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omequantum 灵音悠扬

   2019-04-13

 

问:亲爱的克里昂: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人患上了纤维肌痛和慢性疲劳?是不是在这些人的身体中有一些人们尚不理解事情发生着?

 

答:通常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不会打出灵性牌,但对你说的这个情况它就是真实和准确的答案。人类正在改变这个行星的能量,而这会影响到被很多人认为的常态。你们的DNA是旧能量的产物。如果你希望看到一些不寻常的事情,那就去看看小孩。他们不像成年人那样有如此程度的问题。把这认为是一个你需要重新调整你的振动以契合你周围的新能量的指示。

 

这会通过我们这15年所告诉你们的来完成。变得和你的身体以及你的内在灵性自我更加调谐。你的DNA将会激活并帮你带来一个和周围一切事物之间的新平衡。有很多人还在继续和新地球能量作斗争。而就是这些人会发现不打个盹就熬过一天是越来越困难。

 

放松,并庆祝你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对以前曾带给你戏剧和失望的事情更加有耐心。在自我价值感上下功夫,并花点时间用一种更深刻的方式去愛你周围的人。用你对于是什么造就了一个平和的人的新理解去成为一个人类的灯塔。丢掉家庭的以及你周围境遇中的戏剧,转动你人生的船舵让其朝向能给地球创造和平的方向。

 

开始以灵性的方式审查自己,这样你的确就会和地球能量相匹配,而这会给你带来好的能量,更少的压力,和更长的人生。

 

 

2004

问:亲爱的克里昂:我的整个一生都在追寻灵性直到我发现了克里昂资料。它改变了我的人生,从那时起我就成了忠实的克里昂粉。五年前我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短时间内,我失去了我的双亲,母亲是因为心脏病,父亲是因为老年痴呆。我同样得知我最亲密的妹妹正忍受着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这对我来说是一段最艰难的时刻。我是父母九个子女中的长女,而我一直觉得我应该照顾大家。我的信仰系统帮助了我去处理我经常感觉到的痛苦和绝望。

 

20035(5-5-5)这一天,我也被诊断出患有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多么大的一个打击!这过去的一年我的世界发生了剧烈的改变,我不再感到我归属于某处。我感到和我的家庭及朋友失去了连接。我有冥想并和我的细胞对话,但已经很长时间我都没有在我的生活中感到快乐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知道作为一个人类存在是不容易的;然而,我曾有着积极的职业和社会生活,但现在却在我以前追求的东西中感受不到乐趣。为什么?我想做出改变,但又该如何改变呢?请帮帮我!

 

答:亲爱的,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其它成千上万的正在经历类似事情的人也没有。记住:灯塔从来都不是建在安全的地方的。你之前已经发现了你问题的答案。现在去应用它们。

 

改变你的DNA,然后此疾病就会从你身上退去。不仅仅是这个,还有一个尚未被我们讨论过的效应也会发生...你对你的DNA所做的事情将会被你小孩体内的DNA意识所看见,进而能实际上的打断你们的遗传链条。所有的人类都在某个层面是相连的,而这个层面和你们的物理学家在他们最新的量子研究中所观察到的是一致的。因此你所做的不只是会影响到你一个人。这也是我们所传授的关于你们可以通过你自己的自我省察帮助到别人的所有教导的基础。

 

所以现在是时候在生活的风暴中创立一个平静的岛屿了。这些教导被给与你们是因为你们是强大的,有能力去做到。打碎其他人通常会被套进去的模子。与其问为什么是我?还不如大喊到尽管来吧!你并不会豁免于人类的种种体验仅仅因为你是灵性的。反而,你是能够改变这些状况的人...是我们常提到的有着自由选择的星球的一部分。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在你身后排着队庆祝你的胜利,抱着你当你在哭泣。这是一个团队的努力...你一开始就感觉到的那个。现在让你的光芒绽放,秀出你的所能。风暴在肆虐,但你是平静的。让神之爱成为你的利剑,让你的知识智慧成为你的盾牌。你的光芒改变的不仅是你,还有所有你周围的人。

 

祝福你和那些和你一样,现在正处在烦恼和痛苦中的人们。

 

 

问:最亲爱的克里昂:在祈祷中创造的愛和疗愈的能量最后去哪了?成百上千人为了我们社区中一个被深愛着的身患癌症的小孩祈祷。这个珍贵的灵魂没有选择继续这次人生。真是另人心碎,我知道能量一旦被创造,就无法被毁灭,然后我就想,如果这些祈祷没有被用在疗愈我们的这个小孩上,那它们去哪而了?进入到地球,进入了栅格,或者去到其它需要疗愈的小孩那里?

 

答:是的!你的直觉很强。愛从来不会被浪费。它尤其是会去帮助小孩身边的人,同样也会去帮助疗愈那些祈祷的人的关系。它还进入了盖娅自身,帮助改变你周围的大地。它缓和了这个明显的悲剧并疗愈了围绕着它的构成...也就是所有人和所有事。

 

愛的力量比其它所有的情感都要强。一旦被创造,它有着它自己的生命并一直持续下去。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小孩知道这点?或许这个小孩来到这个地球然后很快又离开就是为了产生这份如同永恒的明灯一般,永不磨灭的愛?而那就是一个灯塔!

 

 

问:亲爱的克里昂:你能解释一下麦田圈吗?它们源自哪里?它们对于人类的重要性是什么?我们如何才能解读其象征意义?它和互联维度是有连系的吗?

 

问:亲爱的克里昂,我有个问题是关于麦田圈的。我们知道一些麦田圈是恶作剧,但有很多并不是,特别是那些在数学上非常复杂无法用常理解释的。问题就是,这些麦田圈是如何和被谁制造出来的?

 

答:现在我只给你这些:(1)绝对是互联维度的。(2)来自于人类,但是从另外一个时间。(3)图案是12进制数学。消息是为了帮助地球和平。(4)是的,很多是恶作剧。

 

 

问:亲爱的克里昂:科学家最近发现了一些类似霍比特人一样的人种的骨架,他们最大不超过现在的一个3岁小孩。这些小人,有着葡萄柚那么大的头骨,18000年前和侏儒象,科莫多巨蜥一起住在一个偏远的印度尼西亚岛屿上。他们认定这在科学上这属于一个全新的人种,现在被命名为即佛罗勒斯人,也就是他们被发现的岛屿的名字。

 

你不是说只有一个人种吗?

 

答:亲爱的,我告诉过你们在很多年前曾有很多种的人类,而他们都停止了发展除了你现在看到的这种。这项发现正是证明了我们对你们所说的。这就是一个完全不同种类的人的例子,而它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在某个时候曾经最多有17个种类,但他们都灭绝了除了你们。

 

在地球的进化中没有什么是像这样的,[一个物种没有多样性]而这就是我们所指的当我们谈及这些事情的时候。这是一个偶然吗?你有没有发现你们是唯一有这种情况的哺乳动物(有几十亿在活着)?我们已经很多次提及这些以引起你们的注意,这样你们或许就会去注意这些看起来奇怪的人类属性,当其和这个星球上应该有的生物运作方式相比较时。

  【全線閱讀】《克里昂》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