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五)

 

   艾克塔拉( Ektara

 科学官

实相

 

  基线实相,并行实相,可替换的(alternate)实相和多重次元实相。让我们探索这些分类的本质。

   感知的所有分类都与知觉者有关。所有的知识系统(包括科学)都处于修订之中。任何系统或分类都应促进智慧的提升,而非使其晦涩模糊。

   你们在三次元空间中的化身是你们实相的“基线”。这是因为你们的神经系统通过你们的五感来参照这个世界。你们的神经系统“调谐”到了你们的化身存在之特定的振动水平上。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作为一个生物存在的你们会以死亡而结束。生存模式是被硬布线到你们的神经系统之中的。其是主要的用于分拣感官信息的过滤器。

   因此,你们的神经系统将你们锚定在(捆绑到)你们生活于其中的第三次元实相之中。不过,在你们的神经系统内部所固有的,是一种去体验(远远超出你们的生物存在之限制的)其他层次和其他实相的能力。

   因为你们是一个量子场活动的发生器,你们会影响精妙次元的实相。我这样说的意思是:当你们在你们之存在的“基线”中采取了一个行动,你们就会在原子和亚原子层次,以及在你们的生活中更加明显的层次上,引发一些影响。

   让我说得更清楚一点,因为这一点非常抽象。

   如果你们决定去改变你们生活中的一些基本的东西,你们就会引发多重次元的事件。让我们假设你们已经决定要搬到一个新的地方。很显然,在第三次元的层次上,你们将移动东西——你们所称的你们的家什,对抗重力场移动这些东西,将他们搬到时间和空间中的一个新的地方。我说时间和空间是因为,你们的体验将是:你们移动这些东西穿过空间,到达一个新的地方。不过此外你们还会体验到:移动它们穿过时间,因为其会花费一定数量的你们的时间,来移动你们的家什。

   这是你们的化身存在在第三层次中的牛顿式实相,即你们所称为的第三次元实相,但是让我们穿透表面稍微看一看下面,好吗?

   一旦你们作出决定要搬家,你们的头脑就已经开始在创造。你们也许已经在想象你们将要把你们的家什摆在什么地方。你们要怎么样把你们的家什布置到新的环境中。甚至你们也许还决定了你们要获得新的家什。对于一个外部的观察者来说,这些看起来只是创造性的想象,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但是在我们看来,作为一个量子场发生器的你们,正通过你们的意图与专注的力量,在影响这个量子领域。

   如果你们是一个高效的量子场生成器——无论如何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and not all humans are by any account),则通过这些创造性的想象,你们会促成你们的家什在“实际的时间”(时钟时间)中移动。

   那么让我们假设你们已经决定要搬家,并且你们已经在忙着创造性的想象你们的新环境。则你们就在以看不见的方式,通过你们头脑的力量,在塑造着你们的新实相。你们无法看到你们的头脑会如何影响量子领域,但是你们能看到你们的家什。这并不是一个二选一的非此即彼的观点。

   你们大多数人不得不在物理上移动你们的家什,或是请别人帮你们移动——不过这样的话,你们能通过你们对其是怎么想的,来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其效率和宽限期(grace)。

   让我们假设在你们的新环境中,你们需要一个长沙发,并且你们并没有一个。于是你们在你们的头脑中创造一个想象,想象在一次庭院售物中找到一个。在另一个想象中,某人会作为礼物送给你一个,在还有一个想象中,你们在一次大减价中发现了一个,或是在另一个想象中你们什么都没有找到,而不得不坐在地板上。

   从这一角度,你们可以说这每一个想象都有潜力创造出一个并行的实相。我说“潜力”是因为漫无目的的想象是不会创造出并行实相的。但是如果某种思考模式足够强大,则其就会影响量子场,于是你们就会有一个并行的实相与你们的基线实相一起同时运行。

   在考虑并行实相的时候,有一个要点是要清楚明白的:并不是所有的想法都会创造出并行的实相。那个想法必须要一直持续;其必须要被放大;并且其必须要有导向。这三项任务对于一个真正的并行实相的创造是至关重要的,而大多数人类存有对这个任务没有能力。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学不会怎么去做。而只是因为他们倾向于不将其应用在他们自己身上。

   我认识到很多正在读这个资料的人们都有兴趣在他们的人生中显化出更高的实相和更进化的实相与状况。你们怎么样在你们的人生中应对这一挑战,会决定你们的生活质量,决定你们的智力水平以及你们会体验多少的自由或是监禁。每一个存有,不管是人类存有还是其他存有,都必须为了他/她自己而应对这一点。

   由于希望其或许会对你们有益,所以我想分享一下大多数大角星人会怎么样从事这项任务的。

   这项任务就是创造我们所渴望的!

   首先,我们大角星人相信标新立异的力量,并且所有我们所采取的行动都会通过清楚的明白:我们生活在一个奇怪又悖论的宇宙之中,而被我们自己所承担。我们是行动之人。因此,我们的第一个根本举动是以某种方式采取行动。我们的第一个行动常常是在理智上从尽可能多的出发点去评估局势。我们这么做是出于两个原因。第一是想让我们的理解尽可能的有效,并且全面。第二是想避免落入自负的错觉之中。

   除了最高度觉知的存有以外,所有的存有都有一种倾向:会认为世界是围绕着他们的选择而转。因此,当我们从尽可能多的出发点去仔细考虑我们的行动,我们就能看到众多的可能性以及我们的计划的缺陷。我们大角星人会快速地评估一系列的行动。我们不会一直暂停在考虑所有选项的地方不动。一旦我们做出了一个选择,其就会变成一个使命,并且我们会运用我们的所有资源,来让我们的愿望成为一个现实——通过将监测形势与根据需要调整形势相结合,来引导其完成。

   在这整个的过程中,不管其会花多长时间;我们会继续从其它的出发点加以考虑。我们知道,当进入一个有着新信息的形势之中的时候,会改变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我们还明白,通过一心一意的完成我们的使命,我们正影响着量子场。我们往往不会动摇或改变我们的想法。我们也许会改变我们的途径和手段,但是这么做是出于对形势的智慧洞察,而不是因为意志的崩溃。

   如果说关于人类以及人类的(去创造新的结果和新的实相的)挑战有什么我能说的话,则其会是:大多数人都失败于没能维持他们的行动足够长时间,以能看到结果。

   而从量子力学的层次来看则是:他们无法维持住那种(会帮助实现他们想要的结果的)磁力的想法。

 可替换的实相

    人类存有有很多自我。其中有一些在其意图上是正面的,而有一些却可以非常的负面。不妨这样想吧。如果你们有一个非常美好的一天,你们会倾向于有一个好的心情,而其会染色你们对你们周围人的感知,还会染色你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并且其还会塑造你们怎么样和人们互动,以及你们所采取的行动。

   反之,如果你们有一个非常困难的一天,你们也许心情会很差。当你们不满的时候,这个世界在你们看来会非常的不同。这个世界并没有改变,改变的是你们的情感滤片。这是人类存有主要的成长边锋(edges)之一:怎么样驾御他们的情感和他们的情感滤片。

   以这种看待事情的方式来看,有很多的“我”丛。这“我”丛中的每一个我都有一种情感的音调和一种振动的频率,并且其创造出一种思想/情感的实相,而这种思想/情感的实相影响了你们如何感知;影响你们所采取的行动,并且最终其会影响你们的基线实相,将这个(基线实相的)系统作为一个基准。

   我想说的是:你们的情感滤片是学来的习惯,在你们之存在的这个层级中所需要掌握的是:要学会去选择你们想要通过什么样的滤片来体验这个世界。

   请把这些情感滤片、这些情绪想象成是一队马。如果它们朝不同的方向乱跑,你们就不会走得很快。但如果你们把它们拉到一起,进入到一种连贯一致的振动状态,你们就能非常有力的移动,而当你们有力的移动,你们就能影响实相。

   这个系统中的最后一个分类是多重次元实相。以这种方式来看待事物的话,多重次元性只不过是你们生活于其中的所有次元的总和。给人类存有的任务(或者我们应该说是“机会”)是变得觉知到他们的多重次元实相。不过讽刺的是人类已经具有这种多重次元性了。

   你们已经具备了多重次元的属性,但是你们一直都被限制住了,并且你们的感知已经被训练的去相信第三次元是唯一的实相。

   如果你们能被欺骗去相信你们的物质生活是所有一切,并且相信:就算在生物死亡之后还有生命,你们还是被一些更高力量的意愿给限制住了,则你们就已经被从(对你们自己是多重次元的)这个直接的感知中给切断开来。

   你们作为一个人类存有的生命不仅仅是在地球上的、在地球范围内的,并且还是宇宙的——意思是能访问整个宇宙,并且你们是超越所有这一切的。这是一个浩瀚的实相;其是你们多重次元本质的一部分,并且还是你之所是。对于大多数人类存有来说,第一步是要推翻你们曾被告知的谎言。剩余的步骤是获得你们之多重次元性的直接体验。然后其就会变成不再是一个信仰的问题,而是一种理智上的确定性。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