们并不明白这一点.你们唯一理解的是:当晚上闭眼睡觉时才能离开身体.虽然你们把它当做一件"自然"的事情,却不知道它不只可以在晚上发生,还能在白天发生.只要这是你的"愿望",身体就能回应你,继续运作行走在大街上.然后你再次回到体内时,你会说:"?我的身体现在走到这里来了?" - 那好吧,于是你就继续在大街上走下去. 当然, 无论怎样,你必须要达到"理解"你与物质结构身体之间"关系"的那一点.

 

问题Datre曾提及过某张外星人照片,并说在历史上的某一点,我们可能与他们看起来很像.我还记得赛斯描述过地球上的古文明Lumanians,也说他们与我们今天知道的外星人相似.请问这都是同一种类型的推理吗?

 

DATRE: Okay,自从你们成为一个"生命火花"进入这个物质现实中时,你们就在你们的模式,你们的"遗传"模式中,携带了你们"家族"血统中的所有体验.当这里的一切开始时...现在,停下来想想你们的遗传家谱中所携带的内容:到目前为止,你们拥有各式各样多重性的体验,你能想象出那儿到底包含了多少吗?你们根本无法想象.但是,你们能够与某些振动结构产生共鸣,为你带来画面.也许这些画面不完全准确,但却会与你们所记得的那种振动结构相似.

 

现在,如果想进入那本被你们称之的"圣经",你们记不记得那儿有一次他们提及到一些天空中旋转的东西?

 

JOHN:嗯哈,是以西结看到的天空战车.

 

DATRE:,这就是他们"转译"的方式.如果让一个现代人来转译,他肯定会说那是一个飞蝶.你看,你们都拥有一个"记忆模式" - 当身体,头脑或你的整个结构与一个你不熟悉的振动接触后,当这个振动不同于你这一生所在的日常生活和你使用的振动结构时,那么你的"物质存在"该如何转译它呢? 它会没头没脑,气的咬牙到处搜索,直到找到某个东西为止.因此它不停搜啊搜,于是出现了"UFO飞碟"这个词.而对于那个古代人,他就找到了"天空战车"的解释.你看,你们总是会"自动"做这些事.换句话说,如果你们的物质眼睛在天空中感知到了一个振动结构,你们绝对不会说:"看啊,有个人站在空中!"

 

OK,我们可以实际一点.你们不能那么去想,是因为你们无法"接受"一个人能凭空站在空中.你们必须做些什么,因为你们眼睛被"钉牢".因此,现在有个东西在天空中一闪一闪,你稍微抬头就能看见.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你们听说过"飞碟" - 所以,"我看到了飞碟!" - "那飞碟长什么样呢?" - "我不知道.它一会儿长,一会儿圆,一会儿这个形状,一会儿那个形状,从这里闪到那里,飞的太快了" - 当然了,因为它只是一个"能量"模式.你们没有认知到你们一直在处理的是什么.这是你的"头脑",你的"眼睛",耳朵,鼻子等一切你所拥有的感官感知,是它们"形成"了你的画面 - 这是振动形式.

 

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能看到那些从死亡地带返回,决定到地球上探索的"灵体".那些"灵体"能够做到这点并到处游走.有人的感官能调频入"不同"的振动,不是你们日常生活中的振动,因此他们就能看到那些在街上行走的"灵体".虽然这些"灵体"已经死亡,但对那些对振动"敏感"的人来说,这些"灵体"并没有死去,看起来像"活的"一样.所以你看,你们是如此"独特",可惜你们却没有认知到自己的"独特性".

 

这个问题的答案如何?

 

JOHN:我认为很好.这就是John W.的最后一个问题.

 

DATRE: 好吧,如果你认为我们都回答到位了.

 

谢谢你的问题,晚安,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